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半城烟沙,落指尖

半城烟沙,落指尖
  作者:林烟 发表:2011/1/28 22:53:3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87
  编辑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这也许是人们对爱情的最好解释吧!
  
  若风离开南城后一直在外面漂泊,他放心不下安莎,可是对安莎的去向,他无从知晓。然而,在某个午后与依尘恰逢,他总算是相信了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对于安莎如此,对于依尘,也是。
  面对眼前这个湿润的男子,依尘更多的只是叹惜,她相信安莎的选择没有错,也许多年以后,安莎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她喜欢流浪,至始自终她一直相信离别是最美的风景。
  只是这一切,若风都不知道,他一直以为安莎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一双温柔的手抚平内心的苍桑,需要一个宽厚的肩膀枕着入眠。于是,他对安莎更多的疼爱,做的一举一动,依尘都看在眼里,她以为总有一天,安莎会因为感动而接受若风,直到安莎离开的那一天,没有与任何人告别,包括自己。
  安莎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只留给若风一张白色信笺,平躺在电脑前:不要找我。如果我们还有再相见,我会就此停留,前提是,在我找回楚瑶之后。
  风凌乱了秀发,迎着的冷风呼啸吹着每一寸皮肤,安莎提着行李箱望着陌生的城市,白色的云朵铺满整个天空,全身有种轻松的快感。“楚瑶,我来找你了,你等着我。”安莎仰望苍穹,大声喊出来,似乎在向全世界的人喧布。
  踏着千山万水,放弃幸福的归宿,只是为了寻找一名叫做楚瑶的女子,若不是自己的离开,恐怕到现在为止,若风还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可以让安莎放弃自己苦苦经营三年的情感。
  “在我和楚瑶之间,你更在乎谁?难道我们之间三年的情感都抵不过你们几个月的相识吗?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若风不只一次这样问过安莎,眼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他无法看着安莎用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一片真心。
  三年来,他们一直不温不火的维持这份感情,安莎多次想开口结束,但怕无心伤害若风。也只能怪安莎骨子里的冷漠无人能及,似乎在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装不下一个人,带着一脸的孤傲游遍江南。
  楚瑶的出现让安莎彻彻底底的变了一个人,从最初的薄凉到如今的热情,也只有楚瑶一个人能感受到她那份无言的爱。因为除了自己,安莎从不在乎任何人或是任何事,她可以毫无牵挂的仗走四方,可以波澜不惊的接受风雨洗礼,而在自己面前,她却透明如玻璃,坚硬易碎。或许仅仅是为了一句承诺:此生,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我愿用一生换你一世欢颜……
  依尘还是站在离安莎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走每一步,去每一个地方,她要漂泊,他祈祷着,她要隐退,他默许着,她要离开,他祝福着。只是对于她在乎的那个人,他一直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安莎如此牵挂,如此认定,痴心不改。
  “安莎,我有一个问题藏在心里好久了,我想在你去找她前知道答案。”夜色朦胧,微凉的风透过窗户向身子袭来,安莎早知道依尘会问这个问题,只是时间提早了。“你说吧,想知道什么?”依然是一副平静若水的样子反问依尘。
  “我可以和若风公平竟争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对于你来说毫无意义,那么你和她之间是怎么回事?为何你宁愿选择奔赴一场未知的相见,也不愿在我和若风之间做出选择?”
  安莎听完后,只是淡淡的苦笑着,依尘呵依尘,你不是说过无所谓的吗?你不是说过不会计较太多的吗?你不是说过你尊重我的选择,从不反对的吗?为什么现在又来问这些?算了吧,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人生如梦,我们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既然你想知道答案,我可以告诉你,我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应付一段又一段的情感,因为冰冷的心永远温暖不了任何一个人,更不会带来一丝快乐,你们如此的疼爱,对于我来说只能是负担,你知道吗?”安莎说完后,转身背对着依尘,倔强地仰起头。
  “可是,我不在乎!”看着安莎消瘦的身影,依尘终于落下男儿泪,仿佛在挽求擦肩而过的爱情。“但是,我在乎!我不想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为了我而停留,荒废青春岁月,不值得!对于楚瑶,你们不可能会懂那种怎样的一种情感,我只知道,她在等我,我答应陪她看夕阳西下,看花开花落……如果你遇见若风,麻烦你帮我转告他,谢谢他三年来对我无微不致的照顾,我安莎今生欠他的,来生再还。”安莎落下几句话便飞跑出去,只留下依尘无语对月,耳边飘来悠扬的旋律:给你最好的疼爱,是手放开……
  一个星期后,安莎走得那么平静,若风翻遍每个角落,打爆所有认识安莎人的电话,只是,他不知道安莎本来就没有几个朋友,更别说行踪过程,以致于一寻无果。若风脸上的筋抽得拌动,紧握着双拳,狠狠撞击白色墙壁,仰天长叹一声:安莎,你终究还是走了,那么决绝的丢弃我一个人,连离开的理由都不给我,是不是我不够好?
  对于安莎的离开,依尘并没有多大的意外,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她之所以选择逃离,只是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愿若风能够懂得,不再纠缠。“楚瑶,你是何方神圣,可以让安莎如此对待你?安莎会幸福吗?”依尘自言自语的询问,满脑子雾水。
  楚瑶接到安莎来看自己的消息,半是惊喜,半是担忧,几万里的车程,颠颇疲惫,她心疼安莎,更感叹为自己付出的一切。手机突然振动,翻开看是一条信息“一会儿我们就可以见面了,亲爱的,特别想念你……”她一边收起手机,一边带着幸福的微笑走去车站。
  风尘仆仆的匆匆而来,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终于来到楚瑶所在的城市,安莎脸上略加苍桑憔悴,楚瑶看到她的样子,心凉了半截,原来爱的力量真的可以让人放弃一切,只是苦了安莎。
  “我并没有失言,我所承诺过的,都会做到,这是对你给的爱做出的回报,我把特别的爱送给特别的你。”安莎下车后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而后一本正经的对正面的女子说着。“你就不怕我是坏人,把你拐跑了?”楚瑶善意的接过安莎的行李,边走边说。“你舍得吗?”安莎毫不退让的反问,她们相视后,会意的笑了。
  回到住宅已是深夜,楚瑶担心另外两个男子会发疯一样的寻找安莎,便小心翼翼的问她:他们知道你来这里吗?“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都不重要了。”安莎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模拟两口含糊回答楚瑶。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感情?你理智一点好不好?”安莎实在没有想到她最爱的女子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卡在喉咙的东西瞬间停止,半分钟后又缓缓咽下,并带着泪花一字一句的对她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说着连走带跑地出去。
  楚瑶追出门外,哪里还看得见安莎所去的方向,于是,心急如焚的拨打她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她不知道为何安莎突然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二十分钟后,楚瑶接到信息:亲爱的,我走了,匆匆一别,不知何日再见,也许继续流浪是我的宿命,别担心,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念安。
  楚瑶擅抖着身子把信息看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拨,对方依然是一成不变的回应:您好,您有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安莎呵安莎,你什么时候成成熟一点,不再让我担心?难道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安莎跑出去后直接搭了北上的火车,嘴里还一遍又一遍地吟着: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假的那么寒凉,那么惊心。曾经承诺的天长地久在瞬间变得那么脆弱,那么无力。
  阳光明媚如春,此时已是深冬,依尘遇见若风的时候,他的身旁站着一名秀丽的女子,挽着若风的手,脸上洋溢幸福的微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看来当初安莎的选择是对的。”依尘似乎话里有话,而若风假装不知情,对旁边的女子微笑并说:今日晴好,一切安好,我们走吧。
  “若风,你会后悔的。”依尘在与他擦肩而过的同时说话,声音像一阵风似的飘进若风的耳朵里,而他完全不当一回事。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安莎都看在眼里,因为她就在不远处的角落,看着曾经疼爱自己的男子找到了幸福的另一伴,她颔首微笑,只是有些心疼依尘,那个为她独守空城的男子。
  狂风突然吹起,一张白色的纸落在依尘前方,弯腰拾起,他瞬间呆了,仿佛耳边一声巨响,纸上几个大字写着:东华附属医院,安莎,晚期癌症。他明白了一切,包括安莎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自己或是若风,可是,为什么她的病历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依尘猛得回头,四周转了几圈也没有任何异常现象,可是他不相信安莎没有出现在这座城市,飞快的向人潮汹涌的地方跑去。
  其实,安莎在前一分钟就彻底的离开了,她不会给任何人希望,在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后。对于楚瑶,她只能说抱歉。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慢慢变老,如果爱有来生,我真的愿意为你倾赴一切,请不要恨我。这是安莎最后给楚瑶的信息,发完后便抽出卡,抛向大海。
  依尘没有了安莎的消息,选择离开了这座城市,他一直在心里为她默默祈祷,其实只要她愿意,他依然会陪她走到生命的最后。
  半城烟沙,零落指尖,从此,空等宿舍的轮回,再爱一场。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半雪芽 发布于 2011/2/3 16:40:32  
欣赏
评论人思想的宇屋 发布于 2011/2/12 22:48:29  
好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