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夏天的夏天

夏天的夏天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3/14 22:30:0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15
  编辑按:有一种感情,相忘江湖却怀念到哭。
  
  八年前,韩冬身着礼服一脸幸福地等待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小关的出现。然而一场不期而遇的车祸却打乱了所有的脚步,从此他带着对小关的思念踏上异国求学之路。八年后,他又鬼使神差地来到蔚蓝渔村,和曾经的学生——夏天相遇。夏天的无心问话,刺痛了韩冬的心,他不想让别人看眼中隐藏的悲伤,随便敷衍一句后,转身离开。
  “老师……老……”她还有很多话要说,可是老师却不给她机会,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恰在此时一个男孩的声音出现在他们后面,“夏天!”她扭头就看见穿花衬衣和大裤衩的阿布出现在自己眼前,虽然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生活和生命的热忱。
  “夏天!”
  “阿布,找我什么事?”夏天看向气喘吁吁的阿布。
  “我又帮你拉来了一个观光客哦!”阿布显得特别兴奋。
  “我看是被你骗来的吧。”夏天没好气地回击他。有时候她会怀疑自己不是奶奶的亲孙女,阿布才是奶奶流落在外的亲孙子,不然他们两个的想法和爱好都那么一致,那就是赚钱和存钱。
  “没关系啊,反正那个人本来就是来我们这里观光的。再说了,我是替天做好事呐,要不然的话,他就要迷失在我们这个美丽又可爱的小渔村啦……”阿布跟在夏天后面一副絮絮叨叨的样子,人小鬼大的孩子们跟在他们后面起哄道:“羞羞脸,阿布、夏天谈恋爱。”
  “去……”阿布故意装出很凶的样子,孩子们做着鬼脸一哄而散。一扭头对上夏天有点生气的眼神,立马变安静。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存活于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可以将你降服,无论你有多么的桀骜不驯;也总有一个人,他一定会爱你如爱自己的生命;当然还会有一个人,会使平庸的你成为一颗耀眼的钻石;但还有一种人,他可能不是你最爱的人,也可能不是你的亲人,但他却是你生活中那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可以成为你生气时的出气筒,可以成为你难过时的依靠,也可以和你一起分享成长路上的那些小秘密,他不会妒忌你的耀眼,不会嫌弃你的平庸,你和他也许一起长大,也许半路结伴而行,这样的人在你的生命里一定会有一个,那就是朋友。阿布就是夏天生命里最重要的朋友,他常常自诩是夏天的护花使者,每当听见其他小朋友嘲笑他时,他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是因为高烧的关系而使得脑筋比别人慢一拍,还是他天性就是这样。自从关姐姐说要好好保护夏天后,阿布就比以前更用功,他希望能追上夏天的脚步,能够和她并肩前行。他似乎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在他心里,夏天才是第一位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夏天。
  夏天和阿布俩人越过护栏来到环海公路上,只见在他们前面有一个背黑色背包,穿一件天蓝色T恤和白色休闲裤的男子,正举着单反相机,四处找寻中意的画面。阿布指着这个人的背影告诉夏天就是他拉来的观光客。夏天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叫了声他,只见他缓缓转过头来,还未待夏天再次出口,他却先对她说,“美丽的小姐,我已经把你的样子存放在我的记忆匣子里,我相信这将是我最美好的一段旅程。”
  “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这里不提供住宿的。”夏天向他道明自己的情况,也替阿布向他道歉,惹得旁边的阿布鼓着腮帮子一脸不高兴。听完她的原委后,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因为阿布的欺骗而生气,反而说,这是他前世修来的让他和她结一段美丽的尘缘。话虽如此,但夏天还是执意要把他送到附近的酒店,不过这反而让他不高兴了,“我说小姐,我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喜欢这里,就让我留下吧。”他面露期待,像极了一个孩子的眼神。站在旁边的阿布也一直帮他说好话,他不想因此而失去一笔可观的住宿费,他要把这些住宿费存起来留给夏天做手术用。她见他们两个都这么坚持,不好再有所反对,只好硬着头皮将他接到自己家里,途中遇见韩冬,于是在她的一再邀请下,他也加入他们的行列,由此几个年轻人的故事开始在这个火热的季节。
  阿布妈妈听说夏天家来了两个陌生男人,于是来到夏天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阿布不懂事,把不认识的男人带到夏天家里,这样岂不是害了夏天。阿布很不理解老妈的做法,他自认为自己没做错,帮助夏天,是他从小就立下的志愿,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赶快存够钱,好帮夏天做心脏移植手术。阿布和他妈妈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得好不热闹。夏天夹在中间两边劝。唐中岳,就是被阿布骗来的观光客,他则四处打量着这所房子,虽然简陋,但很干净,像个女孩子住的房子。韩冬,对这所房子相对于唐中岳的感触来得更多,这里小关曾住过,这里曾经有过许多欢笑声,那些笑声犹在耳边绕,但却已经物是人非,强忍住伤感,但也被唐中岳的相机捕捉在其中,相机中的他,眉头紧锁,神情忧郁,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一段故事,他发现自己刚才的坚持是值得的。
  “好啦!”阿布妈妈终于忍受不了儿子的啰嗦,一声大吼,震住了所有人,人们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纷纷看向她,都想知道她的下句将会是什么。阿布妈妈看看大家,说,“阿布你从现在开始就睡在夏天的家里,直到他们两个离开。”她又指着夏天,说,“夏天,你和阿布换换,到我家来睡,也直到他们离开为止。”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对于保护夏天的阿布妈妈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就这样,夏天因为韩老师和唐中岳的关系只好搬离自己家的屋子来到阿布家,在看见唐中岳时,眼神中充满着恼怒,可是在看见韩冬时,眼神则好了许多。阿布说要帮夏天好好看好她的房间,于是他霸着她的房间不肯放。韩冬因为小关的关系,住到了小关曾住过的房间里,那里似乎还留存有小关的气息。剩下的夏奶奶那间房间就让唐中岳住下。阿布妈妈眼见大家都有地方住,对自己的安排甚是满意的她开始准备晚餐。时间阿布和夏天帮阿布妈妈忙中流逝,同时也在韩冬则坐在房间里感受着小关留下的气息中流逝,当然更在唐中岳拿着相机,继续东照照西拍拍的过程中流逝。
  转眼大家在院子围坐在一张桌子边,伴着夕阳西下,迎着柔和的海风,听着阵阵海涛声,吃着海边独有的特产,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情。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没多久大家早就没有先前的拘谨,几杯啤酒下肚,阿布的话比他清醒时更多了,一不小心爆了许多夏天小时候的糗事,惹来大家的一阵哄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阿布一定被夏天杀死过许多次了。在三个年轻人打打闹闹中,只有韩冬一言不发,低头吃完饭后就走掉。夏天的表情和眼神也因为韩冬的离去而变得有点捉摸不定,她和他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唐中岳突然很想探究她和他之间的那一点故事,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而吓到,猛然吞了几口啤酒,差点呛到,却被迷糊中的阿布逮到,好好笑话了他一通。夜幕逐渐降临,海边的这顿晚饭也在阿布的醉话中结束,唐中岳搀扶阿布回房间,夏天和阿布妈妈两个人收拾着大家留下的残局。
  饭后散步是夏天从小关那里学来的,这之前,她并没有这个习惯。脱掉鞋子,漫步在柔软的沙滩上,不经意间又看见了老师。只见他坐在沙滩上,一阵风吹来,将他的衣角吹起。她很想走上前去,可是又不敢。她发现,去与不去,其实是个两难的境地,去了可能云淡风轻也可能万劫不复,不去,也许什么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的犹豫和矛盾透过她的行动全都被唐中岳捕获。大海、沙滩、韩冬、夏天、唐中岳,形成一条奇怪的直线。他,安静地坐着,享受着海风温柔的轻抚。她,站着看似不动,实则内心在做斗争。他,看着她抬脚又放下,放下又抬脚。大海,不管世人如何看待,它依旧按照它自己固有的习惯开始它自己的表演,有时它也觉得人类很奇怪,只是一次小小的跳跃,他们就会显得特别激动,人,有时候真的太古怪了。沙滩,在月光的倾泻下,变成了一片银白色,它的柔软只有你亲身触及到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出。它是千变万化的,在它的身体里,人们画着想象中的幸福,转眼却又被海水吞噬其中。这一条奇怪的直线,在韩冬未离开之前就这样一直存在着……
  接近黎明时分,韩冬和夏天分别从梦中醒来,所不同的是一个从噩梦中醒来,一个从美梦中醒来。再也无法入睡的两个人披件衣服走向心中的那片沙滩。一阵海风轻轻吹起他的翩翩衣袂,抬头,发现,她,近在咫尺,恍惚,是你吗?定神,才知,她不是她。俩人,颔首微笑,没有太多的语言。在擦肩而过的刹那,他们被捕捉太阳的唐中岳留在了他的记忆匣子里。唐中岳就像海面上的海鸥,如同夸父逐日般地追逐着太阳。他想加入其中,但他们却又同时将他排斥在外,如同夸父,无论如何追赶,如何用力,他都无法企及太阳的脚程。当他从相机的镜头中剥离出来的时候,发现,她勇敢地跨出了这一步,所以现在,他们并肩而坐的背影和那一轮初升的太阳,美的静谧,也美的令他出神,如果没有阿布的声音出现在三个人,也许他们就这样一直静止下去……
  吃过饭后的各人有自己的事情,虽然阿布很想留下来和夏天一起陪唐中岳四处转转,但阿布妈妈却催促阿布把货赶快送到附近的酒店去。虽然不情愿,但那是阿布的工作就像夏天也有她的工作一样,“夏天,你要等我哦。”
  “知道啦,你快点去吧。不然阿姨又要骂你了。”
  “有夏天的地方就会有阿布,阿布是夏天的保护神。”阿布碎碎念的发动车子,一路哼唱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曲子,他是快乐的,有时候,快乐就是这样简单。夏天见阿布离开后才转身对身边的唐中岳说,“唐先生,那我带你四处转转吧,我们这里……”
  “不是说了不要叫我‘唐先生’吗?你可以叫我‘唐唐’,也可以叫我‘中岳’,又或者是‘阿岳’,就是不要叫我‘唐先生’,这样会显得很生疏。”
  夏天自从有记忆来,他是自己遇到的最奇怪的一个人,她笑了一下说,“那我叫你中岳吧。”另外的那两个名字,显得太过于亲密。他不是说“唐先生”太生疏,那这个“中岳”是个折中的称呼。听见她叫自己名字的唐中岳有了那么一点小开心,于是俩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间又来到沙滩上,然后又看见了坐在沙滩上看着时而汹涌、时而波澜不惊海面的韩冬,接着她的神情又开始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化,他忍不住又举起相机将她留在了自己专属的记忆匣子里。如果此时的唐中岳、韩冬和夏天吉他上的那一根根琴弦的话,那么孩子就是拨动琴弦的那个人。
  “夏天姐姐,教我们唱歌,好吗?”孩子的总是能很直白的说出心中想要的。他们没有成人世界里的那些复杂,有时候大人们总是羡慕孩子,希望着或又有几许期许,可以回到童年,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头。孩子们盼望着长大,因为长大可以做许多被大人们禁止的事情,因为长大就可以不用挨爸爸、妈妈的打和骂,他们只想单纯的长大,在他们心里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慢。这就是大人和孩子不同的世界,虽然他们同样有着24小时,有着365天。
  “好啊。”看见小朋友的夏天似乎忘记了自己要陪唐中岳四处游览的事情,或者她想逃开吧,因为他的眼睛,似乎总能看穿自己。她看了看坐在沙滩上的老师,领着孩子们一起走过去,“老师,请你教我们唱歌好吗?”想象着小时候的景象可以重现,她希望他能答应自己,希望可以再次聆听他教唱那首歌谣。
  是谁?为什么要来打断我和小关看海,听海,讨厌至极,他扭头不无恼怒的,“谁准许你出现在这里的!”起身离开。
  夏天的身子整个僵在那里,自己所期望的犹如泡沫般一个个破碎。她不明白老师为何要这么对自己和这些孩子,为什么要拒绝小朋友们的请求,当她想要问他时才发现中岳和老师两个人正在争论着什么。她走上前去,话还未出口,只见韩冬扫了她一眼,冷冷地,“不了解情况就不要乱评判的。”说完从他们两个中间穿过。她看着他的背影无法相信这是十年前那个夏天认识的老师吗?他是那个有爽朗笑声和灿烂笑容的老师吗?她发觉老师变得好陌生,陌生到有种绝望在心里滋生。唐中岳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打开这僵局,只好招呼孩子们在沙滩上围坐成一圈。她则告诉他,今天恐怕不能带他游览了。他耸耸肩表示理解,说,其实和小朋友友在一起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拉她加入他们的行列。她看着他笨拙的舞姿终于被逗笑,以前的那个像太阳一样热情的夏天又回来了。
  另一边的韩冬并没有走远,夏天他们的笑声像一只小虫子突兀的钻进他的耳朵里,很痒,想甩怎么也甩不掉,犹如踩在强力胶上,无论怎样双脚都无法离开地面,他可以脱掉鞋子,然后就可以自由的奔跑。但他不想这么做,说不出是何原因,或许是他们的歌声,或许是他们使他沉浸在对过去有小关的美好日子里。如果没有某个人声音的出现,这点和面就会持续下去。
  阿布的声音仿若一枚深水中的炸弹,将他的记忆震碎,尽管不愿意相信,但那两个人并非是过去的小关和韩冬,他们的确是现在的夏天和唐中岳。抬头望向太阳,好刺眼,连它都在嘲笑自己。低头,伸手擦了下眼角,却被阿布捕捉住这一瞬间。他问。他答,风吹迷了眼。人就是这样明明事实并非如此,却硬拗一个事实出来,真是可笑,风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嘲讽于人类的可悲与可怜,它越刮越大,天边的一团团乌云黑鸦鸦地誓要将天地间的一切吞噬,令这里的一切重回暗黑王朝。
  眼见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人们纷纷逃离沙滩,热闹的沙滩霎时变得无比空旷。苍茫天地间仅剩一个人——唐中岳。他观察着海面,将这暴风雨来临前的狂风大作以及波浪一路歌唱着与岩石碰撞出飞沫,全都摄录其中。在沙滩上才留下的脚印转眼间已经变成大海的领地,他不得不往后退了一点,虽然涨潮,虽然豆大的雨点马上就要下来,但他还是不行这么早错过,他固执地就像一尊手拿相机的蜡像。终于伴随着电闪雷鸣,雨点仿若一颗颗掉线的珍珠一样劈头盖脸地向人们砸去。他终究是无法抵抗这雨的热情,冲向最安全的地方——夏天的家……唐中岳看着夏天因为韩冬而时时闪现出来的忧郁神情,终于下了这个决定,也许会断送自己的摄影生涯,他也只好求助于那个企业家父亲帮他调查韩冬。
  几天后的某个早晨,也是唐中岳在渔村的最后一天。这些天来是他最感快乐的,这也许就是获得快乐最简单的方式。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一桩心愿未了,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人。终于,这个人驾车而来。他和他在渔村入口相见,他从他手里接过一个黄色的档案袋,尔后他让他先回去并让他告诉父亲,答应他的事情,他不会食言。等到那个人走后,他才快步走向夏天的家。
  他看着夏天的背影,突然很舍不得离开,但天下没有哪一场宴席是不散的,走后,不知道她会不会像想念韩冬那样想念自己呢,吸了下鼻子,调整好心情后,他走到她的前面,将档案袋交到她手里。
  “这是什么?”夏天有点疑惑地看着手里的档案袋。
  “真抱歉,未经你同意,我就擅自调查韩冬。这是韩冬自从离开渔村后十年的情况。”
  “谁准许你这么做的。”她有点恼怒地瞪向他,“我的事情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任何一个人的帮忙。”
  “看看吧,或许对你会有所帮助。”
  她的确很想了解这十年来老师所经历过的事情,以解开老师性情大变的原因,她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一叠调查报告纸,仔细地看起来,越看越伤心,终于泪水再也无法忍住,“怎么会这样,关姐姐怎么会去世。关姐姐那么好的一个人,她就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们渔村的每一个小朋友,但是为什么太阳也有陨落的时候,太阳也有发不出光芒的时候。”她看向他,梨花带雨,要该怎么做才能帮到老师。
  他心疼她的伤心,但不知道又该如何去安慰,或许她不需要自己的安慰,或许她要的只是一个答案,然,这个答案他也无法给予。他轻轻拍拍她的肩膀,什么都不用做,有些事只能依靠自己,只要陪在他身边就可以了。他给予她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他真的愿意她这么做吗?愿意看着她为他神伤,为他落泪。就在他劝慰她之时,一记拳头早已经砸中自己的脸,不知道阿布是何时出现的,只见她被夏天拉住,脸上写着“愤怒”二字:“你欺负夏天!”如果夏天不拉着他,或许他还会抡上第二个拳头。夏天告诉他,这一切都不关中岳的事情,她把文件交给他看。他一边看一边偷瞄中岳和夏天两个人,待他看完之后表情和夏天并无多大的差别,震惊之余就仅剩下悲伤……
  接下来的几天里,唐中岳尽情享受着,他用力表演给小朋友看,虽然他的舞姿在大学里是出了名的帅气,但是如果能令小朋友和夏天开心,他愿意做最蹩脚的表演。偶尔还会捉弄一下夏天,在不经意间会将海水泼到夏天身上,或者和夏天争抢同一盘菜,当然有时还会和阿布一起去送货。虽然他的笑容很阳光,很灿烂,可是当他看见夏天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韩冬时,他也会有伤感的时候,如果你的眼睛能多看我一秒,只要一秒,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他看着夏天因为韩冬偶尔露出的一个笑容而乐不可支时,他的心情就是如此。
  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虽然行程很短,但唐中岳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感情。爱冲动的阿布,爱唠叨的阿布妈妈,还有她……在村口他足足盯了夏天好几分钟,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她,“会想我吗?”
  她愣在那里,不知该作何回答,他的问题太过突然。她看向韩冬,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但他似乎并不在意。不可否认,这一个星期里,他的确帮了自己很多忙,在心里她已经将他列为自己的朋友,“我想我应该会想念你吧。”这是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的想念,当然不关风月任何事情。
  他满脸感动,似乎能被她想念是一件极其荣耀的事情,“不管你是否真心想念我,我还是很谢谢你。我会想念这里,想念我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他看着阿布的眼睛,“阿布,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原来被你骗,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阿布笑着回答,“没关系啦,下次换你来骗我好了。”日后的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当初的一句戏言会成真。
  他又对阿布妈妈说,“谢谢你的每一顿饭。”
  “傻孩子,又不是生离死别,要是想念了,还是能回来啊。”
  他傻笑着,但眼睛里却溢满了泪水,心想,自己可真是一个最蹩脚的演员,连笑都会带着泪水。他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在来时的这条路上。他害怕回头,一回头就无法兑现对父亲的承诺。他更害怕听到他们的呼唤而舍不下。他们和他之间有着某种默契,他们不叫他,他也不回头,就在这里分别,从此再无牵挂。这应该就是一个观光客和一个老板最简单也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送走唐中岳后,夏天和阿布他们也都回去了。一下子没了唐中岳的身影和他的聒噪声,总感觉心里缺了点什么。百无聊赖的夏天缓步走在沙滩上,那个时候爸爸出海捕鱼回来总会带回许多新奇的,妈妈把那些卖不完的鱼晒干,然后煮饭的时候放在饭锅上蒸,米饭的香味混合着鱼干的香味至今都难以忘记。然而因为幸福所以就会连上苍都会嫉妒么,那场海难就是它对我们一家人的报复么。因为海难,回来的爸爸只是一副冰冷的躯体。因为海难,受不了打击的妈妈陪爸爸去了。因为海难,家里已经很久没有笑声了,直到关姐姐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想到关姐姐,她的鼻子一阵发酸。抬头发现老师坐在沙滩上看海,好想走过去告诉他,自己完全明白他的痛苦,但她也知道,老师是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悲伤。他感觉到身后有人,扭头看她,恍惚中又看见了小关,他冲她微笑,“过来呀。”他见她站着不动,于是就走上前,轻轻牵起她的手,她就这样被他牵着走到他刚才坐过的地方,然后坐下。她的手心很凉,他将自己的衬衣脱下披在她身上,“你啊,从来都不知道照顾自己,没有我在你身边怎么行。”
  虽然是第二次被老师牵着坐在沙滩上,但她依旧不相信自己可以有这样幸福的时候,她相信老师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关姐姐。她扭头看向他,如果这样可以减轻你的痛苦,那我愿意做关姐姐的影子。如果世上再无他法,那我愿意这样陪在你身边。他将头轻靠在她的肩膀上,听着海的呐喊,心里头的不安逐渐被取代,他渐渐睡着。
  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天边的太阳拼尽最后一点力量,染红染透它的周围,这些被称之为晚霞的云彩又被海水映射在海面,海就伴着云的精灵一路欢歌冲向岩石和沙滩,即使最后变成飞沫也在所不惜,原来童话里爱上人类王子的人鱼公主就是海水,虽然已然知道结果,但还是不顾一切地奔向心爱的王子。说它傻,有一个人比它更傻,她愿意做别人的影子,只是希望他能从心里发出和以前一样的爽朗笑声。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可是总有一个人要过来破坏。只见阿布叫着夏天的名字来找她,所幸没有吵醒韩冬。
  “老师怎么睡在这里?”阿布不解。
  “不要吵醒老师,我们把他背回家吧。”
  “哦。”阿布蹲下抓住韩冬的双手搭在自己肩上,扶住他的两条腿,然后就一点点起来,迈步向前,而夏天则在一边走着……
  当韩冬从梦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朦胧中似乎有人将自己背回到房间。下床走到客厅里,没有人。想想也是啊,今天是唐中岳回去的日子,这里应该就只剩下阿布和我了吧,突然没有了一个人,感觉是有点不习惯。不过现在是几点了,阿布怎么还没回来,肚子好饿啊。出门,天空像蓝丝绒,点缀着几颗小星星和一轮弯月,好美。刚走到半道上就遇见了夏天。
  “老师,你醒啦。”
  “嗯,夏天,他们人呢?”
  “哦,今天有篝火晚会,所以大家都去沙滩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不了,老师想自己安静地走一会儿。”原来那只是一场梦,一场和小关有关的梦,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早醒来,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在梦中多呆一会儿,可以让自己牵着小关的手一直走下去该多好。
  “可是,老师……”
  “夏天,老师谢谢你。但,老师真的只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
  “那……好吧,老师。”夏天将手里的饭菜拿给韩冬,“老师你一定饿了。”说完就转身跑开。刚才的老师和现在的老师,同一个人,然而态度却有着天壤之别。谁都无法走进老师的内心世界,除了关姐姐。就像这个世上的人一样,总存在着这样一个可以完全明白你心中所想,理解你的痛苦与快乐,能想象出你所描绘的幸福。只是那个人离去后,是否还会有第二个人能完全的取代那一个人呢。夏天不知道,韩冬不知道,唐中岳不知道,阿布更不知道,其实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以为被取代了,但是当某一天拿起一件与那个人有关的物品后,记忆又会被勾起,原来,我们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在一起的记忆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一片叶子永远都不会掉到同一条河流里一样,我们的记忆也是动态的。
  在篝火晚会上的夏天心里始终都记挂着在家里的韩冬,不知道他有没有按时吃饭,不知道他的心情有没有好点,总之,她的心里只有韩冬一个人。放心不下的她又悄悄潜回家里,看着他安然入睡的样子,心,终于放下了。她就这样蹲在他旁边看着他的面庞,瘦削的脸庞,两道浓眉,高挺的鼻子,她的眼睛在游走,心也在游移。虽然很早就相识,但这么近距离的只有两次。一次是在小时候,自己不小心摔倒而扭到脚,他背自己回家,那个时候感觉他的背好温暖,有爸爸的味道。另外一次,就是现在。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如此接近你吧。
  睡梦中的韩冬呢喃着,她凑上去终于听清他的话,梦中他依然不能相忘于小关。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她的心里也一阵难受,关姐姐带给大家太多欢笑,那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她犹豫着将手碰他的额头。好烫!一定生病了,才会这样,起身,却被他抓住,“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她转身,“我不会走的。”轻轻拨开他的手,出门,尔后端盆水进来,将水盆放在椅子上,将毛巾没入水中,接着拿起,稍一绞干后便放到他额头上。然后她就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一刻也不松开……
  当韩冬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晨。他发现自己的手被夏天紧紧握着,这一个晚上她都这样趴着吗。他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流,自从小关走后,已经没有一个人像眼前这个丫头这样关心自己了。他知道,她一直都都犹豫着,矛盾着,像现在这样握住自己手,她应该付出了很大的勇气吧。他将手从她手里抽出,以为弄醒了她,没想到,她撇撇嘴,头一歪,又睡着了。下床,抱起她,放她在床上,并盖好毯子。看着她的睡容,这一个晚上你一定没睡好吧,现在你就好好睡吧。听见她在梦中还念念不忘自己,他心里为之一热,傻丫头,老师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你的性格实在太像小关,老师只要看见你,就会想起八年前的那场车祸,它像梦魇一样紧紧缠绕着我。丫头,你一定会找到爱你的那一个。不知怎的,他的脑海里突然跳出唐中岳的身影来。他,应该是对夏天有一丝爱意吧,不然当自己那么对待她时,他不会为了她气得想要揍自己。整理一下自己情绪后,起身,离开。
  彼时,韩冬在沙滩上边走边做神展运动,遇到刚送货回来的阿布。他一见到他,马上就问他,有没有看见夏天?他回答,没有。他自自言自语,夏天又去哪里了。他告诉他,不用担心,夏天也许刚好有事出去了。他摸自己脑袋笑说,也是。韩冬知道他和夏天俩人从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看他紧张夏天紧张成这样,不免关心起他们两个来。
  “阿布,可以和老师讲讲这十年来发生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啊。”阿布边说边回忆着。
  另一边,房间里的夏天从梦中醒来,发觉自己在老师的床上,吓一跳,看见自己衣服完好无损,终于松口气。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老师床上的,她记得昨晚老师的额头很烫,然后就留下照顾他,接着自己就睡着了,迷糊中有人把自抱到了床上。哈哈,这个人一定就是老师,想到这些,心里乐开了花。她带着着愉快的心情,走到屋外,抬头太阳好灿烂,天空好明净,连云彩都变得那么可爱,风中的海水味道都那么好闻。转身遇见老师和阿布两个人,她微笑着冲他俩打招呼,只是在触及韩冬时,两朵红云飘在了脸上,有了那么一丝羞涩。粗枝大叶的阿布不会察觉,但韩冬已经有所察觉。他想应该找个恰当的时机好好和她谈一谈了,断了她的念想,这才是对她最好的方法。
  饭后,阿布妈妈叫住夏天,让她和自己一起洗碗。她边洗碗边问她,“夏天啊,你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谈场恋爱了。”
  “阿姨,你都说哪去了。我哪有这个条件像其他女孩子那样谈恋爱呢。”正值青春年少的夏天怎么可能不去想要好好谈一场恋爱,但是自己是个不知道还有没有再次醒来机会的人,哪还有资格去谈恋爱。
  “千万不要这么说,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阿布妈妈看向夏天,“其实在饭桌上,我就已经察觉出你和韩老师之间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你昨晚彻夜未归,也应该是在他那里吧。”
  “对不起,阿姨。我不该不回来的,只是昨晚老师发烧,我想留下来照顾他,所以……”夏天的心愿其实很简单,她就是想要留下来照顾老师,只是忘了一个女孩子不该呆在一个男孩子房间里那么久,幸好老师是个翩翩君子,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阿姨知道我们夏天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你只是想要照顾生病的老师,所以不用说对不起,知道吗。”阿布妈妈看着从小看到大的夏天,她的心情,她能理解,她和阿布同样都是自己的孩子。现在的她是以一个做妈妈的心情来对夏天说这番话的,她能看出来,夏天的内心是喜欢着韩冬,但是那个已经离开的唐中岳的心里也同样喜欢着夏天,只是这几个年轻人都未有发觉,现在的她只想给她一点小小的建议,“其实阿姨看得出来,你是喜欢韩老师的,对吗?”
  “阿姨,我……”阿布妈妈的话令夏天不知该如何回答,自己真的喜欢韩老师吗,真的愿意只做关姐姐的影子和替身,而不是让老师从心底里重新接受一份和关姐姐完全不一样的感情,自己是不是在无形中刻意模仿着关姐姐,为的就是不让老师觉得关姐姐离开大家已经很多年了。她听着阿布妈妈的话,悄悄退出厨房,走到屋外……
  下一刻,夏天走在沙滩上,一阵风吹来,将她的发尖和裙摆吹起,她在想着刚才阿布妈妈的那些话,眼神无意或有意地瞟到了坐在沙滩上的韩冬。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就想一尊铜像一样被人刻意摆放在沙滩上,眼睛望着远方,他在等待着关姐姐的归来吗?他难道忘了关姐姐已经永远都不会出现,还是说他不想忘记。她突然很羡慕关姐姐,她虽然走了,但老师却准备用他的一生去怀念她。自己走后,是否也有这样一个人,每天坐在这里看着远方,或者等待或者思念自己。一阵潮水上来,浸湿了韩冬的双脚,她出声叫他。他扭头,微笑,起身,走向她。
  “夏天,老师有话想要跟你说。”
  “老师,我也有话要说。”
  俩人之间出现短暂的沉默,然后又异口同声地,“我……”。俩人笑了笑,“你……”,又一次异口同声后,夏天说,“你先说。”
  “那好吧。”韩冬想了想,“夏天,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老师就要离开这里了。”面对她,那些话,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出口,他不想伤害她,可是如果不说的话,感情的事情有时候真的拖不起。
  “老师,你也要走了吗?”怎么会这么突然,老师才来几天而已啊,得知老师就要离开的夏天不知道该说再见好呢还是该说我会想你,可是她好想告诉他,她所知道的秘密,好想告诉他,只要他幸福,自己可以对自己残酷,残酷到只当关姐姐的替身就好,“老师你一定会幸福的。因为你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老师谢谢你的祝福。夏天你是个好女孩,以后也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想到先前对她的态度,内心对她多了一分愧疚,“夏天,老师为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不要埋怨老师,好吗?”
  “老师,我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你,真的。老师,只要你幸福,我就是快乐的。”
  “老师明白你的心意,老师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只是老师想让你明白,有些时候并不是自己喜欢就可以的。”他拍拍她的肩膀,无法说出那么残忍的话,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残忍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可是,他不想伤害一个自己曾经欣赏的学生,他相信她一定会明白的。说完,转身离开,不给她以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她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一如当初那般孤独,她好想告诉他,自己一点都不介意做关姐姐的影子,只是希望能够留在他身边,然而话到嘴边,却转弯了,她冲他的背影大声喊,“老师你一定会幸福的!”她知道自己的眼泪已经溢出,自己已经无力再站起,哭泣,此时只有哭泣才是最好的语言。明净的天空下,金黄的沙滩上,一个蹲着的女孩的哭泣声被隐没在大海的欢歌里……
  看着那么努力想让自己重新获得快乐的夏天,韩冬决定了,在剩下没几天的日子里他也要用心微笑,为了那个如此关心自己却被自己忽略的女孩。于是,他学习着重新微笑,学习着向人们打招呼,人们都能感觉出他的变化。看着一天天开朗起来的韩冬,夏天相信总有一天那个曾经的老师会再次回来,只是自己或许已经没有机会再听见他唱歌了。就像天下所有的筵席一样,终有分手的那一天。
  那天的天气很晴朗,没有一丝云朵,只有一个明晃晃的大太阳。夏天和阿布他们就像之前送走唐中岳那样站在村口为他送行。他和她对视了良久,她终于鼓足勇气说,“老师,我会想你的。”说完,泪水就不听话的滚落。他并未说话,伸手将她脖子上的项链摘下,又把自己和小关的定情物——戒指穿过项链和原本的那枚戒指成为一对,就算自己今生不能和小关成为一对,就让这两枚戒指成为一对吧,然后将它戴在她的脖子上,“夏天,现在你有了我和小关的双倍祝福,你一定会找到你自己的专属幸福。”说完后,转身,背着背包,大踏步地走向前方。他在心里说,夏天,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看着逐渐远去的他,在心底说,韩大哥,再见!
  夏天的夏天在悄悄过去,而韩冬和唐中岳就像两颗流星划过天际刻在了夏天的心里。自从他俩走后,夏天只要一得空,她就会坐在韩冬曾坐过的位子上,两眼望向远方。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除了阿布……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