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诗歌短析

诗歌短析
——赏析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1/3/22 14:28:34 等级:5 状态: 阅读:2164
  编辑按:在诗歌的呈现与作者的解析中,文字构筑出的已经不是简单的诗意解读与流淌,更有朋友间的惺惺相惜,这是文字之外的理解与动容。推荐欣赏!
  
  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
  作者:李晃
  
  春雨刚走,独坐山坡——
  叼着太阳那根时隐时现的烟头。
  我那勤劳的严父慈母,就躺在身后,
  这是两座压在心头已久的青青乡愁
  
  一只未名的鸟站在身侧哪棵树梢鸣叫
  河流、花朵与牛羊穿胸,款款而过。
  阴阳相隔,早已无处可以诉说
  任由泪水凄凄,悄然从脸颊上滑落
  
  远处细雨如丝,薄雾如纱,青山如黛
  油菜花包围的农舍里有我多病缠身的哥哥
  ——还有活泼乱跳的小孩
  以及他们年迈力衰的外公外婆
  
  请原谅我眉头紧锁,却也锁不住缕缕的哀愁。
  我是最后一个逃离故乡、自我放逐的过客!
  ——这是我迷人的故园之独特景色
  这也是我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
  
  短析:读青年诗人李晃的《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复杂的心情跟诗人一样沉重。这四节诗不仅仅是呈现了诗人的寂寞、苦恼、哀愁、忧虑、痛苦……,还呈现了工业化到来后衰败的农村景象。——今天的农村是个什么样子?青壮年怀着对城市生活的羡慕、怀揣梦想都流入了城市,一个打工的诗人“最后一个逃离故乡”。农村基本的劳动力已经没有了,传统的农耕文明没有了,留下来的只是病残老弱。现在的乡村无依无靠,几近崩溃,甚至传统的伦理操守都衰败了,随波逐流,女儿在城市卖淫挣钱也不以为然。当然,家园在诗人笔下仍然美丽:“远处细雨如丝,薄雾如纱,青山如黛/油菜花包围的农舍……”,家园再穷、再破败,在远离乡井的人眼里也是美丽的,但如果今天某个诗人还去写向往农村、扎根农村的诗歌,很可能就会有人怀疑他的真诚。
  这首诗的诗眼在最后两句,如果没有这两句甚或末一句,就相当平淡了。但语言最后的升华凭的是诗人的直觉和敏感,一个诗人不相信自己的直觉而去相信空泛的理论,是相当愚蠢的;只有凭直觉和敏感,对现行的制度、机制、既定的铁律、秩序,提出自己的怀疑,才有可能成为大家。需要多说一句,这首诗是有别于哲理诗的,它没有任何道理上的铺垫,仅仅是失去父母的诗人想到了这儿,想到了“尚在泥泞中前进的中国”这一层,中国的GDP世界排老二了,但仍然处在国家资本化、处在国富民穷的状态,老百姓尤其广大农民有什么资本?哲理诗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为诗,只是人们都这么叫而已;试想哲理诗有多大的原创性?大都是鼓捣前人鼓捣过的,不过是图解前人的思想,诗歌语言的浮动性、逻辑性及指称能力使其很难做哲学探索,世上没有一个诗人是靠哲学意义而存在,魏晋玄言诗不是都完蛋了吗?谁能老冒充哲学大师?这首诗以叙述见长,以小见大,泥泞的雨后由泥泞的乡村想到泥泞的祖国,是相当见魄力的;如果末一句没有“前进”二字,恐怕一般的民刊也未必敢发。
  
  (李晃(1972—),诗人,原名李晃鹏,湖南隆回人。《深圳诗人》《叫春》主编。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深圳放牛》《鹿回头》《湘西牧羊》《饮马江南》《李晃抒情诗选》六部,《李晃文学评论选》一部。现居深圳。)
  
  
  收垃圾的
  作者:刘大程
  
  那个收垃圾的像个侠客
  把破三轮车搁在路边
  坐在树荫里歪着草帽打盹
  对面超级广场正进行火爆的促销表演
  他不为所动
  其实他并非不为所动
  一切为时尚早
  他在等待
  收场
  
  短析:第三代诗运动之后,诗歌多是变成冷抒情的叙述性写作了。有人说叙述性诗性差,好诗不多,我不这样认为,刘大程先生的这首小诗即是叙述性的,但叙述性所划动的语言的船只比抒情诗远多了,纯抒情很难写到这样的境地。这首诗可以作为排拒抒情、肯定叙述的一个佐证。“一切为时尚早/他在等待/收场”,末三句一句比一句短,时下再怎么“火爆”的东西,总不过是个过程,“对面超级广场正进行火爆的促销表演”一句够长、够风光、够疯狂的吧?那个“侠客”,诗人给予出色细节描述的大侠,却不为所动单等收拾这些垃圾。那么“垃圾”又是什么样的垃圾,指代的是什么?“诗是语言的色欲”,这首诗有无穷寓味于言外,如果真像有些诗人说的“没有震撼就没有流传”的话,我相信这首诗也有震撼力,别样的震撼力。
  
  (刘大程,湘西人。曾只身浪迹西南等地,当过教师、编辑,搞过绘画等,现暂居广东,东莞文学院第二届签约作家。)
  
  
  清平调
  作者:李春筱
  
  忘了是什么时候了
  我坐在高高的台子上宣讲经文
  台下听众三千他们也盘着腿
  呆头呆脑地坐着
  
  你远远地
  从对面小河里直起腰
  拿着捶衣服的棒槌
  突然捂住嘴巴笑起来
  你看见了我被风吹歪的高帽子
  
  短析:这是一首细节描写出色,诙谐滑稽的短诗。诗人用审丑、反讽的手法,介绍“我”曾经盘腿坐在高高的台子上,高高在上吧,——宣讲经文。听众三千,暗喻一如孔子之“弟子三千”,人数不少;“听众三千”不一定是弟子,也可理解为“我”所统治管辖的民众。然而下段笔锋一转,河对岸的洗衣女(妇)居然嘲笑起人人都须仰视的台上的人来,因为“我”自己戴的或别人奉承给的高帽子,被风吹歪了,帽子越高越不中看,这一笑(洗衣女也许是个普通人,也许是个跟当年讽刺过孔子的高人一样的高人,也许和“我”还有点儿关联)就显得非常滑稽,这个社会有多少自以为牛X的人,可不管你是高官、是权威、是美人,总还是个人,你得吃,你得拉,你完美吗?你将来死不死?你没有什么了不起,在洗衣女眼里就是平等的平平常常一个人而已。短诗先一句“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就是一个调侃,没怎么当一回事的。这首诗拒绝崇高,追求本真,高高在上的“庄严”在后现代诗人笔下轻易被解构掉了,读来过目不忘。
  
  (李春筱,男,1982年生于安徽寿春,现工作于绍兴,绍兴诗人部落成员。)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1/3/31 17:27:15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1年3月优秀诗歌作品集锦 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3&id=9482
作者回复:谢谢!
评论人冷水杉 发布于 2011/12/3 14:56:45  
有点意思,只是我有点怀疑老师的年龄,用词还这么放荡不羁,实在有点敬佩之极,呵呵。
评论人稠州诗话 发布于 2012/1/1 18:56:59  
很有意思。。。
评论人尤其拉 发布于 2012/1/3 0:35:50  
巧用的白话才能把诗意呈现得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