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还君明珠之前传

还君明珠之前传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3/30 15:43:3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348
  编辑按:栀子花盛开,爱情在不经意间也发芽了。
  
  如果两个点从一个地方出发,然后往不同的方向走,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相遇呢?
  这是个栀子花盛开的季节,同时也是谷雨和慕容云龙邂逅爱情的季节。据说栀子花的话语是“永恒的爱”,这仿佛契合了它的香气,浓烈却又不惹人厌。
  当谷雨和好朋友——蒋玉芬一起坐在公园里写生的时候,慕容云龙为追一个从公司出来的贼而跑到附近,他叉腰看向远处的样子蓦然地闯进她用手比划的取景窗内,然后又看着他跑出自己的镜头。此时玉芬的画板上已经呈现出云龙的一张速写像,看着速写像,她有点痴迷的,“刚才那个人好帅啊!”
  谷雨忍不住敲了下她的头,“你是来看帅哥的还是来练习的哦!马上就要考试了,还不知道加快脚步。”玉芬揉着被敲疼的头,“很痛哎。”说完看向谷雨,“谷雨,你要加油哦。”玉芬的心思,谷雨又岂会不知,如果没有他们家的收留,也许自己和奶奶就真的要流落街头了,“我知道啦,可是你也要加油才行。你看看你啊,为了看帅哥,少画了多少张。”说完又要敲玉芬的头,不过被她躲掉,她嬉笑着,“知道啦,画图。”一阵打闹过后,两个女孩又开始认真的准备着,为了她们共同的理想——成为服装设计师的梦想,她们都一直在努力着……

  夜幕降临这个城市的时候,背着背包的谷雨坐在供游人休息用的长椅上,看着满目的华丽,心里十分清楚,这些璀璨并不属于自己。她认定了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店,那里挂着自己设计的服装,让每一个来买的人穿上后收获的是感动和幸福。这些都是爸爸、妈妈和奶奶教会自己的,想到父亲和母亲,她打开那个音乐盒项链,从里面传出乐曲是那么美,记忆中那些快乐片段又一幕幕地跳了出来。然而快乐又总显得那么短暂,眨眼间,家里却突逢变故,奶奶带着自己离开家,从此不再踏入那个家一步。
  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一样,慕容董事长永远都不会明白大儿子——云龙的想法,其实他不需要费力去猜想他的大儿子,他是个有着极为简单愿望的人,只是下惯命令的他又怎么会去想要了解儿子动机,他不需要了解也不用了解。此刻的云龙就坐在谷雨的后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首熟悉的曲子在耳边响起,关于母亲和弟弟的记忆就这么被轻轻地唤起,起身,到处寻找,然而曲止人去,他找不到那曲声的源头。叹气,或许,那只是一时的幻听罢了。他随着人流向前走着,而此时,谷雨却与他擦肩而过……

  第二天就是慕容集团旗下O&K服装公司招收设计考试的日子。谷雨和玉芬两个好朋友,早早地来到公司前面,看着公司的大厦,玉芬却突然打起了退堂鼓,“多多,你知道吗?我现在好紧张哦,我的腿都在弹棉花了。我看我还是不要进去了。”她想逃跑但是被谷雨抓住又被她敲了额头,她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脸委屈,“我真的很紧张啊,心跳加速,你还打我。”谷雨一脸的镇定,“我打你是为你好啊,你现在还觉得紧张吗?”玉芬捂着胸口,神情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哈,一点都不紧张了哎。”
  “你呀。”谷雨彻底被她打败。俩女孩嬉笑着信心满满的走进公司大厅,不料和一个穿西装戴耳麦的人相撞,于是谷雨手捧的资料散落一地。谷雨弯腰捡的同时眼前出现一双手,边起身把资料交到她手里,然后彼此含首微笑,没有过多的言语。倒是玉芬直说此人面熟,记起此前在公园遇见过,又被谷雨的玉指弹了一下,正要发作之时,设计师——顾碧霞的助手——叶丽雅前来告知考试开始,让他们进场。
  试场就设在会议室里,顾设计师讲明各种注意事项后,然后作为考试的模特——云龙进场。接着所有的人轮番上阵,其中包括顾设计师的女儿——宋子珊。她自小和云龙认识,目前不管是明恋还是暗恋,大家都知道她喜欢云龙,不过云龙似乎对她只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情感,于是一个眉目传情,一个镇定自若。当谷雨上场给他量尺寸时,由于之前帮忙捡资料的关系,俩人颔首微笑,然后她就开始量尺寸,而在一边的子珊则一脸的醋意。量完尺寸后,每个人开始画草图,接着出成图,时间一点点过去着,随着设计师助手的一句“考试结束”的声音响起,考生们依次鱼贯而出。子珊是最后一个走的,想着刚才那个女生和云龙之间的互动,她就来气,于是将自己带进考场的一本书放在了谷雨的桌上。

  在考场外,考生们或坐、或站、或一人发呆、或聊天,谷雨和玉芬俩人也一样都在紧张地等待着考试的结果。终于丽雅和碧霞从考场出来宣布考试成绩,出乎意料的是,稳操胜券的谷雨居然落选,她不明白,上前询问,却被告知违反考试规定。她不服,上前理论,但被斥责不要自取其辱。不管谷雨心里有气,但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俩人就这么离开公司,来到附近的公园里。玉芬替她不值,安慰她,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好的机会。她反过来又宽慰玉芬并祝福她,还鼓励她,为她加油。就在这时,出来寻找谷雨的云龙发现了她们,告诉她们,谷雨也被录取了。
  “谢谢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谷雨在答谢别人的时候也觉得很是奇怪。
  “因为我们公司有全球最好的GPS定位系统,该套系统可以让我轻易找到你们的位置,然后就出现在你们面前了。”云龙满脸严肃地背诵着员工手册上用来唬人的条例。
  “哦,那我们还有事,再见。”谷雨稍颔首后和玉芬一同离开。
  “好,再见。”云龙满脸微笑的冲俩个女孩挥手说再见,然后自己也回到公司。
  因为考试通过,而且又让那个和云龙有着些许互动的女孩受到小小的惩罚而心情大好的子珊,走进公司监控室来找正在查看公司各个角落情况的云龙,“云龙,下班后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不了,我还有事。”云龙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
  “那我等你,等到你有空了,我们再去。”子珊边说边真的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坐在大屏幕前学着云龙的样子看着。云龙看着她的样子,无奈只有妥协,“好啦,你先出去啦。不然被董事长看见,我又要挨骂了。”
  子珊眼露欣喜,“那你答应我喽?”云龙点头算是默认了。得到云龙首肯的子珊高兴地离开,旁边的职员则笑说主任的艳福不浅,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朋友。他见她离开,又听到下属调侃的话,又恢复到严肃的样子,让他盯着屏幕看,自己则出去四处查看下。

  下班后,子珊依约来找云龙,恰在这时云海也来找子珊约会。云海和云龙兄弟俩的关系不算糟糕但也不算很亲近。云龙见云海来找子珊,于是借口离开,然后又停下,看着远去的车子背影,子珊,我是个不祥的人,害死了妈妈又害死了弟弟,云海才是那个带给你幸福的人。回头开车去幼儿园接放学的儿子。虽然家里有保姆,但是只要有时间,云龙还是坚持自己接送儿子。

  幼儿园外已经停满了各种车辆,不过一般都是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很少有孩子的家长亲自接送,而云龙是个例外。当他将车停妥后,和其他家长一样等在门外看着儿子——慕容轩(小名:乐乐)从里面出来。他一把抱起儿子,“儿子,有没有想爸爸。”乐乐调皮地将头歪向一边,摇摇头,“不想。”
  “真的不想?”他挠儿子的痒,乐乐被他挠的咯咯直笑,父子俩就这么笑闹着走进停在一边的汽车。如果在别人面前,云龙是不自信的,由于不自信而显得有点寡言,可是在乐乐面前,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话唠,有些时候,他的听众只有儿子一个。回到家的云龙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面对父亲和后母时的一种压抑。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的他回房间陪儿子一起做幼儿园老师布置的作业。
  到了晚上,云龙拍着已经进入梦乡的儿子的后背,思绪回到了五年前。那天他刚打开车门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原来是一个小婴儿安然的睡在自己车上,他前后看看大声问,但都没有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看着睡梦中的小婴儿,或许这是上天给自己的礼物可以令自己摆脱无爱的婚姻吧。抱着这样的心态,他收养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可怜,并向父亲说,这是自己在外的私生子,因为孩子的妈妈没办法抚养,所以抱来决定自己抚养他长大。因为乐乐的存在,也让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更加的低下,不过他本来就不想成为继承人,也就无所谓了,只要能和儿子在一起,这就已经足够了。父亲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跟着父亲来到他的书房。
  “你这个保安主任当得也该结束了吧。”
  “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你这叫好吗?一个堂堂的慕容集团的继承人去做一个小小的保安主任,说出来都不觉得丢脸吗?”
  “我用我的双手工作,并不觉得丢脸。况且论到继承,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
  “云海的确比你有企图心,这点你确实无法与他相比,但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好了。爸,关于接手公司管理的这个问题,我真的不想再谈了。你要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去休息了。”云龙说完后出门,慕容董事长怔怔地任由他出去,小时候的云龙很乖巧懂事,怎么长大后就变成这份没出息的样子。

  日子在平淡中一天天地过去着,谷雨也已经在公司正式上班。虽然工作忙碌,但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只照顾到满月的儿子,那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奶奶知道孩子的事情是她心头的一块伤疤,于是从来都不在她面前提起。这天谷雨和玉芬,还有其他几个女孩子被借调到服装新品发布会现场做起了礼仪小姐。
  公司为了这次发布会可谓做足了功课,从筹备初期到发布会现场,无不体现着“精致”二字。发布会当天来了许多有头脸的人,这其中也包括了谷雨的爷爷——城内有名的企业家。这是谷雨长大后第一次和爷爷相遇,她内心心潮澎湃,但又拼命压抑着。在爷爷旁边的就是自己的伯伯,那个害死自己父亲的人,还有自己的母亲——杜秋月,不过他们并不认识谷雨,一边和慕容董事长以及其他的嘉宾打招呼,一边从她身边经过步入设在T台边贵宾席。
  发布会的最后是谷雨为子珊戴上由珠宝设计师文先生设计的最新项链,原本这将会是发布会最精彩的秀,可是找了谷雨这个新人,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扣住项链,这时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从后台出现在她旁边,说,“我来帮你。”谷雨见有人帮自己,于是退到一边看他扣住项链,但是手快的他却将项链滑入自己口袋里,回过神来的谷雨边喊抓小偷边跑了出去,在角落里观察着的云龙一边说有状况一边也跟着追了出去,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谷雨追那个贼至天台,云龙也随即到了天台,看着那个戴面具的贼,“把项链还给她!”那贼嘴角上扬,似在挑衅云龙,将口袋中的项链抛向空中,还未待云龙出手,谷雨已先他一步去接项链,但接到项链的同时也被挟持成人质。云龙见状,一步步向歹徒走过去,而歹徒和谷雨则一步步向后退,直到退到不能退了为止。或许是歹徒是被他的气势所吓倒吧,声音明显有点哆嗦,将匕首指向云龙,不过他并不害怕他手里的匕首,反而一把握住匕首,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忍住疼痛,只说,“放开她!”谷雨看他流血一脸担忧,“你快松开啊。”然而这两个人谁都不肯服输,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眼看着血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心虚的歹徒一把夺下已经被谷雨拿到手的项链,而云龙则趁着这么一点机会把谷雨拉向自己,尔后赶忙去追歹徒。天台上只留下心有余悸的谷雨,看着手腕上的血迹,记忆中也有个相类似的场景,令她不知不觉地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另一边,所有的人都坐在后台的化妆室里,静等消息。安静的气氛中,谷庆天不疾不徐地说道,“慕容董事长,这可真是一场自导自演的好剧啊。”
  “谷总,说话可要负责任。”慕容董事长心里担心儿子,但也心急万一拿不回项链,该如何向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文先生交代。他的担心与心焦不会轻易显现出来,表面依旧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
  “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文先生的话稍微压下了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他虽然生气,但明白现在吵架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子珊,作为这次的模特又不知死活地说道,“都怪那个笨手笨脚的谷雨啦。”她的话换回了母亲的一记白眼和小声的斥责。
  “宋小姐说的没错,我看啊,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抢劫,一定是刚才那个小姐和歹徒联手演的戏。”谷庆天的一通乱分析将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谷雨身上,企图想让她成为整件事情的替罪羔羊。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不休之时,已经从天台下来的谷雨碰上从外面回来满头大汗正在给自己包扎的云龙,她问他,“喂,你没事吧。”很少有人像这个女孩一样主动关心自己,云龙挂上他标志性的笑容,“我没事。”恰在此时,正在寻找的他们两个的人叫他们去化妆室。
  “董事长。”谷雨和云龙俩人一同进入,她的声音将所有人的目光引向自己。慕容董事长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谷雨,“项链拿到了吗?”
  “没有。”谷雨老实回答。
  “那个歹徒抓到了吗?”谷庆天追问一句。
  “被他逃走了。”云龙补充道。
  “这就是你们给我的消息。”文先生终于忍不住再次发飙。谷庆天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我看还是把这位小姐送给警察,让警察来解决这件事好了。”
  “各位老板、董事长,可否允许我说几句话?”云龙看看子珊、父亲、弟弟等几位家人,“如果说这个小丫头真的和歹徒串谋抢走项链的话,她就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第一个追出去,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接受你们的盘问了。”
  “那只能说明她的手段高明。”谷庆天不服气的咕囔了一句。
  谷雨终于能体会到什么叫“百口莫辩”的心情了,她只有沉默。她只是没想到会有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她有些意外地看着云龙。
  “就算她没和歹徒串通,那项链的丢失也跟她脱不了干系,要不是她笨手笨脚的,就……”子珊生怕这场火不够大,又开始火上浇油。云龙看向她,“宋小姐,你明知道她是个新手,还让她替你戴项链,那么你是不是也脱不了关系呢?”子珊没想到搬起石头会砸到自己脚,被噎得说不出半句话。云龙又看了看这些所谓的老板们,“如果你们置身她的位子上,你们是否有这个勇气追出去?”
  “慕容主任,不管怎样,东西失窃就是你这个保安主任工作没做好。”慕容董事长打断儿子的话,生怕他再说下去惹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场面就变得不好看了。这时一直都没说话谷董事长说道,“好了,我看这位小姐也不像是个图财害命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项链找到,好完璧归赵。”说完看向已经发过两次飚的文先生。秋月也适时充当起了救火队员,“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接下来还是商量一下怎么应付外面的媒体记者吧。”她看向谷雨和云龙,“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想想谷董事长和谷夫人。”谷雨含泪向自己的爷爷和母亲道谢后出门离开,剩下的事情就是两大集团公司公关部门的事情了,大家都纷纷离开化妆室。
  云龙心系谷雨,却又被子珊叫住,“云龙,我送你去医院吧。”
  “这点伤没事,我都已经包扎好了。”
  “怎么能随便包扎一下就了事。”子珊拉着他去医院。
  在观察里,医生边包扎边说,“再来得晚一点,你这只手就废了。”包扎完毕后,离开观察室,子珊则向医生道完谢后,转身对他说,“有的人还抓贼呢。看见没有,要是晚一点,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抓贼。”云龙明白他是在为自己的伤担心,也就笑着接受她的奚落。
  这一天就这么在惊险与混乱中过去了。第二天,谷雨把连夜赶出来的衬衣交给云龙的同事,请他代为转交。谷雨前脚刚走,云龙后脚就进公司,他的同事把谷雨的礼物转交给他,说是一位小姐送的。他想起之前子珊曾说过要送自己礼物,没接同事的粉色袋子,告诉同事已经有那个歹徒的消息,现在就跟他出去。同事问他手里的袋子怎么办,他说让他放在前台并催促同事快点。

  当云龙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发现子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她见他进来,连忙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从包里拿出礼物,“这是送你的。”
  云龙打开看是一条领带,有点疑惑。子珊拿出领带在他身上比划,“真的很不错呢。”
  云龙往后退着,他不敢也不能接受她的礼物,因为她是弟弟喜欢的人,“那个子珊,已经有点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嘛,为什么你总是对我这么冷淡?”子珊很伤心,自己担心他的伤而吃不好饭,还特地买了礼物送给他,这些难道还不够吗?云龙并不理会这些,他想早点去前台拿那个粉色纸袋,然后再去找那个小丫头。
  他拉着她出门时撞见云海向这边走来,连忙松开她。“小海,那个……我和子珊什么都没发生。”
  “我当然知道哥不会做那种事。”云海表情淡然,实则醋缸打翻,“子珊你不是想吃韩国料理吗?我知道附近有家很不错,要不我们去那边吃饭?”他又瞄向他,“哥,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话虽如此,但眼神分明在警告云龙。
  “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情。”云海的出现仿佛救了自己,令他倍感轻松。他快步走向前台,向前台要来早上放着的纸袋,然后大的去服装公司,在车上他好奇的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衣服,还附了一张卡片,打开是一行娟秀的字体:“喂,别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这是报答你救命之恩的礼物。还有我不叫小丫头,我叫谷雨。”落款是一个很大的笑容。看着这些的云龙脑海中又浮现出谷雨灿烂的笑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可是当他赶到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离开,他怅然若失的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这座城市显得太大,茫然寻找,始终没有答案。他抬头仰望这些将黑夜照射得如同白昼一样的华灯,有否为自己而亮的?可黑夜就是黑夜,它也有华灯照不到的地方,在那里上演着一幕幕或暴力或悲哀的戏剧,如同曼哈顿的街头,是天堂也是地狱。
  他四处搜寻,发现,女孩转身,才发现原来不是,听不见斥责,只听见失望的声音,再次抬头,再次搜寻,发现,确信,“小丫头!”谷雨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身看见云龙,“喂,我不叫小丫头,我叫谷雨。”转而又问,“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也笑着告诉她,“我不叫喂,我叫慕容云龙。”就此俩人正式认识,然后他又一本正经地复述员工手册上的条例,“我们公司有全球最顶尖的GPS定位系统,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立刻找到你。”
  “哎,每次遇到一个人问你,你是不是都要回答一遍呢?会不会觉得很无趣?”
  “是挺无趣的。”他转而又笑着回答,“不过呢,用来唬人还是很不错的。”
  她又露出灿烂的笑容,“原来你也知道这只是用来唬人的啊。”她看了看他包扎的手,“那个你的手怎么样了?”
  “哦,没事,只是伤到一些皮毛而已。”他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原来世界上的每个男生都一样,在喜欢的人面前都爱逞强,像云龙现在这样就是,明明如果再晚点,手就废了,他居然可以说得如此轻巧。虽然自己的手被割伤,但他比较关心她,“你呢,有没有事?”
  “我没事。”她笑了笑,“其实啊,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只是项链是从我手上被抢去的,所以也就顾不得害怕了。”
  “其实你很勇敢的。”他从心里佩服她,不管怎么说,很少有女孩子能像她这样敢直面歹徒。俩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谷雨的家。虽然已经到家了,但是两个人似乎都不想这么快结束话题,因为他们发现,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是彼此却十分投缘。她靠着自家的围墙,“那你呢,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想当警察,不过因为家里的关系,所以我放弃了。”
  “好可惜哦。”她露出惋惜之色,“你的胆识还有你的身手,其实你可成为一个很优秀的警察。”
  “没关系啊,我现在不也是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这份工作是否可以继续,“说实话我很羡慕你,可以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我想,有一天你一定可以实现让奶奶上台的愿望。”
  “谢谢你哦。”她看了看手表,然后又看看院子,说,“现在有点晚了,那我就先进去了。”
  “这里就是你的家。透过我手上的这块表,已经传输到我的大闹了,以后我就能一下子找到你了。”他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道。谷雨笑着说,“被你打败了。”边说边开门进去,正好遇到端着一盆水的奶奶。奶奶看见墙外有一只手,误以为是小偷。还没等谷雨反应过来,一盆水已经泼了出去,把云龙浇了个透心凉。
  “哎呦,奶奶,他是我同事啦。”
  “啊,同事哦。”
  下一秒,云龙已经被奶奶请进屋里。谷雨从袋子里拿出衬衫,“要不,你先把这件衣服换上吧。”说着告诉他洗手间的位子。云龙接过衬衣走到谷雨所指的地方,然后边开门边向奶奶颔首微笑,奶奶也跟他带着歉意的颔首微笑。在他的换衣服时候,奶奶问谷雨,是不是真的只是同事而已呢?谷雨则半不耐烦半撒娇地告诉奶奶真的只是同事而已啦。这时,云龙也从里面出来了,穿着谷雨为他做的衬衫,“挺合身的,谢谢你哦。”
  “合身就好。”
  奶奶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熬夜做衬衫就是为了云龙啊。”
  听到奶奶这么说的云龙心里暖暖的看着谷雨。谷雨则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奶奶。”
  奶奶笑着说,“好啦,快过来吃饭吧。”
  此时,云龙、奶奶和谷雨三个人坐在饭桌前边聊边吃。这时云龙和谷雨两个人因为一盘土豆而争了起来。奶奶笑着把土豆端到云龙跟前,“云龙啊,喜欢吃,多吃点。”
  谷雨不服气,“奶奶,这是你特地留给我吃的,不能给他。”说完又夹了好几块在自己碗里。奶奶打了谷雨一下,云龙则说,“奶奶,没关系啦,谷雨喜欢吃都给她吃好了。”说完把土豆端到她面前。谷雨一见到自己喜欢的土豆后就霸占着不放的同时还不忘冲云龙做鬼脸。
  奶奶有点尴尬的说,“云龙不用理她,你吃菜。”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非常好,还想着怎么撮合他和自己的孙女呢。吃过饭后的三个人又聊了会儿,这期间奶奶问了他许多问题,诸如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话,他都一一的老实回答,就像小时候回答老师问题一样认真。
  “喂,时间也不早了,你……是不是也该回家了?”谷雨试探着问他。
  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觉得是有点晚了,于是起身,“奶奶、谷雨那我先回去了。”
  “嗯,再见。”
  “多多啊,送送云龙。”
  “哎呀,奶奶,这么点路,不用送,他都知道怎么回去。”
  “你这孩子,叫你送,你就送呗。”奶奶有点生气。拗不过奶奶的谷雨只好送他到院子门口,在门外,“那个我奶奶就是这样,你别介意啊。”
  “没关系的。我已经很久没像现在这样轻松的吃过一顿饭了。”这是他的真心话,在那个家里如果没有乐乐的存在,或许他早就已经窒息而亡了。
  听他这么说的她心里有那么一丝心疼,“那个以后你还可以来我们家吃饭啊。”
  “谢谢你,那我走了。”他边说边依依不舍得离开。

  到家后发现全家人都不在,整个房子显得空荡荡的。看着冷清的家,苦笑声,外人很少有人知道慕容董事长还有个大儿子,他很少出现在一些社交场合上,即使出现,也是以保安主任的身份出现。他永远只在暗处,仿佛见不得光似的。
  房间门开了,乐乐揉着眼睛从房间里出来叫他。他把乐乐抱在怀里,“爷爷他们呢?”
  “爷爷和奶奶去谷爷爷家了,叔叔和子珊阿姨去外面吃饭了。”
  “那家里就只有乐乐一个人在,怕不怕?”
  “不怕。乐乐是男子汉。”他边说边哈欠。
  “唔,乐乐是男子汉,不过现在很晚了,该睡觉了哦。”他抱着儿子进房间。乐乐似乎并不困,他好想和爸爸再多说说话,“爸爸,不要丢下乐乐。”
  “爸爸怎么会丢下乐乐呢。”他笑着揉乱乐乐的头发,“爸爸就在这里陪着乐乐。”他边说边帮儿子盖被子,然后躺在他身边,轻轻拍着他,哼起以前母亲最常哼唱的曲子,渐渐的儿子睡着,他也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是星期天,云龙看着儿子在客厅里玩积木,想了很久,终于做了决定。他招手让儿子到自己身边,“乐乐,我们去游乐场,好不好?”
  孩子毕竟是孩子,听见爸爸要带自己去游乐园,自然很高兴,丢下积木,跟父亲出门。路上,云龙打电话给谷雨,问她在哪里。她回答说是和玉芬两个人在书店。他让她们两个在书店门口等他。
  下一刻,云龙的车停在书店门口附近,下车向谷雨和玉芬走去,这时乐乐看见谷雨就喊了句“妈妈”,云龙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啊,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对乐乐说,“乐乐,她是谷雨阿姨,不是妈妈。”
  “她就是妈妈,和在梦里出现的妈妈一模一样。”乐乐固执地认定谷雨就是自己的妈妈。
  谷雨见到乐乐,又听见乐乐喊自己妈妈,仿如被人钉在了墙上一样不能动弹,心中的某个伤疤一点点被撕开,不过没有鲜血横流,而是长出了粉红色的新肉,听着孩子这么说,她的心被击中了,如果自己的儿子还在世的话,那他现在一定和云龙的儿子一般大了,看着乐乐,心里生出一丝怜惜来,她蹲下,轻轻握起乐乐的另一只手,“你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乐乐。爸爸说,我是爸爸的心肝宝贝。阿姨,你会和爸爸在一起吧。”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乐乐就已经喜欢上这个阿姨了,她真的很像在梦中出现的妈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母子连心吗?
  云龙又一次尴尬的拉拉儿子的手,略带歉意的看着一脸错愕的谷雨,“对不起啊。”谷雨笑了笑,表示没关系的。只是她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乐乐一见到自己就喊自己妈妈,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乐乐则在一边拉拉爸爸的衣袖,“爸爸,你不是说要带乐乐去游乐园的吗?”
  “乐乐,让谷雨阿姨和玉芬阿姨也加入我们,好不好?”
  “嗯,好。”
  他对谷雨说,“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园?”
  “我……”谷雨本想拒绝的,可是在看见乐乐的眼神后,她又不忍心拒绝。于是她、玉芬、乐乐和云龙,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开往位于市郊的游乐园。

  彼时,大家都已经在游乐园里。由于是双休日,而且天气又出奇的好,在游乐园里游玩的除了一家三口外还有一对对的情侣们从他们几个人的身边经过。此时的云龙和谷雨坐在供游人休息的椅子上,不远处是玉芬和乐乐玩耍的情形。他的话打消了谷雨对于乐乐身世的疑云,原来乐乐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不过上天对他还是很好让他遇见了现在的爸爸。谷雨看着乐乐和玉芬的互动,模糊中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豆豆,豆豆你在哪里,妈妈好想你。他察觉到她的情绪有变化,问她,“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觉得乐乐有你这个爸爸,真好。”她由衷地说道,心想,老天爷,你如果可以看见人间所发生的事情,那么麻烦你好好看看,好好听听我的请求吧,我真的不会带走豆豆,我只要远远的看一眼,求求你满足我这一个小小的请求吧。
  此时的气氛说尴尬有点尴尬,说不尴尬也还好,因为一个话题的结束,需要一段比较长的空白期,又或者是由于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是最好的,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又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坐着看不远处孩子的嬉戏,就像现在这样,是云龙心中所设想的一样。幻想终归是幻想,它始终有被打破的时候,就比如乐乐突然闯入他和她的世界里一样。在乐乐的拉扯下,两个大人也加入到玉芬和乐乐不算好玩的游戏当中,三个大人和一个小朋友在这个白天飞扬着他们的快乐……
  谷雨刚和云龙在自家门口分手就被从主顾家回来的奶奶叫住。奶奶满脸笑容,“你和云龙出去约会了哦。”
  “我没有啦,只是刚好凑巧在街上遇见他。”
  “我知道啊,你就是刚好碰巧遇上,然后呢他又刚好送你回来,你们的刚好就可以凑成正好了。”奶奶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不跟你说了。”
  奶奶跟在后面不死心,劝谷雨和云龙谈恋爱,“多多啊,奶奶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奶奶不会骗你的,云龙和春生不一样,他是个好孩子。”心急的奶奶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刹车,“多多,奶奶不是故意在你面前提那个坏人。”
  “奶奶,没关系啦。”她把头埋入奶奶的怀里,“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对他没有一点感情了,只是可怜我的儿子,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奶奶揉着谷雨的头发,就像小时候一样,每当孙女难过的时候,她就会像现在这样把头埋入自己的怀里,仿佛奶奶的怀抱就是最安全的港湾,“奶奶知道咱们多多心里的苦。可是孩子,人不能让过去的事情来左右现在的生活。奶奶看得出来云龙是个好孩子。”
  “奶奶,我好想看见豆豆了。”谷雨离开奶奶的怀抱,告诉奶奶在云龙那里听到的有关他儿子一些事情来。
  “啊,原来他有孩子的呀。”奶奶有点失望,并进而警告孙女不可以做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哎呀,奶奶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谷雨有点生气奶奶对云龙的误会,“那个孩子不是云龙亲生的,是别人丢在他车里的。他抱起孩子的时候,在他身上有张纸条,说是是因为孩子的父母没办法养活孩子,所以才不得已,希望好心人可以养大他。”
  “原来是这么回事。”奶奶的心里又对云龙多了几分好感。

  日历就这么一页页地被撕开着,云龙和谷雨俩人的感情也在一点点地稳步上升着。虽然子珊不愿意看见云龙和谷雨之间的互动,但现在的自己也已经是云海的女朋友了,自己应该对云海多用点心而不是对云龙余情未了。虽然她的心里明白,但当云龙遭受不公平待遇时,她又会忍不住呛声,可是这样子反而令云龙遭受到继母的诸多责难。这中间发生的两件事,也令云龙感到不可思议以及和谷雨的缘分原来是早就注定好的。
  那天云龙和谷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冷静下来的云龙在去寻找谷雨的路上又听到了那首熟悉的曲子,这次他没听错,真的是从谷雨身上传出来的。
  “小丫头!”
  “我不叫小丫头,我叫谷雨!”谷雨转身看见是云龙,欲转身离去,但被他一把抓住。他抓着她的手,并不理会她的挣扎,“谷雨,是我不对,我向你说对不起。”
  “你要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子珊。她为了你可以不顾家人的反对,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她呢。”她淡淡地,不接受也不拒绝。
  “因为,我心里只有你。”他认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有改变,不过现在的他更想了解为什么她也有这首曲子,“你为什么会有《天堂》,这首曲子的?”
  他是在跟我告白吗?这个人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子珊的吗?怎么会突然向我告白呢。谷雨面对云龙突如其来的告白有点晕头转向,以至于他后面的问题,她都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我问你啊,你怎么会有《天堂》这首曲子?”
  “这是我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啊。”谷雨有点疑惑的从脖子上摘下项链拿给他看。
  “你也有这个音乐项链,我也有和这一模一样的项链。”说完他也从脖子上摘下给她看。
  “奇怪,为什么会有相同的项链?”看着两条项链,谷雨有点惊讶,“问问我奶奶吧,或许她知道。”于是俩人一同回家,想要解开这个谜团。
  奶奶看着两条项链,问云龙,“云龙,你说这是你妈妈送你的生日礼物?”云龙点点头。奶奶又问,“你妈妈是不是叫刘秋霞?”云龙再次点头。奶奶似乎突然明白了似地,“难怪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原来你是秋霞的儿子。”
  “奶奶,你就别感慨了,快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谷雨心急的打断奶奶的话。奶奶停顿了会儿后,向二人娓娓道来。原来,谷雨的爸爸和云龙的妈妈大学的时候是好朋友,周围的同学都有心想要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只是那个时候的两个人心里只有学业,根本就无暇顾及个人情感的变化,当他们发现彼此心里有一个很特别的人时,各自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人。他们两个为了纪念那段美好的友谊,由谷雨的爸爸作曲,云龙的妈妈设计,然后找师傅做了这两条项链,他们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让他们的孩子可以带着他们的祝福走到一起。
  听完奶奶诉说的关于父辈的故事后,谷雨和云龙仿佛都明白了,他们的眼神比任何时候都坚定,原来生命中的另一半近在咫尺。虽然谷雨已经很清楚自己对云龙的感情,可是想到自己曾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就觉得自己配不上云龙,只有子珊和他在一起才真的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谷雨,你现在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吗?”
  “对不起,云龙。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你还是回去吧。”谷雨忍住心中的难过,推开云龙投过来橄榄枝。
  “谷雨,谷……”谷雨的房门在他面前关闭的同时也关闭了谷雨对他的感情。他木然地站在她的房门面前却什么都做不了。奶奶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云龙啊,奶奶有话想跟你说。”云龙重新坐回座位,听奶奶将关于谷雨的一切。他终于知道谷雨为什么会对乐乐表现得这么亲切,原来她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可是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把孩子从她身边偷走,“奶奶,有谷雨孩子的照片吗?我想看看他长什么样。”
  “照片啊,有,我去给你找找看。”说完奶奶回自己房间把藏起来的照片拿出来给他看。
  如果说之前听奶奶讲的那些事情,他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话,那么现在奶奶拿给自己看的照片,他无法再自圆其说,谷雨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乐乐。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凑巧,但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是拿乐乐的头发和谷雨的头发去做了DNA鉴定,得出的结果是谷雨的确是乐乐的亲生母亲。
  看着鉴定报告的云龙不知是该悲还是该喜。他知道谷雨为了寻找自己的儿子付出了太多,可是这五年来,自己和儿子间的种种令他舍不得也不想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他在心里默默地说,谷雨,原谅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自私吧。我会加倍爱乐乐,给予他最好的生活,我也会带他和你见面,只是我不能告诉你关于乐乐就是你的儿子这个事实,我怕当你知道后会突然夺走我的乐乐,到那个时候,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想撕掉鉴定结果,可是又于心不忍,最终他还是将这份报告偷偷地藏起来,藏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的隐瞒会为日后的生活埋下这么多的炸弹,以至于将身边的每一个自己爱着或者想爱又不敢爱的人炸得体无完肤,如果能够再重来一次的话,他不会选择隐瞒,而是告诉谷雨,乐乐就是她的儿子,然后忍着被割肉一样的疼痛把乐乐还给她。但此刻的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