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还君明珠

还君明珠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3/30 15:48:0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67
  编辑按:人生如戏,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自从云龙既得知谷雨是自己儿子的妈妈,又明白自己情感后,他就决定要守护在她身边,即使她嫁人了,自己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想着以后还是能和她以另一种方式相处,一扫他这几天的阴霾。
  顾设计师因为找不到设计灵感,于是带着谷雨一起去谷家向谷董事长请教。这是谷雨第二次和妈妈、爷爷相见,然而他们依旧不相识。她打量着这所房子的一切,这里曾经留下过快乐的笑声。爷爷、奶奶、伯伯、大妈妈、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围坐在一起唱生日快乐歌,然而欢笑声还未消散,另一个浑身是伤的父亲突然闯进来,那些人和笑声像粉末一样消失在空气里,只留下自己和奶奶一脸的惊愕与害怕……

  从门外进来的几个年轻声音打断了谷雨的思绪,扭头,是堂哥谷智楠和堂妹谷雨浔。俩人见家里有客人在立马安静,然后走到爷爷身边向顾设计师打招呼问好。
  当智楠看见谷雨时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虽然初次相见,但仿佛像见到失散已久的亲人一样来得很亲切。同样出神的还有谷雨,如果不是顾设计师叫她的话,她就会这么一直站立下去。
  在回去的路上,顾设计师问谷雨神情异常的原因,不过她什么都不想回答,她也就只有随她去了。云龙从后视镜里看她一副疲倦的样子,心里的心疼却又无法为她做点什么。
  回到公司的谷雨不停的画着设计草图,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可是一旦停下来,浑身是伤的父亲,儿子的哭泣声又一次塞满脑袋,令她无法停下来。
  “多多,下班了。”玉芬对正在画设计图的谷雨说道。但是看她的样子,她也知道她一定没听见。她夺下她的铅笔,“你别这样了,想哭就哭出声来吧。”
  “玉芬,我没事,真的。”谷雨重新拿起笔开始被终止的设计图。
  “我的话你听不懂吗?”玉芬再次夺下她的笔,“不要再画了。”
  “我的事不要你管,你走啊!”她冲她大吼。这是她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也是两个好朋友第一次有这么大的冲突。她一脸错愕,难道关心她,担心她也有错的时候?她无法理解她的无名火,哭着跑了出去,在公司走廊正好遇见来找谷雨的云龙,于是就请他帮忙劝谷雨。
  设计室里的谷雨已经没在画图而改削铅笔。那些碎屑以及削笔刀还有铅笔就是缠绕自己的梦魔,脑海中闪现出爷爷、伯伯、大妈妈,妈妈狰狞的笑容,他们看着他们的儿子、弟弟、丈夫,他们共同的亲人,冷漠地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僵硬,他们谁都不肯伸出手……突然出现一只手把父亲带走了,把所有的一切又重新洗牌。血,满手的血,满目的红,看见了,那些自己恨的人身上正汩汩的冒着血,可是自己并未感觉到一丝快乐,心仍然很痛。一个声音将她拉回到现实中,只见云龙正在给自己的伤口上贴创可贴。
  “你来做什么?”声音是冷的,态度也是冷的,同时缩回被他握住的手。这个时候的他不是应该和子珊一起约会的吗?自从得知他是董事长儿子,她对他的态度就一直不冷不热的,甚至对他的关心也一并推回给他。
  “谷雨,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可是不能这样折磨自己,你要想想奶奶,奶奶那么大年纪了,你……”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啊,我是你什么人?你不是应该去找子珊的吗?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是我孩子的妈啊,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你了。他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但嘴上说,“我们是好朋友啊,好朋友不就是要相互关心的吗?”他边说边拉着她走到外面,拉她去附近的江边,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抵抗,但他不理会她的抵抗。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谷雨望向远处亮着灯火的游船,扭头看向他。
  “以前每当我感到自己再也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大喊,把心中郁结多时的情绪全都通过这一声喊全都发泄了出去。”说完他真的冲着江面大声喊,喊完后对站在身边的谷雨说,“你也试试吧,喊完后通体舒服,比打一场球还要来得舒服。”在他的鼓励下,谷雨试着大喊了一声。他见她喊完,问她,“怎么样,很舒服吧。”她点点头,“谢谢你,云龙。”她是由衷的。他听见她这么说,心里却不是滋味,谷雨,应该是我向你说对不起才是,我已经知道你是乐乐的妈妈,可是我却为了我的自私,我的害怕而不还给你。看着你为了乐乐所受到的那些苦,我却能这么狠着心肠不告诉你乐乐身世的真相,我真是个混蛋。他的确有那么一丝冲动,看着谷雨的背影,他叫住她,“谷雨。”她回头看着他,“什么事?”他走上前,“哦,没什么。”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江边风有点大,小心冻感冒。”说完朝前走。她看着他的背影,云龙,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怕陷入你和子珊之间的感情漩涡,更怕当你知道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时的表情。两个人就这样在江边的大桥上一前一后,各怀心事地走着……

  日子就在云龙的小心翼翼与战战兢兢中过去着,只要有空他就会让谷雨陪自己一起去接儿子放学,然后俩人在附近的公园里待一会儿,他想让乐乐和他的亲生母亲多一点相处的时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令自己减轻心理的负罪感。落日的余晖照射在长椅上也照射在他的身上,现出一圈光晕,他看着儿子和谷雨在一起玩耍的样子,曾经这是他的梦想,现在梦想就在眼前发生,却发现当他触碰的时候,才发现那只是犹如海市蜃楼般的遥不可及。他想加入到谷雨母子的行列中,但是他明白,谷雨和乐乐相处的时间是那么的稀少,他不该打破他们之间的快乐。天色逐渐暗下来了,也是该分别的时候,“阿姨,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乐乐,我们该回去了。”云龙让乐乐自己坐进车里,转身对站在门前的谷雨说,“真是抱歉,这孩子实在太不懂事了。”
  “没关系的,童言无忌嘛。”谷雨笑着边和坐在车里的乐乐招手,边跟云龙说话,“路上开车小心点。”说完她转身要回去时,云龙出声叫住她,“谷雨。”
  “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这是从出声到现在的影像,送给你。”说完将一盒DVD放到她手心里,然后坐进车里,开车离去。谷雨看着离去的车影,不明就里,他为什么要送自己乐乐的影像资料,真的很奇怪的一个人。而车内的云龙从后视镜里看着儿子和谷雨长得相似的脸,心说,对不起,谷雨,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不要恨我。
  云龙刚离开不久,谷雨正要转身开门之际,一个声音叫住了她。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他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转身,“你。”没错,这个人就是莫春生,云龙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初为了复仇,他抛弃深爱的并且已经怀有身孕的她而另结新欢。
  “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我们的儿子,还有你。”
  “你没资格看他。”她说完走进屋子,倚在门上,痛苦地闭上眼睛,过往的种种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他看着篱笆门后的她,心里五味杂陈。曾经他真的以为复仇可以令自己快乐,可是直到有一天,有个女子让他发现仇恨不会带来快乐,即使有那也只是感官上的,到最后自己的心还是缺了一角,只有爱,才能令心中的那缺失一角重新生长起来。那个人是他后来的妻子,他的妻子用生命告诉了他这个道理,现在的他只想弥补他带给她的伤害。
  “谷雨,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
  “你走吧。你不要吓着我的儿子和奶奶。”谷雨说完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那扇永远为自己敞开着的大门,他要来抢我的孩子了,可是我的孩子却在五年前被人抱走了,我的儿子,你现在在哪里?他想闯进去,但那扇门和她的话就是无形的屏障将他阻隔在外,阻隔在她的世界之外,他只能默默地、远远地望着她。
  莫春生的回归仿佛就是一把剪刀,要把这一团乱麻解开,然后各归其位。可是忘了吗?剪刀是锋利的,它在剪掉这一切的时候,也在伤害着一些人和事。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着,乐乐和谷雨的心越来越贴近,这是云龙所害怕的,但也是他所希望的。云龙和莫春生,这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在美国的一次留学生聚会中相遇而后又成为朋友,现在的他们又在偶然中重逢,与此同时春生也看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过他认定谷雨把儿子藏了起来,并不知道谷雨也在受着五年的相思之煎熬。
  “你的儿子真乖。”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是春生对这个小男孩还是有种莫名的好感,是因为他那双酷似谷雨的眼睛吗?
  “谢谢啊。”每个父亲在听见别人夸奖自己儿子时总会显示出一些骄傲来,这或许就是父亲的特权吧。
  “对了,看莫先生的年纪也应该有小孩了吧。”不知死活的云龙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
  “我的孩子被他妈妈藏起来了。”春生想到谷雨故意藏起豆豆不让自己看,有点难过。
  “我很抱歉。”
  “没事。”春生发觉自己的情绪有异常后连忙转换话题。两兄弟就这样开始了他们和谷雨以及乐乐的情感纠葛。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着,而春生也不放弃追着谷雨要看儿子的心愿,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的谷雨和盘托出,自己把儿子弄丢的事实。
  “什么?”春生无法理解一个母亲可以弄丢自己的儿子,“你是怎么当妈妈的,怎么可以把乐乐弄丢!”他抓着她的手臂,态度近乎抓狂。
  “你还好意思责问我?”谷雨并不惧怕他的抓狂,“当我告诉你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把孩子打掉。从你说那句话开始,你就没资格做孩子的父亲。”
  “我那不是因为不知该如何面对吗?况且那个时候的我们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
  “这不是要打掉孩子的借口,再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
  “我后来不是后悔了吗?不是追到医院不让你打掉了吗?”
  “是啊,我是生下儿子了,可你呢,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要的幸福,我给不了你,那好吧,我放手,但是孩子我不会给你。你也答应了,不会来要回我的儿子,那现在呢?你有资格做他的父亲吗?”
  “那你呢?你不也没资格做孩子的妈妈,居然可以弄丢自己的亲生儿子,你算是个合格的母亲吗?”被激怒的春生反唇相讥。
  “我们都没资格做孩子的爸爸、妈妈。”谷雨颓然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五年前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小心。同样颓然坐倒的还有春生,如果当初自己不离开,心里不想着复仇的话,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看着不远处的父母带着孩子嬉戏的情景,这样的画面曾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可是现实呢,谁都无法说清的现实。还是春生尚存了那么一丝理智,“我们现在不是互相埋怨的时候,我们必须找到孩子,然后再解决接下来的事情。”
  “怎么解决?是你把他带走,还是我把他留在身边,还是我们再给他一个后爸或后妈?”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呢?我、你,还有我们的豆豆,我们一家三口就像刚才的那一家人一样生活。”
  她惊讶的看着他,这是五年前那个口口声声不要孩子的莫春生吗?只是现在的彼此,真的还能再重组一个家庭,给豆豆一个家吗?毕竟五年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着。他未等她答应,已经在开始行动了。俩人因为共同的原因,接触越来越频繁,而这也令谷雨重新认识春生。如果五年前谷雨认识的春生是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五年后的春生是沉稳的,也可以说他把另一个自己隐藏的极深,但那个自己始终存在着,并未因为那些事而消失过。
  日历很快就翻到了云龙生日的那天,但大家都忘记了。现在的他,站在母亲墓前,将一盆雏菊放在她的墓碑前,然后坐下,“妈,很久都没来看您了,您还好吗?弟弟是不是还是像从前一样调皮捣蛋呢?”他将头靠在墓碑上,仿佛这就是母亲的怀抱,仿若回到了儿时,听着母亲哼唱的歌谣,然后沉沉入睡,梦中尽是自己、弟弟和母亲戏耍的情节,然而醒后只有空空如也的房间,弟弟走了,母亲也走了,只剩下自己孤独的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云龙回到家时,发现家里所有人都在场,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着怒气。
  “爸,妈。”
  “我不是你爸。”
  “老头子,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和我们公司的一个姓谷的小姐走得很近?”
  “谷小姐,她……”
  “我没问你其他的,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云龙点点头,算是默认了。慕容董事长见儿子点头,起身,上前就是一巴掌,“虽然你身边带着个私生子,但你也算是我们慕容集团的大公子,怎么能和那种女人在一起呢。”
  云龙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脸,“爸,谷雨是个好女孩。每个人都有过去,难道爸的过去光彩过吗?”他边说边盯向继母。
  “没错,每个人都有过去,可是一个可以狠心抛下自己孩子的母亲,你觉得她会好到那里去?”
  “不是这样的,谷雨,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也是受害者。”
  “老头子,看见了吧,这女人的心机多重啊,她隐瞒自己的身份还把云龙迷得五迷三道的。”继母转而又对云龙说道,“你啊,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真是。”说完扶着慕容董事长走到房间里去。由始至终,云海不说一句话,他只是看着父亲和母亲对大哥的责难,心里似乎有了那么一丝快感,如果不是因为大哥,子珊就不会离开自己。云龙看着云海,“小海。”
  “为了子珊,你还是离开那个女人吧。”云海停住,转身,说完,又转身走进自己房间。自己的这个生日过得还真是精彩啊,他苦笑一声后走进儿子的房间。或许是白天玩得太累了吧,这会儿的他应该已经进入梦乡了。他摸着儿子的头,乐乐,今天在妈妈家一定很开心吧。床头柜上静静地躺着一张贺卡,他拿起,里面是儿子的稚嫩的笔迹:“爸爸,今天是你的生日。乐乐没有很多的钱给爸爸买礼物,所以就画了一幅画给爸爸,祝爸爸生日快乐。”他展开被折叠起来的画,里面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四口。看着这幅画,云龙的眼眶湿润了,这时乐乐从睡梦中醒来,“爸爸。”他揉了揉眼睛叫了声。他一把抱住儿子,“乐乐,谢谢你。”就算家里人都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至少还有一个人记得,这就已经足够了。
  过了很久,他才松开儿子,问,“儿子,你告诉爸爸,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这个是爸爸。”乐乐指着穿西装的男子,“这是谷雨阿姨,也是乐乐的妈妈。”乐乐指着穿裙子的女子,“这个是乐乐。”指着正在踢球的自己,“这个是妹妹。”又指着梳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这是……”
  听见乐乐介绍着画里每一个成员的云龙心里一惊,难道乐乐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乐乐,你?”
  乐乐很认真的回答父亲的问题,“乐乐想让谷雨阿姨成为乐乐的妈妈,乐乐想让谷雨阿姨和爸爸结婚,然后乐乐还想要一个妹妹。”孩子的世界总是很简单,他们不会理解大人们的感情,就像大人们有时也难走进他们的心一样,不然也不会有“赤子之心”这个成语了。
  “你很喜欢谷雨阿姨,对吗?”听了乐乐的解释后,总算松口气,还好,乐乐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乐乐只是因为谷雨对自己好,就单纯的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妈妈。他暗自嘲笑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去阻拦乐乐呢,她本来就是乐乐的妈妈,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他见乐乐点头,又问,“那你喜欢子珊阿姨吗?”乐乐又点点头。
  “那如果让你只选一个呢?”
  乐乐认真的想了想,“那我选谷雨阿姨。”
  “为什么?”
  “因为谷雨很漂亮啊。”
  “可是子珊阿姨也很漂亮啊。”
  “爸爸的问题太奇怪了,不跟爸爸说话了。”乐乐重新躺下,闭上眼睛装睡。如果真的只能选一个当自己妈妈的话,那他就是要选谷雨阿姨,他不要其他人充当自己的妈妈,就是要谷雨阿姨。看着装睡的儿子,云龙笑了笑,帮他盖好被子,然后出门。他的生日就在父亲和母亲的责骂中,弟弟的冷言冷语中,儿子窝心的话语中度过了。
  或许人到了一定年纪总爱回忆以往的种种,就像谷董事长。现在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孤独的老人,看着照片里的全家福,他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不该做那个决定,害得大儿子越走越远,害得自己的小儿子葬身火海。
  他对谷雨不是没怀疑过,可问题是她掩饰得太好让他看不出一点破绽。他不相信大儿子所说的事实,从来就没放弃过寻找的路途。是上天眷顾他这个可怜的老人吧,让他在即将走完人生旅程的时刻还能和孙女相遇。是因为前世和今生造得孽太多的缘故吧,却又令让他相遇不相识。
  我的孙女和我的妻子只能在梦中相见了,他轻轻抚摸着相片逐渐睡去……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只有智楠一个人。
  “爷爷,您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智楠满脸的担忧,握着爷爷的手。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家里的吗?”谷董事张有点疑惑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爷爷,您忘了吗?您被我爸……”
  “不要提你爸,我没这个儿子。”谷董事长的情绪有点激动。
  “好,好,我们不提他。”谷智楠深怕再次刺激到爷爷,也就不提父亲,“爷爷,您肚子饿不饿?我去帮你买点吃的。”
  谷董事长摇摇头,他看着孙子,“智楠,谷雨呢?”
  “谷小姐在上班呢。”
  “叫她来,好不好?”谷董事长此时更像一个孩子,他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智楠。
  “可是……”智楠有点为难,“爷爷,我们总是打扰别人是不好的哦。”
  “我不,我就是要见谷雨。”谷董事长很坚持。
  “那……好吧。”智楠拿出手机拨了串数字。
  另一头刚从会议室出来的谷雨听到手机响,一看是堂哥智楠的号码,“你好。”
  “谷小姐,可以麻烦你来趟医院吗?我爷爷很想见你。”
  谷雨有点迟疑,那头又传来智楠的声音,“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令你为难,可是请你不要拒绝一个老人的请求,好吗?”
  “我……”谷雨答应过奶奶从此不再见那家人的,可是想到那边是自己的爷爷,也是自己的亲人,她真的无法拒绝,“那……好吧。”谷雨趁着午休的时间来到医院看爷爷。
  病房的门被谷雨轻轻地打开了,她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爷爷,他看起来是那么苍老,此刻的他正睡着,仿佛是心有感应似的,他慢慢地张开了眼睛,“谷雨,你来啦。”
  “嗯,谷董事长。”她好像叫他一声爷爷,可是不能啊,这样的话自己和奶奶的身份就暴露了,这样的话伯伯也会知道,她害怕小时候的一幕又要出现。自己的身边只有奶奶一个亲人了,她不想连奶奶这个亲人也失去。她轻轻握住谷董事长的手,“谷董事长,您好好休息,以后我会来看您的。”
  “谷雨,你可以像智楠一样叫我一声爷爷吗?”谷董事长噙着泪水。谷雨看着他,简简单单的一句爷爷却有着千斤的重量,“爷……”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董事长,您好好休息,我走了。”说完夺门而出,却与智楠撞了个满怀,“对不起!”她忍着泪水离开。
  智楠满腹狐疑地走进病房问谷董事长,“爷爷,您和谷小姐说了什么?我看她好像很伤心。”
  “伤心就对了。我有种感觉,谷雨有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孙女,也就是你的妹妹。”谷董事长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从当日的发布会到现在,谷雨虽然掩饰得很好,但现在细细想来,她还是有破绽的,将这些破绽加在一起就可以看出这个谷雨和自己一定有着某种渊源。
  “怎么可能呢。虽然她和多多一样爱吃土豆,可这也不能代表她就是多多啊。”智楠否定爷爷的猜想。
  “智楠,帮爷爷一个忙吧。帮我调查谷雨。”看着如此坚决的爷爷,智楠也只好点头应允了,他请自己的朋友开始调查谷雨的身世。

  这边谷董事长开始调查谷雨的身世。那边春生也找到了儿子的一些下落,当他兴致勃勃地去谷雨公司找她时,却发现她和云龙一起走进车里。谷雨啊谷雨,我为了儿子的事情东奔西走,而你呢,你却在和慕容云龙约会。他在心里冷笑着,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儿子了,那好吧,我收起当时说过的一句话,我要带着儿子远走他乡,让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自己的儿子。心里想着这些的他决定不再告诉她有关儿子的下落,他要让她一辈子都活在对儿子的愧疚中,他的脸上又出现了当初的那种阴郁表情。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打乱了人们回家的脚步,但它下得再大也浇熄不了春生心中的怒火以及对哥哥的妒恨,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在雨中的他拨了串号码,“计划照常进行。”
  另一边,撑着雨伞的云龙和谷雨并肩站在一家餐馆面前,她有点奇怪,最近的他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不仅送自己乐乐的影像DV,还有事没事的把乐乐往自己送,美其名曰是为了自己约会方便,真搞不懂他心里是如何想的,现在的他又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我们慕容集团起家的地方。”看着这间餐厅,云龙觉得特别亲切,仿佛又进入了儿时的欢乐时光,“这里有我妈妈的梦想。我妈为了我爸放弃了她自己的梦想,和我爸一起用他们的双手撑起了一片天。共患难的日子都一步步走过来了,可是最后妈妈还是没能陪我们一起走下去,她在生弟弟的时候,爸爸因为工作而出差到外地,没能陪在她的身边,那个手术签名还是顾阿姨签的字。弟弟出生了,但妈妈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个时候,爸爸忙于工作,于是为我和弟弟请了一个阿姨,也就是我现在的妈妈,从而开始了后来的故事。”他扭头看向她,“我的故事一定很闷,对不对?”
  “不会。可是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她对此也深有感触,自己的父亲也是为了家族事业不得不放弃钟爱的设计事业,可是他的大哥为了家族继承人这个位子,无法容他存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派人追杀自己的弟弟,而那个生下他们两个的人居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情发生。
  “带你来这里是想让你了解我的过去,还有也许以后这个城市再也不会有这家餐厅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爸爸亲手要卖给一个企业拆家。”
  “什么是企业拆家?”
  “拆家就是收购濒临破产的企业,然后再拆开卖掉,从中赚取佣金。”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在美国学的是MBA,当然知道这些。”
  “那你怎么?”
  “怎么当保安主任,对吧。”
  她笑了笑,算是默认了吧。“我当保安主任是因为不想陷入和弟弟云海的权力争斗,不想因为自己的介入而让我爸为难,不想让家无宁日。更不想让乐乐那么小就没了父亲。”说完这些话,特别是最后一句话,他都觉得可笑,乐乐没有了爸爸,可是还有妈妈,不是吗?
  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云龙说这些话,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云龙看着谷雨诚挚的问她,“谷雨我现在要守住妈妈留下的这间店,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
  “我们是朋友啊,所以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谢谢你。”云龙由衷的感激她,就算此生不能拥有你的爱情,但至少还有你的友情,可是自己真的愿意让乐乐叫另一个人“妈妈”吗?你有勇气面对揭开真相的后果吗?你有站在她的立场想过她的感受吗?想到这些的他对谷雨又多了一份欠疚,他看着她看门楣的样子,“谷雨,我……”他看着她扭头看过来的眼睛却又说不出口,“我是说,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已经站很久了。”
  她点点头,一脚跨过高高的门槛,走近这家富有古朴气质的餐厅,感受云龙母亲留在这里的气息。缘份这东西真的很奇妙,自己经常经过这里,从来没想过有天会蹋入此地,更不会想到这间店的主人和自己的父亲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的感情。自己的父辈们或许也不会想到自己子女们正在经历着他们曾经历过的事情,她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你笑什么?”
  “我在想我们的爸爸、妈妈,也许连他们也不会料到吧。”
  “这或许就是我们的爸爸、妈妈所希望见到的呢。”
  云龙的话令谷雨漏跳一拍,看着他火一样的眼神,有那么一丝慌乱,但也只是一时的,因为她见他笑了,“有这么好笑吗?”
  “你吃饭的时候是不是从来都不注意嘴角的?”
  “什么?”谷雨有点疑虑的问了句。
  他绕过桌上的食物,拿餐巾替她擦掉,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已经让俩人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
  “那个……谢谢。”
  云龙重新坐回座位,“不客气,吃饭吧。”嘴上如是说,心底却在想,谷雨,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除了那件事,那件事真的会要了我的命。
  接下来的俩人不再说半句话,直到谷雨家门口,他才憋出一句“晚安”,同样的谷雨也道声“路上小心”后开门进去。两个人,一个因为乐乐,一个因为子珊,谁都不敢再往前一步。
  洗完脸的谷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心想,他喜欢的是谁?他不是喜欢子珊,而且不是跟子珊在一起了吗?干嘛还要来招惹我?正想着这些的她被一阵手机铃声吓到。那边传来春生有点愠怒的声音,“和慕容云龙的约会很不错吧。”
  谷雨有点恼怒,“你跟踪我?”
  “不好意思,我才懒得跟踪你,只不过碰巧遇上了。”
  “你的碰巧可真巧啊。”谷雨冷笑道。
  “既然你和慕容先生在一起了,想必儿子的下落也不想知道了吧。”他讪笑道。
  “你有儿子的下落了?快告诉我,他在哪里?他过的好不好?”找了那么久终于有儿子的消息,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点哆嗦。
  “如果想知道的话,那么就在明天下午两点在左岸咖啡见面咯。”他在那边邪恶的笑着告诉她地点和时间。
  “好,我会去的。”说完挂掉电话的谷雨仍然无法掩饰住内心的狂喜和激动,豆豆,妈妈终于找到你了,豆豆,你现在会长成什么样呢,妈妈好想马上就见到你,带着这样的心情,对于谷雨来说,这是一个彻夜失眠的夜晚。
  第二天下午,谷雨依约出现在咖啡厅,她四下张望,见春生向自己招手,于是走过去,落座,问,“儿子的下落,你真的找到了?”
  “别急,喝口咖啡,我特意为你点的。”春生喝了口咖啡慢条斯理的说道,“这的咖啡很不错,很有美国的味道。”
  “我没空跟你在这耗时间,你告诉我儿子他现在在哪里?”
  “这么急着想要离开,是不是要和慕容云龙幽会?”他手里不停地用咖啡勺搅动着杯子里的液体,眼睛盯着她,心里应该恨她才是,恨她弄丢自己唯一的儿子,恨她为了可以和慕容云龙约会而忘记找儿子这件大事,但为什么心里恨不起来,对她依然有所依恋,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是自己儿子的妈妈这么简单吗?还是说自己从来就未对她忘情,看着她和云龙俩人出双入对的样子,他恨得要把牙齿咬碎,可是在当看见她坐在自己面前时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只有满满的心疼,心疼她对儿子的内疚,心疼她生儿子时的痛,心疼她的心疼……
  “不可理喻。”喝了口咖啡后,“我都已经喝过咖啡了,是不是现在可以告诉我儿子的下落了?”
  “别急嘛。”他还是慢条斯理地说着,看着她脸上变化着的表情,他的心情出奇的好。她犹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在座位上,“我真不该相信你的话。你根本就没有豆豆的下落。”以为他会有所改变,然而自己错了,魔鬼始终就是魔鬼,他永远都不会成为天使。
  “谁说我没有,只是我不想告诉你罢了。”
  “理由。”
  “你有资格做他的妈妈吗?”
  “那你有资格做他的爸爸吗?”
  “我们谁都没有这个资格,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豆豆平静的生活。”
  “你……混蛋!”说完,愤然起身离开。
  他在她身后依旧慢条斯理的,“豆豆被一户有钱人家收养了。”他知道她一定会停住然后转身,他就是想要见她转身时的眼泪。
  “豆豆现在在哪里?”她,不出他所料,真的停住,转身,泪水噙满眼眶。
  “我真的不知道豆豆具体在哪里,也许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在另一个城市里。”看着她落泪,他的心又软化了,递了张纸巾给她,想要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可是自己还有这个资格吗?他暗自苦笑一声,“快擦擦吧,都已经是做妈妈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莫春生,你到底是魔鬼还是天使?”
  “在我爱的人面前我是天使,在我恨的人面前是魔鬼。而现在的我是魔鬼是天使就要取决于你的选择。”说完他潇洒地从她身边离开。她看着他的背影,咀嚼着他话里的意思,但怎么也品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走上前去,“春生,谢谢你。”
  “不用,那也是我的儿子。”说完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孤独的走向风中。她也旋即离开。在街角的另一个咖啡店里,春生出现在一个人的面前,这是他在美国的学弟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他刚坐定就问他,“怎么样?”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慕容云龙已经掉入我们所设的陷阱里,接下来,他还有他的家族就等着面对厄运的到来吧。”
  “很好。那件事呢?”
  “还没查到,据他公司里的人说,慕容云龙的儿子是他的私生子。”
  “私生子。”他才不会相信他的这个儿子是他的私生子这一说呢,“帮我调查他的儿子。”
  “知道了。”
  他盯着他看,“知道了,还不快去。”有点恼怒的赶走学弟,眼睛闭上的同时又出现了云龙、谷雨和乐乐在一起快乐的样子。谷雨、慕容云龙、还有那个小孩,你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另一边奶奶从主顾家里出来,在路上发现有两个人正鬼鬼祟祟地盯着自己屋子往里瞧,她快步上前,“你们是谁?”两个人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身,六目相对,震惊,痛苦,激动所有的情绪全都涌了上来,“你们……”
  “金枝,我终于找到你了。”谷董事长的眼睛湿润着,同样的智楠的眼睛也一样湿润了,他们都擦了把眼泪,“跟我回家吧。”
  “你来做什么?”奶奶甩开谷董事长的手,因为他的一个决定令自己的两个儿子反目,那种绝望的心情,他能理解吗?他不可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
  “我是来接你和我们的多多回家的。”
  “我们不会回去的。这里不欢迎你,赶紧走。”奶奶把门打开,但是并没让谷董事长和智楠进屋而是赶他们离开。谷雨问及,也只是淡淡地说是两个问路的人,她满腹狐疑地看向走进自己房间的奶奶。在房间里的奶奶久久凝视着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庆河,庆河,你爸爸他找到这儿来了,我和多多又要经历一次逃亡吗?奶奶问不出照片中庆河的答案,可能也只能由时间来做裁决吧。所幸的是,这个世界爱的人比恨的人多了那么一点,就因为这么一点,才令我们的人间多了一些温暖。
  自从谷董事长得知妻子和孙女的住处后,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等在她们家门口,也许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又或者是回光返照的关系吧,谷董事长的身体开始好转,但也令医生感到担忧,终于在他去妻子和孙女家的路上再次病倒,然而此次病倒,他就没像上次那么幸运能再次离开医院。令他心感宽慰的是,在自己弥留之际,妻子和孙女终于肯认自己。分崩离析的谷家,终于在谷董事长的病床前,暂时放下所有的恩恩怨怨,为的只是想让老人可以走得安心点。谷董事长握着智楠、雨浔和谷雨的手逐渐失去了温度,脸上挂着一颗是忏悔也是欣慰的泪。谷雨和奶奶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后,放弃集团公司的股份以及对爷爷财产的继承权,回到他们生活了十多年的家,重新归于平静,临走的时候,奶奶要了张谷董事长的照片算作纪念。回到家的奶奶把丈夫的照片和儿子的照片放在一起,她也仿如大病了一场,身子不如从前硬朗,如果此生有遗憾的话,那么就是对曾外孙子的愧疚了,正是因为自己不忍心看着孙女戴着未婚妈妈这副沉重的枷锁生活的话,她才会狠下心将孙子放在一辆车上。面对孙女撕心裂肺地痛哭,她有很多次都想告诉她,可是话到嘴边仍然无法开口,也许只有将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去了。她不想伤害自己的孙女,无论是对还是错,一切都是因为“爱”。爱可以令人疯狂,可以令人勇敢,也可以令人懦弱。

  随着栀子花香味道消散之时,荷花的香味充斥着这个城市。谷雨逐渐独当一面,这是顾设计师所乐于看见的,这几个月来的相处已经让她们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系。在谷雨的心里,虽然从未摆过拜师宴,但是顾老师就是自己设计路上的指路明灯。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可是梦想之路从来都不会那么顺畅,她心里很清楚,从一个只配拿皮尺的助手的助手,到让更多的人穿上自己设计的衣服,这条路很长很长。她端着一杯咖啡,看着楼下的车海,踌躇满志。云龙也已经不是慕容集团的保安室主任,而是一家餐厅的总经理。现在的他因为食客食物中毒事件而焦头烂额,难道真的要像父亲说的那样,卖掉才是解决所有问题最好的方法,可这是母亲留下来的唯一东西,他不珍惜没关系,她还有一个儿子在。就算撞得头破血流,他也绝不会签下股权转让合同。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念谷雨,那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女孩,乐乐的身上流着她的血,乐乐的眼睛,他的一颦一笑都遗传自她。他逼迫自己不去想谷雨,但越是逼迫思念却越浓。有好几次,他都悄悄地开车到谷雨家,静静地看着屋内的灯一熄一亮。
  事情似乎都朝着有利于春生的方向发展着,他看着自己的仇人也是自己的亲人痛苦的样子,心里却没有一丝快乐。他反而痛恨这样的自己,终于在还没酿成大错之前,他打电话给谷雨,告诉她,乐乐就是豆豆,现在的乐乐或许已经遭人绑架。
  “什么?你说什么?”
  “你别问那么多了,乐乐现在已经被那伙人绑走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春生无法说出这起绑架事件的主谋就是自己,因为要报仇,他竟然向替自己养了五年儿子的哥哥下毒手,“我是碰巧听到的。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去公园的路上。”
  “我知道了。”那边的谷雨异常冷静,撂下电话,向顾老师请好假后就出门打的飞奔向公园的路上又给云龙打电话。于是两个大人都奔向公园里,而坐在办公室里的春生始终放心不下他们,也开车前往幼儿园。
  路上三个大人心急如焚,公园里一片欢乐景象,孩子的呼叫声夹杂着大人的和应声。这时一高一矮两个大汉穿过人群直奔乐乐而去,就在这时赶过来的谷雨见了连忙大叫吸引到了矮个子的同时也让周围的大人们都纷纷抱起自己的孩子唯恐避之不及。矮个子见冲上来的是个瘦弱的女子,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但同时也被谷雨抱住了一条腿,已经吓坏的乐乐面对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霎时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直到谷雨大叫,“乐乐快走!”他才慌不择路的往前跑,这时高大个过来帮被谷雨抱住腿的矮个子,矮个子向高个子使了个眼色,那个人于是又跑去追乐乐。

  公园外的停车场里,高个子正到处寻找着乐乐的身影。刚赶到停车场的云龙则喊着乐乐的名字,乐乐听见爸爸在叫自己的名字,连忙从车里出来,向云龙飞奔而去。另一边赶过来的春生从公园的另一个入口进去,发现正在挨打的谷雨,连忙冲过去对着矮个子一阵拳打脚踢,见矮个子似乎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才放开他,扶起谷雨一起寻找乐乐。当他们从出口处走出来的时候恰巧发现云龙冲向乐乐一把推开他的同时自己也受了伤,这一幕就这样发生在春生和谷雨面前。
  “云龙!”
  “大哥!”
  两个人同时出声,冲了过去。
  “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看看乐乐。”
  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乐乐受伤的事实,看着血泊中乐乐,谷雨崩溃,哭着哀求。春生和云龙俩人合力把谷雨以及乐乐送往附近的医院。谷雨和云龙两个人一边一只握着乐乐的两只小手,而春生则跟在推车后面一直到手术室门口。闻讯而来的慕容董事长、子珊、云海以及董事长夫人全都赶了过来。现在的他们就算知道或者不知道这个孙子(侄子)是不是亲生都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小孩平安就好。里面的医生们正在给乐乐处理伤口,然而乐乐失血过多,急需输血,然而血库里O型血的存血已经不多,护士出来问众人谁是O型血?
  “我是!”春生出声,然后跟护士进去。他就躺在乐乐的旁边,一转头就能看见紧闭双眼的乐乐,乐乐,你要坚持住,爸爸一直在身边。其实当慕容董事长看见长相酷似昔日恋人的春生,又听见他说自己是O型血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些许,而一向最能理解父亲的云龙看春生的神态有所变化,心中也有了那么一丝确定。
  过了很久,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告诉大家手术很成功,乐乐的生命保住了。所有人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此时在云龙的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在春生输血救乐乐的时候,他的决定就已经有了雏形,虽然把乐乐还给春生和谷雨让他们一家团聚在一起,自己的心会很痛,但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孩子始终是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定会忘记自己,然后开始他全新的生活。让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回归到它原来的位子上,他知道在云海的心里永远都有子珊的位子,而子珊的心里也有云海,只是他们都无法看清罢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着,该离开的始终要离开了。云龙准备离开这座带给他快乐、伤心、幸福、痛苦的城市,在他拖着行李箱准备去安检口的时候,谷雨和乐乐出现在他身后,“云龙!”、“爸爸!”两个声音的出现令他停住脚步,但又抬脚往前走。谷雨拉着乐乐追了上去,堵住他的去路,“你舍得离开乐乐吗?”
  “乐乐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他弯下身,对乐乐说,“乐乐,你不是一直问我,妈妈长什么样子?她。”他指着谷雨,“她就是你的妈妈。”
  “谷雨阿姨真的是我妈妈吗?”乐乐看着自己的爸爸和谷雨阿姨又问了一遍。云龙起身,看着谷雨,“告诉他啊,你就是怀他十个月生下他的妈妈呀。”
  本来想要隐瞒一辈子,只要远远观望着儿子成长的谷雨,此刻再也无法瞒下去,她弯下身,握着乐乐的双肩,“我是你的妈妈,是我把你生下来的妈妈。”
  “妈妈!”乐乐哭着扑进谷雨的怀里,“阿姨真的是妈妈。”
  “乐乐。”母子俩哭着抱在一起。看着乐乐能和自己的妈妈相认的云龙心里有了一丝欣慰,在离开的时候终于送了谷雨一份大礼。候机大厅响起催促旅客上飞机的声音,云龙收起眼泪,“好了,谢谢你带着乐乐来送我。”说完转身欲走向安检口,这时乐乐叫住他,“爸爸不要走!我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云龙!”这时得到消息的子珊也赶了过来。云龙再次停住脚步,他看向她,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女孩。
  “云龙,谢谢你这段时间来的照顾。可是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你。所以,你不用感到抱歉,因为是我先拒绝了你。你留下来吧,和谷雨、乐乐生活在一起,这才是幸福的一家人。”子珊微笑着把谷雨和乐乐的手交到云龙的手上。
  “子珊,你……”
  “真的,我没事。”说完,转身离去。看着子珊的背影,云龙出声叫住了她,“子珊。”她回头看着他。他很认真的告诉她,“我也曾经爱过你,爱的很深也很痛。”
  “谢谢。”然后转身正欲离开。谷雨叫住她,“子珊。”她再次停住。谷雨走到她面前,拥抱她,两个女子,隐忍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住。送走了子珊,又迎来了春生。云龙笑着说,“本想安静的离开,没想到反而惊动了更多的人。”
  “大哥,留下来吧,该离开的人是我。”
  “春生,你?”
  “以前的我做了太多不应该做的事,伤害了一个又一个,所以现在的我是来向你们辞行的。”说完夺下云龙手里的机票一把撕掉,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向安检口……

  一年后当荷花开满池塘的时候,慕容家的小孙女也满月了。所有的人都赶过来看小宝贝,调皮的乐乐还送给妹妹一份礼物,就是去年云龙生日时送给云龙的礼物,他的愿望何尝不是云龙的愿望,现在都已经梦想成真。令谁都无法想到的是,玉芬和智楠这对欢喜冤家也走到了一起,而当大家问她何时要个小宝宝时,一向大大咧咧的她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云海附在子珊耳边,偷偷问,“我们是不是也该结婚了。”令子珊错愕,他是在向自己求婚吗?抬头却见他和乐乐玩闹,刚才的一幕发生过吗?就在大家准备入席之时,春生以及他在旅途中结识的女孩一同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他的出现,无疑给了云龙夫妇莫大的惊喜,因为先前他就已经打过招呼,有可能赶不回来。
  “你小子,不是说回不来了吗?”云龙顺便给了弟弟一拳。
  “是我的小侄女满月唉,我怎么能不来呢。”春生笑着和众人打招呼,然后抱起小娃娃,用满是胡渣的下巴蹭娃娃的嫩脸,惹得云龙一把抢过女儿,满脸心疼的对女儿说,“宝宝啊,你看你叔叔啊,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谁说我不怜香惜玉了,我对我的宝贝侄女最好了,对不对。”春生边说边偷袭被云龙抱在怀里的小婴儿。兄弟俩之间的战争以小宝宝的嘘嘘结束,这种事情,两个大男人可就不在行了,只好交还给宝宝的妈妈。
  宴席结束了,人们又来到花园里迎着阵阵花香,开始拍全家福,大家一同喊“茄子!”留下幸福快乐的样子在照片里……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