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毒茶

毒茶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08/5/23 20:01:50 等级:4 状态: 阅读:1966
  编辑按:如果你有一颗真诚的心,即使在黑夜中,你也会找到前进的道路。
  
  辞去了工作以后,心情不自觉的腐烂,但是一想到以后都不用再看老板凶臭的脸色,人就像洗了澡一样。
  以后怎么办,在这个城市漂泊了7年,大学毕业后,离开了自己狭小的故乡,梦寐着生命的辉煌;在这个城市一点点破碎,想到大都市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时尚美眉,就像中毒一样,总想再呆一呆,户口转了过来,却没有带来好运……
  我有胃病,这个城市天黑的很早,下班后这个城市就充满了魔力,我吃药丸,不是治胃痛的,但又像是治胃痛的,吧仔送上的是啤酒,吹开乳百色的酒沫,透出黄色的液体,清新扑鼻的冷香,加冰后自以为豪的倾斜在胃中,一杯接一杯,像宣泄,像沉沦!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服下药,身体不再是我的,然后在幻觉中支离破碎的摇摆,妖旋沉沦的舞池,里面有形形色色的坠落者,吃药的,不吃药的,西装革领的;T恤的,牛仔裤的、穿比基尼的,虽然那分明就只是女人的胸衣和三角裤,和欲望的躯体挑逗扭曲在一起,黑色的,白色的,还是肉色的!?都像在地狱里迎接重生的魔鬼一样疯狂热烈,我喜欢穿露背装的,在池子面显得含蓄一些,更有味道些,电子音乐很强烈,那是一种轰雷的放纵,灯光绚烂而刺眼,娇作而艳丽;有时DJ也很优秀,说着我想说却又没人可说的话,我的体质变得疯狂,虽然我并不强壮;池子里不再需要沟通,尽情的表现你的野性。也许那妖蓝色眼影下的一个暗示,今晚就是幻觉般的迷离……
  女人问我“你有车吗?”我将她搂得更紧,怕瞬间的幻灭,然后吹开她耳边的头发,轻轻的说“打车。”我的嘴吻了她的脸,又像有引力般被那檫满唇彩的部位吸去,“再等一下嘛。”蓝色眼影答应了,叫了车,我帮她开了门,显得很有礼貌,内核却开始肮脏的思考,这样的动作在这个城市里持续了5年,有时候也被其他男人打,板寸、西装,油肚……
  “去那里?”“酒店!”“你有老婆?”“没有。”女人笑了一下,诱惑而妩媚,然后倒在我的怀里;柔弱而无法抗拒,有一股野女人的酒香,我望着她,像一只饥渴的野兽,我的心很清晰,我没有忘记来到这个城市的初衷,我刻意望着窗外的灯火通明,那里曾经有我崇高的理想,有故乡亲人的寄托,可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到了!”女人却几乎站不起来,酒精几乎让她没有一点抗拒的力气,药力减弱了,我也开始沉重起来。“你女朋友没事吧?”的哥问道。“她就这样,没事!”我付了钱,离开酒店,绕到附近的一间出租房,习惯的捞出钥匙,开了门,将女人沉重的扔到床上,女人翻了个身,又像习惯等待什么似的安然睡去……
  我沉重的坐在床上,药力已经退去,当生活的压力快将我压死时,我就这样给生活压力,我看了看身旁的蓝色眼影,却忽然觉得如此陌生,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倒在她的身边,无声的睡了……
  有时候生命只剩下一个躯壳,慢慢的腐烂,一点一点的,有时候我以为我还活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壮如城市的霓红,繁华而空虚……
  我醒了,胃又开始痛,女人还睡着,像死了一样,我四处找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药,我关上门,把门上锁,流浪四处的夜店……
  “先生,喝点什么?”“给我杯茶,越浓越好!”
  是一杯珍酶茶,茶叶堆到了杯子的中间,我知道还会涨得更高;艳绿色的茶水,我知道还会更绿,绿到泛着墨绿发黑,小店很宁静,无论是白天还是午夜,我喜欢胃痛难忍的夜在小店里逗留,喝着越来越浓的茶,浓得像胃酸,来帮助我已经无法分泌胃酸的胃溶解啤酒和毒素,喝过后前所未有的清醒,又继续喝下去,苦得像毒药,像生活、更像生命!我知道还会更苦,我不知道茶的清香,我能喝出一种植物的血腥,我知道还会更腥……
  天就快亮了,茶汁被吸干后,叶片开始枯萎,我也开始枯萎……

  【杯子】
  出生的那天,上帝给了我一个杯子,一个普通的杯子。
  装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理由;
  我怕寂寞。加了水,东西侵蚀在一起,杂乱而肮脏!
  有天我把它们都倒了出来,倒了该倒的;
  也倒了不该倒的,杯子又空洞起来……
  我怕空洞,又开始填塞,装了该装的,也装了不该装的……
  有一天,我失手了,杯子碎了,扎伤了我的手,我的血做了杯子的陪葬;
  我为我的杯子,徒劳到这般狼狈!
  粘起来,为了生活;杯子,看似坚硬却刹那被摔得粉碎!
  杯子有了裂痕,我的伤口好了,裂痕还在!
  我又开始装,从此无法再往杯里注水,遗憾而安全……
  杯子有一个入口,也是出口。我开始有节制的装,装的越快倒的也就越快……
  某天我又失手了,碎片不再剔透,我却没有流血
  粘起来,为了生活。

  走出小店,光有些刺眼,我知道还会更刺眼;我开了门,女人还在睡,一点知觉也没有,好象是属于我的。我并没有侵略她的意思,也许我们在酒精和药力下曾奢望过,可是每次药力都在关键时候减退了,或许是胃痛,或许是沉重,又或许是……
  电话响了,号码是那么熟悉,是莹打来的,索性关了机,那是公司的同事,是一个我曾经单恋的女孩,干干净净的,和我有一道沟渠;我点燃了香烟,想象今后种种片段的生活,然后如痴望着迷茫的烟气,很快又消散了……
  “给我支烟!”蓝色眼影醒了,但又像还没睡醒,头发有点蓬松乱乱的,表情萎靡,我把整包烟递给她,女人熟悉的拿出一支烟,夹在唇上,又懒散的伸出手,我把火递给她,点燃香烟,颓废而熟悉。蓝色眼影下不再是诱惑,有一种苍白的绝望,来自生活的。女人吐出第一口烟,看了看夹在手中的烟,“几点了?”“9点半!”“还早!”“你是坐台的?”“以前是,现在不做了!厌倦了,你呢?”“无业游民。”“你骗我,我还以为你很有钱!”“刚失业的。”“没事,我说说而已,被骗惯了。”沉默了片刻,女人突然往我身边挪了一点,“你没有……?”“没有!”女人笑了笑,“你这样的男人我还是头次碰到。”“对不起,我并不想……”“没事,我看错了,你嗑药?”“有时候。”“不太像坏男人呢。”“谢谢。”“这是那里。”“我住的地方,很简陋。”“是有些寒酸,你把我带来,就不怕我以后缠着你。”“暂住的。”我和女人同时笑了,眼瞳里分明彼此透露着相同的苦涩。
  送走女人后,我给莹打去电话,“有什么事吗?”“你把工作辞了?”“恩!”“为什么?”“不为什么,不想干了。”“今天晚上见个面?”“OK!”“老地方。”“好的!”
  吃过早饭后,我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然后静静坐在沙发上听着班德瑞的音乐,像迎接女神一样。
  电话响了,我故做平静地去见莹。希望见到莹后,今天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你又迟到了。”“走路来的。”“我说开车来接你,你又不要。”“那样被你男朋友知道会误会的。”“你是说弛羽啊,你们是好朋友啊。”“是啊,好朋友。”我真想告诉她,就是那个叫弛羽的男人,偷了我的创意,在同事间泼了我的坏水,又将老板捧上了天,最后用老板把我赶了出来。“弛羽是个很有创意头脑的广告人才呢。人也不错,大家都喜欢他。”“是啊!”我敷衍地应着,心里却像一个正被刮皮的土豆。“请问两位喝点什么?”“柠檬水!”“浓茶,越浓越好!”服务生诧异了一下,走了。“你还喝那东西,很伤胃的,你又有胃病。”“喝了胃就不痛了,总不能叫我陪你一起喝柠檬水吧,那样胃会更痛的。”“你不去医院看看。”“没事,偶尔痛一下,等以后再看吧。”“有病还是不要拖着!”“谢谢你!”“以后怎么打算?”“先休息几天,现在还不想考虑。”“你就悄无声息走了?”“同事们怎么说?”“真话还是假话。”“那就假话吧!”“同事们都哭了,为你的离去感到惋惜,除了我和驰羽还在笑,老板也后悔没有留住你这样的人才,还叫我转告你请你回去!”“呵呵……呵,看不出来你讲假话也挺有意思的。”“要听真话吗?”“不用了”这时服务生把柠檬水和浓茶送来了。“普尔的茶香。”“我还以为是绿茶呢!”“要不要喝一口试试。”“不要,你的茶只有你喝得进去。”“自己的苦只有自己尝嘛!”“那么悲观?”“那要怎么才能不悲观!”“我也以为我知道,可是说出来对你未必有用。”“是啊!”“说起来你来到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什么明确打算?”“以前壮志满筹的,现在都是大龄青年了,还一事无成一贫如洗的。”“你缺少一些信念!”“老被你说中!”
  透过玻璃墙,背后射来闪烁的车灯,我转过头去,是一辆宝马,车门打开,驰羽走了出来。“这家伙,都开宝马了!”“上次那个创意值500万呢,真是个出色的男人!”“是……啊!”驰羽耸了耸肩膀,自信的走了进来,像一个成功可靠的男人。那时他也是以这样的姿态来到公司,以这样的姿态插入了我和莹的世界里,又以这样的姿态夺走了我的一却。
  “你这家伙,就这么悄无声息走了,叫我和莹替你担心!”弛羽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姐,给我个椅子!”弛羽脱去外套,担在椅背上,松了松领带,坐了下来,“你怎么来了?”“莹在这里,我能不来吗?呵,开玩笑的,来看看你怎么不辞而别,连朋友也不告诉。”“喔,你又喝这?来点红酒吗?或者别的.”“不用了,今天有点累,我要先走了。改天聊吧!”我站起身。“你怎么了?要不要我用车送你?”弛羽又说了一句“不用了,不远!”“结帐。”“不用,我来!”驰羽的手在裤包里捏着钱包来来回回摩擦没掏出来,最后还是我结了。我像一只失败的动物那样狼狈败走,又像一只受伤的动物那样躲着甜自己的伤口……
  我找了一家闹市的酒吧,要了两打啤酒,点燃香烟,流失我的情绪,也流失我的生命。我又想要点幻觉,但药片用完了,这里查得严,没人敢卖药片,只有金属音乐和腐蚀的心,和音符一起撕裂,把人生的种种不满,压迫、困惑、禁锢、麻木、冷漠全都撕到暴炸,像要炸掉整个的世界。然后狂吞酒精,这不是我的生活,不是我要的生活,但我只能这样生活!
  今天的破碎是为里明天的开始,明天的破碎是为了后天的开始,我会永午休止破碎下去吗……
  “一个人喝得了这么多酒吗?”我颓然抬起头,是蓝色眼影。“又是你!”“我帮你一起喝吧!”我们喝了很多酒,彼此说了很多不该对对方说的话……然后发现我们其实是同一种人,又发现这样的人其实有很多……
  “回得去吗?”这回我真的醉了。“也许吧!”“也许回不去呢?”蓝色眼影扶着我出了酒吧,打了辆车,和我一起上了车。“去那里?”我突然很想知道。“我家!”我再也没说话了,昏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后,天已经亮得刺眼而恐惧,我躺在陌生人的床上,就像陌生人躺在我的床上,我以为我们是赤裸的,但却只有我一个人躺着。穿着衣服,我一动不动,看着天花板,发现我呆在一个很华丽的房间里,我好奇的坐起身,看见凌乱的四周是满地的化妆品,撕碎的相片,我捡起破碎的相片,想把它拼起来,发现照片其实已经拼起过,然后又撕碎了,照片上的是蓝色眼影,不,是一个纯洁的女孩,旁边有一个帅气正派的大男孩,我忽然想起蓝色眼影昨晚对我说自己曾今是一个优秀的大学生,毕业后,为了男朋友的事业来到了这个城市,几年后,男孩成了成功的男人,丢下了她,整日花天酒地,她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一份工作,她去找他,男人无情的打了她,扔了回家的路费给她,叫她不要再来缠着,她哭着跑了,从此在这个城市麻木艰难的活着,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她想过回去,但突然又期待一点莫名的希望,于是继续留了下来,终于有一天男人破产后回心转意来找她,男人向她承认了错误,他们又在一起,男人答应一定会弥补她,却每天靠她养着,后来男人吸了毒,每天打她并和她要钱,又把她领进了灯红酒绿的世界,逼她坐台;她想逃回去,却总是被男人逮到毒打,后来男人死了,被道上的人做了,她却迷失在这个城市里,再也不想回去,靠着出卖肉体的骗术生存,也常常被其他男人和女人打……
  我穿上鞋,走了出去,蓝色眼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此刻她把妆卸了,也没有抹眼影,满脸的沧桑,和照片上那个少女就像母女,完全超出了我能想象的时差,不过想到自己也不过如此,也就没多想了。
  “没吓到你吧,我卸了妆!”其实她很美,只是被欲望的世俗紫外线射得有些腐烂,我不也是吗?“没事,有另一种美的残留。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名字吗,我也忘了,别人都叫我毒女人,喊惯了,就叫我毒!”“这样叫你不太好吧!”“习惯了,你呢?”“我叫……”“等一下,我不想知道你的真名,传出去你和我裹搅在一起,对你的名声不好。对你也不好。”“我爱喝浓茶,就叫我茶吧。”“这也是个奇怪的名字!很快就习惯了”“毒,茶,好象可以连在一起似的。”“这么惨的一个词,还是不要连在一起的好!”“是啊!你很富有啊!”“不是我的,贪官的。”“如果被知道了……”“没事,我只是其中一个,他有很多女人,也有家庭,事业也顺利,我是他的弱点之一。”“是……”“高副市长!”“高副市长,是那个在市民心中两袖清风;为人廉洁、一心为民的好市长,市民都盼望着他早日当上市长。”“你以为呢?这间房只是他的九牛一毛,每年数千个小工程中‘活动资金’中的一份。”这时电话响了,我接起电话。“还要药吗?最近查的严!”“1个小时后我来拿,老地方见。”我看着毒,悲伤她人生遭遇同时,亦哀伤自己的道路,哀伤着整个世界……
  也许痛也可以淡淡的回甜,但那需要时间,永无休止的时间。
  “怎么贵了这么多?”“贿赂警察需要钱嘛!”“贿赂?”“重金下出了两个败类,还要不要其他的?”“不用了。”我走出黑色的房间,眼前也一片漆黑,像整个世界都随我一起坠落似的,我不想再买药了,但我还想服药……
  我去了人才市场,5年前我也曾去过,我曾在来到这个城市时幻想将来自己招聘人才,不再向别人不等价奉献自己,现在想来却像安徒生童话一样。
  问了几家都不合适,我的原则很简单,我是找工作,而不是讨工作,千里马需要吃草,但也需要伯乐,每过一年,每个城市少的可怜的伯乐就会又死了一些,通过人际网络注入一些新的水货,水货得仕,千里马被放逐在荒芜的角落等死……
  最终还是没能找到,看着人山人海的中年失业人群,一个又一个戴着眼镜摇着头的学生,也有一些干体力活的,嘴里大嚷着拖欠工资,活不下去!那些话明明是有气无力的,因为他们还饿着……
  生活起来是痛苦,无法生活也是痛苦,看着街边的乞丐,在我向他产生施舍之心的同时,我似乎也被乞丐施舍了,或者我们都被世界施舍着……
  我将目光转移在街边的小店的招聘牌,“女性,五官端正,身材较好,22岁以下。”想起先前在人才市场也都清一色要求,现在明白下岗人士的痛苦,也更理解毒在这个城市的艰难,有人埋怨那是色老板便捷的找小姐法,也并不是种完全消极的气话。一个社会的公正性,更多应该体现在弱势群体的生活……我无目的的在这个城市流浪,忧伤;以前是,现在还是,这时电话又响了,我迟疑了片刻,我知道很快就会连话费也缴不出,我接起电话,是驰羽打来的,“还没找到工作吗?”“没有。”“我开了家餐馆,没有时间管理,不知道你的意思。”“什么意思。”“留了个经理的位置给你。”“好吧,我来看看。”“地点是……”“你在哪,我开车来接你!”“好吧……”我挂断电话,等待着夺走我生活的人来给予我生活,这一刻我是乞丐,没有尊严可言,这个世界就这么现实。
  驰羽过了好久也没来,我在路边烧了一支又一支烟,也许是阻车了,这个城市道路的建设跟不上私家车的拥有率,交通堵塞已经习以为常,这也成了我买不起车在有车人面前的借口,这个城市的人口素质跟不上经济的发展,人与人的堵塞已习以为常,这也成了我搞不好社交在强者面前的借口……
  我拿起电话,想给驰羽一个电话,可是我马上又打消了念头,因为一辆用我的心血换来的宝马已经停在了我的面前,“上车!”驰羽几乎没正眼看我一下,因为现在的我足够狼狈,我上了车。“怎么样,不容易吧!”我没说话。“在公司里虽然受气点,但好歹有个饭碗,如果想回去,我帮你说说去!”“谢谢,不用了。”“我那里很累的。”“没事。”其实我是想去看看我的心血换来的餐馆,我心里想着,路上没有堵车,很快就到了,我们停了车,进了餐馆。
  这是一间典型的西式餐馆,很别致,也很眼熟“用了你的创意,餐馆的装修!”我想起曾经在公司里和驰羽讲过一些个性装修理念,其实被用走的又何止这些。
  “难得你看得起我的理念。”“别这样说嘛,你可是个人才呢,别人没眼光而已。”驰羽和我介绍了餐馆的情况,以后我就留在这间餐厅像俘虏一样给他打工,驰羽给的工作很轻闲,我几乎每天就是闲着看着别人忙,钱,驰羽没少一分给我,我突然觉得这像种可怜,像种彻底的侮辱和施舍,可是我还不想走,我要在这里得到某些答案。只是每次被莹看见又会觉得痛苦难耐……
  夜,我依旧过着腐蚀的生活,灯红酒绿烟雾摇晃的颓废,有时候也服药,也有幻觉,但很快就不见了,也已经很久没遇到毒,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她。
  毒没有在家,这么晚了,也许在其他夜店徘徊,或者在高副市长的怀里腐烂,又或者……
  我又去那家熟悉的小店喝茶。这次是一杯碧螺春,涨了满满的一杯,泡在水里,像无数凄乱零落的生命,静静的,沉没的,覆盖的……杯子晃动,茶体就一点点的剥落,叶片交替掩盖,晃出阵阵茶腥,我终于明白生命的苦痛滋生于自我晃动的不安中,可停止摇晃,就开始静静的腐烂……
  我又失眠了,回到餐馆,拿了驰羽的颜料,画起了油画。“这么早就来了!”驰羽走了进来。“睡不着。”“兴致不错啊!”“回忆下基本功嘛。”“光线暗了点,现在采光不好!”“没事,暗的画面有表现力!”“构图不错,不过主题不好。”我在画一杯餐桌上的浓茶。“这幅画叫毒茶。”“奇怪的名字!”“是啊!”“你既然知道浓茶有毒,还喜欢喝。”我洗了洗笔,挑了一大丙墨绿,调和在赭石里。“生活再苦,我们也要过下去,不是吗?”“悲观了点。”“你不喝浓茶,不会懂!”“那我喝一口。”驰羽拿起做静物的浓茶,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挺醒人的,铁观音?”“你也喝茶?”“淡茶,清香无毒的那种!”“那才是好兴致!”“过奖。”“你怎么也这么早来了?”“莹不在,睡不着。”“她没和你在一起吗。”“去公司了!”“你们吵嘴了?”“一点点!”“怎么了?”“小事。”“莹是不错的女孩,好好珍惜!”“我会的!”我放下画笔“我可以把这幅画挂在墙上吗?”“当然!”“有你在就放心了,我去公司了。”“好的,再见!”“回头见!”
  有人喜欢喝浓茶,有人喜欢喝淡茶,但命运既然安排我们在一张桌上喝茶,我们只有喝下去……
  太阳升了起来,是我很讨厌的景象,我更喜欢落日那点余辉,绝望而动人,凄美而无力。
  有人说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新的一天充满希望,可生活不是电视剧,我们只能做隔世的观众,或者让别人做我们的观众,演一出真实的悲剧,有时也梦寐喜剧,可导演对我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喜剧演员,我似乎听懂了什么,却又好象什么都没听懂,“我们只是隔世的观众!”
  这时莹跑了进来,眼睛红红的,什么也不说,看看没有其它人,抱着我哭了起来。“不要这样!你没事吧!”这时我看见莹的嘴角是瘀青的。“他打你了?”“恩……”莹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想起毒的遭遇,“妈的。”我一时失控,朝公司的方向走去。“不要伤害他。”莹死死拉住了我。“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你还护着他!”“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们是为了你的事才打架的。”“什么?”“他昨天喝多了,和我说起了偷你创意并把你弄出公司的事。”“你终于知道了!”“他很卑劣,但我还是爱他。”“可是我也爱你,你从来没给过我机会,一个公平的机会!”我像疯了一样此刻全吼了出来。“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不错的人,为了我生活开始堕落,还吃上了药;但我对你的感情只是朋友,我不想骗你!”“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像瞬间坠入地狱又获得重生一样。“我叫他和你道歉并偿还你,然后和老板说明把你叫回去,他不肯!”“他当然不肯。”“你不要在这里干了,他还想利用你!”“我知道。”“知道你还呆在这?”“我是男人,我要夺回至少属于我的财产!”“怎么夺,你什么都没有,你斗不过他的。”“我有我的办法!”“不管将来怎样,请你一定不要伤害他,我也不希望他伤害你。”“我知道。”“不要和他提起我来过,他不准我见你。”“OK!”莹擦了擦脸,走了出去。我的世界忽然明白了起来……
  有时候我想平静的活下去,豁达的活下去,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店里的厨师来了,“这么早来画画啊!这是什么?咖啡吗。”“没,是茶。”“有这么浑的茶?”“桌上!”“这茶人能喝吗?”我笑了笑,“能喝,好喝!”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不喝!像有毒似的。”“那我喝吧。”我习惯的喝起了“毒”茶,茶体干扰了茶水的散热,到现在还有点余温,喝下去人特别清醒,而且可以治胃痛。
  厨师打开电视,电视正播放着伊拉克武装恐怖分子袭杀美国大兵的画面。“我们真幸福啊,可以安全的生活。”“是啊!”在血肉横飞的生与死较量面前,和平生活里的人的神经变得敏感。而精神却依旧紧绷,因为人类精神世界的较量,是一场打不完的世界大仗,一个更大的伊拉克!真正被亵渎的,只是人性……
  “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我一抬头,这不是常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高副市长吗,一辆红旗轿车停在外面,高副市长和一个漂亮的女秘书走进了店里。“这么早就开门了,你们的负责人在吗?”“是副市长啊,我负责,有什么事吗?”我走了过去。“我路过,看开门了,顺便来订个用餐的包房,今晚过来。”“好的。”我开了单。“这幅画有意思,你画的?”“刚画的!”“水也有污垢的时候?”“是一杯浓茶,被认为有毒的茶,其实是杯好茶!”“水太清则无鱼。茶太浓则无香。晚上把这幅画挂在我的包间里,我要好好看看。”“好的。”高副市长付了订金,坐着公车走了……
  天越来越亮了,我知道还会更亮,城市又开始车水马龙,这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毒打来的。“你昨晚来找过我?”“你怎么知道。”“门口的烟头,有牙印。你爱咬烟头,然后才点上。”
  “观察力不错嘛。最近都没见到你!”“都陪高贪官了。”“刚才他还到我们这里订了房,我现在在餐厅打工。”“知道,是为今晚我和他订的。”“啊!?”“你找了份工作啊!我还和贪官说我有个弟弟,托他给个安置。”“谢了,我自己有办法。”“那就不担心你了,今晚见面……”“我知道,我会装做不认识你的!”“那么晚上见吧!”“好!”
  餐馆里一直飘浮着肖邦的钢琴声,像要迎接着浪漫华贵而又肮脏的勾当,我不喜欢肖邦,但我喜欢他的音乐……现在可以花很多时间思考,实际上不思考也无事可做,喝喝浓茶,听听音乐,看看电视,弄弄电脑,接下来就很空虚,生命缺了很多东西。但又不确切知道缺什么……
  “灯熄灭后,最可怕的是人的心居然不能被点亮!”夜幕降临后,最可怕的是罪也一起降临了……
  高副市长来了,除去毒,他是一个人来的,戴了眼镜,像个心虚的人一样,毒在笑,没有抹眼影,穿着华丽的衣服,象个贵夫人,空虚麻木的笑,他们隐蔽的用餐,好象任何人都不知道,很久没有出来……
  夜更深一些后,高副市长挺着油肚红着脸抹着嘴出了包间,毒也出来了,脸上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表情,实际上她总是这样的表情。“你的这幅画不错,我妹妹很喜欢,可以卖给我吗?我要送给我妹妹!”“是这样啊。喜欢就送给她吧,您吃的还满意吧。”高副市长打了个哈欠“满意,来把帐结了吧!”“您就不用了吧。”“不行。”“那打8折吧。”“可以。”高副市长接了帐,刚想搂住毒,又忽然恍然大悟一般用手拍了拍毒的肩膀。我取下画,递给毒。“这幅画有名字吗?”毒突然问道。“叫毒茶!”“原来这两个字可以在一起啊。这茶只能看,不能喝?”“我常喝。”“走吧!”一旁的高副市长等不及催促道。两人出了餐厅,打了车,高幅市长给毒开了车门,就像我开给毒那样。然后自己也上了车,宽大的肩膀瞬间就把毒吞没了,毒摇晃了两下,再不动了,像一只无力的猎物,的士很快驶出了我的视线……
  从那一刻后,我又开始陌生的空虚,我不像活着的人,但我有呼吸,呼吸着这个世界的氧气。
  下起了小雨,这个城市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我恍惚在潮湿回去的路上,感觉不到凉爽……
  这个夜里我没有失眠,也许我实在太累了……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8/5/23 20:18:05  
呵呵~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08/5/24 12:32:53  
现场感很强的文字!有特点的语言,让人轻易就有了共鸣.学习欣赏了,问好!
评论人琉璃姬 发布于 2008/5/28 15:47:46  
6年前的东西,发上来只是为了完善文章,我有一篇长篇小说《黄泉村》推荐给大家
评论人向日葵的光 发布于 2008/7/2 16:56:48  
你是怎么长的?6年前?把诗嵌在小说里,还是从小说里把诗挖出来?
评论人冷玩偶 发布于 2010/2/21 0:18:29  
只看了些许.也许确实已经有一部分沉溺.但是幸亏,还能看到沉溺的人的心声.原来是这样.
评论人杨风 发布于 2010/9/18 0:15:34  
很喜欢看琉璃姬的文字,正如欣赏他这个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