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枯萎的萤火

枯萎的萤火
  作者:风月幻音 发表:2011/4/12 17:08:17 等级:3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222
  编辑按:让人心动的文字,祝福天下有情人。
  
  我注定只是一只萤火虫,没有月亮的美丽和光芒。我只在那些草屑上短短的停留,来一阵风,我就离开。一次短暂的生命,夏天的结尾里,我就死去。
  ——洁儿写给欧阳

  洁儿的电脑发出的光晕把她的脸庞照的很好看,没有修饰,她没有化妆。
  她该睡觉的,可是她最近都在失眠。没有人知道为了什么,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或者,她可以听两首歌,看几本有悲伤情节的小说。可是,她没有,她不是很安静的人。她宁愿上网,那些陌生的人会和她有陌生的交谈,她可以大胆跟他们说说心事,不会担心别人会泄露。她的世界不是灰暗的,可是她的记忆里总有些事让她无能为力。
  碰到欧阳,是那么的不经意。她的陌生人栏里突兀的就弹出来一个头像,是真人的头像。点着烟,染红色的头发,斜着脸,看不清他的左眼。
  在?他在那边轻轻发来一句。
  嗯!
  能认识一下吗?
  当然。
  我是欧阳。他没有反问她的名字,只是干脆的说出自己。
  洁儿。她的回答或许也让他吓了一跳。
  呵呵,很高兴认识你。他很客气。
  洁儿也这么想,她好久没有碰到客气的人了。
  我也是。她说,你是哪儿的?
  我在浙江。
  洁儿看着屏幕上的字,心里突然就难过起来。浙江,那个让她伤心的城市。
  怎么了?还在吗?那边又接着发来信息,他不知道洁儿在哭,那些眼泪模糊着她的眼睑,看不见他的字迹。
  她抽出纸巾,擦干那些湿润,在看消息栏的时候,那边已经下线。
  睡觉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特别是睡不着的时候。失眠就像一双杀人的手,紧紧掐住你的脖子,不让你轻易死去,却又让你呼吸困难。
  洁儿躺在床上,她的头发在枕头上滚来滚去,她的梦很久没有来过来了。至从那个男人离开之后。
  那是一个伤心的地方,下着伤心的雨。江南水乡的宁静在那些雨水里楚楚可怜。她记得那个男人的手,厚厚的带着强烈的温度。她是那么依赖,她把所有都交付出去,希望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看看淡淡的云,听轻轻的风。她计划着生个小孩,为他,然后,有一所房子,安静的陪他一辈子。
  一切那么美好,那么童话。
  是哦!童话都是这样来的,没有根据,没有承诺。
  他睡在她身边的时候,他的话是甜蜜的,像是一罐敞开的蜂蜜。然而,她不知道,双人床上的缠绵只不过是他的敷衍。那些单薄的被子怎能留住他的不羁?然后,不留温热的,走掉。
  她没有想过他不在了她会怎样,或者安静的吃一些药,安静的躺在房间里,安静的死去。亦或是,穿一件鲜红的衣服,还有红色的鞋子,披着黑头发。哦上帝,那曾经在他手中滑过的发,已经枯萎吗?她没有洗那些污秽,她的身体可以卧在那些冰凉的土地上,来一场雨,就可以带走她。
  她没有这样做,她选择逃走,离开那个城,埋掉所有的痛苦。她是坚强的,她曾经做过的梦,她幻想过的,她想要的孩子,一个男孩儿。现在,都破灭了。或者只是短暂的搁浅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做梦,她的身体里不知不觉的入住了一个魔,她的灵魂,她的生命,都只能苟延残喘般在地底爬行。
  回来的时候,她爬着火车的尾巴。那些远去的风景把一段她以为可以长久的爱情甩的远远的。她没有流泪,因为已经没有勇气去把那些水逼出眼眶。
  然后,是一次长久的疗伤。慢慢的慢慢的,没有催促,没有慌乱。她抬头看高空的月亮,她知道她永远都只是一只萤火,没有光芒没有美丽。只是在那些草屑上短短的停留,风一吹,她就离开。
  只是她始终都还是走不出爱情的囚笼,那是一个庞大的网,用思恋做成的丝,他们有毒,有很强的粘力。她无法摆脱,她的一切都好像再被人安排。她知道的,那是心里深处的记忆。
  她记得她第一次跟那个男人告白的样子,羞涩,却没有掩饰。电话里他没有看到她红着的脸,她的声音微弱,却那么清晰。他说,让我想想。
  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想,他们走在了一起。叶,她叫他,我们结婚吧!
  她没有看到他眼中的慌乱,那是一种很明显的挣扎和不耐烦。她都不知道,双人床上的温暖早就冷了。那些虫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有她,抱一个以为是永恒的枕头,苦苦等待。
  最后,流一个夜晚的泪。知道泪泉枯竭。
  她就一直这样失眠,长时间的瞪着眼睛。有时好不容易睡着,就看见大把大把的纸屑飞在梦里,他们写满苍白,他们没有呼吸。可是她能感到他们的恐慌,就像她自己。然后,惊醒过来,后背是湿透的,那些汗水就像一弯淌在夜里的河。淹没她的身体,堵塞她的毛孔。
  天花板上永远都是白色,那是她最不喜欢的,可是偏偏她把那些都装饰在她的周围,她要努力习惯,直到麻木。
  她给自己倒一杯水,她一直都是这样。洁儿,她对自己说,你就是一条蚕。抽丝剥茧,你就会变成蝴蝶。那是她的一种自我安慰,就像她说她是一只荧火一样。她总是把自己想成那些为了生存不懈努力的幼小的生灵。
  镜子里她会拨乱她的头发,然后狠狠的拉扯,她要让那些疼痛提醒自己,她是坚强的。
  放一张碟,她靠在椅在上,安静的音乐,淡淡的有根线在拉长。有些铺天盖地的她已经摈弃的故事又开始回来了。她把他们收好,不要打扰她难得的温柔。
  她的QQ又在抖动,还是在陌生栏里。她忘记了把那个叫欧阳的移在她的好友栏里。或者两个陌生的人聊着她才会跟加坦然。
  还不睡?他在那边小心翼翼得问。
  没,还在听音乐。
  洁儿,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当然,就像我叫你欧阳一样。
  呵呵,你是个直接的人。
  你也是。
  你听什么音乐?
  水木年华。
  那是我喜欢的。他说,那是一场盛大的音乐洗礼。
  嗯,我喜欢他们的青春,喜欢他们的爱情。他们的歌声里有一种洒脱过后的快感。
  还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哀伤。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莫名其妙。他仿佛能看见一个女孩在那些寂寞里不断的行走。
  我不敢想象,没有了他们的音乐我还活不活得下去。洁儿把她的心里话打在屏幕上,却迟迟没有发出去。
  怎么了?那边却已经发了过来。
  她删掉那句她打好的字,重新写了一句,没什么。
  谈过恋爱吗?欧阳的语气那么急促,没有给她招架的机会。
  有过,只是忘记了。
  呵呵,我也是。
  你现在是一个人?洁儿开始对这个男生有了兴趣。她看他的头像,那些火红色的发线,还有他遮在另外一边的看不见的左眼。她猜想,那肯定很迷人。
  嗯,是哦。老光棍一条。
  你多大?
  二十一。
  你呢?
  二十一。
  都不小咯!
  是哦!
  都老咯!
  你……做过吗?洁儿突然的冒出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
  什么?
  做爱。
  嗯,这个嘛,那是在高中的时候,什么都不懂。
  呵呵,我也有过。
  什么感觉?
  那是一种天翻地覆的快感,可以淹没任何一种灵魂。当然,是要和你喜欢的人做。
  可是,那也是一种伤害。
  谁都没有在意,谁却都在在意。
  天亮的时候,她睡着了。那是很久以来睡的最好的一次,直到阳光从窗台走过来摸她的脸,她才醒来。奇妙的,这次她没有看见那些白色的纸屑。只是看见一个有红色的头发,穿格子衫的男生,他的左眼很美丽。
  没有预兆的,她很开心!
  决定去杭州,是在欧阳跟她告白之后。那是他们认识的第一百天,他们在网上结识的一百天。他们有约,欧阳说过,他有礼物送给她。
  她坐在电脑旁,等欧阳上线。他说的话一直都很算数。可是,星星都快睡着了。欧阳还是没有上线。手机上的时间快要跳到十二点,她突然有些失落。
  十二点。远处有教堂的钟声传过来。
  她的手机就大声的叫唤起来,是水木年华的《借我一生》,她看着号码,归属地:浙江杭州。
  她小心的接起来,手在微微的颤抖。
  喂!
  洁儿,是你么?
  嗯,我是。
  我是欧阳。他的声音有些小小的慌张,她能听得出来。
  你好,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带一点点的羞涩,很温暖。
  洁儿,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你告诉我的啊!你忘了吗?
  没有记得,就像她忘记了很多事一样。她会把一些东西忽视掉,没有时间去记起它们。
  嗯,是吗?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是,已经开始了。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欧阳的声音很轻柔,怕惊醒那些睡着的鸟。
  十二点正。洁儿看着表,指针正好停顿在那里。
  洁儿,他说着,我说过我要给你惊喜。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一百天,我要对你说一句话。
  你说,洁儿听得很认真。她可以想象欧阳的样子。
  我们交往好吗?欧阳的声音轻柔的从话筒里传过来,像是淌在山林里的小溪。
  欧阳……
  洁儿,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我从和你聊天的那些日子里,就一直在想你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我会偷偷的画你的样子,长长的头发,薄薄的像樱桃一般的唇,漂亮的眼睑,睫毛很长,牙齿很白,额头光洁,笑的时候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可是,我没有去管那些,我一直把你藏在我的心里。我想我爱上你了,爱上你的直接,爱上你的幽默,爱上你半夜不睡觉给我发来的短信,爱上你时不时的骚扰,爱上你的字迹,爱上你的小玩笑,爱上你不知不觉的脾气,爱上你的小打小闹。虽然那些都只在网络里,可是我就是那么认真的爱了。真真切切,不带虚伪。
  洁儿……洁儿,你有在听吗?
  嗯,我在听。洁儿的眼睛模糊着,她没有跟他说过她的样子,可是,他怎么能说的如此逼真,虽然,她没有那么好。
  那么,可以答应我吗?他的话有些哽咽,再多的是急促。
  答应什么?
  做我的女朋友。
  洁儿沉默了,她没有力气去说话,那个真诚的男生对她很好。她一直都知道的,可是,自己真的能接受吗?
  她记得欧阳跟她说的每一件事,那些经历让她都感到难过。欧阳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和奶奶一起生活。一直以来他的世界就是孤独做主。可是他没有放弃,他在那些黑暗里勇敢的活着,他很早就去打工,他努力的养活自己,在一次次的苦难里顽强的生活。他的世界里出现过几个女孩子,高中的时候,他有过一段刻骨的爱,可是生活让他不得不离开。那是他第一次亲吻女孩子,他温柔的把她揽在怀里,他们疯狂着,虽然那是他的第一次。然后,眼泪留下来,他们孤单着,伤害着,继续上路。
  可是,自己真的能接受吗?
  洁儿,你能来吗?
  欧阳,让我考虑一下吧,给我一点时间,也跟你自己一点。
  她看不见那些飞的很高的孔明灯了,眼睛模糊,脖子也痛了。可是,她一直都那么倔强,她可以在那些高处俯瞰这些疼痛。然后,悲伤的,寂静的,离开。
  然后她决定了,去杭州。
  再一次跟着火车尾巴,那些风景又把她带了回来。她却没有一丝丝的伤感,她已经麻木,那些曾经就他妈的滚蛋吧!她在想欧阳的脸,还有他的红色头发,他的左眼一定迷人,她想了很多次。
  玻璃窗上的水雾像是她的眼。空气里泛滥的暗涌把那些熟悉的样子淹没。她曾经像个木偶一样站在路口,没有谁看到她的惊慌失措。那个时候,她在月台上驻足回望,等待那个人的出现,然而人潮拼命的拥挤把她推向了远方。那是一个无法触及的黑色角落,她的模糊的的身影就在那些黑暗里渐行渐远。头发上的碎屑在那些看得见的边边角角散落,曾经的谁的指尖停留过的地方,像一出寂寞的风景,苍白而慌张。写过的书,她的隽永的字体如此哀伤,可是一切,都已经死去。没有了未来,连那些梦,都走不回来了。
  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进站。她稀里糊涂的下车,她没有行李,她就带来一个自己。全新的没有过去的自己。
  欧阳接到她的时候,他们相视而笑,那是一种久违的没有隔阂的默契。他的头发很好看,却已经不是红色。他的左眼被发尖挡住,但是她能看见那些光芒在跳动。
  她慢慢的伸出手,拨开那些发线。他没有躲,安静的站在她的面前。她的手那么温柔,手腕上有个好看的手镯,阳光照过来的时候,晃到了他的眼睛。
  他的左眼真的很好看,虽然在眉毛的尾部有条小小的疤。像是盈亏的月亮,没有丑陋,只是固执的妖艳的趴在那里。她默默的抚摸,怜惜并且呵护。
  那是小时候留下的,他说。
  痛吗?洁儿轻轻的问。
  不。
  呵呵,它很美。
  我也觉得。
  他们彼此笑着,走着,那些街道那些树影那些斑驳的痕迹那些湿润的泥土那些人那些物。没有谁会去提不开心的事,他们挽着手,走过不夜的长街,走过那些迷乱的灯红酒绿。他们没有停留,他们只是稍稍的回一下眸。然后,隐没在黑色里。
  他们的第一次亲吻,洁儿紧紧地抱住他,她怕,她怕欧阳会悄悄的离开。她跟他说,她是孤独的。她就是一只萤火虫,没有太多的光亮,只是努力的点亮面前的路。她只在那些地方轻轻的停留,在夏天的结尾里,就会死去。
  欧阳咬住她的唇,她的声音渐渐模糊。他说,我会帮你一起点亮那些黑暗。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不离不弃。我要你帮我生个小孩,女孩最好,要像你一样。你不仅仅只是萤火虫,那些微弱也不会让你离开。夏天的时候我在,其他的季节我更不会离开。我在那些地上为你点一些灯笼,他们帮你御寒,帮你找路,然后我们有所大大的房子。看海角天光,看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看所有的美好的故事,看那些花火那些人,然后,安然的老去。没有亏负和疲倦。干净,泰然。
  她笑,男孩可以么?我希望他能像你一样,有好看的左眼,坚强并且倔强。
  嗯,那干嘛不一男一女?呵呵。
  好主意哎。
  要不然生十个男孩组一支篮球队,生十个女孩来一支排球队。我当教练,你当助理。
  我不是猪。洁儿笑出声来,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呵!
  那我们……可以来么?欧阳搂住她,他的唇慢慢的靠近。
  嗯,洁儿没有回答。她大胆的把唇印上去,那个夜晚星光灿烂。
  夏天,他们牵手走过的时候。洁儿就看见了飞得慌乱的萤火虫,一只接着一只,很疲惫,它们拼命的找回家的路。可是,一片黑暗。
  她看着欧阳,他们的孩子安静的睡着在他的背上。他们对视着,他说,洁儿,你不再是一只萤火了,你已经逃离了孤独,你不会再在夏天的结尾里死去了。
  她微笑,那些曾经,那些伤口,都已经不复存在。她会好好的,一直一直。
  那只曾经的萤火虫,已经飞过了四季,并在那些擦肩而过里找到了家。
  洁儿轻轻的捉一只在手里,它们的翅膀很美。她轻轻地吹一口气,那些灯火就在萤火的眼睛里明亮起来。
  再也没有眼泪,再也不会枯萎。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风月幻音 发布于 2011/4/12 18:07:14  
呵呵。他们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