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怀念袜子

怀念袜子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4/14 16:48:11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77
  编辑按:饱含真情的文字,让我们再次学会尊重生命。
  
  阳光静静地洒落在这个并不算很大的院落里。玻璃门里面,10岁的袜子看着窗外飞舞的蝴蝶,她好想像以前一样用脚推开玻璃门,然后走出去追赶蝴蝶,或者和隔壁邻居家的那只爱偷吃的大花猫打上一架,可惜身体已经不允许她这么做了。她就这么躺着,看着,眼里的向往,英子和英子爸爸能懂。英子爸爸抱着她,英子一手拿毯子,一手推门。然后他们把她放在院子正中,让温暖的阳光照遍周身。两人分别坐在袜子的两边,陪她一起看院子,看这个她不想离开的世界。
  院子里的树枝吐新芽了,桃花也开了,风中夹杂着的花香真好闻。记起小时候和英子一起玩耍的情景,只想说,英子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幸福无比的家。只想说,英子谢谢你,给了我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好奇怪,怎么突然想要睡觉了呢。不行啊,我还没看够这个世界呢,我要是走了,就留下英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了。不行,我一定要活下去。想着这些的袜子,发出“呜……”的声音。
  英子看出袜子眼里的不舍与眷恋,虽然舍不得,但她还是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身体说,“袜子,谢谢你。你真的不需要那么努力了。”她用非常平静又平和的口吻说,“你可以慢慢休息了。”当英子说完这些话后,袜子最后看了看英子和英子爸爸。
  “记得到了天国要准确报出自己的名字——司徒袜子,是司徒家的小女儿哦。”英子爸爸刚说完这句话,袜子的瞳孔开始放大,然后腿一伸,便停止了呼吸。在英子家生活了10年的袜子,此时露出了像小时候“你在干什么?”的安稳表情,望着英子和英子爸爸,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早上九点,英子轻轻地合上袜子的双眼,直到这时英子才敢在爸爸的怀里哭出声来……

  【相遇】
  8岁的英子有着一个幸福的家,爸爸是公司经理,妈妈是幼儿园老师,每天他们都会去家附近的公园或者是海边玩耍。英子和袜子的相遇就发生在一个温暖的午后。
  那天的太阳比平时所见的太阳都要来的灿烂,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在公园的某一角,英子双手拉着爸爸和妈妈,玩着荡秋千。视线掠过的草丛边有一团黄色的东西,显得与周围的环境很突兀。好奇的英子挣脱开爸爸、妈妈的手,跑向那团黄色。
  轻轻拨开草丛,发现原来是一只黄色的小狗蜷缩在那里。这一团毛毛的、肉肉的小东西,不管人类怎么喧哗,它就是这么安静地睡着,好可爱的小狗啊。英子轻轻抱起它,原以为会打搅到它,可没想到它只是轻唤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睡觉。她把它抱到爸爸和妈妈前面,“爸爸、妈妈,它好可怜哦,都没有家。我们把它带回家,好吗?”
  “不可以。”一向什么事都依着女儿性子的英子爸爸这次却一口拒绝。他一方面顾虑到妻子的身体,同时也因为儿时被狗咬的经历令他不敢或者害怕与狗亲近,即使很小的狗。
  “妈妈。”英子眼见爸爸拒绝,转而又撒娇的看着妈妈。英子妈妈看出女儿特别喜欢这只小狗,于是向英子爸爸恳求。英子爸爸拗不过两人恳切的目光,也只得勉强点头答应。但有一条,那就是小狗不可以进自己家门。就这样,这只小流浪狗被英子抱回了自己家。

  【“袜子”的由来】
  英子妈妈看她的四只脚是白色的,好像穿上了袜子一样。于是英子给她取名叫“袜子”,“袜子,你以后就叫袜子了,喜欢吗?”英子抱起袜子,举向半空中,看着她明亮透澈如黑宝石般的眼睛,味道。袜子似乎听懂了一样向袜子“汪……汪……”得叫了几声。她转身把袜子抱给正在打毛衣的妈妈和看书的爸爸看,说,“爸爸、妈妈,袜子能听懂我说的话,她说她喜欢这个名字。”
  害怕狗进而有点讨厌袜子的英子爸爸倏地一下站起,“一只小狗怎么可能听懂你说话,快把她放下,脏死了。”
  英子抱着袜子凑到爸爸跟前,“爸爸,你抱她一下嘛。”说完把袜子举向父亲。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英子爸爸见袜子出现在自己面前,马上就躲开,声音也变得哆嗦起来,“你……你……快把她抱走。”他边说边走进里屋,不再理睬外屋的女儿和妻子。
  英子眼里掠过一丝黯然,“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喜欢袜子?”
  “爸爸不是不喜欢,而是爸爸小时候被狗咬过,腿上还有一块伤疤呢。”英子妈妈向女儿解释爸爸的奇怪行径。
  “可是,袜子她很乖不会咬人的。”英子自言自语。
  “好了,别难过了。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一定会相处融洽的。”英子妈妈打完最后一针后说,“来给我们的英子穿穿看。”英子妈妈把衣服展示给女儿看,“好不好看?”
  英子点点头。
  “那我们的英子穿上一定会很好看。”
  英子放下袜子,穿上妈妈织得毛衣在妈妈面前转圈,然后低头问在自己脚边磨蹭的袜子,“袜子,好看吗?”袜子冲她叫了几声。英子笑了,“妈妈,袜子也说这件衣服好看呢。”不过她马上又变得难过起来,“英子都有新衣服穿了,可是袜子都没有,要是到了冬天,袜子会冷的。妈妈,也给袜子打件衣服吧。”
  英子妈妈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女儿会有这个请求。不过她也为女儿的善良而高兴,微笑着说,“妈妈答应英子给袜子做件衣服。”
  “谢谢妈妈。”英子说完脱下毛衣,又和袜子玩起她们两个才懂的游戏。笑声飘向院子的每个角落里,也传入了爸爸的耳朵里。在里屋看书的他,心想,唉,我在这个家越来越不被重视了,最喜欢缠着我的女儿也不要我了。他冲外面的母女仨喊,“我的命好苦啊!”英子妈妈笑着走进里屋问他,“你有发什么神经呢?”
  “没有啊,我是正好看见这书上有这么一句词,发一下感慨不行吗?”英子爸爸狡辩道。
  “你就狡辩吧。”英子妈妈开始准备一家人的晚饭,但被英子爸爸拦住,理由是辛苦了一天,还是让他去做吧。就这样,一个快乐的下午也催来了夜的精灵。

  【雷雨夜】
  小袜子在英子家一天天生活着,虽然有点小小的遗憾,不能在屋子里到处跑,但也有特例的时候。这个特例发生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个惊雷惊醒了梦中的英子爸爸,看着外面雨下得这么大,想想在小屋子里的袜子,他心生不忍,于是悄悄起床。
  来到院子里为袜子做的狗舍,只见她惊觉的站起,看见是英子爸爸,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披着雨衣的英子爸爸,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小东西,一定吓坏了吧。”说完把她抱进屋里。为了掩饰自己心疼袜子的举动,英子爸爸在客厅里打开电视,把声音调到最低,然后一边看球赛一边陪袜子。他突然发现原来袜子也喜欢看球赛,只见她盯着电视上的足球运动员一动不动……
  第二天,英子妈妈和英子相继起床,看见这一幕,英子想要叫醒,但被妈妈阻拦,说,就让他们两个单独呆一起吧。说完带着英子去洗脸刷牙。就在她和英子在厨房里吃早餐时,只听醒来的英子爸爸一声惨叫,他不相信自己会和袜子在一起。细想昨晚的举动,一定是在做梦,可是又显得很真实,而且细细体会的话,和袜子在一起的感觉也很不错哦。从这天开始,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打雷的那晚开始,英子爸爸已经不排斥袜子,偶尔他也会试着和她互动一下。

  【超级自恋的袜子】
  袜子喜欢的事物特别多,她喜欢在阳光下追逐花蝴蝶,也喜欢和英子一起玩捉迷藏,偶尔会和大花猫聊上几句,虽然感觉有点猫同狗讲,但看上去感觉还不错。相比这些,袜子更喜欢照镜子。这个发现还是英子偶然间发觉的。
  那天下午,英子把妈妈的镜子拿出来打算做实验。她把它靠在桌脚边,这时袜子走了过来。她好奇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只狗是谁啊?它怎么长的和我一样呢?袜子冲镜子里的袜子叫了几声,“喂,你是谁啊?为什么来我家呀?”镜子里的袜子也冲她叫着。听到叫声的英子走过来,以为出了什么事,一看它呲牙咧嘴的,笑了,蹲下,抚着她的身体,指着镜子里的她,“袜子,这个就是你样子哦。”
  袜子听懂了似的,果然不叫了。不过从此她就爱上照镜子了。只要有镜子出现,她就会屁颠屁颠地跑去,然后在镜子前面咬永远都咬不到的尾巴,转圈,仿佛是在跳舞一样。每每这时,被抛弃的英子总显得很无奈,说道,“唉,你这只超级自恋的大笨狗哦。”袜子听见了,冲她叫了两声,仿佛在抗议也在撒娇。每当这时,英子总会揉乱她的皮毛,笑着说,“虽然你很笨也很自恋,但我依然超级爱你哦。”听到这些的袜子又会趴在英子脚上,害羞的看着她。
  在英子家生活了将近有两年的袜子,早就成为了英子家的一员。她喜欢和英子一起去海边,然后在沙滩上快乐的奔跑,就算海水打湿了身体也没关系。跑累了,那就在沙滩上打几个滚吧,让细细的沙子穿过毛发,痒痒的,很舒服。这样身体会变脏吧,会显得很不好看?没关系,回家后,英子会帮我洗澡,然后在洗澡的时候,把身体轻轻一甩,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哈哈,你看,谁都溅到她身上了,看她生气嘟嘴的样子,真的特别有趣。不好,英子来追我了,快跑哦!院子里洒落下英子爸爸、英子妈妈和英子的笑声,抬头看见那只在墙根睡懒觉的大花猫,哈哈,不用怀疑,这样的快乐,你是不懂得。
  袜子就是这样一只有点自恋、有点笨、有点淘气的狗。虽然英子曾经尝试着让她变得淑女一点,或者可以让她听懂自己的指令,可是淘气的笨笨的袜子,怎么也不可能变成有淑女气质的狗,最终英子还是放弃了,任其自由发展,这也许才是对袜子最好的办法。

  【和你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
  米兰·昆德拉说:“狗是我们与天堂的联结。它们不懂何为邪恶、嫉妒、不满。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有如重回伊甸园。即使什么事也不做也不觉得无聊——只有幸福、平和。”
  事实的确如此。自从英子妈妈离世后,英子脸上没有了从前的笑容。即使有,也只是勉强扯一下嘴角罢了,那不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笑声。袜子无论怎么努力,英子也只是淡淡地说道,“别闹了,袜子。我心里烦着呢。”直到有一天,袜子突然不见,吓坏了英子。
  “袜子,你去哪里了?”英子在家附近到处找,仍然不见袜子的踪影,“袜子,我只有你一个人了!袜子!”她突然想到,袜子最爱去海边,要不去海边找找吧。她顺着以前最常走的路,一路找着。终于在沙滩上发现了她。
  “袜子!”不用怀疑,站在海边向远处观望地黄色大狗就是袜子。
  袜子听见英子的声音,扭头,欢快地跑过去。英子抱住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袜子,你去哪里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爸爸每天都忙着工作,我只有你了。”袜子仿佛在安慰她,伸出舌头舔英子的脸,“英子,别难过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袜子,我们回家吧。”英子轻轻拍她的背。但,袜子似乎生根了一样,不肯离开沙滩。英子有点好奇,“袜子,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想回家?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认为家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味道?没有妈妈做的葱花炒蛋,也没有你爱吃的火腿肠了,对吗?”她边说边坐回袜子原来站过的地方,望着时而汹涌时而平静的海面。海上有海鸥,也有轮船,那一声声汽笛声和海鸥的鸣叫声如同一曲生命交响曲。
  阳光照射的海平面上泛着粼粼波光,也照在英子和袜子的身上。画面静谧而祥和,此刻的英子心无旁骛,只是静静地看着,旁边有袜子令她安心许多,朦胧中,似乎看见了妈妈,她也正望着自己微笑。仿佛在告诉她,不要难过,笑着直面人生中的各种苦与痛。她回头,正好对上袜子黑亮的眼眸,她动情地说道,“谢谢你,袜子。”袜子则冲她“汪汪”地叫着,似乎在说,“这没什么啦。”她起身,回家。袜子跟在她后面,屁股一扭一扭地,心里却在想,我的计划成功了,希望英子的脸上能够重现那种可以融化世界上任何冰川的笑容。想到这些的袜子不禁心花怒放,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袜子!你慢点!”英子也跟着跑了起来。袜子扭头,咧着嘴笑,“来呀,来追我呀!”转身往家的方向跑去……

  【谢谢你,袜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着,转眼英子已经高三了,英子爸爸比以前更加忙碌了,能够和英子一起吃上一顿饭已经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更多时候是已经步入老年的袜子陪伴在英子左右。虽然袜子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但她依旧不厌其烦的逗英子开心。这天是星期天也是英子的生日,可惜爸爸似乎忘记又没忘记,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给自己买份礼物吧。”说完提包准备出门。英子在他身后问他,“中午会回来吗?”
  “看情况吧。”说完英子爸爸就真的出门了。英子趴在桌子上伤心地哭了,她不想要爸爸的钱,一点都不。她只想爸爸能陪自己过生日,可是这么小小的愿望也只能留在自己的幻想里了。吃过饭后的的英子,一边收拾屋子,一边看着桌上的钱,想想还是收起来吧。等她收拾完屋子后,才发现袜子又不知去向,就像当初她第一次离家出走一样,她的心又一次纠起来。袜子,不听话的袜子,你又跑去哪里了?路上的车那么多,万一来不及躲闪……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走出家门没多久,却发现袜子向她这边跑来,嘴里似乎还叼着什么东西,她的毛发因为奔跑而飘扬着。英子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蹲下,张开双臂,仿佛在迎接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袜子!”
  袜子跑到她跟前,放下东西,又是摇尾巴又是叫的。英子也一样,把它搂进怀里,抚摸她的毛发,“袜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又到处乱跑,你这样我会很担心的。”袜子低下头,样子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好啦,看你这么诚恳的态度,暂且原谅你了。”英子起身的同时也发现了地上多出来的网球。她拿起网球问袜子,“袜子,这是哪来的?”袜子冲她叫,“这个是我从那边捡来的。”
  “袜子,不可以做小偷哦。虽然我没有生日礼物,但是你不可以做小偷的哦。”说话间一个头戴帽子,手里拿网球拍的男孩出现在她面前。袜子一看这个人,心说,呀,这小子怎么跟到这里来了。他不会打我吧。躲起来。袜子左顾右盼,想了想,还是躲在英子身后。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的狗把我的球给叼走了。”
  “请问是这个吗?”
  “没错。”
  “那还给你。”英子把球还给男孩,叫上袜子准备回家。男孩突然叫住她,“喂。”她扭头疑惑地看向他,“你是在叫我吗?”
  男孩笑了笑,问,“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英子也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如果不介意的话,和我们一起打球吧。”
  “打球?”英子的自认为运动细胞并不发达,而且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坏人。她弯腰看袜子,袜子,你觉得呢?和他们一起打球,可以吗?袜子看了看英子以及那个男孩,冲她叫道,去吧,英子今天可是你的生日,而且再过一个星期你就要惨叫考试了,就当是放松心情啦。有我在,那小子不敢对你怎么样的。她一边想一边冲男孩大叫,仿佛警告他不可以欺负英子。男孩笑着说道,“你叫袜子对吧。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主人的。”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惨了,他能听懂我的话哦,袜子一边警觉地看着男孩,一边心里直呼悲惨。
  就这样,英子怀着忐忑的心跟着这个男子来到附近的球场,只见那里有一些人也在打球。在他的介绍下,英子得知他们都是某所大学里网球社的学生。那个带英子来的男孩叫司徒夏,和英子同一个姓氏。正午的太阳逐渐变成了夕阳,司徒夏他们也准备回去了。在离去的时候,英子叫住他,“司徒夏!”
  “有什么事吗?”
  “谢谢你,今天是我的生日。”不知怎的,英子突然对这个网球男孩有了些许的好感。
  “那把这个送给你。”司徒夏听说是英子的生日,于是把写有自己名字的网球放到英子手里。
  “不行,这个是你打球用的。”英子把球还给他,对于轻易接受一个萍水相逢人的礼物,她还是很难做到。
  “这个球本来就是你的。”司徒夏还是把球坚持送给她,然后转身走向不远处等待他的同学们。英子看看球,又看看背影,然后回家。
  家,还是像从前一样冷清。英子一个人做晚饭,在等待爸爸的过程中逐渐睡着。深夜,带着一身酒气的英子爸爸回家,看见桌上的饭菜、趴在桌上的英子,以及躺在英子脚边的袜子,他突然生出一丝愧疚来,对英子也对袜子。直到现在英子爸爸总说,要是知道袜子也会离开,当初就该对她好一点。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不咸也不淡地过去着,转眼英子的录取通知书收到了,是她最爱的那所大学那个专业。她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信,看着信封上大学的名字,她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时的袜子却已经走到她的人生尽头,她艰难的抬头看了看英子,眼神迷离,想要再叫两声,却只能发出低沉地“呜……呜……”而不是清脆响亮的“汪……汪……”
  英子看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袜子,你也在替我高兴,对吧。”她躺在袜子旁边,“袜子,你知道吗?我有好多话想要和你说。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快乐的童年,伴我走过孤独的少年。以前我不明白米兰·昆德拉说的,狗是我们联接天堂的天使。现在我真的能理解了。论年纪,你比我们家的任何一个成员都要大,可我更愿意把你当成是我的妹妹,一个笨笨的、需要人照顾,又爱自恋的妹妹。然而,到最后,我才发现,是你把我当成了你的妹妹。是你一直在照顾我,陪伴我,你治愈了我心上的伤。谢谢你,袜子。”袜子听见英子这么说,脸上又露出“这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的表情。
  虽然袜子想要努力地活下来,但是死神还是如约而至的到来。她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令她恋恋不舍得家。从而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自从袜子走后,英子也开始变得不太爱说话,她总是望着窗外的那一片绿色发呆,仿佛还能看见儿时的自己抱着儿时的袜子,在桃花树下转圈,一阵风吹过,一朵花瓣不偏不移地飘落在袜子的鼻尖时,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每当这时,英子的笑容就能点亮世界上任何一盏蜡烛……
  “英子,该出发了。”英子爸爸的声音闯入英子的记忆空间。她转身,“知道了,爸爸。”说完,把和袜子合影的照片放进背包里,然后出门,关上房门,提着行李箱的英子最后又看了看这所房子,英子爸爸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然后去开车门。英子抬头望向天空,恍惚又看见站着的妈妈再向自己微笑,还有蹲着的、张着嘴、伸着舌头的袜子。她在心里说,也对天上的妈妈和袜子说,我和爸爸会好好活下去的。然后转身坐进汽车,英子爸爸发动车子,车子排放着尾气,绝尘而去……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光光 发布于 2011/4/14 16:51:07  
看完作品,第一个印入脑海的就是电影《导盲犬小Q》的画面,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任何生命都让人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