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小拇指》的指向问题

《小拇指》的指向问题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1/4/15 22:36:19 等级:4 状态: 阅读:1943
  编辑按:关于诗观点的探讨,作者不但个人观点独到,语言中肯,且剖析见深度,力度。推荐欣赏!
  
  前些日浏览德州《小拇指》诗刊的新浪博客,看到诗刊列出的选诗原则里有一条:“以充满人文关怀、抵达精神化境、富含哲思禅悟的诗作为佳。”以我的理解,《小拇指》指向尚存在问题,尤其“富含哲思禅悟的诗作”似有颠是纳非之谬误。
  我想没有一个诗人会由于诗歌的哲学意义而存在,魏晋玄言诗吟诵一时,不等朝代结束这些玩世者都完蛋了。哲理诗没多少原创性,大多是观念的演绎,匮乏内在诗质,且大都是前人鼓捣过的,不过图解前人的思想而已,你现在忙活的前代人都已经忙活过了,平庸的诗人总给人以前有过的感觉。再说诗歌语言的浮动性、逻辑性及指称能力也使其很难做哲理探索,谁能总冒充哲学大师?谁能老当罗丹《思想者》?“哲思禅悟”面目可憎,更多的时候是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愚弄读者,哲理诗从来不是诗歌的上品,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为诗,诗写作也不可能在哲思上走得太远,不能小学水平愣充哲学大师,庞德曾告诫诗写作“不要摆弄观点——把那些留给写漂亮的哲学随笔的作家们”,高尔基也认为“真正的诗,总是以专讲道理的东西为羞耻”。
  诗是一种慢,没有必要左右人们的思想,从人性的最深处很自然地流露出来,语言外表看似平常,外在感受却不能抵达的诗方为好诗。诗人刘大程就认为:“一首好诗,常包含着真诚、向善、道义、审美、睿智、博大、深邃、辽阔、隐忍、光芒……这些来自诗人的修为和历练,属于内力,很自然地融入诗行而不见痕迹,只可感知,是谓境界,非表面姿态所能企及。这是大诗人与一般诗人的区别。”一个纯粹的诗人、精神上高蹈的诗人往往是离世俗功利很远的人,往往社会生活中是低能儿,傻乎乎的不够练达,生存能力差,一辈子连正常生活都会搭进去。——昌耀家里的煤气罐坏了,他看到是西安飞机场造的,就用书包带着坐车跑到厂家去修,既不知本地有维修站也不知找个人修修。这样的诗人只有听别人大讲哲思禅悟的份,他自己是鼓捣不了这类玩意的。
  传统诗歌无非是托物言志,“梅”不是“梅”是高洁,“松”不是“松”是高大,难怪先锋诗人说让“梅”喷了一脸梅毒,我觉得先锋和传统的区别很大部分是同一对象表述的区别,而象征的区别几乎成为一个分野,这是当前整个诗歌界普遍存在的问题。
  我与《小拇指》诗刊主编张庆岭先生有一面之交,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也曾选用过我的诗;与诗歌编辑杨荣成先生系多年诗友,是“道义相砥,过失相规”之“畏友”而非其他。作为一个地方刊物要树特色固然不错,但要往大处做,以《小拇指》的抱负不该有这样的小喜好。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