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咖啡店的人们(2)

咖啡店的人们(2)
  作者:悲乱伤心客 发表:2011/4/29 11:58:0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90
  编辑按:坚持写完!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养育了他很久的村子,毅然决定离开这里。
  那个时候男人还很年轻,做为深山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拥有的只是都市人无法媲美的韧性,就仿佛那些吹着寒风的山崖之上不曾枯萎的野草一般,­倔强却拼命的在这个庞大也同时狭小的都市之中寻找着自己的一席之地。
  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也和很多人一般,奔波于人才市场和各种有机会的地方,妄图需找自己的位置,但是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被冷漠所击伤,一些人因此而离开了,选择放弃或者说更未知的前程。但是男人坚持着,因为心中的那一股执拗,同样因为对于她的思念。
  很多年之前,她站在村口,羞涩的和男人微笑着道别,两个人其实交往不深,即便在同一条上学的路上走了很多年,但说过的话其实只有固定的那么几句。但男人喜欢她,喜欢在飞扬的风中看她的辫子轻轻摇摆,喜欢看她望着远处默然无语,喜欢看着她羞涩的对着自己露出一抹微笑。
  仅此而已。
  那年春节,他攥着仅剩下的路费,拨通了村里仅有的一部电话。他想念自己忙碌了半生的父亲,想念从来默不作声的母亲,也想念她。即便这个时候因为大学时代的刻苦让他忽略了和人的交际,以至于没有任何援手伸向于他,即便打通了这个电话,那么便没有了回头的路,即便可能明天的温饱都是问题。
  电话接通了,是村长的侄子,那个当年会跟着他屁股后面叫他大哥的同龄人,男人如愿的听到了自己父母的声音,他尽量平和的告诉父母,自己还好,一切都好。给两位老人家拜年,但是因为新工作太忙,暂时抽不得身。
  他有些羞涩问母亲,咱们邻居那个谁家还好么。母亲高兴的告诉他,那家人都很好,而且他们的女儿马上就要嫁给村长的侄子了。
  北方的冬天,总会在不经意之间飘起雪花,很多时候会让人感觉有些落寞。而本是落寞之人,却更能从中体会到些其它什么复杂的感觉。男人紧攥着手中的电话,听不清村长的侄子羞涩的叫着母亲不要说了,听不清母亲对他的絮叨,也再也听不清父亲简短的说:“如果熬不下去就回来,这永远是你的家。”,他只能不断的应和着,任雪下的更大,风吹得更凛冽。
  那一夜,对于喧嚣的城市来说,只是无尽循环中的一个,但对于他却显得格外漫长,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怀疑,最终,他只能一遍遍告诉自己,如果没有什么可以拥有的了,那么还有什么能够失去的呢?
  所谓的成功,往往建立在对于自己的狠,一个人对自己越狠,往往就能到达更高的位置。即便回首过去,早已忘记了当初的自己。而正因为如此,男人的成功显得理所当然,甚至和他的狠相比有些不足为道。几年的挣扎,男人成熟了,亦有了属于自己事业,而为了自己劳苦的父母亦过上了他能给的更好的生活。而这个时候,成家便成了当务之急,即便男人自己不急,但父母想抱孙子的意愿已经迫在眉睫。
  她是他们公司新来的业务员,和那个她一样,有着那一抹羞涩的微笑,也许正因为如此,男人毫不犹豫的对她展开了攻势。事情水到渠成一般的顺利。即使男人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是爱她的,是喜欢她的。
  婚后她成为了专职的家庭主妇,她会和男人说菜市场的菜又涨价了,邻居家的车停在了自己的过道上一类鸡毛蒜皮的小时,他微笑的看着她,然后给她一个拥抱,然后看着女人在她怀里静静的微笑。但心中却总有说不清的感觉困扰着他,在冬日的某些晚上,他仍然会想起那天站在风雪中的自己。
  遇见女孩是在男人被邀请参加大学五十周年庆典的时候,女孩有些活泼的叫他师哥,然后问男人怎么保养自己的,看起来还这么年轻。

  (我承认写到这我觉得去年的构思足够狗血--但我坚持写完。)
  与女孩第一次接吻的时候,男人有些紧张,他想起了家中的女人,但他仍然坚持吻了下去,唇离开的时候,他甚至有些透不过气的感觉。女孩凝望他的眼神之中有什么闪烁着。可男人看不清她眼中的情感,只是又吻了她一次,直到分开的时候女孩脸上只剩下迷醉。
  女人会和他抱怨应酬太多,连想要个孩子的机会都没有。但却从来不阻拦他的“应酬”。而他亦已习惯下班之后去找他在学校附近买的一所房子,在那听女孩问他一些很可笑但却让他快乐的问题。有的时候男人亦会问自己,未来如何,只得一句顺其自然。
  直到那天,他驱车到了女孩房子的门口,却被另外一个男孩拦住。
  那男孩愤怒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屑,也许因为如此,他也懒得理会男孩那些刁钻的问题。丢下一句“你懂什么。”便离开了那里。
  回到家里的时候,女人很惊讶他的早归,但同样欣喜着。然后同样开始讲那些琐碎,男人依旧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看着女人在他怀中静静的微笑。
  几日后的某天,当他躺在女孩床上看着女人冲进来的时候,心中竟没有任何感觉,任女人哭着扇了他一巴掌,然后又看着女人心慌落魄的走出门去以及一旁一直沉默的女孩。他所做的,只是穿好衣服,起身,离去。
  那晚注定了只是一个平常的夜晚,争吵,妥协,让步,以及一个再也不见女孩的承诺。女人声音嘶哑,用力抱着他,却在也没有呢一抹羞涩的微笑。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玻璃娃娃,而将它打碎有的时候很难,有的时候却很简单。两个人的分开也许是自从男人见到女孩的那一刻,也许是从女人扇了男人一巴掌的那一刻,总有一个人的玻璃娃娃无声之间便以碎裂。又或者,在很多年前那个飘雪的午夜,男人便已经失去了那个娃娃。无论怎样。两人和平的签了字,而男人最后给女人的,除了两人之间大部分的物质资产之外,就只剩下一句简单的“再见”。
  几年之后,他在沿海开了一家咖啡店,偶尔春光灿烂却客人稀少的下午,他会为自己泡一杯最简单的速溶咖啡,然后坐在咖啡店的吧台前面,慢慢阅读着当天的报纸。慢慢的品位那一杯最简单的速溶咖啡。然后度过那个温暖的下午……
  
分享:
责任编辑:漂泊自由的阿杰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余年味 发布于 2015/3/30 15:36:40  
咱们每个人的心中总是隐藏着对美好的向往,可是却总是有很多人无法抵挡住这浮躁的尘世的各种诱惑的压力而让那些美好与自己失之交臂。可是真的抵挡不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