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市井乡情>将军和公主的艰难爱情

将军和公主的艰难爱情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5/24 8:44:0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81
  编辑按:爱真的可以改变许多事情,有爱真好。
  
  【1】
  可恶!是哪个混蛋干的?这么缺德!华兰无意间早上贴好的寻狗启示居然换成寻猫启示。好啊,你不让我找公主,我也不给你找猫。想到这些的华兰忍不住偷笑出声,看看四下没人,收敛起笑容,然后手一伸,眨眼,纸已经在她手上,接着纸被揉成纸团,最后就被丢入垃圾桶。她拍拍手,冷哼一声,跟我斗,你还嫩点。尔后,踩着高跟鞋凯旋而去。
  “是不是公主找到了?”这几天华兰妈因为公主的离家出走已经都快病倒了,见女儿一脸喜滋滋的样子,以为公主找到了,两眼放光,人一下子也精神了。
  “不是,我把那讯猫启示给撕了。”华兰还在为她的胜利而高兴,没注意母亲脸色异样。
  “都是你啦,要不是你,公主就不会逃。你把公主找来,不把公主找来你就不要进这个家的门。”华兰妈下起最后通牒。
  “知道了,知道了。”华兰不耐烦道。自从公主离家后,华兰妈就像丢了魂似的,只要小区有狗声响起,她就会冲到窗户边向下张望,是不是公主回来了,然而每次都是失望。公主啊,你该不会也像你妈那样选择流浪吧。华兰起先并没注意,以为公主在外边逛累了,也就舍得回家了。有一次也是,公主趁她们不注意就跑了出去,等到回来的时候,白毛都变黄毛了。华兰妈边给公主洗澡边念叨,这嘴里说着责备的话语可这心里可着劲的心疼呢。

  【2】
  一天前,华兰细想,公主出逃也不是没有一点痕迹可循。那几天她带公主到楼下散步时,高峰家的将军就经常来骚扰公主,要说不是他来勾引的,还会有谁?哼,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想到此,华兰蹭蹭地就往外走。华兰妈见着了,忙问,这都到吃饭的点了,怎么还要出去啊。华兰边关门边说,甭管了,她呀上三楼瞧瞧去,公主肯定是被他们家的狗给拐跑了。
  “砰砰!”华兰把高峰家的铁门拍的砰砰响,“高峰,你快点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踹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追债的。几个邻居看了忙问华兰,“阿兰啊,这个高峰是不是欠了你很多钱啊?”华兰转头对那个好心邻居说,“阿婆,是啊。你都不知道,他啊,他这人……”
  “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也不怕舌头生毒疮哦。”高峰懒洋洋地打开门。华兰顺势进门,高峰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我先声明啊,你可是主动来我家的。别到时候,又说不清道不明了。”心急的华兰可不理会这些,她盯着高峰,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高峰,是不是你把公主给藏起来了?”
  “怪了,公主它是活的,我怎么可能把它藏起来。”
  华兰将信将疑地从一个房间看另一个房间,高峰则在后面不知趣的说着话,换回的则是华兰的瞪眼。终于她像个领导一样视察完所有的房间,翻遍了所有可以翻的柜子、抽屉等,仍然没有公主的影子。将军从他们的争吵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趁着他俩不注意跑了出去。

  【3】
  将军一边跑一边想,公主,你不能有事啊。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没了你,我的命连一半都不到了。“公主!公主!你在哪里?”他一边跑一边叫,还一边嗅着,希望能寻到一点公主遗留下来的气味。他记起那个下午,那是和公主相遇的下午,也是他们甜蜜而又艰难爱情的开始。
  哇,那位小姐长得好漂亮啊。将军看着在一边顾自玩着的公主,冲她叫了起来,“嘿,美丽的小姐,我是将军,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吗?”
  “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讨厌。”公主看着将军向她走来,她也向他叫了起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叫将军。”
  “将军?我看你不像将军,倒像流氓。”公主眼见将军就要向她逼近,紧张地狂吠起来,佛祖啊,耶稣啊,求求你了,赶走这条长得狗模狗样的流氓狗吧。我害怕。
  他们的叫声迎来了他们的主人。将军的主人叫高峰,在这附近有家酒吧,也算是小老板一个。公主的主人就是华兰了,是个公司小白领,通常也就有着小白领的毛病。原本俩人就互看不顺眼,现在又因为两条狗的关系,他们之间就更加的针锋相对了。
  “我还以为是谁呢?”高峰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晃着身体走到华兰跟前,“原来是老姑婆哦。真是,狗呢又不是纯种苏牧,也不见得有多漂亮,还叫公主。真是笑死我了。”高峰边说边哈哈大笑。公主见有人不但欺负华兰还顺带说她不漂亮,一直对他狂叫,“说什么呢?华兰说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美眉,只有你,还有你的大笨狗才是世界上最丑的。”
  华兰听了他的言论自然要反击,“哟,这狗是你的呀。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啊,主人是色狼,狗也就是流氓狗了。”说完不理会高峰的吹胡子瞪眼,拍拍公主的后背,“公主,我们好女不跟男斗,咱们再怎么说也要比这条流氓狗好。我们做任何事都要淑女的样子,知道不?”
  “知道。”公主听了华兰的话后冲她叫了几声。然后跟在华兰的身后回家。将军眼见公主不理睬他,心里自然失落,不过他马上就要高兴起来,原来她叫公主啊,好美的名字用在她身上实在太贴切了。公主,我的公主,我美丽的公主,我可爱的公主。将军边想脑中就浮现出和公主在一起的情景,那幅画面令将军心潮澎湃,特别激动。
  “将军,我们也要回家了。”高峰把狗链拴在将军的脖子上,边拉边说。他看了看远去的华兰和公主,“别看啦,人都走远了。有本事,你去把她追回来啊。”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将军带回家。

  【4】
  “将军,吃饭了。将军!”高峰把狗粮倒在将军的饭碗里,一边叫一边寻找,但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连根将军的毛都没有,闯入他大脑的第一个词是失踪,第二个词是离家出走,第三个词是愤怒,第四个词是算账。他没怎么细想就蹭蹭下楼,敲门,开门的是华兰妈妈。
  “是高峰啊。”华兰妈妈一见到是曾经帮助过她的高峰很是热情的把他请到里面,“快进来。”
  “伯母,请问将军有没有来你们家?”高峰内心还存有一丝希望。他虽然讨厌华兰,可是两条狗是无辜,他可从来都不会阻止将军来二楼华兰家找公主。而华兰呢,则躲高峰以及他的狗就像躲瘟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谁是你伯母啊,她是我妈,不是你伯母。再说了,你家的狗丢了,找我有什么用啊。”华兰端着饭碗站在母亲身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阿兰怎么说话呢。”华兰妈妈回头瞪了女儿一眼后,又对高峰说,“将军确实没来我们家。”
  “哦,这样啊。那……打扰了。”高峰唯一的希望也落空了,眼神中多了些失落。将军啊,你去哪里了?我平时可一点都没亏待你哦,你怎么能这样呢。他在小区里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终于忍不住在小区里大叫,“将军!将……”军字还没出口呢,一盆水就泼了下来,把他浇了个透心凉,“谁啊?谁这么缺德?”
  “在小区里鬼叫什么?”说话的正是泼水之人,也就是刚和高峰闹了点不愉快的华兰。说完把窗户一拉不再理会。
  那边满身湿透的高峰则举着手,愤恨道,“你!”擦了把脸说道,“好男不跟女斗。”说完看了下时间,也是开门做生意的时候了,找将军的事只能暂时搁浅。

  【5】
  将军跟在流浪狗阿黄后面,一遍又一遍地问,“阿黄大哥,你说你看见过公主,他在哪里呢?”
  “哎呀你就不要再念了。我真服了你,你说的公主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啊,右脸一块黑色的,好像胎记一样。”
  “这就是她的特色啊。她虽然不是长得美若天仙吧,可是她有一种很特别的美,就因为这样我才深深地爱上她了呢。”想到等下马上就要见到公主的将军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就算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他照样还有力气说话。公主,我的公主,我马上就来了。
  两条狗边说边走,阿黄在一家餐馆前停下,“就是这里了。”
  “这里?阿黄大哥真的是这里吗?”
  “就是这里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谢谢你,阿黄大哥。”
  “不用谢。这一带,你要是遇到其它流浪狗,你就说你是阿黄的朋友,他们就不欺负你了。”阿黄边说边跑出去很远,然后又扭头看了眼嗅地面的将军,佛祖保佑,希望你能早点找到你的公主。“走,走,我这里没有吃的。”餐馆老板见有流浪狗来到他的店里,于是停下手头的活来赶这条看上去并不太脏的流浪狗。
  “我不是想要吃的,我只是想要找我的公主。先生,你一定见过公主对吧。我求求您了,可以告诉我公主在哪吗?”将军张着大嘴巴,站起来,两条前腿弯曲,就像人类的作揖动作一样。
  “你不走是不是?好,我……”老板眼见这条流浪狗一直叫个不停,把客人都吓跑了,于是找扫把要打它。这时老板娘出来了,碗里放了些客人吃剩下的饭菜,“我看这狗也蛮可怜的,就不要打他了。”她把碗放下,对将军说,“你是饿了吧,快吃吧。”
  “谢谢你。可是我真的不想吃,我只想知道公主的下落。”将军见他们仿佛也不知道公主在哪里,只好失望地离去。人类的世界怎么能明白我们狗界,虽然我们比人类低了那么多,可是我们也有情感啊,将军边想边走,边走边忍不住大声呼叫,“公主!公主!”

  【6】
  没听到公主的声音,却惹来了几条流浪狗。“嘿,我说小子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带头的黑狗冲他叫了几声。
  “大哥,请问你见过公主吗?”
  “公主?我还皇后呢。”黑狗在将军周围转了下,心想这小子的体格不错,要是把他带到主人那里,或许还能得到主人的奖赏呢。“这样,你去把那只皮夹咬过来,我就告诉你公主在哪里?”
  将军随着黑狗的眼睛,看见确实有个人的屁股后面那个皮夹就要掉下来了,虽然很想得到公主的信息,可是要他做一条小偷狗,他还是不愿意的,“那不是变成小偷了吗?”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信不信我咬你”黑狗站起来做势要咬将军。为了公主,将军只有极不情愿地走向那个露出钱包的屁股,高峰说过,狗也是狗格的,不能丧失了狗格。他冲着那屁股叫了几声后又回到黑狗面前,“大哥,那钱包不肯跟我来。”
  “我可全看见了,臭小子,既然这样,兄弟们给我上。”黑狗冲其它流浪狗叫了下。于是几条狗开始撕咬起来,养尊处优的将军哪是流浪狗的对手,没多久便已败下阵来。这时另一条狗的声音出现在他们中间。躺在地上的将军一听到阿黄大哥的声音,眼中流露出希望,阿黄大哥救我。
  阿黄一见是将军,“将军,你怎么在这里?”他又冲黑狗道,“大黑,没看见他是我朋友吗?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的朋友。”
  黑狗见将军是阿黄的朋友,声调一下子就变许多,“将军老弟,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阿黄大哥的朋友。”说完带着那几条流浪狗离开。
  “阿黄大哥谢谢你。”将军站起来。
  “你这条笨狗,不是告诉过你,要是有狗找你麻烦,你就报我的名字。”
  “我……我不是忘了嘛。”将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听阿黄地训斥。阿黄见他如此也就不再唠叨。夜幕逐渐降临,将军只能栖身于公园的长椅下。睡不着的他向阿黄讲述起他和公主的爱情故事来。

  【7】
  那时的公主很高傲,无论将军怎么讨好她,她都不接受。“公主,你看我打的滚,好看吗?”将军一边在草地上打滚一边问。
  “讨厌,一点都不好看。”公主把头扭到一边,但又忍不住回头偷偷看一眼。其实,他长的也蛮帅的。人类不是有句话叫貌似潘安,其实他也算是犬界的潘安郎了。看着看着,公主的心就怦怦地乱跳。公主为了能平复过快的心跳,当然也因为正好内急,于是跑到公厕方便。等她出来时遇见了一条一脸“别理我,烦着呢”的沙皮狗。她还没走到草坪那里就被一条恶狗纠缠,幸好将军发现,把恶狗赶跑。也正因为这样,公主对他的态度开始缓和。从那时候开始,爱情的种子在两条狗的心里埋下,并生根发芽。
  华兰自从知道公主爱上她所憎恶的高峰家的将军后,家里就一天没太平过。只要华兰在家,她就坚决不让公主出门。公主想尽了各种办法,挠门,撕咬,狂吠,绝食,这些在华兰那都没用。那几天,公主都瘦了一圈,后来还为此病倒而住院。华兰把公主从宠物医院接回家后还不停责怪她,“你这条笨狗,为了那条公狗,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对,没错。没有了将军,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你还叫,再叫也没用。”华兰说完,生气的把公主关进她的房间里,“你就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等你想通了我就放你出来。”
  “阿兰,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嘛。”华兰妈心疼公主,想帮公主说好话,“你对高峰有偏见,也不能迁怒于两条狗啊。”
  “妈,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心软任由这小家伙,可别怪我,连你都不认哦。”华兰是下定决心不让公主和将军见面。
  “你这孩子。”华兰妈叹口气,去厨房准备晚餐。第二天,也就是公主失踪的头一天。华兰妈担心公主的身体,于是把门打开,想让公主出来透透气,谁知公主趁着家里的门没关,一溜烟跑了出去。她先上三楼将军家,挠门、叫,可是将军家的门怎么不开。公主见门一直都没开,误会将军另结新欢,一气之下离开了家。

  【8】
  这边将军在寻找着,那头高峰和华兰也因为将军和公主,暂时放下成见,放下战争,通力合作。但也因为这样的接触,让俩人之间的那种感觉变得微妙起来。特别是有天华兰因为高跟鞋断跟而崴到脚,高峰二话不说一路背着华兰回家。令华兰对他的印象改观,她开始反思,如果当初同意公主和将军在一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在找狗的同时,华兰工作也受挫。她的部门来了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孩,而这个女孩又是她前男友的现任女友。两女相见必有一伤,更何况,这俩人的嘴巴都够毒辣。当毒的遇上更毒的,只能毒的那个败下阵来,华兰正是前者。“老板,给我来一扎啤。”华兰决心去酒吧买醉,但又担心被色狼骚扰,所以就去了高峰的酒吧。
  “哟,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来了。”高峰见是华兰,言语中多了几分戏谑与欢欣,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你甭酸我了,我知道自己什么料。”华兰边说边把一大杯啤酒灌下,“哎,你这什么酒啊,这么难喝。”从来不喝酒的华兰显然已经有几分醉意。醉眼迷蒙的她又看见90后小辣椒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俩人见是华兰,于是上前打招呼,言谈中尽是讽刺。高峰把华兰的一把揽住,“你就是那位捡了我现任女友不要的男人的小太妹啊。”说完不理会小辣椒的气急败坏,对华兰说,“兰,我们不跟没品的人说话。”转身看向正在喝酒的顾客,拍手示意众人听他说,音乐适时停住,“今天是我和女朋友相识100天的纪念日,今天晚上的单我全免。”说完在众人的叫好声中,他挑衅地看着小辣椒的男朋友,怎么样?你敢吗?小辣椒怎肯认输,于是对男朋友说,“哈尼,你反击他,我们不能输的。”
  “宝贝,我们不和疯子一般见识。”说完拉着小辣椒离开。旋即没多久就听见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大家都引颈观望。只见小辣椒冲出酒吧门,她的男朋友则尴尬地跟在后面。高峰笑着看这两个活宝离开酒吧,扭头就见华兰正盯着他看,眼中有亮晶晶的东西。
  “说好啊,我可不会安慰人。”
  “谁说我要哭了,我只是刚好进东西了。”华兰说完,又坐在先前坐过地方,伏在吧台上。高峰见她肩膀一抽一抽的,低头,“真哭了啊?”
  “我没有。”她把头移到一边,不让他看见狼狈样。
  “好了。我送你回家。”高峰叹口气,“你真是我命里的克星,遇上你准没好事。”边说扶她起来去外面。经风一吹,华兰吐得更厉害了,在墙边,他递给她纸巾,“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酒了。”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管我。”华兰边擦嘴边摇摇晃晃地往前走。高峰看着她的背影有点不放心,于是跟上去,在她面前蹲下。
  “干嘛?”
  “背你。”
  “不用。”
  高峰不理会华兰的拒绝,一拉她的双手,一托她的屁股,就这样他背她回家。

  【9】
  经过阿黄以及他的朋友,将军终于找到公主了。公主,我终于要见到你了。太好了,公主,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公主的将军怎么也睡不着。这下可苦了阿黄,他又要有一个不眠夜了,谁让他摊上这样一个朋友呢。
  第二天,将军和阿黄俩人根据得到的消息匆匆赶到一家狗肉馆。在狗肉馆的后面,那条布满血腥味的巷子里,将军轻声呼唤公主,这一声声呼唤终于换来了公主虚弱的声音。他循着声音终于找到了被拴住的公主。
  “公主。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将军。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负责望风的阿黄催促将军和公主赶快离开这里。将军要咬断那条拴住公主的链条,可是怎么咬也咬不断。公主看着将军的努力,流泪了,“将军,真的不用了。你快逃吧,再不逃,你也会被他抓住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将军,你快走啊,再不走,你会没命的。”
  “不!你要是死了,我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将军并不放弃,虽然他的嘴角,他的牙齿因为撕咬而开始流血。就在这时,狗肉馆的后门开了。满脸横肉的老板拿着刀走了过来,他杀过无数条狗,但从没见过那条狗会流眼泪,也从没见过哪条狗会为了让对方有生的机会而主动站在他的刀下求死。这三条狗却是个奇迹,他被他们的感情而感动,竟然主动解开链条,“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有多远就走多远。”将军他们似乎明白了老板的意思,连忙跑了起来,没跑多远,他们又停下,站起来,两条前腿缩起来,向放了他们的老板鞠躬,齐声叫了三声,“老板,谢谢你!”尔后跑得无影无踪。
  路上,阿黄问公主和将军,今后有什么打算。将军也说不出,他的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的日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个家,怕是回不去了。虽然想念高峰,可是想到一旦回去,公主又会被软禁,那种相思的日子太苦,他们再也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这中间,虽然吃了很多苦,但真心相爱的两条狗却过得浪漫而温暖。劫后余生的那个晚上,公主终于成为将军的妻子。

  【10】
  当将军、公主和阿黄三条狗在马路上闲逛时,被巡逻的城管队员发现,带回到城管中队。没多久,心急如焚的华兰和高峰俩人匆匆赶了进来。一看见公主,华兰一把抱住她,“死丫头,这几天,你都跑去哪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快急死了。”
  “对不起,华兰。”公主一声不吭,任凭华兰一顿臭骂。同样的将军也被高峰一顿臭骂。接着,公主和将军各自被主人领走,剩下的阿黄,突然也有了想要被领养的心情,因为他发现有主人的疼爱,真好。高峰看出三条狗之间的友谊,走到门口,又折回,拍拍阿黄的后背,“你就是阿黄吧,以后你和将军一起帮我看家,没问题吧。”
  “没问题!”阿黄欢呼雀跃。就这样,华兰和高峰两人带着三条狗去宠物医院做体检,期间得知公主已经怀孕,最开心的当属华兰一家。
  又是一个有着温暖阳光的午后,小区里许多人都带着自己的爱犬来参加公主和将军的婚礼。此时的公主已经是个大腹便便的孕妇了,将军问站在身旁的公主,“老婆,咱俩算不算是奉子成婚呢?”
  “我可警告你啊,不许你对我……”
  “知道,老婆。”将军舔了下公主的脸,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看着将军和公主都有情狗终成眷属了,高峰顺势问华兰,大家都被剩下了,要不凑在一块得了。
  “你?”华兰把高峰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省省吧!你这‘夜店王子’的称号,我可承受不起。”说完不理会高峰,转身,顾自往前走。高峰跟在后头一个劲地问她,要是他改变,是不是可以接受?换回的却是华兰回身瞪眼的结果。将军笑着说,也该让这小子尝尝被拒绝的滋味了。
  阳光下,每个人都笑开了颜。原来,爱真的可以改变许多事情。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