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十一年前梦一场

十一年前梦一场
  作者:晚晴 发表:2011/7/22 17:37:1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73
  编辑按:爱情,没有那么简单,错过便再也回不来。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与他的相识是佛的旨意还是上苍特意的安排,她无从得知。
  潺潺留走的是如水般的岁月,缓缓走来的却是层层叠叠的回忆。十一年了,虽未再时刻把他念起,但总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忆起他。因为他给了她作为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初恋,穷此一生,她也不会忘记他。
  很多人都说,在初恋的时候不懂得爱情。她不知道她是否懂得爱情,她只知道,她渴望和他能够天长地久。
  她和他的恋情没有天长地久,他们的恋情只持续了短短的四年。就随着他的离开而结束。然而,这四年又是漫长的,那一封封的两地书啊,泣尽了她多少的眼泪。
  恍惚间,那张英俊的笑脸又浮现在她的眼前,耳边似又听到了宿友们说“林志颖来了”的嬉笑声。他总是对她们微微一笑,然后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
  那年她二十,他二十二,他们相遇在同样一个知了声声唱的夏天。她不会忘记,那天他穿着白色短袖衬衣和深蓝色的长裤。后来他对她说这是他最喜欢的穿着,他还告诉他她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着白色打褶的连衣裙,还化了点淡淡的妆,很好看。是啊,她也记得呢,是秀帮她化的,秀还帮她梳了个蘑菇辫。那天他来的时候,秀正在帮她梳辫子。
  秀对她说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秀还在背后悄悄地问过他是真的喜欢她的吗?他回答说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当秀把这句话告诉她的时候对她说他真的好会说话。以后有多远呢,她没有说只是在心里这样想着。
  他一次次的来看她。他第一次约她他们去了学校附近的公园,他带她去溜冰,她不会,他拉起她的手教她,一下她就跌倒了,于是他让她先看着他,她至今都忘不了溜冰场上他摆着各种优美的姿势飞般得旋转的矫健的身影。溜冰场出来已是日落西山月上柳梢了,他们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他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第一次,她闻到了男性特有的气息,她依偎在他宽厚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的呼吸。他低下头吻她,吻她的耳朵,吻她的脖子。这是她第一次被男生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思考,忘记了反映,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当他的嘴慢慢滑到她的嘴边时,她条件反射般得推开了他,他又一把抱紧了她,她又推开,他们的脸都红了,她瞬间跑出了好远,于是他在后面追,她在前面跑,两个大孩子在公园的花丛间捉迷藏一样的追逐着,刹那间都忘了刚刚那份羞涩的难堪。
  有段日子,学校红眼病泛滥,她不幸也被感染了,两个眼睛红肿的眯成了一条线,他要来看她,她让他不要来,怕他也被感染,他说他属兔子的不怕,她听了大笑。果然当他再来时两个人红眼相对,他说这下真的同病相怜惜惺惺啦。他要带她去看电影,她说红着眼睛怎么看呢,他说不怕我们有四个红眼力量大。她清楚记得那次放映的是《小鬼当家》,他们俩都看得四个红眼睛眼泪流的稀里哗啦,还笑的一塌糊涂。从电影院出来已是星光满天,夜风轻轻地吹拂,让人感觉很是舒爽,他们手牵着手走到学校门口,她和他说再见,他轻轻地把她抱进怀中,感觉着她的温度,她的柔软,他闻着她的发香,他说认识她让他感到很幸福。她慢慢地把头从他的怀中抬起,仰着脸,看着他,星光下,那双剑眉星目因为流过泪水而越发觉得深情款款,他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突然间他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他的唇绵绵的,她的唇柔柔的。他们紧紧相拥着,忘我的沉浸在这迷幻的夜色中,霎时间无限爱意弥漫在整个夜空,连风儿仿佛也沉迷于其中,停下了它那摇曳飘荡的身姿在一旁静默不语。她轻轻地对他说这是她的初吻。
  临近毕业的那段日子是忙碌又紧张的,大家一边复习备考一边为毕业后的工作而四处奔波。她也为着日后的去处而忧心忡忡,他来了对她说他已经在他的单位给她找了份工作。他说他不会让她离开他。原来她担忧的也正是他担忧的啊,她也不想离开他呀。那时她感觉幸福极了,以后他们可以天天在一起,在一起工作啦。
  离开学校的那天,他来接她一起去了他的单位。他的哥哥和叔叔都都在那里上班,由于宿舍部的管理人员那天不在,他的哥哥给她在单位安排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那天晚上他陪着她,他说他睡这张,她睡那张,可是她一定不肯睡,就坐在两张床中间的书桌旁。他说她不睡他也不睡,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好久,实在挡不住睡意来袭,他和衣躺倒在床,她忍不住趴在了桌子上。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起身给她盖衣的时候她惊醒了,她看到他充满了关切还近乎有点哀求的眼神,他说,睡吧,真的,快去睡吧,这样吃不消的。不要害怕,快去睡吧。她还是不肯睡,她听到他轻轻地叹了声“唉”,万般无奈地看着她。他说你管自己睡吧,我一会就睡。他说你不睡我也不睡,两个人又是一番折腾,他终于忍不住了对她大声说你到底在怕什么呢,明天还要工作呢,明天是你第一天工作呢。你这样让我很心疼的你知道不。早知道今晚不陪你了,让你一个人睡在这里。他的声音从开始的大声到最后低得放佛是在自言自语,她突然哭了,而且哭得一发而不可收拾,他慌了,他以为是自己刚才太大声了,连忙把她揽在怀里说着对不起。她抬起泪眼朦胧的脸对他说是她不好,让他也睡不好,她说她想家了。是呀,这是她第一次在人生地疏的地方过的第一夜啊,而且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同室,她是感到害怕。他轻轻地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对她说快睡吧,不要害怕。她终于去睡了,那夜,他们俩后来都没有再眠。后来每次他们回忆起他们的“第一夜”的时候,他都会说当时她可爱的让他心痛,而她总会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他给她盖衣醒来时看到他的那眼神。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他们几乎没有发生过任何争吵。早上他买好早餐到她宿舍叫她起床,然后他们一起上班,她在楼上,他在楼下,中午他早早的在食堂买好了饭菜等着她,这让和她一起工作的那些女孩子好羡慕,一个年纪大点的女孩子对她说你的男朋友人长的帅,又那么体贴,你看看你,一下班坐下来就可以吃了。她笑着不语,心里甜丝丝的。每天吃过晚饭后有时他带她去看电影或者陪她一起去看戏,有时一起去逛街,有时他就和她待在她的宿舍里看看书打打牌。休息的日子他带她一起去“偷”门卫大爷偷藏的桔子,然后把桔子一个个都分给大家,对着门卫大爷做鬼脸让他又气又无法。散步时他会故意走在她的后面,等她回过头来让她突然发现她不见了,第一次,她确实急了,而他却偏偏要等到她发急的时候才突然从某个角落出现,然后对着她大笑,她哭笑不得,故作生气的不理他。后来几次他这样她就要么管自己走,要么站在原地不动,他看到她这样就对她说你真坏。她说你才坏呢,老这样折磨人。然后他就看着她笑。下楼的时候,她会突然从后面扑到他的背上,他就背起她在她鼻尖轻轻一点说真懒。她就在他耳边低语:就这样背我一辈子哦!每次他骑自行车带她去兜风,他都会从前面伸出一只手把坐在后面的她揽过来,然后笑着对她说坐稳了哦。她也喜欢这样被她揽着。有次她很调皮地对他说了句老娘我,话还没说完他回头笑着说这么小就称自己是老娘啊,你看看,大家都在看着你呢。她嘟嘟嘴,对他嘻嘻笑。那时他们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哦,他玉树临风,帅气俊秀,她亭亭玉立,文静秀气,他们经常穿着一样的衣服,几乎所有遇见他们的人都会说他们真是天生一对,就连她的父母虽然反对,但她在背后也听到了她妈妈对她爸爸说这两个人看看真的好般配。她是在认识他的第二年带他去她家的。
  她的父母反对她和他在一起,第一是远,他们舍不得她远嫁,第二是认为她还小,很多事情都还不懂。后来她才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父母是为了考验他才让他们分开的呀。有句话说多数恋人或许可以逃过时间的锤炼,却常常无法忍受空间的隔阂,在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夹击下,若要保持彼此的情感,出了要与坚定的个性及信念外,或许只能靠上苍保佑了。上苍让他们相识相恋相离,是上苍没有保佑他们吗?不,这一切都只能归咎于他们有缘无分。那段分开的日子,是刻骨铭心的。
  她不能忘记,那天他送她去长途客站,当汽车启动的时候,他还站在车门口,两只手死死的扳开车门,他的眼睛中含着泪,那一眨不眨的眼中仿佛要滴出血来,她的心如万剑穿刺,那一霎她真的想不顾一切的跳上车跟了去。但一霎的同时她想起了严父慈母,她不能再让他们的操心不安了。那时候真是流泪眼对流泪眼,再要相逢不知要待到何时了,汽车无情的迅速远去,她哭跑着跟在汽车后面……她实在无法承受顷刻间的分离,从此千里迢迢,再也不能象往昔那样耳鬓厮磨相伴相依了,她足足流了一个星期的泪,心才渐渐的缓些下来。他回去后马上来信,信中他还夹带了一对小白兔的发夹,她哭了,哭得肝肠寸断。收到信后的第三天,她正趴在小门上发呆,抬头那刹他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他说他真的好想她。他说他只想来看看她,马上就回去,不会给她带来丝毫困扰的。她又哭了,那天他们从相聚到离开不到两个小时。
  她不能忘记有一回他千里迢迢的跑来带她去镇上的卡拉ok,给她唱歌,她忘不了,一首是《爱如秋枫叶》一首是《笑脸》,他在上面深情的一遍又一遍的唱着那两首歌,她在下面泣不成声。他对她说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终有一天她的父母会接受他的。
  她的父母看她终日郁郁寡欢,于是把她送到杭州她舅妈那里,舅妈开的缝纫店有三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小姐妹在学缝纫,她父母希望换个环境让她的心情也能慢慢舒展开来,顺便也好学点缝纫,她爸爸早先就说过女孩子家缝纫一定要会。临去杭州的前一天她给他电话只告诉她那边的电话号码。
  舅妈的缝纫店楼上是一家旅馆,白天她和那三个小姐妹一起学缝纫,轮流做饭。那天傍晚,轮到她做饭,她正在旅馆的小过道上生炉子,立起转身的那刻他仿佛从天而降的出现在她面前,她一下呆住了,手上的煤饼钳子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对面的他笑着对她摇摇手。那刻她真的感觉似在梦里一般,只觉得一颗心如奔跑的小鹿般狂跳着。直到他过来递给她一张写着他登记的旅馆房间的门号的字条时她才如梦初醒,她真的来了,真的来了。可是他是怎么找到她的呢,他说他就是顺着电话线才找到这里的,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一到这里就遇见了她。她被他幽默的话儿说笑了,感动的热泪盈眶。
  在那个小旅馆的房间里,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诉说着离情别思,依依难舍。他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了,他对她说看到她他就心满意足了,他对她说一定要等他,一定要等他。她点点头。送他去车站的时候,她又泪流满面。后来他在给她的信里写道:你流泪的样子真的好可怜,让我好心痛,我是多么地不想离开你不想让你再流泪呀!每封信的最后他都不忘写着同样一句话:他和她,相爱到永远。这是他带她去工作的第一天他和她说的一句话。那时她问他永远有多远,他对她说他们俩不管怎么样都会是个永远的。
  她在等待和思念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个傍晚,她接到他哥哥的电话,说他遇车祸在医院,请她一定要来看他。她一下心急如焚,匆匆告别舅妈,但还是没有赶上末班车,她就慢慢的走着,能和人拼车就拼车,路上有个大妈对她说你这么个漂亮的大姑娘怎么穿着拖鞋就上街了啊,这时她才发觉刚才走的太急连鞋子都没有换。等到家已经很晚很晚了。她告诉妈妈,慈祥的妈妈对她说作为朋友就去看看他吧。第二天一早她坐上了去他城市的长途客车,到医院正是华灯初上时分。
  他的哥哥告诉她:他脑部受伤,刚做过手术还没有意识,估计醒了暂时也谁都不会认识,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一直对我说着说你一定会来的。她看到他的头上包满了纱布,那张英俊的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轻轻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来了,我来看你了。他哥哥走过来对她说让她先去休息会,这夜估计他要闹呢。她说她不走,她就要在他身边看着他。他哥哥说闹起来很凶的呢,乱抓乱踢的。她说她不怕。话才刚说完,躺在床上的他就大喊着痛痛痛,他的哥哥和护士分别按住他的手他的腿,还有他的身体,她看的难受极了,走过去想抓住他另一只刚刚挣扎出来的手,不想手没被抓住,她的眼镜却被他胡乱抓摇中打落在地,她哭了,一遍哭一边说:我是***呀,你看看我,我来了,我来看你了。奇迹出现了,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同室的人们都说这真的太奇怪了,一个护士脱口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那一晚,每当他疼的吵闹时她就和他说话,直到凌晨,她看到他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她,他看着她的眼神让她觉得似认识她又不认识她,就一小会他又睡过去了。这一夜她就这样在床边守着他,早晨,他的父母姐姐都来了,他醒了,大家一个个地走过去让他认,最后看到她的时候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她明白他的意思,走过去笑着对她说做和尚了哦!他的声音很虚弱,她俯身过去,她听到了他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她一直到他出院她才回家,然后又去了杭州。他的伤好后他就到杭州来看她,那次,他们一起去了城里游玩,他又给她买了一对小白兔的发夹,不同的是上次那对是粉红的,这次这对是雪白的,像真的小兔子一样就耳朵和眼睛染了点红色。她说不是已经有了么。他说这样的发夹很难找到,上次那对他就走了很多发饰店才找到的哦。她像珍宝一样的爱惜着,每天都用它们夹头发,后来坏了,她就用线用万能胶缝合,继续夹,她舍不得扔掉。
  他们在鸿雁传书和电话声声中过了一年又一年,转眼到了他们相识相恋的第四个年头的夏末。他又来了,她的父母看到他们经历了那么久还是如此相爱,就同意他们在一起。这让他们欣喜若狂,四年的等待,四年的思念,四年的泪水,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她父母千叮万嘱的送他们上了车,在车上她悲喜交加,忍不住涕泪交流,她在想她的父母。他一边帮她拭泪一边对她说他会好好对她的,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他了。她继续和他一起工作,可不到一个月的样子,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找到了她。那个女孩子很直接地对她说她喜欢他,如果她要真的爱他,就该让他和她在一起,因为她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那时她第一个感觉是她不是在看电视吧?面对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她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女孩子说完就走了。就在那天晚上,他来了,他对她说他临时接到通知要离开几天去出差,让他好好照顾自己。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她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也匆匆地走了。他走后她才想起白天那个陌生女孩子,于是她去他的宿舍找他,他没在,她打他的呼机,她也没回。那又是一个让人很不安稳的夜。第二天她接到他的电话,他说昨夜他就出发了,现在正在另一个城市。他对她说这个周末一定回来。然而,她等到了这个周末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傍晚她带着心中的疑团去了秀那里。
  秀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笑着说才分开两天就这样了啊,想想你那四年吧,走,我们一起去夜市逛逛。夏末的夜风已经有点微凉了,她和秀携手走在人流潮涌的夜市,突然,她停住了,那不是他的车么?秀也看到了说去看看。车里面她看到他和那个陌生女孩坐着,车顶上,她给他买的那串平安风铃一动也不动的垂荡着。他也惊呆了,真是怎么也想不到啊……她什么也没说转头走了,秀赶紧跟上去,说也奇怪,就在那时他送给她的那个戒指突然断裂了,难道这真的是冥冥中早就注定好的了么?眼泪无声的从她的脸颊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秀很生气的说明天她要去问问那个家伙。
  世界在一夜间完全变了,那几天,他的哥哥他的姐姐都来找她,对她说他爱的是她,这几年来他一直对他们说着爱的是她,要娶的也是她。她这才知道原来在她不在他身边的那段日子里,他犯了个大错,如果要不是那个女孩子帮忙,他现在就可能待在监狱里了。而那个女孩子也是喜欢着他。她没有说话,他呢,他在哪里呢,他为什么不亲口对她来说。不知道几天过去了,他来了,带来一脸的憔悴,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她好遥远,远的仿佛从未认识过。她对他说我不认识你了,不认识你了。他听了也重复着她的话:不认识啊,不认识啊。突然他的两手一把扣住她的肩对她说等我,等我好吗?等我把一切都处理好了,等我好吗?她一把推开他,又紧紧的抱住了他,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拥痛哭流泪了。第二天,她离开了和他一起工作的地方,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只去了秀那里,秀送她上了回家的汽车。
  她把一切告诉了她的妈妈,在她妈妈怀里大哭了一场,妈妈说你们两个呀真的像电视里在放的一样了。她在上海工作的爸爸也知道了写信回来对她妈妈说好好安慰她,不要去说她,眼泪又一次汹涌而出。这年过年春节,她订婚了,未婚夫是她堂舅的朋友。订婚的那天他打来电话,是她父亲去接的。第三年的春天,她做妈妈了,她带着孩子回妈妈家的时候收到了他的来信,信中他写着离开她后他的一切。她看了默然无语……没有再回只言片字,她只对她妈妈说了句话:我现在已经很安稳了。
  十一年前的那一帘短梦早已断了章落了幕,而今回忆,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此情已自成追忆。那些曾经,渐渐褪了色,渐渐定格,成为她心中永远不变的画面。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