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布拉格之恋(上)

布拉格之恋(上)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7/30 14:50:2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61
  编辑按:一提到布拉格,印入脑海的便是昆德拉,小玩偶,广场喷泉,塔楼……当然,还有那些浪漫的爱情故事。

  一、回到最初也是最后的地方

  【捷克,布拉格】
  彼时,在文豪准备登机前,身边的朋友们都问他,不再多考虑一下?他将背包往肩上一背,笑着说,“现如今的宋文豪已非往昔,他卸下所有的包袱,用一颗轻松的心去赴一个对他来说特别重要的约会。”说完,他看向众人道别,然后大步流星地向海关走去。不久,飞机带着轰鸣声向着布拉格而去……
  此时,文豪站在以薰曾经站过得地方发呆,默默地问喷水池上的雕像,刚才的那个女孩向你许了什么愿?殊不知他日思夜想的女孩,此刻正端坐在雕像的后面发呆。每次文豪以为遇见了她,想要上前相认,那女孩转身,却发现并非自己所思念的那个人。当他转身之际,以薰却又出现在喷水池前虔诚许愿,他们就这样每天都会在喷水池前擦肩而过。直到有一天,当宋文豪在喷水池前祈祷完,转身之际发现身后竟然站着梁以薰。俩人静静地看着彼此,仿佛时间所有的人都已经消失,这座城市,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记忆回到很久以前……
  
  【你的笑容】
  在还没遇见梁以薰之前,宋文豪的心是冷的,脸是僵硬的。为了避免和家里的继母以及异父异母的弟弟发生冲突,在父亲万般挽留下,还是选择离开中国只身来到布拉格开拓集团公司在海外的市场。由于工作繁忙的关系,令文豪无暇顾及家务。于是,他只有打电话给家政公司的人,请他们帮忙找一个钟点工,替他打理家务。于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在布拉格留学的梁以薰成为他在布拉格家里的钟点工。
  梁以薰每天下了课后就会匆忙赶到宋文豪的家里打扫房间,然后在文豪回来之前离开。在她离开之后,文豪开车进入,然后打开家门就会发现各种便利贴出现在房子里的每个角落,他目无表情地将这些撕下然后丢入垃圾桶里。他并不习惯被人关心,也不习惯去关心别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着,二人从未相遇过。
  直到有天文豪在广场上闲逛时发现在不远的地方有个女孩正在流浪艺人面前翩翩起舞。她的舞姿虽然并不优美,但是她的笑声却像一串风铃一样拂过他的耳边,令他不自觉地走向她的旁边。这时,他看清了女孩样貌。她的容貌并不是那种可以令你很惊艳,但细品之下又别有一番滋味。一曲终了,游人和路人都向他们报以掌声。她学着电视里舞者谢幕的样子,提着裙摆冲大家鞠躬。他看着她的笑容惊住了,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在他的生命里也出现过这样的笑容,当他想要抓住的时候,那抹笑容却飘然而逝,从此留下一颗孤独的、害怕黑夜的心……手机的声音将他从记忆中拉回到现实里,接完手机后,想要再看一眼那女孩,然而那个穿白色棉长裙的长发女子早就消失在了人群里。他有些失落地离开。
  自打那天起,文豪每次开车经过的时候,他都会停下,然后搜寻。可是每一次又都一无所获,他也就带着几分惆怅回到公寓。其实,他只要在多呆一分钟,骑着自行车的以薰就会出现。只是他和她之间往往就是差了那么一点。他回到家后发现没有了那些熟悉而又碍眼的便利贴,心似乎有些空落落的,为了驱赶这种感觉,他打开音响,从里面传出的音乐仍旧无法排解这份感觉,他索性将自己放倒在松软的大床上,在梦中和妈妈相见,妈妈的笑容、广场白裙女孩的笑容,二者竟然融合在了一起……
  第二天晚上,当文豪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把家里的灯点亮。然后走进厨房,只见冰箱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他冰冷的面庞上出现一闪即逝的笑容,将便利贴撕下,然后拿着它走到客厅里,坐下,一边喝饮料一边看,“我把家里的方便面全都扔了,从超市里买了些半成品的菜,这样你热一下就能吃了。”后面画着一个微笑的小人。他把这张便利贴像珍宝一样小心收好,其他的也是这样,他不再把这些丢弃。
  
  【小偷?房主】
  有了这些便利贴的陪伴,日子开始变得不太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以薰的不小心,也许直到他们离开布拉格也不会相遇。但有缘的两个人,老天又怎么会忍心让他们不见上一面呢。于是在某天晚上,当文豪打开所有的灯,看见躲在桌子底下的以薰,他的震惊与她的惊恐形成鲜明的对比。
  “是你?”他有点意外,那个他找寻和等待了数日的女孩现在竟然活生生地站在面前。
  “你认识我吗?”以薰指着自己,然后又看看眼前这个身穿西装的人,“你……该不会是小偷吧。”她警觉地拿起放在旁边的电话,“你不能偷别人家的东西哦,不然我要报警了。”这家的主人还没来,她有责任也有义务要把这个小偷赶出去。
  “你见过有我这样的小偷吗?”他见她一副紧张的样子,紧绷的脸稍有一些松弛。
  她的眼睛像扫描仪一样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小偷又不会在自己脑门上写上‘我是小偷’这四个字。”她边说边指着自己的脑壳。她见他一边大笑一边向自己靠近,连忙喊道,“不许过来!”因为紧张,连声音都多了几分颤抖,抓起电话拨通后,说道,“警察先生,我们这里坎布拉大街25号发现有小偷。好,我知道了。”她挂掉电话后又看了他一眼,“你就等着让警察把你抓住吧。”
  “行啊。我就等着警察来了。”文豪笑着看她在自己屋子里找东西,心想她的下一步会是什么。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一根绳子,走向他,“我现在要把你绑在椅子上,免得被你逃跑了。”她一边说一边用绳子绑住他的双手。他则非常配合她的各种举动,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但又有点明确,那就是他希望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能久一点再久一点。
  就在她把他绑好之后不久,警察也赶来了。警察见被绑的居然是屋主,连忙把文豪松开,“宋,正是抱歉,让你受惊了。”
  “没关系。”他边说边揉了揉被她绑疼的手腕。警察对她说,“小姐,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局吧。”
  “去警局?”一听到要去警局,以薰的内心升起一丝害怕来。要知道,现在的她还没有毕业,要是在警局留下污点的话,她回去以后还怎么见人呢。她用眼睛向这个人求助,但是他仿佛没看见一样。这边警察则催促着她,她有点无奈和担心的跟着警察走出这栋房子的大门。在她准备要上车之时,文豪突然跑出来向警察耳语了几句后,警察暧昧地看了看她和他后,开车离开。
  他转身往屋子里走,后面跟着以薰,“你刚才都跟警察说什么了?为什么他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们两个?”
  “我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额。”
  “没听清楚吗?需要我再说一遍吗?”他扭头看向她。
  “喂,我允许你这么说了吗?再说了,我们才刚认识,不是吗?”就算头脑再不怎么灵光,这句话总也听明白了吧,她跟在他后头,像想起什么似的,“你真的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他突然停下,“那要不要我再把那个警察找来再次确认一下?”
  “不用了。”她看着他,突然笑了,自言自语地,“我以为喜欢听古典音乐、喜欢看老电影的人是个白胡子的老爷爷,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你总是板着个脸呢,就跟一个小老头似的。”
  “你的话是不是有点多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这个站着的女孩,“还有,我不叫‘喂’,我叫宋文豪,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要她记住他的名字。
  “哦。那抱歉,打扰了。我先走了。”说完,她转身往门口走去。
  “喂。”
  她扭头看向他,“你是在叫我吗?”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
  “我不叫‘喂’,我叫梁以薰。记住了,‘栋梁’的‘梁’,‘所以’的‘以’,‘薰衣草’的‘薰’。”她学着他的口吻说道。
  “梁以薰,你是不是又落下什么东西了。”他走到她面前,把一串钥匙放到她手心里。以薰接过钥匙后出门。他透过窗户看着她骑上自行车离开,有着中世纪欧洲风格的路灯将她的背影拉长……
  
  【你不用来了】
  自从那次小偷事件之后,以薰和文豪之间仍旧像从前一样在喷水池边相遇,也会在查理桥上擦肩而过。每次当他开车路过广场时看见有跳舞的女子,就会停下,默默注视着,偶尔他也会看见梁以薰,但他从来都不会上前去打扰她,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和快乐就已经足够,哪还能觊觎更多呢。
  在休息天里,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在一边忙碌的样子,突然觉得家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他一时兴起,会把纸团故意丢在她才刚打扫过的地方,然后看她一脸怒容的样子,心情出奇的好。
  时间在悄悄的流逝,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他叫住正准备回去的以薰,她转身看走过来的他。他一把将她拥抱住。她有些反抗,他在她耳边轻轻说,“就一次,一次就好。”她不再反抗,任凭他这样抱着他自己。她在心底说,这是朋友之间的拥抱,可是心为什么会突突地跳个不停呢。过了很久,他终于放开她,“对不起。”
  梁以薰笑了笑,并未答话,转身骑上自行车正准备要走,他又叫住她。她再次停下,脸上写满疑惑。他说,“从明天开始,你……”他看着她的眼睛,“没事了,你回去吧。”想要跟你说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我实在没这个勇气,还是让其他人代为转达吧。
  她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一样,但不一样在哪里,又说不上来。她推着自行车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看了看他,感觉他站在院子里的样子很孤单,突然有点了解他为什么喜欢看老电影,喜欢听古典音乐了。但是明白过来又有什么用呢,他和她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骑上自行车,任风把头发吹乱,这样也就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
  在拥抱过后的第二天,以薰还是像从前一样来到文豪的家边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边打扫屋子。这时门被打开了,是先前的那个年轻男子,“你好啊。”她心情超好的向他打招呼。
  “你怎么还在这儿?”
  “诶,我不能在这里吗?”以薰拿着拖把问他。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屋子的主人他准备要回国了,所以你以后都不用来这里了。”年轻男子,把手一伸,示意她交还钥匙。
  “诶,他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呢?”
  “他很忙。”
  “哦。我知道了。”知道可以不用面对那个冰窟窿一样的人,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是怎么会有点失落呢。虽然说不用在做了,但是她还是觉得做一件事一定要有始有终才对,于是在打扫完最后一个地方后,留下最后一张便利贴后离开……
  当文豪将车子开进屋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华灯照耀大地的时间,他打开房子的门,一如从前一样把家里的每一盏灯打开,来到厨房,便利贴依旧在那里,她的字迹就像她的人一样似乎还在这个屋子里,还能听见她喋喋不休的唠叨以及她杏眼圆睁的面容,一切都那么真实,但这些都即将成为过去。
  他一一将这些便利贴小心收藏好,把在布拉格的这些美好一并存放于心底最深的角落里,足够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回味。也许后来他还会遇见另一个女子,或许会跟她拥有一段令人羡慕的婚姻还会生下一个或两个可爱的孩子。但在这之前,无可否认的,他的确对这个叫“梁以薰”的女孩有过心动的时候,那个拥抱也是真实的,对她说的那句“对不起”也是认真的。他把最后一张便利贴正要放进去时,她的字还是跃然于眼前,“听说你要回国了,祝你旅途愉快。嗯,另外呢,记得不要让自己饿肚子。”后面还是画着一个大笑脸,这几乎成了她的标志。看着短短的语句,他的心莫名的被刺痛了,心里的某个地方空了,就算以后再有东西放进去也填不满这块已经空了地方。空了就是空了,他把这最后一张便利贴放进盒子里,双手埋住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问题……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