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布拉格之恋(中)

布拉格之恋(中)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7/30 14:51:1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97
  编辑按:一提到布拉格,印入脑海的便是昆德拉,小玩偶,广场喷泉,塔楼……当然,还有那些浪漫的爱情故事。
  
  二、带着一份心动回到国内

  【我回来了】
  文豪的视线从那些热闹的接机场面中移开,对身边的助手——陈俊说,他暂时不回家了,请他把行李带回家就可以了。陈俊本想再说点什么的,但看着学长的背影,想想还是算了。他知道,学长现在最想去的是哪里,那个地方是属于学长和她的。文豪在机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位于郊区的公墓。
  在这一片苍松翠柏所掩映的地方,长眠着一位文豪最爱的女子。每当他觉得难过或者有什么话想要跟她说的时候,他就会来这里。这次也不例外,虽然随身携带着她的照片,但是依然没有像触摸她的墓碑一样来的真实。靠在墓碑上,就仿佛靠在了她温暖的怀抱里一样,心中的不安一点点地被化解。
  照片上的她依旧那么年轻,笑容也是这样的灿烂,他永远都记得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她总是站在学校、幼儿园门口这样微笑着看他从里面出来,奔向她。然后她牵起他的手,在路边的小吃摊上买上一串或两串烤肉串。他把肉串举给她,要给她吃。而她总是微笑着说,给我们的小耗子吃,这样我们的小耗子就会长得高高大大的。如果知道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他宁愿让时间定格在小时候,这样她就不会那么突然地离开,而那些快乐也不会随之消失。
  现在的他把一束她最爱的百合放在她的墓碑前,然后靠在墓碑上,“我回来了。”他扭头看了看她的照片,笑了下,“因为他说,他老了,恐怕等不及了。所以我就回来了,可是我回来了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还有他们,你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吗?”他用手轻轻抚摸墓碑,就像小时候他掰着她的手指头一样。
  “你知道吗?在布拉格我遇见了一个和你一样爱笑的女孩。那时有种时光倒回的感觉,好像又看见你了。当我想要再看一眼她的时候,那个女孩站过的地方站着的是另一个人。后来我就四处寻找她,以为找到了,一看又不是她。”想到自己在布拉格寻找以薰的情景,他的嘴角又上扬了一下,“后来,你知道吗?我居然碰见她了,在布拉格的家里。她把我当成了小偷,还报警要把我抓起来。为了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我并没有点破。直到她即将坐上警车的时候,我才用她听不懂的捷克语跟警察说明情况。”想到以薰被他说成是自己女朋友时的惊讶表情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后来要回国了,所以她也不用再来我家了,我想她应该会轻松许多吧。在离开之前的晚上,我随着自己的心跟她拥抱。我想我应该是明白了,可是明白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分别。我觉得自己特别懦弱,连和她道别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形,“当我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她时,心被刺痛了一样。那个时候我特别想要见到你,如果你还在的话,所有的一切就不会发生改变。自从你离开后,我曾想过楠姨可以成为第二个你,可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那个人也不选择楠姨。你说,无论他选择谁,都不要怪他。还说,对他后来的伴侣要待她如待你一样,那个时候,病床上的你是不是已经预知到了点什么,对吧。你一定是在怪我没有待她像待你一样,所以这么多年来无论我怎么想念你,你都从来不来看看我,是这样吗?”
  墓碑前有一只蝴蝶翩翩飞起,他把手一伸,那蝴蝶竟停在了他的手心里,扑扇着翅膀,一对向外延展的触须一翘一翘的,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一样。他对着蝴蝶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的。”说完他把手一松,蝴蝶扑扇着向更远的天际飞去。他站起身,对着墓碑深深一鞠躬,“我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说完,转身向山下走去。墓碑上那个眉目清秀、齐肩长发的微笑女子,和他那个被太阳拖长的背影,似乎有一种欲语还休的味道……
  
  【心仪的女孩】
  从墓地回来的文豪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在市区的某家服装店。他隔着玻璃橱窗,看着里面的女子跟顾客推荐新到的服装款式。他完全不知道,他的样子,被路过的人侧目,或许从来就没有一个人会像他这样专注地望着橱窗内的女子。他应该是知道的,只是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个女子身上,所以也就无暇顾及吧。他见她空闲下来,才摸出手机,看着里面的女子说,“小姐,你今天的这件黄色衣服很赞哦。”
  里面的慧楠听见电话里熟悉的声音,焦急地在店里四处张望着,“文豪,是你吗?你在哪里,不要调皮了。”
  “我永远都在小姐的心里。”说这些话的时候,文豪正站在慧楠身后,微笑地看着她。此时慧楠握着手机转了过去,正好对上文豪的双眼。看着这个从小看到大的文豪,慧楠说的话明显多了许多,“唔,高了,也瘦了。”
  “当然啦。每天工作都那么忙,当然瘦啦。”在慧楠面前,文豪的心才会放松下来,就像一个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一样。其实,在文豪的心里,他是希望慧楠阿姨和爸爸结婚的,因为这样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喊慧楠阿姨“妈妈”而不是现在的“楠姨”,但不知是为了什么原因爸爸最终选择了另一个女子作为他日后的伴侣。也许这也正是父子隔阂的开始吧。
  “在国外一定吃了许多苦吧。”
  “没有啦,我反而觉得是种享受呢。”文豪对于国外的打工生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短暂的沉默过后,他终于还是问出,“她,过得好吗?”这个“她”是慧楠的女儿叫沈星辰,原本的她应该有一个比现在更好的未来,但却因为文豪小时候的不懂事而令一切发生改变。
  “星辰啊,她过得还不错。现在是你爸爸公司里的企划专员呢。”
  “这样啊。”听见她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的他,心里感觉稍微的好受一点,然而一想到那件事,他还是觉得很抱歉,“对不起。”
  “傻孩子,忘掉过去吧。再说,那件事也不能全赖在你头上啊。”
  “谢谢你的宽容,楠姨。”
  “好了,咱今后都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她见他望向橱窗外边来往的行人,“怎么样,在国外有没有遇见心仪的女孩?”
  “哎呀,楠姨。我可是去国外正经做事的,又不是去追女孩子的。”虽然文豪嘴上这么说着,但心底依旧会想起以薰,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找到新的工作。
  慧楠微笑地看着他不经意间出现的笑容,感觉得出他在国外一定有过心动的瞬间。她继而又问道,“回来后有去看过妈妈了吗?”
  “嗯。”他点点头,“有时候我还很羡慕妈妈,可以……”
  “你这孩子,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她站起身,“走,我们回家。”
  “诶,楠姨,你不做生意了吗?”他有点疑惑地看向慧楠。
  “哎,生意天天做。但是招待我们的帅小伙,可不是常有的事儿哦。”
  “哈,还是楠姨最懂我。”他明白楠姨是心疼他在国外吃不好而伤了胃,所以才特地提早打烊,心里充满了感激。他动情地拥抱了下慧楠,然后又迅速放开。当然慧楠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开涮机会,“哟,我们的帅哥也会害羞啊。臭小子,你身上的哪一处,我没见过。”
  “楠姨……”文豪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噢,楠姨知道了,楠姨以后再也不说了。”慧楠一边笑着一边走出服装店,然后锁好店门,拉上卷帘门。就这样文豪和慧楠有说有笑地回到慧楠和星辰的家。
  没多久,星辰下班回家,正准备掏钥匙开门之时,门突然开了。她看着面前这个人,嘴巴张成了“O”形。声音从她头上飘来,“丫头,怎么了,还不进来。”
  “文豪哥,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吗?怎么?”
  “想给你个惊喜啊。”
  星辰把手一伸,“我的礼物呢。”
  这边俩人,一个屋内,一个屋外地聊天,而慧楠则端着最后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可以吃饭啦!”
  星辰放下包,走到餐厅,一见满桌子的菜,“哦,妈妈偏心。文豪哥来了,就做这么多菜。”星辰嘴上虽然抱怨着,但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她正准备要用手抓,被慧楠用筷子敲了下手背,她笑着接过筷子吃起来。再看坐在对面的文豪已经不顾形象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好吃。
  其实文豪回国的飞机上还坐着梁以薰。她是因为爷爷的忌日而向学校请假回国祭祖的,所以当文豪在慧楠家大快朵颐的时候,以薰也在家里大吃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梁妈妈夹了块红烧肉放到以薰的碗里,眼泪又盈满眼眶,“在国外一定没吃好也没休息好,你看都瘦成什么样了。”
  “妈,你是不知道啊。国外的那些菜啊根本就不是给人吃的。”梁以薰一边说一边用筷子去夹红烧鱼,谁知正在上高中的弟弟竟然也看中了,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让这块肉。梁爸爸看着这一对儿女笑着说,“小天啊,你就让让你姐姐嘛。”
  “不行啊,爸。你知道我最爱吃红烧肉的。”梁小天趁姐姐不注意一把把这块肉夹到自己嘴里,看着姐姐生气的脸,还不忘冲她做鬼脸。以薰见了向梁妈妈抱怨,“妈,你看他。”
  “诶,你们两个都一样。”
  这边的梁家人正在边吃边聊着,在慧楠家里也是一样。文豪吃完最后一碗饭后,说,“好饱啊,真是太好吃了。”
  “要不要再来点?”慧楠看着他放下碗,问他。
  “不用了,谢谢。”文豪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说,“你看,我的肚子都凸出来了。
  “你啊。”慧楠边说边收拾桌上的碗筷,文豪要帮忙,但被慧楠阻止,让他和星辰坐在客厅里聊天。
  过了会儿,收拾完的慧楠也过来加入到他们的聊天中,“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她坐在星辰旁边,微笑着看向二人。
  “我们在聊小时候的事情呢。”
  “是啊,想起小时候。那个时候真的特别快乐,要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件事……”
  “我们不是都说好了,不说这些事了嘛。”慧楠和星辰两个人同时说出口。文豪笑了笑,点点头。他抬手看了看手表,“都这么晚了,楠姨,星辰,我就先回去了。”说完起身离开,慧楠把他送到门口并道别。
  从慧楠家出来的文豪脸上重新挂上一层冰霜,将自己融入到浓重的夜幕中一直到家。他打开家门就见到父亲、继母以及异父异母的弟弟——宋宇豪坐在客厅里聊天。见到他出现,继母和宇豪立马安静下来,眼睛里的讯息,他能懂。他冲父亲说,“爸,我回来了。”
  “嗯。”宋爸爸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不叫人呢?”
  他看了继母一眼,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妈。”说完然后就上楼了。继母看着他上去,“什么样子嘛,当这儿是酒店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晚饭也到那个女人家里去吃,他不知道大家都在等他吗。”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你啊,一说到你的宝贝儿子就心里不舒服了。”继母不满地说了几句后就生着闷气上楼回房间。
  在房间里的文豪坐在床上,家,应该是给人温馨和温暖的感觉,但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已经变了味。在这里,他已经很少能感受到家的温暖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对人会这么冷淡的原因了。坐在床上的他看着放在地上的行李,想起白天楠姨问他有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脑海中怎么就映现出她的背影来了,不知道名字,只有一面之缘的她,为何会浮现出来呢。他用双手磨搓了下脸,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事,起身走到行李箱前,把行李箱拿到床上,开始收拾行李里面的东西……
  
  【第一单生意】
  回国后稍作休息的文豪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他并没有像其他的富二代一样选择既有的江山,而是去了即将倒闭的餐馆。这家被叫做“美满”的餐馆是日后宋家集团公司的源头,也是文豪儿时记忆最快乐的那一部分。当父亲提出要卖掉不能给公司带来任何利润的餐馆时,他向父亲要了三个月的时间,要让这家餐馆起死回生。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当他走进这家餐馆的时候,里面的冷气开着,每一个工作人员打苍蝇的打苍蝇,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看着这些,对大家说,“大家都打起精神来。”
  “打起精神来又能怎么样啊,你看看对面,我们的隔壁,还有啊,隔条街的良记茶餐厅。”服务员插嘴说道,“我们根本就没生意。”
  “就算没生意,我们也应该要打起精神,让别人看到我们的精神面貌,这样我们的生意才会好起来,不是吗?”
  就在文豪给大家打气的时候,一个声音闯了进来,“请问可以给我来碗蛋炒饭吗?”所有的人都看向那个身穿短袖唐装的中年男子。
  “先生,您要蛋炒饭是吗?”服务员连忙把这个男子迎到靠窗的位子上,然后向他推荐起店里的配菜,“先生,你光吃蛋炒饭的话会不会太干。这样吧,我们店里的罗宋汤很不错的,您要不要来份?”
  “对不起,我只想要一碗蛋炒饭。”男子微笑着说道。
  “你真的不需要了?”服务员见他一脸坚持的样子,由热情一点点变成冷淡,到最后,当他再向这个服务员问问题的时候,服务员显得极为不耐烦。当服务员把蛋炒饭端上来的时候,嘴里还念叨,“没钱,上什么馆子。”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
  “我怎么说话了,我就这态度。”
  服务员和顾客的争吵引来了文豪的询问,但还没等他了解情况,这个穿白色暗花短袖唐装的男子就气得要拂袖而去。文豪追他到大街上,“这位先生,我替我们的服务员向你道歉。”
  “不用了,一家不尊重顾客的餐厅怎么可能会有顾客光顾。”那个男子撂下这句话后顾自离开。文豪细细回味着这个顾客留下的这句话,是的,一家不尊重顾客的餐厅怎么可能会有好的生意呢。餐厅的口味很重要,但是餐厅的服务意识更加的重要。虽然自他上任后的第一单生意没能做成,但是却给了他许多启示。餐饮业是他从未涉足的行业,在布拉格从事的销售也只是针对电子业而已。对于餐饮,所有的记忆都来自于母亲。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就再未踏足过这家餐厅,直到现在接手即将被父亲卖掉的餐厅,对他来说不能不算是个挑战。就在他准备回店里的时候,让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应该是她,她不是在布拉格的吗?一定是幻觉,可就算是幻觉,他的心、他的腿、他的眼睛全都不受控制,跟着那个身影而去。
  
  【重逢】
  “梁以薰!”
  咦,这人的声音怎么会这么耳熟。这里不是在国内吗?我又没在布拉格,怎么还能听见这个人的声音。她扭转身体向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你!你!不是……”
  “怎么在这里见到我很意外吗?”他笑着问她。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她笑着解释道。
  “那……你是?”
  “我是回国来拜祭我爷爷的,过几天就要回布拉格继续我的学业。”
  “哦,是这样。”重逢的喜悦还是被她的这句话所击退,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太阳炙热无比,但心早已被北极的冰水浇灌成了冰柱,轻轻一掰,咔嚓,心变成了两瓣。
  “那个,我先回去了。”以薰见他在“哦”完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以为他是讨厌自己出现在他面前,为了不让他更加的讨厌自己,所以她还是先回去的比较好。
  “那你路上小心。”想要留住她的嘴却拐弯成了“小心”,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要说的不是这句。
  “那再见了。”梁以薰转身,嘴里却碎碎念“喊我啊。”终于她听见他又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她的笑容再次挂上,转身看向他,“你叫我?”
  “嗯,要不要来我们店喝上一杯。”他真想能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他见她没做任何反应连忙说,“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就在前面不远处。”
  “那,好吧。”她心里有些欢喜,可表面上又表现的有些矜持,犹豫了下后,才下决心答应。
  “那,这边请。”听见她的应允,他的脸上又现出笑容来。他和她默默无语地走到餐厅门前,她抬头看餐厅名字,“美满……”
  “美是我妈的名字,满是我爸的名字。他们希望来这里吃饭的人日后的日子就像这店的名字一样幸福美满。”
  “那你们家也一定很美满吧。”梁以薰看着“美满”二字心有所动,自己家不就是对这两个字最好的诠释吗?一家四口,虽然不是很富有,但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家努力,心里装着彼此,这不就是家的样子。想到这些,以薰脸上笑容堪比这炎热的天气。
  他看着她的笑容,心想,要是可以一直看见你的笑容该有多好。可是你终究还是要回去的,那里有你喜爱的女巫造型的木偶,伏尔塔瓦河、查理大桥,住在黄金巷门牌号N:22静静地而又带着点忧郁的看着这座城市变迁的卡夫卡,那里有你的梦。而我怕是再也回不去了。他发现她正在盯着自己看,马上调整了下心情后,做了个请的动作,把她让进餐厅里面。他让她在这边坐一会儿,他则跑到厨房做菜。从小就不曾进过厨房的他,又怎么懂得做菜呢。随便的一盘炒年糕就已经难住了他,站在一旁的大师傅想要帮忙,但被他拒绝了。就算再不好吃,那也是他的一番心意,就当是给她送行的礼物吧。过了不久,他的炒年糕终于完成,不过卖相并不好看。他端着自己的杰作来到她面前,“这是你要的炒年糕。”
  梁以薰怀着满心的期待,看见这盘炒年糕时,心却凉了半截,“这是炒年糕吗?怎么是这种颜色的。”她拿起筷子尝了块后就吐掉,“盐太多了。”
  “不好吃就不要吃了。”他板着面孔边说边端起盘子回到厨房把年糕倒进垃圾桶。他看向大师傅,“我是不是很失败,连盘炒年糕都不会。”
  大师傅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不是因为外面的那位小姐?”他见他并不回答,心里也就有了答案,他走出厨房,来到外面,只见靠窗的以薰坐在一边正生着闷气,“你是文豪的朋友吧。”
  “诶?”以薰有点意外的看着这个身穿厨师服的男子,“算是吧。”
  “其实文豪这孩子蛮苦的。别看他总是板着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是这样的,还不是被环境所迫。”他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文豪,见到每一个在这里工作的人总是叔叔长、阿姨短的叫着,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容。可是这种笑容在老板娘去世后,就再没在他脸上出现过。他还记得当他来上班时,看见坐在门口的睡着的文豪,内心泛起一阵心疼,他是在等他的妈妈。直到现在,他才又从文豪脸上看见从心里发出的笑容,这一切都是因为外面的这个小姐,所以不管有多唐突,他还是要把关于文豪的一些事情告诉她。
  听着厨师师傅的话,梁以薰的内心也泛起一阵心疼。原来他的人生是这样的,原来他的不快乐、他的坚强、他的傲慢全都是装出来的,骨子里的他还是一个可以拥抱太阳,融化冰川的人。他的父亲怎么可以这样简单而草率的卖掉餐厅,一个人怎么可以就这样卖掉记忆,“师傅,我还想吃盘炒年糕。”
  “哎,好嘞。”大师傅如领了皇帝的特赦令般高兴得离开来到后厨。他让文豪再炒一盘年糕并且要他亲自送过去。虽然文豪有点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吵完之后,他端出年糕问服务员谁要的年糕。服务员向以薰那边努努嘴,他把年糕端过去给她,“你要的年糕。”
  “你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吗?”
  “你不是说不好吃吗?”
  “这是事实啊。”梁以薰正要动筷,但是文豪的动作比她还快,就在她要夹上一块的时候,他已经端起盘子,她拿筷子的手悬在半空中,有点生气地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啊。”
  “我蛮不讲理吗?”
  “本来就是。”她从他手里夺过盘子,夹起年糕吃了起来。虽然味道很咸,但她还是依然咽了下去,并不住的说道,“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如果这些话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他或许会考量一下这个人说出这些话会带着怎样的动机,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在他心里却有着另一番滋味,看着她津津有味地吃着他做的炒年糕,“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做的一点都不好吃。”
  她在吃完最后一块年糕后,放下筷子说,“不是啊。只要是用心做的,就一定会很好吃。这做生意和做菜一个道理,只要用心,什么困难都不会是困难了。”她拍拍他的肩膀,一副长辈对小辈说话的样子。她看着他的面孔,突然意识到他不喜欢别人这么对他,马上把手放下,说,“对不起啊,我忘了……”她看着他的眼睛,心慌了,短暂的沉默过后,还是她先开的口,“那我回去了。”
  “唔,我送你出门。”他起身走在她旁边,在门口,他和她道别,然后目送她远去。再见了,还有谢谢你的鼓励。然后他转身走进餐厅,看着职员们异样的目光,他又恢复到一副冷淡的样子,叫大家别光顾着看热闹,赶快做事。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对着电脑却想不出任何可以令餐厅起死回生的办法,脑中只剩下以薰过几天就要回布拉格的声音,他不喜欢被人所左右,可是他已经被她影响着……
  
  【留下】
  “不行!”
  “不可以!”
  这两句话分别出自以薰父母和文豪的嘴里。而事情的源头则是以薰和陈俊。这天,餐厅还是按时开门营业,但来吃饭的人仍然像昨天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在这一片死寂中,陈俊的声音响起,仿佛给所有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他们从睡梦中醒过来,就像供菩萨一样把他迎到餐厅最好的位子,问他要吃点什么。陈俊微笑着告诉那个服务员,他是来找这里的老板的。就这样,他被请进文豪的办公室,不久就听见文豪在办公室里的怒吼。
  “阿俊,你在我这里没什么前途的,你还是回去吧。”
  “师哥,你就让我在你这里做。让我跟着你,干什么都行啊。”文豪固执,陈俊比他更固执。他看着被自己气得背转身去的文豪,说,“师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从我毕业到现在,我跟的老板一直都是你,这么多年了,我都已经习惯了。现在让我重新再跟另一个老板,我会出很多状况的。”他见文豪又把身体转了过来,于是又说,“再说了,我都已经辞职了,你总不能让我饿肚子吧。”他见他脸上的怒气已经消退了一半,“师哥,你就当行行好,给口饭吃呗。”他一副乞求状地看着对面的文豪。文豪心里清楚他为什么放着高新工作不要,偏偏要来他这里,他叹口气道,“你啊,真拿你没办法。”
  “那你是同意了?”他的脸上放出光彩来。
  “你说呢,还能怎么办。”他打电话叫办理人事的人过来给陈俊办入职手续,就这样陈俊加入到了文豪的队伍中。就在文豪和陈俊为能重新在一起共事而感到高兴之际,梁家却发生着一场家庭大战。
  “爸妈,我知道你们辛苦送我去布拉格学习是为了我好,可是到了布拉格我才发现,在那里我始终是个客,是客就会有拘束不像在家里来的自由。所以……”以薰的话还没说完,梁妈妈一个巴掌就打了过来。以薰捂着被打疼的脸,不相信地看着母亲。而梁妈妈也是,看着自己的手,“阿……阿……阿薰,妈妈不是真的要打你。妈妈是……”两个孩子无论多调皮,梁妈妈也都舍不得打他们一下,可是现在,她竟然打了女儿一巴掌,内疚、自责、难过,各种滋味轮番涌上心头。
  以薰忍着火辣辣的疼,忍住因疼而要飙出的眼泪,笑着说,“妈,没关系的。我知道妈是为了我好,我知道的。”她看着面前的两个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符的容貌,心中泛起酸楚,“爸妈,以前你为我们姐弟俩付出太多太多,现在该是女儿孝敬你们两个的时候了。所以爸妈,我求你们就让我留下来吧。”
  “阿薰,爸爸妈妈不需要你的照顾。爸爸妈妈为你和你弟弟吃苦受罪都是应该的,只要你们两个能有出息,爸爸妈妈就已经很知足了。”
  “阿薰,你就好好想想这件事做的对不对。”粱爸爸扶着伤心的梁妈妈回房间,客厅里留下同样伤心的以薰。她在客厅里待了很久,才在一张纸上写道,“爸爸妈妈,请原谅女儿的不孝,我会走好自己所选择的这条路。爸爸妈妈,对不起。”写完后开门离开……
  “这怎么可以!”从文豪的办公室里传出他的咆哮声令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在文豪的办公室里面,以薰笑着看着他的愤怒,“怎么就不行了,你反正已经收留了一个,再加我一个又没关系。”
  “你必须去布拉格,这里没适合你的工作。”
  “我一定要留下!”这次换以薰生气了,她一字一句地说完这些后甩门出去,来到外面见到有顾客光顾,连忙热情地招呼着。就这样以薰一直工作到餐厅打烊,这时,文豪也从办公室里出来,他见她还没走,有点意外,“你不是应该回去了吗?”
  她笑了笑,“你看,如果你再不收留我的话,今天晚上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文豪看着她的眼睛,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意,但是他不能毁了她的大好前程,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但是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暂时让她在员工宿舍里住上一晚,等到明天再向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而以薰就像文豪一样,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别人都无法改变她的心意,就这样,在以薰的努力和坚持下,文豪勉强同意让她在餐厅里工作。他为了可以让她尽快打消留下的念头,故意派脏活累活给她,但是她全都挺了过来。这期间以薰的父母和以薰也已经和好如初,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而去……
  
  【零的突破】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
  美满餐厅灯火通明却店门紧闭,从里面还时不时地传出人们的欢声笑语。这时身穿嫩黄色工作服的职员冲大家伙喊道,“来来,我们啥也不说了,大家走一个。”
  “好,走一个!”人们纷纷站起举着手中的酒杯说,“祝我们的餐厅越来越好。”别人全都一饮而尽,除了以薰。明显有点醉意的职员见状,开始不依不饶起来,“以薰,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的杯子都空了,你的怎么能不空呢。这杯酒是我替大家敬你的,你一定要喝。”他边说边倒酒,然后把杯子举到她面前。文豪起身接过杯子说道,“小梁喝不了这么多,这杯我替她喝了。”
  “老板这酒可没有替的哦。”他拿着酒瓶冲文豪说道,“这样,你要是可以把这瓶酒全喝了,我就放过以薰。”
  “你说真的?”
  “不骗你。”
  “好。”文豪真的拿起酒瓶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旁人想劝想拦都拦不住。很快一瓶酒就已经见底,他打着嗝,问,“我已经……”话还没完一个趔趄倒在了椅子上不省人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场聚会也就这么草草地收场了。陈俊和以薰两个人费力地把他送到他公寓里,帮他安顿好一切后,陈俊先出去,以薰后出去,却被迷糊中的文豪拉住,不让她离开。她看看陈俊,又看看文豪,只好让陈俊先走,她自己另想办法脱身。
  待陈俊走后,她看了看他的房间,心想该做点什么吧,然后出门找到卫生间,在里面接了一盆水,又顺手拿了条毛巾。她记得以前发烧的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用拧的不太干的毛巾擦脸,然后把叠好的湿毛巾放在额头上。喝醉酒和发烧一样难过吧,她一边想着,手上的动作也在不断进行着。不多时,文豪的额头上多了条毛巾,她看着他这个样子,“给你擦过脸了,现在感觉一定好很多了吧。我也该回去了,再见。”她起身准备离开时,又被他抓住,她想要拨开他的手,奈何他的手劲太大,她拨不开,“你是真醉了,还是装醉的啊。”她还从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过文豪,看着他的两道眉毛、一双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还有高挺的鼻子,其实安静下来的你并不难看,我明白你心里的苦,可是你别忘了在你身边还有我、阿俊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啊,你不要总是把不开心藏在心里。她见他的嘴巴在蠕动,于是凑上去听,“我知道了,我不会走的。你就安心的睡吧。”文豪似乎听见了,他的手有点松动了,以薰轻轻拨开他的手,然后取下毛巾,搓洗一下后,拧干又放到他的额头,接着就静静地看着他的样子……
  东方逐渐泛起青色,黑夜终于被白天所替代,而文豪也从梦中醒来。他一睁开眼睛就见到趴在床沿的以薰,心暖暖的。他轻轻下床,站在窗边凝思,完全未察觉以薰已经睡醒,而且她趁他站在窗边发呆的时候偷偷溜出门外。她靠在门边,猛拍自己的脑袋,骂自己是个笨蛋,是个不知道什么是危险的笨蛋。当文豪将视线从室外移到室内时,以薰早就已经溜之大吉。他看着空空的床沿,恍如隔世,难道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自己还是要回到那种冰冷的日子里,真的是这样吗?他看着留在地上的脸盆,拿起放在床边的电话,拨了串数字后向陈俊道谢,但从陈俊那里得到的信息是昨晚照顾他一个晚上的是以薰而不是陈俊。听到这个消息的他,脸上又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原来你真的出现在我的公寓里,真好。谢谢你,以薰。
  
  【不知疲倦的你也有累的时候】
  自从那次夜不归宿的事件后,以薰总躲避着文豪。每次他想挑起话题,可每次又都被她躲了过去。就这样俩人像躲猫猫似的躲了好几天,直到有天开会的时候,当文豪提出让以薰陪他一起去见那个城中闻名的大厨时,以薰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为什么要我陪你去?你找陈大哥啊,他不是更适合和你一起去吗?”
  这么多年的搭档兼学弟的陈俊岂会不知学长的想法,笑着说道,“以薰啊,你看要是论起销售和管理来,我怎么着也都要比你强吧。所以陪老板去找李大厨的这个艰巨任务就交给你和老板啦。”
  “诶,你怎么尽挑简单的做啊。”以薰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如果你觉得做代理店长要比找人来得简单的话,那你可以试试当代理店长而不是找人。”
  “算了啦,那个什么代理店长还是留给你这个能说会道的人,比较好。”以薰自知自己的这点能力也只能够出个主意、搞点可以吸引顾客的噱头可以,但要真的做这个代理店长,客观的讲,陈俊做代理店长比谁都合适。就这样,以薰鼓着腮帮子坐在车里看文豪叮嘱陈俊他不在的这几天里替他看好这家店。
  下一刻,文豪和以薰行进在去往桃花村的路上。这一路上,问好看着她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那个,你要是觉得闷的话,我们就听音乐吧。”说完他一边开车一边要打开车内的音响。以薰见状,告诉他不用麻烦了,她自己来就行了。就这样,她在车内找,但是所有的CD除了古典音乐还是古典音乐,没有一张是流行乐。于是她问他,“你这里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的吗?”
  “还需要其他的吗?”
  “你不会不知道陶喆、蔡依林、罗志祥、刘德华、梁朝伟,这些人吧。”
  “听说过,但是不怎么关注。”
  “怎么能不关注呢,还说自己是老板呢,连这些都不关注,要是你出去谈生意刚好遇见有个人特别喜欢刘德华的话,那你和他之间岂不是没有半点共同语言,你这样是不行的。你一定要了解这些人,就算不能了解的太深入,但总知道他们出过什么专辑,演过什么电影吧,这样你才会和别人聊到一块儿去啊。还有啊,你必须得了解……”她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声音逐渐减弱,直到最后没有一点声音。
  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侧眼一瞄,只见她已经把头歪倒一边睡着了,在梦中还吧叽着嘴巴,笑意又一次写在他脸上,把车内的冷气关小了点,又有点不放心,停下车,又把放在车后座的毯子盖在她身上以免她着凉。看着她静静地靠在椅背上,以薰,我只要你能这样陪着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真的,谢谢你。重新打起精神,发动车子,向着桃花村出发。
  当以薰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已经由白色变成了黑色,怎么变天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又身在何处,“这是哪里?”她起身打开房门,看着门牌号,看来我们已经在桃花村了,可是宋文豪呢,他在哪里?他不会把我一个人就这么丢下不管了吧。以薰第一次感到害怕,当初孤身一人去到完全陌生的布拉格,她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不争气的泪水立马在眼眶里打转,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见文豪手里提着盒饭向她这边走过去。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哭着说,“我以为你把我丢在这里就再也不来了,不要把我一个人丢下。”他像触了电似的,双手悬在半空中,听着她的哭诉,他的手逐渐放下,手里的盒饭掉落,他的双手逐渐环住她的腰,正要安慰她时,她却突然把他推开,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对不起啊,我……”她转身往房间走去。他这才醒悟过来,他一把拉住她,她一个重心不稳跌入他的怀里,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5公分,两双眼睛巴眨了几下又迅速将对方放开,“那个你还没吃饭吧,我们去吃点饭。”
  “嗯,好。”以薰边应边跟文豪出去。俩人之间的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即将被捅破,这个小镇虽然不像都市里那么繁华,但是别有一番风景。文豪在前面走,以薰则在后面跟。他走几步,她也前行几步。他停下,她也停下。他转身看她,“你这样,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他向她走过去,在她旁边立住,看着她,笑着问,“你怕我吃了你?”
  “哦,不是啦。”她嘿嘿笑道,想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举到面前,“那我们就一起走吧。”他看了看被他握住的手,“我怕你又跟在我后面,这样比较好。”边说边放下,她就这样被他牵着走,以前也曾有一个人这样说过类似的话,可是说这句话的这个人却永远地离开,她用尽所有的思念与想象都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想要拼命忍住,但还是被他发现,她擦了下眼睛,笑着回答,“这什么天气啊,连晚上都这么热。”她用另一只手不断扇着,“太热了,眼睛都出汗了。”他笑了笑,不说,但心已经明白,你是想起了某一个人吧,这个人一定参与了你的全部,却无法陪你到现在,所以才令你如此想念。如果我是那个人该有多好,这样我也可以被你如此的思念了。
  俩人一直静静地向前走着,忘了出来的目的,忘了时间的存在。街边飘来童声合唱的“……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熟悉的歌谣,熟悉的旋律一下子击中了文豪和以薰的心,俩人轻轻地和着,渐渐地歌声不见,只有啜泣声,当二人扭头看向彼此时,发现对方的脸上均挂着两条泪痕,不约而同地说道,“天气太热,眼睛出汗了。”然后大笑着向前跑,直到跑不动为止。他看向蹲在一边的她,“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她摇摇头,他在她面前蹲下,扭头看她,“我背你回去。”她略有迟疑,“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他以为是由于自己和她之间的身份关系,“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就当咱俩是朋友,朋友之间不是应该互相照顾的吗?”他完全按照她之前所说的话在做,她怎么还不明白呢。可是他又怎么会了解呢,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背着她满村子转悠,他的笑容和她的笑容是阳光下最美的画面。俩人一路默默无语到旅店房间,他临出门时,从背后传来她轻声的道谢声。他顿了顿,未说半句话,“早点休息,我们明早还要早起。”说完替她关上房门。在门外,他靠着门背,心说,要说谢谢,应该是我才对。是你逐渐治愈了心上的伤,也是你在我最失意的时候,放弃梦想陪着我。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把你留在身边,但我不能这么自私。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后回到房间,路边的路灯也渐渐暗下,整座小镇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陪你一起等】
  为了显示美满餐厅的诚意,文豪和以薰俩人从小镇的旅店出发,用双脚丈量与大厨的距离,也希望能借此缩小与大厨的距离。这几年村庄的发展很快,原本的泥路都已经被拓宽成通村水泥路。俩人顶着火辣的太阳一路走着,以薰的兴奋与文豪的沉默形成极大的反差。终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文豪和以薰俩人到达大厨的家。他敲门,话还未问出,门砰的一声关上,任凭他怎么敲门,里面就是不应答。
  当文豪正要敲门时,里面出来一个年轻女子。他连忙上前询问,“刘师傅,他……”
  “你们回去吧,我爸,他不会跟你们走的。”
  “麻烦你再帮我们说说吧。”
  “你们还是走吧。”女子说完后关上门。
  文豪转身看看身旁的以薰,生怕她中暑,于是说,“这样吧,你先回去,我留下来等。”
  “不行,我们是一起出来的,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等呢。”
  “听话,你先回去。”
  “不,我要留下!”以薰的倔脾气上来,任谁都拦不住。她和他一样站在门口等着。然而这天气就跟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脸就变脸。没多久,天空开始乌云密布,他见状,叫她回去,她死活都不回去。就这样俩人在外面一直被雨淋着,从小雨到大雨再到小雨,接着天空开始放晴,他们的衣服也都干得差不多的时候,门又一次被打开,还是先前的那个女子,对他们说,“你们进来吧。”
  闻听此言的文豪和以薰俩人都特别兴奋,“我们真的可以进去了?”见女子点头,他们才怀着忐忑、激动和不安的心情走进了他们心目中的圣殿。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被收拾的很整洁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许多的花。他们跟随年轻女子走进堂屋,女子让他们先坐一会儿,她则进去请刘师傅过来。不久,身穿褐色暗花短袖唐装的刘师傅在女子的搀扶下出来。以薰和文豪见到这个刘师傅,内心不免有点失望,这根本不是常人常说的那个刘师傅,他,真的可以令美满餐厅更上一层楼吗?
  刘师傅看出他们的疑虑,笑着说,“你们都看到了,所以你们还是请回吧。”
  “您要是不答应的话,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那……随便你们。”刘师傅有点生气地说道,然后叫他的女儿陪文豪和以薰聊天。刘师傅的女儿看着父亲离去,才向他们解释父亲的为什么封刀的原因。就在刘师傅的女儿和文豪他们聊天之际,刘师傅出来让女儿跟他进去一趟。文豪和以薰有点奇怪地看着那扇时开时合的门,这扇门和他们的中间似乎隔着某种无形的介质,他们无法进去,而他也不会出来,就像博物馆里的展品,彼此互望,却又属于各自的世界。
  不多时,这扇门又一次开启,刘师傅的女儿再度出现在文豪和以薰面前,她的手里多了一本食谱。她把食谱交给他们,“这是我父亲的一点心意,他觉得你们两个一定可以完成他不能完成的心愿。”文豪看看食谱又看看刘师傅的女儿,内心有点疑惑,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地向她道完谢后就带着以薰离开刘师傅的家。
  在回去的路上,以薰依旧像当初去找刘师傅时那样在他旁边喋喋不休。对此他早就已经习惯,有些东西一旦成为习惯就很难改掉,就像现在,看着她房间的灯光暗下,他才安心离去。他都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了,自从她选择留下陪他一起度过难关,他就应该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但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她不应该留下,她应该去布拉格才对,每次说到布拉格总会被她扯开话题,如果这就是最好的结果,那就这样吧。他收拾了下心情后,发动车子,驶入无尽的黑夜中……
  
  【敞开心扉】
  当文豪把从刘师傅那里拿来的食谱呈献给大师傅的时候,大师傅竟然激动异常。他见大家疑惑目光,这才缓缓道出食谱的来历,原来这食谱竟然是文豪外公的。文豪虽然没见过外公的模样,但是从这本食谱上,他仿佛见到了外公慈眉善目的样子。他仔细翻看着食谱,其中的一道菜,食材看似简单,但做起来味道竟会大相径庭,就连刘师傅也不能看出其中的奥妙。
  自从有了食谱后,文豪拉上以薰两个人就在厨房里整日研究食谱上的做法,在油烟的熏烤和对菜品的研究中,俩人的感情越走越近。终于当他们把一碗汤放在大师傅面前,经他品尝后,向他们两个伸出大拇指后,激动万分的相拥在一起,过后又尴尬的分开。文豪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以薰往外冲。他让她坐上车,带着点神秘的告诉她,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文豪带着以薰一路向前开,一直到公墓山下,他才停下。以薰跟着他下车,略带疑惑地问他,可是他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拉着她一直往山上走去。到了一处墓碑之前,他停下,眼神无比温柔地看着面前的这块墓碑。这样的宋文豪,以薰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扭头问她,“她漂亮吗?”她看着照片上的女子,回答,“她,真的很漂亮。”
  “我也是这么认为,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文豪因为有人认同自己而开心的笑了,“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和她说话。她啊,是个特别害怕冷清的人,所以我每次都会故意做些调皮的事情,这样才不会令她觉得很冷清。她在的时候,无论是家里还是店里,总是充满了笑声,可是她走了以后,家就显得冷清许多。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在她离去的那天晚上,我来到店里,可是店门关着,使劲拍门都没用,我想我就这样一直等着,那她就一定会出现,因为怕我生病,因为她比任何人都看重我,所以,她就一定会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拍打我的屁股,一边打一边骂我。有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她可以骂我,打我,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对她的回忆。我害怕自己有天会忘记她的样子,于是我努力记住她的好,她的笑容,有关和她在一起的一切。虽然我后来又有了一个妈妈,我曾试图让楠姨成为我的妈妈,可是对她的记忆始终藏在这里。”他指了指心脏的位置,“最深的地方,一直都存在着。”
  听着文豪的诉说,以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身影,那么孤单而又倔强的身影,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老电影,是因为他的妈妈喜欢,因为这些老电影里都藏着有关妈妈的记忆,她喃喃的说道,“阿姨,我叫梁以薰,是文豪的朋友。你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让文豪成为一个正常人的。”
  文豪盯着以薰良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好像很愿意做我的管家婆。还有,你为什么说我不正常?”
  “管家婆?我才不是,我只是觉得作为一个朋友有义务要这么做,不是吗?”
  “是啦,是啦。你最有理了。”他想了想,又问,“但是我哪里不正常了?”
  “你当然不正常啦,你看看你啊,不会哭、不会笑,等你老了就变成一个倔老头,没人会喜欢你,你啊,到那个时候,你就等着哭吧。”以薰反唇相讥,“所以啊,我是发发善心,帮助阿姨让你做一个真正的正常人,把你身上的不正常全都给扳过来,这样你才像一个人。”
  文豪笑了笑,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妈,你见识到她的罗嗦了吧。不过,对她的啰嗦我好像一点都不讨厌。怎么办,你来救救我吧。”嘴上虽然如此说着,内心却是欣喜万分,她的心意和自己一样。他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继续说道,“妈,我还想带她去一个地方。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哦。”说完拉着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以薰一路奔下山,然后让她坐进车里,问她想不想听音乐,她摇头,他的音乐,她都听不懂。他笑了笑,打开音响,从里面传出陶喆的《找自己》,这首歌是以薰最喜欢的,每次听这首歌总会有不同的感受。她很惊讶的张大嘴巴,“你……你……你怎么会有他的歌,你不是不屑于这些流行乐的吗?”
  “不是你说的要多接触一点,这样出去谈生意也会顺利许多。”
  “原来你都有听进去哦。”她拍拍他的肩膀,“哈,孺子可教也。”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松开她的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讪笑道,“对不起啊,我忘了。”
  “你记得就好。”文豪故意板着脸看向她,他就是愿意听她的喋喋不休,看她以为自己做错事而不安的表情,这些都会令他的心情大好。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发觉自己又被他的表面所迷惑而生气的一拳砸向他的肩膀,气自己这么轻易相信他的鬼话和他的表情。他带着极好的心情发动车子来到小学校,这里曾经是他不愿碰触的伤心之地,这里有着太多和母亲在一起的记忆。
  他和她下车后,一路走着聊着,自从母亲离世后,他就央求父亲为他转校,不管怎样,他都想离开,以为离开了,心就不会痛,可是每次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来到这里,看着昔日的同学还有同学的父母。他在转身的刹那,耳边响起了一对母子的对话,孩子稚嫩的声音和母亲柔和的声音融合在一起,注入到了他的生命里,这一对远去母子的身影逐渐模糊,心,渐渐清晰。他看了看身旁的她,她同样用着温柔的眼神看向他。我不需要生生世世的相守,我只想这一世和你在一起,好好守护住我们的爱。这是他们两个此刻共同的心声……
  
  【我们的约定】
  餐厅的生意越来越好。文豪和以薰的恋人关系也已经确定。这一切就像煲汤一样,水到渠成。最近的文豪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次看东西总是模模糊糊的,伴随着模糊的是他的头痛病也愈演愈烈。大家都劝他去医院看看,可是发生了太多事,整个宋家和集团都处于低迷状态中,父亲还在医院里躺着,而他还要忙着参加厨艺大赛的事情,怎么也顾不过来。他总说没事,只要开点止痛药就行了。直到有一天,他在例行检查时突然晕倒,大家才得知他的脑中长了一个瘤,必须马上住院治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躺在医院里,可心却在餐厅和以薰的身上。回顾这一路走来,她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自己再也不能拖累她。这次,说什么也要让她去布拉格,完成她的学业。所以当她带着盒饭来看他的时候,他郑重的跟她聊了许多。她的请求,她的哭声都不能挽回他要送她离开的决心。她哭着问他,“你就这么讨厌我在你身边吗?”
  “是。”
  “你就这么想要我离开吗?”
  “是。”
  “你就不想想没有你,我会怎么样吗?”
  这次文豪没回答,而是沉默。良久,他才说,“我想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还有就是,不管怎样的幸福,都不会永存。所以,有一天你也会忘记,忘记和我在一起的那一段时光。”
  她擦了把眼泪,然后说道,“你错了。我不会忘记,我会在没有你的日子里靠着这一段和你在一起的记忆里度过我余下的生命。”
  他并不惊讶于她的回答,因为他知道她会这么做的,为了能让她安心的离开,他对她说,“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这样呢。你先去布拉格,等我把病治好了,就去找你。”
  她瞪大眼睛看他,“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为了转移话题,他看向旁边的盒饭,“我的肚子好饿啊,你喂我吃,好吗?”
  “嗯,好。”她一勺一勺地喂,他一口一口的吃,吃进对她的思念,吃进所有与她有关的记忆。他看着她,心说,以薰,就算下一刻我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也是笑着离开的,因为有你,我的世界重新拥有阳光,谢谢你。她喂他吃完最后一口,收好饭盒,“那个,餐厅还有很多事,我就先走了。”
  “嗯。”他看着她离开,在她快要跨出去的时候,他叫住了她,“以薰。”她扭头看向他。他笑着说,“我们布拉格见。”
  她也笑着应道,“好,我们布拉格见。”说完,跨出,然后关上门。一扇门,阻隔了两个人的身体却阻隔不了两颗心。他努力克制的心情在门关上的刹那被瓦解,他扭头看向窗外,一片绿意盎然,然,他的生命却如冬天一样一片白色。门内的他痛苦着,门外的她痛苦亦然,旁人的关心只落得她的落荒而逃。几天后,她踏上异国求学的路,而他则被推进手术台,生死未卜……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