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爱那么浅,情那么深

爱那么浅,情那么深
  作者:尔冬晨 发表:2011/10/17 11:17:1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24
  编辑按:乱世中,总有那么几段故事,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让人唏嘘感叹!
  
  楚天宇的回来无疑给楚家投下一枚炸弹,立即炸开了锅。为何会如此呢?事情还得从天宇回来当天说起。
  二月里的江南小镇——青山镇,时有细雨落下。不过在天宇回来的当天却是个大晴天。这天,楚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都忙做一团,不为别的,只为迎接二少爷的回来。这边楚家老大——楚天伟和媳妇——赵秀兰,二人一边打着哈欠从西房来到正房。他们二人见全家上下如此隆重,心里难免吃醋,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沈老爷还是能闻出一些来,不过天宇马上就要回家,也就未放在心上……
  随着家丁的一声喊,楚老爷、楚夫人、天威、秀兰和楚天玲全都跑向院子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身穿白衬衣、黑马甲、黑西服、黑西裤和黑皮鞋的楚天宇。
  楚老爷和楚夫人还没来得及表达各自的思念之情,赫然发现天宇身边还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这孩子是?”楚老爷率先开口替大家问出心中疑问。
  “我儿子。”天宇平静地回答,好象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件事。他转而蹲下,拉着小男孩的一只手,指着自己面前的父亲、母亲、大哥、大嫂和小妹,道,“小杰,他们就是爷爷、奶奶、大伯父、大伯母和姑姑,以后他们就是你的亲人。”
  小杰乖巧的叫着每个人,但是大人们的各种表情也令敏感的小杰在心中起了一丝涟漪。
  楚老爷似乎并没有听见小杰的这声“爷爷”,他看着天宇,沉脸、闷声道,“你跟我进书房。”说完,转身向书房走去。
  楚老夫人面对个性、脾气极为相似的父子俩,心知一场风暴即将到来。她不无担心的叫住经过自己身旁的天宇。
  天宇拍拍她的肩膀,冲她笑了下,表示不会有事发生。
  天威和秀兰则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老二和父亲一起走去书房的背景。心想,老二捅出这样的篓子,老头子一定不会放过他,这样一来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也就有所提升。
  楚家的家丁和丫鬟们则在一边窃窃私语,待刘管家呵斥他们后,又全都散去,热闹的院子一下子又陷入到沉寂中。
  先进书房的楚老爷背对着门,胸口因气愤而起伏不定。他的眉头深锁,一只手撑着书桌的桌沿,明显可见手背因用力过度而开始泛白。他就这样静立着,像一尊塑像。其实,如果换做是老大,他还不至于动这么大的怒气,可这偏偏是老二,自己最为看重的老二竟也会做出这等丑事。
  随后进来的天宇冲背对着自己的父亲叫了声爹后把门关上。
  “说说吧,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楚老爷转过身来看向天宇。
  为了小杰不被送到孤儿院,天宇向父亲撒谎说小杰是自己和恋人如萍的孩子,“我和如萍在国外相识、相恋,情到深处便有了小杰,可是如萍她在生小杰的时候因为难产而客死他乡。”
  听完天宇叙述,了解到事情真相的楚老爷虽然气儿子婚姻大事不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训而擅自做主,但小杰毕竟是楚家的嫡子长孙,语气也稍微缓和了点,“既然如此,就让小杰认祖归宗吧。另外,你也必须得给孩子找个娘。”
  “不行!”天宇一口拒绝父亲的这个要求,先别说这个人会不会对小杰好,姑且从感情上来说,自己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女子做妻子呢。
  “什么叫不行?你和这个叫如萍的姑娘在一起的时候有问过我这个父亲的意见吗?这事就这么定了。”这已经是楚老爷最低的底限,他绝不容许有任何一个人敢挑战他的决定,就算是自己最器重的儿子也不行。
  天宇见父亲已经同意小杰住下,也就不再说半个“不”字。至于自己的婚事,也只能他日再做打算,他只希望这是父亲一时的气话。这一天也就这样过去。虽然天威夫妇心里不舒服,但谁让秀兰的肚子不争气呢,这长孙的地位也就落到别人手里……
  虽然楚老爷打定主意要给天宇找一个秀外慧中的好妻子,但是这好姑娘就像好茶叶一样可遇不可求。日子就这样一天接着一天的过去,撒出去的渔网终于有了收获的时候。这天楚老爷坐在堂屋里喝着自家出产茶叶泡的茶,只见刘管家一副眉开眼笑的跑了进来。他放下茶杯看向刘管家,“老刘,什么事,这么高兴?”
  “老爷,你让我物色的姑娘有着落了。”
  “真的?”
  刘管家点点头。
  “快,带我去看看。”楚老爷得知儿媳妇有着落了,喜形于色,连忙让刘管家带自己去看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老爷,您这样去的话,会吓着人家姑娘的。”
  “哦,对,对。”楚老爷猛拍自己脑门,说,“你看这一高兴,就什么事都给忘记了。”说完稳定下自己的情绪后,问,“是哪家的姑娘,人品怎么样?”
  “是老沈家的。”
  “你是说咱家采茶工沈阿福的大女儿,沈玉琦?”楚老爷看向刘管家,见刘管家点点头,于是又说,“老沈这人老实,他女儿也是个实在人。”
  “老爷,您见过玉琦姑娘?”刘管家有点疑惑地问道。
  “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就是上次救了咱家小杰又不肯拿钱的那位玉琦姑娘吧。”楚老爷再次看向刘管家。
  “对,对,没错,就是她。”刘管家不住地点头,如同捣蒜一般。
  “我看这姑娘不错。”楚老爷想了会后说,“走,我们去沈家。”
  “这么快?”
  “当然啦。这好姑娘可不等人。”楚老爷笑着回答刘管家,带着刘管家去沈家。
  就在楚老爷带着刘管家去沈家的路上,玉琦则与天宇在街市上因为钱包的事情而相遇。天宇对玉琦这个拾而不昧的女子留下极好的印象。
  “先生,以后你的钱包可要看紧点了。”玉琦笑着把钱包还给天宇。
  “谢谢你,你需要多少酬劳?”天宇边说边从荷包里拿钱,准备要给她。
  “你们这些有钱人啊。”玉琦摇着头,笑了笑,从他身边离开。天宇转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心说,楚天宇啊楚天宇,枉你在国外读了这么多书,还不如这个陌生女子的境界来的高呢。边想边往小杰读书的学堂走去。
  另一边,楚老爷和刘管家一起出现在沈阿福家,令沈阿福和沈大嫂深感意外。他们连忙把他们两个迎进自己并不算阔绰的家。楚老爷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后看着沈阿福和沈大嫂。沈阿福和沈大嫂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作答。纵然能让女儿嫁入像楚家这样的豪门大户固然好,可是玉琦的身边还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杨志云,虽然二人都不曾表明心迹,可是沈阿福和沈大嫂他们也已经将志云看做是半个儿子,现在又出来一个楚二少爷。
  “楚老爷,您看,我们家……”
  “我明白你的意思。没关系,我愿意等。”楚老爷撂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带着刘管家离开。沈阿福和沈大嫂目送楚老爷和刘管家的背影,都嚼不出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尽管如此,晚上玉琦回家后,沈阿福和沈大嫂还是把楚老爷的来意告知给了她,让她自己拿主意。
  “玉琦啊,爹和娘不逼你不想做的事情。不过女儿啊,人大了,都会有这么一天。”沈阿福看向女儿。
  玉琦听完后沉默片刻后,说,“爹,娘。女儿还小,女儿想一辈子陪在爹娘身边,照顾爹娘。”
  “傻丫头,怎么能一辈子不嫁人呢。”沈大嫂疼爱的说道。自己没别的本事不能给玉琦一个富足的家,但是玉琦的孝顺又令她宽慰许多。想到当初自己的亲生女儿夭折,老天又派了玉琦来到自己身边。对此,她内心充满感激。
  说话间,杨志云来给玉琦他们送自己母亲做的团子尝鲜。他则在玉琦送自己回去的时候再次表明心迹,但是玉琦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告诉她,没关系,他愿意一直等她,但是也请她不要嫁给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个人。这一个晚上就在玉琦的辗转反侧中悄悄过去……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这话真的一点都不假。就在楚老爷向沈家提及婚事之后的第三天,沈家竟无端遭遇一场大火。一夕之间,房子只剩一片废墟。望着还在冒烟的断壁残垣,沈家三人欲哭无泪。得知沈家出事的楚老爷带着银票匆匆赶至,志云拿着楚老爷留下的银票赶上楚老爷他们,把银票退还给他们,告诉他们,沈家的事有他志云在不需要姓楚的外人插手。
  楚老爷看着这个他,笑了下,说,“年轻人,这张银票就算要退还也只能是由老沈来退,而不是你这个杨姓小子吧。”说完把银票拿转交给刘管家,让刘管家把银票还给老沈他们。
  “拿着吧,这是老爷和二少爷的一片心意。”刘管家自然明白老爷的心思,对于这个儿媳,他是要定了。
  沈阿福手里拿着楚老爷送的银票,眼睛里溢满泪水,冲着楚老爷离去的方向直喊,“好人啊!”转身对玉琦说,“玉琦啊,要记住楚老爷的恩情啊。”也正因为这样,沈阿福答应楚老爷的提亲,要把女儿嫁给楚家二少爷以报答楚家对自家的恩情。
  得知父亲为自己寻找到一个妻子的楚天宇抵死不从,但胳膊怎能扭过大腿。楚老爷的一声断喝,令天宇离开家到酒馆喝的不省人事。他一路跌跌撞撞地从已经打烊的酒馆出来,却也在无意中救了玉琦。原来,志云得知玉琦的心里并没有自己,而且她也准备要嫁给楚家二少爷后,头脑一热,居然要侵犯玉琦。不想在关键时刻居然被酒醉的天宇误打误撞的给破坏掉。
  天宇认出眼前这个女子是不久之前在街市上遇见过的姑娘,“是你。”
  “原来是你啊。”玉琦也认出此人是要拿钱给自己的男子,“你怎么醉成这样?”
  “哎,别提了。”天宇笑了下,“我那个爹啊,他为我找了门亲事,要我后天就和一个叫沈玉琦的女子成婚。我知道我爹是好意,可是我不能结这个婚啊,我不能因为我的关系而去害另一个人。”
  沈玉琦?那不就是我。玉琦再细看天宇,借着月色,虽然没能看清全貌,但也看了个大概,原来这个人就是后天我要嫁的人。她靠在大树下,也开始说起自己的婚事来,“好巧啊。我后天也要嫁给一个人。”
  “是吗?这么巧。恭喜你了。”天宇边说边拿着小酒坛喝酒,不过酒早就已经被他喝光,“咦,没酒了。店家啊,给我酒!”说完起身向前走。
  担心他出事的玉琦一路跟着他,直到见他走进自家大门后,才笑了笑,转身往自家的方向走去。玉琦一直不太明白天宇最后说的这句话,什么叫不能因为他的关系而去害另一个人?难道自己嫁给他,还会受到伤害不成?这一夜又悄悄地在玉琦想不通的问题中一点点结束。
  转眼很快就到了天宇和玉琦成亲的这天。楚、沈两家全都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在沈家,玉琦的房间里,凤冠霞帔被放在桌上。玉琦面对着铜镜认真仔细地给自己化着妆,从眉毛开始到最后的嘴唇。只见她用把两面都涂有红色的纸轻轻放入嘴唇里,尔后再轻轻一抿,红色便均匀地附着在嘴唇上,使得嘴唇更显娇艳欲滴。这时,沈大嫂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铜镜中的玉琦,说,“我女儿真漂亮。”
  “娘。”玉琦的两朵红色浮云飘到脸上更显示出几分娇羞来。
  “都已经是新娘子了,还害羞呢。”沈大嫂边说边从桌上拿起梳子细心地给玉琦梳起头来,一边梳一边说,“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边说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沈大嫂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是一想到女儿以后就是别人的妻子、儿媳和母亲,唯独不再是自己的女儿,心就像被人割了一块一般的疼。等到梳完头后,她把女儿扶起,仔细端看起来,生怕有哪里没弄好。太阳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到这对母女的身上,形成一圈奇特的光芒。
  恰在此时媒人进来告诉她们楚家的花轿已经到了。沈大嫂听后,拿起放在桌上的凤冠帮玉琦戴好,然后又把一块红盖头盖在她头上。直到这刻玉琦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抱着沈大嫂就是不肯撒手。此刻的沈大嫂强忍住悲伤,安慰玉琦只是嫁出去,又不是永不相见,以后还是能见到。虽然如此安慰着,但无论是沈大嫂还是玉琦谁也不肯先放手,最后还是媒人强行将二人拉开,把玉琦拉进花轿内。他们不知道此时的杨志云正在暗地里看着这一切,他不甘心自己的玉琦就这样被人抢走,更不甘心玉琦从来只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大哥,而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恋人。所以,他要把玉琦抢回来,不管用什么办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一定要把她抢回自己手里。
  迎亲的花轿吹吹打打穿街过巷,骑马的楚天宇一件红色长袍加身,外罩一件黑底暗红花的马褂,头上是一顶插着两根帽花的礼帽,面无表情地接受街坊四邻对自己的祝福。他虽然如此,但在楚家则又是另一番光景。门牌两边挂起了一对大红灯笼,从院子到正厅也用细细的绳子挂满了红色的小灯笼。楚天威和刘管家则站在门前迎接四方宾朋,这中间有专程从杭州赶来的,也又有专程从上海赶来的,当然还有当地的乡绅名士。楚老爷和楚老夫人,两个人穿戴一新,一边接受大家的祝贺一边连说:“招待不周。”天玲和秀兰两个人同样忙碌异常。
  这时随着迎亲队伍的到来,门前的各种炮仗噼里啪啦的相继响起,鼓乐也一同吹响、奏响,好不热闹。天宇从马上下来,用脚踢了三下轿门,尔后媒婆一边说着喜庆话,一边掀开花轿门帘,玉琦的一只纤纤玉手握住扎成红花的红绸带一端,由着天宇牵出花轿,跨过高高的门槛,再跨过火盆,一路与他同行到正屋大堂。
  此时楚老爷和楚夫人已经端坐在大堂正中,各个宾朋以及天威、秀兰和天玲等分站两边。随着“一拜天地”的声音响起,也就开始了这一天中最为隆重的一幕,拜天地、跪父母以及夫妻对拜,最后便送入洞房。这期间笑容一直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从不间断过,唯独天宇一直铁青着一张脸。
  新房内,玉琦端坐着,静等天宇用秤杆掀起自己的红盖头。想到自己的初夜马上就要消失,未经人事的玉琦羞涩得两朵浮云再次浮上脸颊。所幸灯火昏暗,头上又盖着盖头,不然真的羞死人了。就在她神游太虚之际,喝得酩酊大醉的天宇则在别人的搀扶下来到房间。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不甘心的杨志云突然出现在玉琦和天宇的房间里,他对着天宇的后背就是一拳,正是这样一拳,天宇也被打醒了。他扭头,借着烛火看清来人是意欲侵犯玉琦的杨志云,“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你们楚家仗着有钱有势就可以胡作非为吗?”杨志云一边说一边对准天宇的肚子又是一拳。此时玉琦听见杨志云的声音,自己掀起盖头,喝住他,不要让他再做傻事。
  “志云,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一直以来我都只把你当作是可以倾诉心事的大哥。”
  “如果不是这个楚天宇,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志云说完对着天宇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当然天宇也绝非是吃素的,虽然是在酒醉状态下,但还是奋起反抗。俩人在拉扯过程中,天宇被撞到桌角而倒地。志云一看天宇倒地,拉起玉琦就要往外走,但玉琦坚决不肯。就算天宇因此而死掉,她也要为他守活寡,因为自己已经是天宇的妻子。作为妻子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这就是玉琦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志云,我不能跟你一起走,我已经是天宇的妻子。”玉琦挣脱掉志云的手,走到天宇身边,蹲下,扶起他的头,看向他。
  志云怎样都想不通,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怎么就不能被打动。现在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解救她脱离苦海,她竟然一点都不领情,他愤恨地看了她一眼,说,“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说完离开他们的房间。这一夜在忙乱中悄悄过去……
  乖巧懂事的玉琦很快就赢得了楚家二老的信任与喜爱。但他们不知道正是他们的这份信任与喜爱又无形中给玉琦增加了在楚家的压力。虽然玉琦经常会受到楚天威和秀兰的刁难,但她依旧每天都尽心尽力地做着一个儿媳、妻子和母亲的本分。白天送完小杰去学堂后,她就回到家照顾受伤不醒的天宇。待到小杰学堂放学之际,她又去到学堂里把小杰接回家。回到家之后继续照顾天宇。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天宇醒来的这一天。
  阳光柔和的倾泻到这个房间内,一只铜做的水盆边沿发散出不怎么刺眼的光芒。一条白色毛巾被一双手没入水中,沿着手向上,是一张姣好的面容,这面容和手都属于她——沈玉琦。当她把水拧干,转身的时候,手上的毛巾掉落,她如同一尊雕塑,全身上下除了眼睛会转之外,其他的比如手、脚以及她的思维全都定住了。没错,她的变化全都因为他——楚天宇。他的眼睛已经张开,脸上的浮现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在说,他很好。
  时间在他和她之间似乎停滞不前了。他和她之间从她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没说话,不过从眼睛里透射出来的情意,彼此都懂。这样的画面在楚老爷他们进来之后就已经被破坏掉,她被人们推挤到角落,他用眼睛搜寻她的身影,看见,心在此刻也安定了。她默默地把水倒掉,尔后走到厨房里询问给天宇的药是否有好。天宇从父亲那里知道这些天一直都是玉琦在照顾自己,当玉琦再次回到这个房间后,他的眼睛里多了几许内容。
  自从天宇醒来之后,楚家的好事一桩又接着一桩,接踵而来。进门多年的秀兰在此时也被查出怀有身孕。楚老爷坚信这些全都有赖玉琦的进门,对这个儿媳,他更加喜爱。然而祸事也往往依附于喜事而来。小杰却在这个时候感染天花被隔离。全家上下没人敢靠近,只有玉琦搬进小杰的房间,彻夜不眠的照顾着他。
  就在小杰生病的第二天,天威以秀兰需要安胎的借口逃回秀兰的娘家。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着,玉琦并不知道就在她搬进小杰房间后不久天宇也在门外一直守候着。直到有一天,丫鬟对着紧闭的房门说,“二少奶奶,您不知道,二少爷一直都守在外面呢。”
  “天宇。”房间里的玉琦不敢确信的瞪大眼睛。
  “玉琦,你一定要多吃点饭,知道吗?”他冲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说道。
  “我已经吃过了,现在不是很饿。”玉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尔后她又急切的说道,“天宇,你快回去。不要留在这里,不然你也会被传染的。”
  “好,我不过去。但是你一定要记得吃饭,好吗?”
  玉琦听后没说话,她系上手帕后,开出一条缝,把放在门口的饭菜端进去,然后把一包待洗的东西放在门口。就这样,玉琦在房间里照顾生病的小杰,天宇则在外面守着玉琦和小杰。他们两个人的两颗心在一点点的靠近。
  有天晚上丫鬟送饭菜过来,天宇连忙接过饭菜走到门前,敲门。系着手帕的玉琦一见是天宇马上就把门关上,“天宇,你怎么能在这里呢,快回去。”
  “玉琦,你把门打开好吗?”天宇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敲门。
  “你把盘子放下离开,我就开门。”玉琦背靠着门告诉他。
  “好,我放下就走。”天宇放下盘子,躲在一边。
  玉琦听天宇如是说后,开门,正要拿盘子时,天宇一个箭步冲上前抓着门框不让她关门,“玉琦!玉琦,听我把话说完。”他看着她的眼睛,“玉琦,你在里面一直照顾着小杰,而我却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你怎么会一点都没做呢,你也不是在门口守着我们嘛。天宇,你快回去吧,晚上天凉,我可不想小杰的病刚好,你又病倒了。”
  “好,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好吗?因为,我真的很担心你。”天宇一边说着,脸上闪现出几丝担忧来。
  “我明白的,我会的。”玉琦微笑了下,拿起盘子,关上门,放下盘子。他和她两个人谁都不想离开,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两只手、两颗心就这么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就这样日子又过去了一点。这天,楚老爷问天宇茶叶研制的情况,天宇告诉他已经研制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他会先泡上一壶请爹品尝。正在这时,家丁跑来告诉他们,小少爷醒过来了。闻听此言的天宇和楚老爷激动的跑到被隔离的那个房间,天宇正准备要敲门时,楚老爷阻止他。他让他慢点开门,听小杰和玉琦的对话。
  房间内,玉琦又帮小杰擦了下身体后,问,“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去给你做。”
  “我真的可以吃别的东西了吗?这几天都只是喝粥,喝的都想吐了。”听见可以吃其他东西的小杰立马站起来。
  “当然啦。你是不是特别想吃桂花糖糕?”玉琦说到桂花糖糕的时候,小杰也同时说了出来。他有点疑惑地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桂花糖糕的?”
  “我当然知道啊。你呢每天做梦都在说,哇,好好吃的桂花糖糕啊,我还要吃桂花糖糕。说着说着,你这口水就掉下来了,还是我帮你擦掉的呢。”玉琦笑着告诉他自己是怎么知道他爱吃桂花糖糕。
  “我哪有你说的这样啊。”小杰自己都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玉琦笑着刮了下他的鼻子,“你啊,真是一只小馋猫。”说完,转身去到一边洗毛巾。
  小杰看着玉琦的背影,突然说,“谢谢你,娘”。玉琦手里的毛巾就这么掉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转身走到窗前,坐下,看着小杰,问,“小杰,你刚才叫我什么?”
  “娘!娘!爹说过,只有娘才会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孩子好。小杰生病了,娘就一直照顾小杰。奶奶也说,只有母亲才会不顾生命危险保护自己的孩子。小杰从小就没有娘,也不知道有娘的味道是什么样的,现在小杰知道了,你愿意做小杰的娘吗?”小杰哭着说出心里的这一番话。
  “小杰,谢谢你。娘真的很开心,娘当然愿意做小杰的娘。”玉琦抓着小杰的肩膀说道,而眼泪早就已经往下掉。
  外边的楚老爷透过薄薄的窗户纸看着里面所发生的事情,眼眶有点湿润,同时又老怀安慰,深感自己没挑错这个儿媳妇。天宇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已经离不开玉琦,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他只觉得认识玉琦太短,只觉得明白得太晚,如果能早点明白过来,玉琦也许就不用吃这么多苦。
  当夜幕降下来的时候,玉琦从外面走进来,对天宇说,“小杰已经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她帮他铺好床铺,正准备要走,却被天宇握住双手,把她拉到一边,“玉琦,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玉琦盯着他的眼睛看,总感觉晚上的天宇有点怪怪的。这种感觉好像从小杰完全痊愈后,就已经存在了,但怪在哪里,自己又说不上来,她只得任由被天宇这样握着。
  “玉琦,这几天辛苦你了。”他看着她的眼睛由衷地说道。
  玉琦笑了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没有啦,这些都是我应该要做的。”
  他依旧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对我和小杰付出了这么多,而我却什么都没为你做过。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连小杰都不如。”
  “天宇,你没有亏欠我什么。没有你,我们家或许还住在会漏水的屋子里。”
  “玉琦,我想再次跟你说声对不起。”
  “你真的不用跟我……”
  “玉琦。小杰为自己选了一个这么好的母亲,我现在要为我自己选一个好的妻子。”
  “天宇,你?”
  “玉琦,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一起走我们两个人接下来的人生吗?”
  玉琦的泪水再次充盈眼眶,她不相信地看着他,在她心里她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愿望就是和他在一起,有没有名分都没关系,就算他心里一直装着小杰的娘也没关系,可是现在他说他要让自己做他的妻子,这一定是梦,如果真的是场梦的话,那就不要再醒来,不行,一定要醒来,如果不醒来的话,小杰怎么办,小杰才刚刚有自己这个母亲,难道还让他再次失去吗?不行一定要醒过来,可是脑子怎么就不听使唤了呢,“天宇,从我嫁进来的这天开始我就已经是你的妻子了。”
  天宇看着玉琦的眼睛,这双含泪的眼睛里从来就不曾出现半个不满来,从这张嘴巴里也从未说出半句怨言。她特别像自家出产的瀑布茶,外形紧细,苗秀略扁,色泽绿润;内质香气清鲜,滋味鲜醇;汤色绿而明亮,叶底嫩匀成朵。这瀑布茶所具有的品质她都有,她就像这茶中仙子盈盈款款地向自己走来。看着这样的玉琦,天宇无法忍住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他弯下头,寻找这一抹来自她口中的芳香。玉琦瞪大眼睛,思维在这一刻停止,贝齿已然被他轻叩开。她的青涩与羞涩一一被他化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跟着感觉一路向前。
  幔帐已经放下,木制大床前的踏板上出现一双皮鞋和一双绣花鞋。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令人心醉的粉色气息。房间里的烛火也在轻轻摇曳着,仿佛在诉说他和她的爱情故事……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老大天威夫妻俩听说小杰的病已经痊愈,也就从秀兰的娘家回到自己家里。看样子楚家也总算是拨开云雾见太阳,有了玉琦这个贤内助的天宇,更加专心于茶的研究,但他又同时身负着老家的使命,凡是有茶叶运到上海,他总是亲自跟去。
  夜幕逐渐降下来,楚家的人也都渐渐睡去。只有天宇和玉琦房间的灯还亮着。明天天宇就又要出门去杭州,玉琦在帮他收拾行李,“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一定要当心,知道吗?现在外面的局势又这么乱。”说话间已经帮他收拾好。
  天宇站在一边看着玉琦收拾,“实在舍不得离开你和小杰。”
  “傻瓜,才去几天而已嘛。”玉琦笑着说道,“你又不是没出过远门。”
  “是啊,以前我从来都没怕过。可是现在我真的怕,怕我这一去就……”
  玉琦用手指盖住他的嘴唇,“我不许你这么说,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好,我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回来。”不知为何天宇有种突然会失去玉琦和小杰的感觉。小杰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可也是他一点点看着长大的。在说玉琦,自己和她的生活才刚开始好转,现在却面临着分离之苦。他看着她的眼睛,不敢把内心的恐惧告诉给她,让她平添一份担忧,笑着说,“你看,都这么晚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上床休息了。”说完拉着她的手走到床前,坐下,脱鞋,然后拉下两边的幔帐,枕着月色进入梦乡……
  第二天,天空才泛出一点鱼肚白。玉琦便起床帮天宇再次确认好行装,这才放心的走去厨房准备一家人的早饭。下人们都很喜欢这个没架子的二少奶奶,有时也会开玩笑说,二少奶奶都把他们的活干完了,楚家都不需要他们这些下人们了。每每这时,玉琦总是笑笑,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去做呢。等她把一家人的早饭做好后,天宇他们也相继起床,来到饭厅准点开饭。
  吃过饭后的他们就去码头送天宇去杭州。楚老爷和楚老夫人只把天宇送到自家门口,特意留出时间给天宇和玉琦。当天宇坐上人力车后,小杰挣脱开被禁锢的手,哭着跑着,直到跑不动了才停下。车带着天宇和玉琦一路去往码头……
  没有天宇的日子依旧在继续着,这几天楚家又来了一个人。他是楚老夫人贴身丫鬟的养子,名叫清辉。虽说他是丫鬟的养子,但楚老爷和楚老夫人从来都没把他当下人看待,天威和天宇所拥有的,清辉也几乎都有。
  这天晚上除了天宇没在,该到的人也都到了。席上,楚老爷告诉清辉,“清辉,这位就是你二哥的媳妇沈玉琦。你还没见过吧。”
  清辉站起举着杯子冲站在自己对面的玉琦说道,“二嫂,早就听二哥在信中提起过你,一直都无缘得见,今天终于得见,我敬二嫂一杯。”他一说完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玉琦也举着杯子说道,“你就是清辉吧。我听天宇老提起你,说你帮他很多忙呢。我替天宇敬你一杯。”说完,同样的把杯子里的酒一干而尽。
  这时身穿洋装的天玲也站起来向清辉敬酒。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在他心里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在他开始有意识以来就已经喜欢上楚家的小姐。可是他只是一个下人的儿子,怎能高攀。现在楚老夫人和楚老爷也都说要帮清辉在镇上找一户好人家的闺女,可是在他眼里和心里认定了天玲,又怎么可能还能放下其他女子呢。所以对于老爷和夫人的提议,他也只说自己还没到娶妻生子的年纪。他其实并不了解,当他说自己还没到娶妻生子年纪的时候,天玲眼中掠过一丝黯淡。原来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她也已经悄悄喜欢上他。这种喜欢有别于对两个哥哥和父母的喜爱,是一种当他靠近时,她的心就会怦怦直跳的喜欢。
  吃过饭后,小杰在玉琦的督促下写完学堂老师布置的作业后,缠着她要她给自己讲故事,“娘,给我故事啦。”
  “好,好。娘给你讲故事,可是你不能说娘讲的故事一点都不好听哦。”玉琦边说边拿起放在一边故事书,边翻边说,“那我们讲个什么故事呢。”看了看后,又说,“我们就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好不好?”
  “好。”小杰点点头道,虽然这个故事已经听过不下百遍,但是他依旧喜欢听,喜欢听娘柔声细语的讲孙悟空是如何把白骨精打败救出唐僧的。在娘的声音中,他逐渐睡着。玉琦见小杰睡着了,于是抱着他去到床上,脱去他的衣服,盖上被子后,轻轻关上门回到自己和天宇的房间。
  天宇虽然离开了,但是这个房间里似乎依然存有他的气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影子。恍惚间,她仿佛看见天宇正对着门框发呆,她拿了件衣服走上前去,却没想到天宇的背影像一阵尘烟一样飘散而去。她转身却发现天宇坐在床沿上正笑着看她,只见他拍拍旁边的位子,示意她过去坐下。她痴痴地走过去坐下,想要和他说说话,他却调皮地走掉了。天宇,你在杭州还好吗?她在心底如是说道,脱掉鞋子,上床,盖上被子,在梦中和他相会……
  日子就这样又过去了几天。这天,闲来无事的玉琦在后花园里泡上一壶茶,看起被搁置很久的书。阳光照在她身上居然也被柔化了许多,在她身上形成一个光圈,把她紧紧包围其中。时间在一点点流逝,这时一双手盖住了他的眼睛,着实吓了她一跳,“小杰,不要闹哦。”
  盖住眼睛的手突然放开,眼睛重新获得光明。玉琦转身看去,只见天宇正笑着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滑落,泪水再次充盈眼眶,扑倒在他的怀里,说不出任何话语,只剩下哭泣。
  天宇拍着玉琦的后背,柔声地说,“我答应过你,要把完完整整的自己带回来。”他的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说,“我在杭州的每个日夜都在想着你,在我看账册,和别人谈事情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你站在不远处微笑地看着我。我努力按住想要去找你的念头,才勉强和别人谈完事情。可是当我谈完事情后再去找你,你却不在那里。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伏在他的胸膛上,这个胸膛依旧这么温暖,心跳依然平稳而有力,这不是梦吧,天宇真的回来了,“我也是,我以为你把我丢下再也不会见我。有好几次,我以为……”她止住哭泣轻声诉说对他的思念,“有好几次,我以为你就在面前,可是一转身你又不在了。也有几次我看见你的背影,叫你的名字,你一直都不理我,当我靠近你的时候,你又像一阵烟一样飘走了。我好害怕失去你,真的很怕很怕。”她一边诉说着一边泪水又开始往下落。
  天宇听着她的诉说,心早就化作绕指柔。他渐渐俯下头去,开始寻找那一抹自己日思夜想的芳香……
  简单的家常便菜也令天宇心动不已,更何况清辉又从北京回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左手又回来了。当家人们全都散去,小杰也已经被玉琦哄睡着,他拉着她的手从小杰房间里出来回到专属与他们的房间后,一路拉着她来到床前,坐下。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拍打着,“这一个晚上都只顾着和爹、娘说话了,也没能好好和你说上一句话。”
  “没有啊。我们在白天不是说了很多话吗?就算我们以后真的要分开,也足够我日后的慢慢回味。”
  “傻瓜,我们怎么会分开呢。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天宇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份真的可以在下次把一个完整的自己带到玉琦的面前,但至少现在的自己是完整的。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刻有荷花的玉牌对她说,“这是我在杭州的时候偶然看见的,觉得很配你,所以就买了送给你。”
  “送给我的?”玉琦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是的,送给你。你的名字里有个‘玉’字,而你的品性有像这荷花一样濯清涟而不妖。”他一边说一边帮她把玉牌挂上。
  她摸着玉牌,说,“你送给我玉牌,可是我却什么都没送给你过。”
  “谁说的,你看这个。”他拿出一方绣帕给她看,“你不是送给我这个了吗?”
  “这个绣帕不能算的。”
  “怎么不能算。只要是你给我的,不管是什么,我都喜欢。”
  “天宇,谢谢你。”
  “是我应该要谢谢你才对,你把小杰照顾的这么好。”天宇饱含深情地看着她,渐渐的他已经不满于只是这样与她对望,他的头逐渐低下,用嘴唇含住她嘴里的芳香,两边的幔帐垂下,这个夜只属于天宇和玉琦……
  几天后的某个早晨,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早饭。坐在天宇旁边的玉琦一阵呕吐感突然向她袭来,顾不得礼仪的她赶忙跑出去呕吐起来。天宇见状,也连忙跑了出去,一边轻轻拍她的后背一边脸上写满担忧地问,“你怎么样,还好吗?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
  玉琦仔细回忆道,“我也没吃什么东西啊。”说着有一阵呕吐感袭来,惹得她不得不又吐起来。此时楚老爷和楚老夫人也出来询问,不过他们所关心的和天宇所担心的又完全不一样。他们见玉琦如此这般,脸上尽显欢喜之色,她一边叫下人去把大夫请来好好瞧瞧,一边让丫鬟小菊带着二少奶奶回房。
  说话间背着药箱的大夫随着楚家的丫鬟走了进来,放下药箱就给玉琦把脉。过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向楚老爷和楚老夫人报喜,“楚老爷、楚老夫人,二少奶奶这是有喜了呢。”
  “真的?”楚老爷还有点不敢确信。楚老夫人则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天威和秀兰则是满脸的嫉妒。天宇早就已经坐在玉琦身旁,用眼神告诉她自己对她的感谢。念完阿弥陀佛的楚老夫人连忙吩咐小菊去厨房弄点吃的给玉琦,她这一吐也都吐的差不多了。她看看玉琦又看看天宇,知道这小夫妻俩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把大家全都赶了出去,她走在最后的同时又不忘关上房门。
  房间内的天宇扶着玉琦来到窗前,放好枕头,让她躺下。玉琦笑着说自己没这么娇贵,天宇可不管这些,他握着她的手,说,“玉琦,谢谢你。”
  “你都已经说过好几个谢了。”
  “就算说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足以表达我心中的感谢啊。现在最辛苦的人就应该是你了,如果可以我分担的话,那就好了。”
  “傻瓜,这种事情怎么能分担呢。”玉琦嘴上虽然笑着,但内心却依旧感动。她时常在想自己是何德何能竟会获得天宇满满的爱。为了这份爱,她必须更加努力来回报。
  说话间小菊端着盘子从外面进来,天宇从小菊的盘子里拿出碗和调羹,在碗里舀上一勺,吹了吹,喂给她吃。时间一点点地在过去着,小菊早已悄悄退出,这个房间里只剩下天宇和玉琦两个人,不对应该是三个人才对,还有他们未未成人形的孩子。
  自从玉琦怀孕后,每个人都特别保护她。只要她稍微干点活,就有人出现阻止她。这样的她着实让秀兰嫉恨不已。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外面的时局越来越混乱。天宇又要出远门去上海了,他原本可以不去的,但是清辉带着莲姨去安徽老家祭祖了,所以这趟押货的事情也只好由他这个少东家出面来做了。玉琦还是像从前一样帮天宇收拾好一切。临出发的那天,他们依旧依依不舍。
  就在天宇走后不久,许久不曾露面的杨志云突然找上门来。此时的他衣着光鲜,就像古时候考中状元的秀才衣锦还乡一样。他是带着复仇的心来的,为了复仇,为了重新夺回玉琦,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现在的他是日本商人清水的助手。这次来楚家,除了要和楚家进行商贸往来之外,另外一点也是要让玉琦看看自己放弃的是一个多么好的男人,还有就是想要看看玉琦在楚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当他听说玉琦在楚家过得很好而且还怀上了天语的孩子,这令他更加的痛恨楚家和楚天宇。复仇的计划在心中开始形成。
  楚老爷喝了杯茶后,说,“哼,想让我和日本人做生意,门都没有。”
  “楚老爷,这是个很好的发财机会。再说了,在商言商,难道你愿意放弃这么个绝好的机会。”
  楚老爷冷笑下,说,“是吗?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他把茶杯放下,看向他,“杨先生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了,就请回吧。”
  杨志云看了看后,说,“那好吧。我希望楚老爷,你再好好考虑下我的这个提议。”然后起身跟他道别。
  楚老爷又喝了口茶后并么有要起身送他出门的意思,只是眼皮稍微抬了下,从嘴里吐出“不送”俩字。他看着他走出正厅的大门,走向院子,然后再走出楚家的大门,自言自语道,“跟我斗,想让我成为经济汉奸,还嫩点。”
  就在玉琦板着指头数天宇回来的日子时,在佛堂念经的楚老夫人手里的佛珠串的绳子突然断掉,佛珠掉落一地,她的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里。与此同时,正在给小杰做衣服的玉琦,手指突然被阵刺了下,她吮吸着手指,心却突突地跳个不停,想到远在上海的天宇,她的心紧了一下,仿佛被割去了一块,疼的特别厉害。
  恰在这时,同去的人回来,也带来了天宇在上海遇害的噩耗。承受不住的楚老夫人和玉琦双双晕倒,楚家上下顿时忙做一团。担心玉琦身体的楚老夫人一醒来就问玉琦怎么样了?阿莲告诉她,二少奶奶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玉琦。”楚老夫人招手叫阿莲,让她扶自己起来。
  “小姐,您的身子?”担心小姐身体的阿莲并没有马上去扶她。
  楚老夫人见没人扶自己,于是略带生气地说道,“我的身子不打紧,快扶我去玉琦那里。”
  阿莲见状也就不再劝说小姐,和另外一个丫鬟扶着她一起去玉琦的房间。
  此时,玉琦房间里也站满了人,清辉、天玲、楚老爷都在,床边坐着的大夫正在给玉琦把脉。屋里的人见老夫人过来了,自动让出一条道来,楚老爷扶着楚老夫人一起看大夫把脉,脸上写满了担忧。过了一会儿,大夫站起身,告诉老爷和夫人,二少奶奶没什么大碍,只是身子有点虚,待他写一帖方子给她补补身子。他边说边在纸上写,写完后给楚老爷过目,楚老爷看过后把方子交给家丁,叫他赶快去抓药。交代完事情后的楚老爷重新走回到玉琦床边看她,此时有家丁来报,说是有人找老爷,他这才离开玉琦的房间。从玉琦晕倒到现在,小杰的手一直就抓着玉琦的手不放,一声声地叫着“娘”。
  昏迷中的玉琦隐隐约约看见了天宇的背影,她问,“天宇,是你吗?”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也没有要转身的意思。玉琦走上前去看,真的是天宇!“天宇,你怎么不回家?爹和娘都很担心你啊,小杰已经没有娘了,你还要他没有爹吗?”她见天宇并不回答自己,于是说,“天宇,跟我回家吧。”她走到他见面,想要看看他的脸,可是当她靠近的时候,天宇的头却转向了另一边。
  “天宇,你就让我看看你的脸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天宇。”
  “对不起。”天宇沙哑的声音带着地狱的味道传到玉琦的耳朵里,“玉琦,我不能再照顾你,也不能实现我对你许下的诺言。”
  “天宇,你不要这样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你和我一起回家,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陪小杰一起长大。我和小杰,还有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你。”
  “玉琦,对不起。替我照顾好小杰、爹和娘。把我忘了吧。”
  “不!不是这样的!”玉琦预感到天宇马上就要离开了一样,她抓住他的手,“天宇,不要离开我们!不要!”她哭喊着从梦中醒来,这让照顾她的丫鬟——小菊万分惊喜,“二少奶奶,你醒啦!”
  “天宇呢?”
  “二少奶奶,你忘了吗?二少爷他……”想起平日里二少爷对他们这些下人的好,小菊的泪水无法止住。
  “我问你,天宇呢!”玉琦的身体还很虚弱,这样的大吼已经消耗掉她一半的体力,吼完,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
  “二少奶奶!”小菊摇晃玉琦的身体,另一边,背着出诊箱的大夫在另一个丫鬟的陪同下进来了,后面跟着楚老夫人和楚老爷他们。小菊见到老夫人连忙告诉他们,二少奶奶刚才有醒过一次,现在又晕了过去。楚老爷连忙叫大夫仔细瞧瞧,此刻大夫已经放下出诊箱,坐在床沿上给玉琦搭脉。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怎么样”三个字。等到大夫把完脉后,留下小菊和小杰在床边看着玉琦,所有的人都跟着大夫走到桌边,看着大夫写好方子。尔后,楚老爷叫人按照方子上写的去抓药。这样又过去了一天,此时护送天宇遗体的船也在青山镇码头靠岸了,船上的人对着码头喊,“二少爷!我们回家啦!”喊完,四个人抬着天宇一步一步默默向前……
  另一边玉琦的房间里,玉琦仿佛得到什么感应,她慢悠悠地醒过来,第一句就问,“天宇有回来了吗?”
  “玉琦,天宇已经不在了,我们要接受这个事实。”楚老夫人忍住悲痛劝慰她,毕竟现在的玉琦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娘!”玉琦一喊完,泪水再也无法止住,扑在楚老夫人的怀里嘤嘤哭泣。楚老夫人充满疼爱地轻拍她的肩膀。
  站在一边的秀兰嫉妒的眼里直冒火,凭什么她一死丈夫就得到全家人的关心,我也是个孕妇啊,你们怎么就不想想家里还有一个孕妇在啊。一向欺软怕硬,对妻子言听计从的天威,此刻也算显现一回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来,他在妻子耳朵边小声说,“这个时候,你可不能给我添乱子,不然有你好看。”
  秀兰一听,火一下子就上来,本想发作,可是在看见天威的眼色后,她只得将这股火暂时压下。没关系,我有气度,我能忍,要不行,我把我哥叫过来,到时候不是你要我好看,而是我要你好看。楚天威,你给我记着。转而面带笑容地走到玉琦床前,“玉琦啊,别想这么多了,自己的身体要当心,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不要太伤心了。”
  “谢谢大嫂。”玉琦从楚老夫人的怀里抬起头,向秀兰感谢。
  楚老夫人看看大儿媳,心想,这个秀兰平时对别人是尖酸刻薄了点,不过关键时刻还是有大嫂的样子,对她的印象稍有所感官。她看看玉琦房间里的众人,连忙说,“大家都去忙吧。”
  “那……娘,我们就先出去了。玉琦,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天威一边说一边带着其他人一同离开玉琦的房间。
  在走廊上,秀兰问天威,自己刚才表现如何?天威冲她伸大拇指,就该这样,现在天宇不在了,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这茶庄到时候会留给谁还不一定呢,不趁现在这个时候好好表现,那不成傻子一个。秀兰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丈夫,脸上又现出光芒来,她和他似乎看见自己成为茶庄当家时的样子了,真是连老天都帮自己,让天宇这小子这么快翘辫子,都不用自己动手,我看呐,我真得好好感谢这么个混乱局势。天威看看秀兰,秀兰也看看天威,俩人心领神会地笑着走向西房……
  另一头送天宇回家的人也已经走到楚家大门前,拍门,家丁开门,然后遗体就被放在了正厅前。所有的人全都跑了出来,看见躺在薄板上的天宇,玉琦挣脱开被人禁锢的身体,扑到天宇身上,“天宇啊!天宇!你怎么就这样走了!连句话都不留给我们,天宇!”同样悲痛的还有楚老夫人,她使劲摇晃着天宇的身体,“天宇!我的儿啊!你怎么能走在娘的前头啊,你要娘可怎么活啊!天宇!”比起玉琦和楚老夫人的悲伤,其他人也都默默抹眼泪。天玲靠在清辉的肩膀上轻声抽泣……
  时间在楚家的悲痛中一点点流逝,很快正厅被改造成灵堂。楚家的门楣上也挂上了百花,两旁点上白灯笼。闻讯而来的各界心怀鬼胎的乡绅也都纷纷赶来吊唁,他们都想看看楚家老二死后,楚老爷会把茶庄传给谁?是清辉?还是天玲,亦或是楚家外表看似不争气实则暗藏祸心的老大?一切谜团全都有待于解开。
  “富华商行的清水会长和杨志云经理前来吊唁!”随着这一声通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身穿西装的日本人清水和他的助手已经沦为汉奸的杨志云。杨志云从来都没想过楚天宇会这么死去。就算要死他也应该死在自己的枪下,而不是别人的。
  “天宇兄,我来看你了。”说完对着天宇的灵牌三鞠躬。
  “你来干什么?我们楚家不欢迎你!”清辉怒目瞪向杨志云。
  “清辉,来者是客。”楚老爷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清水先生,杨先生,请到后院用餐。”
  “楚老爷,请节哀。这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请收下!”清水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向楚老爷致哀。
  “对不起,我们家已经表明过态度了。”
  “楚老爷,你这就不上道了吧。”
  “哎,杨经理,既然楚老爷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违逆他的意思了。”清水干咳了一声后,说,“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不送。”
  清辉冲着清水和杨志云的后背吐了口唾沫后继续招呼前来凭吊的客人……
  转眼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玉琦的肚子也比先前大了许多。而此时的楚家人也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楚老夫人经此打击,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这天,她又是一口气没上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后,明白自己时日不多,叫人把玉琦他们全都叫到床前,当着众人的面把家里的账房钥匙交给玉琦,而玉琦则死活都不肯接,最后还是在众人的劝说下,她才接受了这串钥匙。秀兰见状,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再怎么争,也争不过玉琦,虽然生气,但表面依旧向玉琦道喜,恭喜她成为楚家的当家人。
  自从玉琦接了这串钥匙后,楚老夫人感觉心头的一块石头已经落下,于是这病也好了一半,殊不知这只是回光返照的一种现象。不久之后,楚老夫人也去世了。待办完楚老夫人的身后事后不久,警察突然找上门来带走楚老爷,说是带去问话,但大家知道一向耿直的楚老爷这一去也就相当于没了半条命,更何况此时的警察局完全成为日本人迫害抗日分子的机关。杨志云这么恨楚家的人,他又岂能放过楚老爷。
  自从楚老爷被带走后,家里的每个人都在为救老爷出来而奔波着,唯独天威夫妇却在为自己铺后路。这些年从茶庄里也已经刮了不少油水,他们正在收拾包袱准备离开。秀兰挺着大肚子问天威,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天威告诉她,不要担心,他都已经想好了,他们去上海,毕竟那里是大城市,而且在上海他都已经打点好一切。看着丈夫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秀兰也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安心心地跟着天威离开楚家。
  虽然大家都想要救出楚老爷,但,事情一点转机都没有,被杨志云他们随便安了个罪名的楚老爷马上就要被枪毙,这样的消息对于楚家人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而此时又闻听天威他们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这更加是雪上加霜。自古以来都是锦上添花者有之,却无雪中送炭者。自家人都能这样坑害自家人,更何况外人呢,那些又合作的商行听说楚家的事情后,纷纷撤股的撤股,撤单的撤单,一时之间楚家一片愁云惨雾。眼看楚老爷马上就要被处决,刘管家向玉琦告别后就走向警察局的监狱。
  随着一声枪响,青山镇最大的茶商楚家也已经走向没落。战火最终还是燃烧到了青山这个充满安静、祥和的小镇。玉琦始终坚守着楚家,她相信终有一天家人还会团聚。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1/10/17 13:07:28  
欢迎回来。祝快乐,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