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沙洲冷

沙洲冷
  作者:风月幻音 发表:2011/10/17 11:50:0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348
  编辑按:一片荒漠,开出一大片寂寞的野花。青春之花,就这样不经意间已盛开。
  
  1
  北望把最后的留言删掉,决定拖着登山包离开那个生活了四年的小窝。在这里的日日夜夜,除了写一些零碎的文字,赚一点微薄的稿费,她基本上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二十三岁还单身的女人。
  四年前,她十九岁,那些关于青春的字眼飞扬跋扈,年华里那些关于爱的条条款款,却扯淡的让她选择隐姓埋名在这个连老鼠都不肯光顾的小房子里,一直呆到现在。谁都不知道,她一直躲避的男人在她消失后的第二天就拥抱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招摇过市。
  这是一个扯淡的时代,扯淡到老鼠能扛刀满世界找猫。有些事有些人,注定在这些扯淡里轰然相遇。

  2
  岑西窝在被窝里看刚出版的小时代,她对郭敬明的迷恋就像是一只饿了几天的蟑螂突然看见一地黄灿灿的精油,死死啃住,再也不会放手。隔壁大妈的哀嚎已将近半个小时,快要到撕心裂肺的地步,她倒好,扯一朵棉花封住耳朵,看那些跳跃的文字伸出小胳臂小腿和她较劲。
  她住在这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空间里,死死守护关于自己的信仰,可是她好像忘记,今天是交租的日子。
  四夕打电话给她,已经有十三个未接,四夕一定很生气,不难想象他黑色的胡渣在他高大的鼻子下颤抖的样子,那是个长得欠揍并且还自我良好的自大狂,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却死死追随了她八年。
  八年,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对于数学方面严重欠缺的人,是很难掰着指头计算的,很不幸,岑西就是这一类人,所以很多时候她把这种追随当做理所当然来打理,然后就会抱怨他为什么不长的帅一点,比如向郭敬明迈进什么的……

  3
  四夕打开门的时候,感觉这是一个小型炼狱,他不过出差一个礼拜,回来就变这个样子,还记得走的时候岑西答应他会把这个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会帮他喂喂那只可怜的猫,她的名字叫小强,能在岑溪西的孤立下活下来,小强这个名字当之无愧。
  可是,四夕打开他的房间的时候,那里面基本上有八个蜘蛛七只蟑螂在搞派对。好吧,我得承认,他们是在不同的房间,一左一右,四夕是个很会居家的男人,从他的房间布局就看得出来,只是南方城市的居民房都会有灰尘,一段时间不打扫清洁就会盖上厚厚的帘子,灰帘子。
  这该死的女人,四夕在默默诅咒那个叫岑西的女人半夜拉几次肚子以后不得不开始收拾,天知道这个女人在他离开之后都干了什么,喝点小酒,搞个小聚会,又或者,把他们共同的房子彻底朝天,四夕尽力平息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永远那么风度翩翩,事实上他离那个词有点远。
  房东大妈被四夕打发走了,她的哀嚎在四夕看来就是一只小老鼠的啼叫罢了,跟岑西发疯比起来,还真是天壤之别。四夕懒得进岑西的房间,闭上眼用膝盖想也知道她在干嘛。他不触她的霉头,什么时候该去打招呼,他有心得,这是八年的时间磨合出来的成果。

  4
  夜晚来得很不是时候,这是岑西的想法,她真想扳开那讨厌的月球让太阳光二十四小时都照进她的世界。尽管她也知道这是很二的做法。
  她再也不能窝在床上,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很饿。这是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不会饿那她就可以打着电筒继续探索郭敬明笔下那些男男女女最后的归宿和命运,不会饿她就可以窝着被子幻想一下有一个像郭敬明般迷人的男子进入她的世界然后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场面,不会饿她就可以不用吞口水,因为,她闻到客厅里有酸菜鱼的味道。
  可爱的四夕同志终于回归了。
  岑西把人字拖穿得很有个性,那是她看了一篇小说以后自己模仿出来的,不知道离正版有多远,但是她感觉自己已经足够给这拖鞋的厂家名正言顺代言广告,或许在她的不良引导下,这个牌子的鞋子会卖的很好。
  岑大小姐,拜托你下次出来的时候,把内衣穿戴整齐,这是公共场合,你的做法会引起群众公愤。四夕随便看她一眼,这个懒散的女人每天就躲在她那个小房子里死死啃一本本在她的年龄根本就不懂的书,或者这个想法有些偏激,但是对于小郭同志有深度爱好的四夕来说,岑西真的不适合。
  是怎样啊?岑西才懒得管他说的是哪国子语言,肚子饿得跟打鼓似的,那还有闲心跟他斗嘴。
  岑西小姐,你出来一次真的很不容易,不过记得一会买单。四夕把筷子收拾好,嘴角上有粒小小的饭粘子。
  不是爱心晚餐吗?岑西把头埋进碗里,边说话边吃饭,当然说话声音直接可以忽视掉了。
  少来,还爱心晚餐,哥从现在起要跟你划界而治。四夕把声音调高一个八度,像是一台老式收音机,音频却不是很准。
  划什么界?老娘又不跟你争一张床,你还吃亏了不成?岑西含糊不清的说话,嘴里还在嚼一条鱼尾巴。
  你能不能给小强留点,四夕看不过去,这个彪悍的女人,从来就不知道余地是什么吗?
  我以为你杀鱼的时候就已经留了,她不是一向都喜欢鱼生吗?岑西别过脸去,鱼尾巴还在颤抖。
  岑西,你个蠢女人,从现在起,你自己做饭,还有,今天的碗,你洗。四夕大声吼出来,岑西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他有点发毛,转过身的时候,睫毛上有微微颤抖。
  哥哥,不要这样嘛!四夕还没来得及挪动脚步,一个腻死人的声音就要从后面传过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岑西那小妮子。
  他连头都懒得回,径直走进房间。小强在墙边呜咽一声,他看看那只可怜的瘦骨嶙峋的猫儿,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5
  四夕从来没有想过他追随岑西八年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使命,一次未知的旅程。他还记得岑妈妈走的时候绝望的眸子,苍白的脸上滚落的泪,还有从嘴唇里说出的断断续续言语。
  “夕儿,小西就交给你了,是我对不起你爸,她是无辜的,你不要迁怒与她,算我求你,帮我照顾她,她也是你妹妹啊!”
  妹妹,这个老妹可害苦了他,自从大学毕业,就只呆在这个小房子里,没什么朋友,也不出去旅行,四夕有时候都觉得她是不是得了自闭症,可是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都看得见岑西那嬉皮笑脸的姿态,这把他的假想推翻到一个旮旯里,这个女人,不是疯子,就是妖兽。
  岑西确实是妖兽,一个沉沦在郭敬明那些文字世界里的小妖精,幻想着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带着她翱翔在那童话般的故事里,她不知疲惫的阅读,一次次欣赏郭敬明干净的侧脸,可是她都不知道郭敬明的世界里有怎样的故事,才让他能写得出那些哀伤的文字。
  第一次收拾碗筷,看样子这次四夕真的有点生气了。岑西突然想笑,这个照顾了她八年的哥哥,从没有发过脾气,从没有交过女朋友,从没有带朋友回来,工作就只是在一个网站做编辑,时不时出差采风,走的时候会交代她干这干那,事实上她在他走后的第二分钟就忘记了,然后就只是捧着一本郭敬明啃得翻来覆去。
  这是个古板的人,她想。

  6
  北望上火车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场景,那是她四年前刚来的时候,青涩的年华里总是有那么多动人的故事,一个男生靠在窗前跟她打招呼,然后她红着脸招招手,可是从后面跑了另一个女子,跟之前的小伙子搂搂抱抱去得远了。她撩撩头发,终于发现一个问题,自作多情真的很难过。
  火车开往南方,她这个北方女孩打算去南方真的是一件超大的决定,先不管水土服不服,光是饮食就够她喝一壶的。
  车子启动的瞬间,她终于把忍了很久的眼泪一股脑逼出来,然后用一张湿巾死死裹住,这几年她苦苦逃避的生活宣告结束,一点暂新的路该开始了。
  北望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哭喊,在她那小小的房子里,她不知道孤立是什么感觉,从大学宿舍搬出来那天她就遗忘掉了。
  还记得那个男人温纯的抚摸,他厚重的呼吸里蕴含的贪婪,在那个她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的年代,在那个她以为把自己交出去等于可以换回永久的痴傻时分,一切都那么美好。她闭上眼睛,感受他狂野的爆发,她的身体一阵痉挛,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然后就什么也没有,没有安慰,没有温热,枕头上除了她疼痛时挤出的眼泪,什么也没留下。男人走的时候,衣服穿戴得一丝不苟,她蜷曲在被子里,像只虾米。
  然后他就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很久很久,她在苦苦寻找之后终于认清一个问题,自己被无情的践踏之后还被无情的抛弃,天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然后她发了疯的在宿舍里走动,其它的女孩子都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她意识到自己真的无药可救,于是收拾好行李,在那个小房子里慢慢疗伤。
  那个男人走得那么干净,留下的东西除了一台笔记本,就是她渐渐鼓起的肚子。
  她感觉到生活越来越吃力,她不再过问那个男人在外面的流言蜚语,一心在网站上查阅资料,哪家医院做人流最好而且不会遇见熟人。价钱倒是其次,男人给过她一张卡,里面的数字起码是五位数。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动,那不属于她,她想。可是现在不一样,她要拿掉的,是那个男人留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她不觉得肮脏,但这是一份沉重的拥有,她背负不起,承担不起,关键是,那个男人肯定不允许这个小小的生命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看了。可怜的北望,这个时候还在想着那个男人会有怎样的麻烦。傻女人,莫过于此。
  网上好多介绍,她一家家记下来,她选择在有假期的时候去做手术,虽然她不是很想毕业,但是一些课她还是要上的。一个下雨的周五,她在一家还不错的医院做了人流,她已经忘记了疼痛,当医生告诉她以后可能不会再有孩子的时候,她眼角里打转的泪终于绽放成一朵凄绝的伤花。

  7
  北望就开始在那个小房子用笔记本不断地写,肚子里那个逝去的生命让她或多或少有些空虚,那是她带来的小小生命,也是那个男人给予的最后礼物。她没有经过小生命的允许就把他的生命剥夺了,她是残忍的,可是,她能怎么办?
  笔记本上斑驳的水渍一次次见证她的难过与辛酸,她没日没夜的写,她怕来不及,她要在那个小生命轮回之前写好这篇关于他们之间的文字,是他们对不起他,那个男人不能说对不起,只能让她来说。
  如果这是一种救赎似的道歉,也许大可不必,可是就是北望这样的一个女人,可怜的小女人,她不得不对那个她亲手拿掉的小小生命作个交代。于是她就把这些点滴写成一个个关于遗忘的童话,她不能无视这种痛苦,可是她发现她竟然爱上了在网上写文字,她可以把她的天马行空,把她的喜怒哀乐,把她的离合分散,把她的苦辣酸甜都写进去,不必担心有人质问她犯了什么错,也不用担心那些尖锐的疼痛会伤到她。
  她想,她上瘾了,用这些卑微但又直白的方法一次次疗伤,连她都想不到,这样的一种放肆,到后来会有怎样的结果。
  直到收到天南地北的来信,她才开始发慌,那些隽永的文字一行行都沾满了希望或者哀伤。读者们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关心和心疼,让她觉得这是一次幸福的选择,她的天马行空和喜怒哀乐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她开心的笑,一份份的信笺她用大油纸包装起来,在夜里孤单的时候,在肚子里突然空虚的时候,她会把它们拿出来,那是她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最好证据。

  8
  她从来不记得回信,可是信还是一份份来自各个地方,每个周末她都身在一个大大的邮筒旁边,她已经习惯在这个时候来接收信件,每次出门之前她都记得要带一封回信然后按那个地址寄回去,可是出门才发现又忘记了,她不是个丢三落四得人,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只能是单方面的传递。而她能做的,就是把那些信件收拾起来,然后打开笔记本不断构思一个个或哀伤或幸福的故事。然后她仿佛看见他们的笑脸,一张张苍白着的带一些些小小忧伤。然后她会笑,笑到眼泪淹没眼眶。
  四年,像是一根白色的丝带,拉扯着她单薄的青春,,唯一染色的就只是那个男人,可是她不觉得这个染色有什么重大意义,除了对那个未曾来到世上就被毁灭的孱弱生命,她对那个男人的记忆已经消失到一无所知,这是个搞笑的事情,一个曾经拥有过的,一个曾经原本可以天长地久的男人,呵,竟然慢慢消失,连摸样,连声音,连他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不堪,直到化为虚无。
  北望心里说不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有点小小的沧桑,她快要忘记,她才二十三岁,那些阳光从她头顶漫过的时候还能看得见那些斑驳的青春,她真的还很年轻,可是为什么,她的世界却是一片苍老。
  她不得不告诉自己,她要离开,离开这个鬼地方,带着那个男人给予的疼痛,带着对那个小生命的无限愧疚,然后收拾行李,她不忘记那大油纸包里的信件,那是陪她一路走来的信仰,她死也丢不掉。
  这个阳光充裕的北方城市,她已经不记得有几条街,有几个名牌商店,有几双她看见过却又不想买的鞋子。她没有回头,她的名字已经注定了。北望北望,向北,渺无希望。

  9
  四夕打开电脑,他在编辑这个季节的文化主题,他做这个网站已经很久,期间认识了很多人,很多用文字诠释痛苦,用文字解释年华的人们,他们是年轻的,他们又是苍老的,但是他们不苍白,他们有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喜怒哀乐。这些叛逆的孩子,用他们哀伤的笔触写他们年轮里那些慌乱的青春,他们不是一个个单薄的灵魂,尽管他们孤单,但是他们倔强,他们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得很坚强。
  四夕把那些文章整理好,根据他们的意愿来发到网上。那是一帮才华横溢的家伙,他所做的是只是让这些才华能够让更多人看得见。
  外面的天空开始阴沉起来,秋天的夜来的那么快。
  岑西还在被窝里啃郭敬明,从夏至未至,到悲伤逆流成河,再到小时代,她每一个字都咀嚼的那么带劲。四夕不明白她在迷恋那些文字里的什么,这个孤独了那么久的小孩,很奇怪。
  收到一封邮件,是在半夜的时候,四夕睁开眼,那些光幕下面赤裸裸的皮肤快要盲了他的眼。他打开信箱,是一封来自北方的信件。他记得那个人吧!他帮她编辑过好几篇文字,他一行行看过,信件里出现最多的字眼只有两个字:北望。
  北望,这是个什么样的名字?诗意?还是颓废?
  他看得出来寄信的人对那个叫北望得人有多么的推崇,她说那些文字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最哀伤的。他不知道这个‘最最’是个什么程度。但是这足够引起他的注意。
  百度里,那些关于这个叫北望的的专栏让他眼花缭乱,这是个很有趣的人吧!他想。
  他一个个点开,然后他在那个夜晚没有睡着。

  10
  死亡就像一个大峡谷
  埋葬的是你我以后的身体
  我们都会走在那条路上,没有拥挤,没有喧闹
  只是有人用悠远的笔法勾勒出死亡的轮廓
  清晰的展现一次离别
  唱一首没有韵脚的歌,或者是有的
  只是飘渺般的带一些平静
  等到腐烂的时间把我们的身体慢慢的拖向黑暗的时候
  死亡就真的清晰了
  不要慌张,不要恐惧
  带一些谅解,让我们坦然面对
  就像是一曲离歌
  唱的虽然是离别和苦难
  但是死亡的影子里
  总会有一份盼望

  四夕终于知道信件里的那个人有多么大的力量,感觉这是一个快要消失的力量,也只有这些青春里苦苦挣扎的孩子们才能发现得了这力量。他一次次读,一次次震撼,这是一个历经苦难才能写来的文字么,这是一个饱受沧桑而来的人儿么?这个叫北望的女子,是个什么样子啊?

  11
  岑西出来的时候,是半夜三点,她像只游离的母猫,客厅没有开灯,她看见四夕房里有微弱的光,这么晚这个老处男还不睡觉,难道有什么秘密?
  原谅这个疯女人吧!上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夕说漏嘴把自己是处男的事给暴露了,然后她就一直耿耿于怀,害的四夕同志想要花钱卖身的心都有了。
  她悄悄地推开门,声音很小,四夕靠在椅子上,眼睛微闭,他的苍白脸上有疲惫的痕迹。岑西心里有点打鼓,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睡觉也不消停,就不能躺倒床上去吗?这个大咧咧的人,照顾别人倒是一套套,到了自己这儿,就跟一孩子似的。
  岑西用一条毛毯盖住他的身体,免得感冒,南方城市的半夜湿气有点重,一不小心就感冒了。然后她抬头,看见电脑屏幕上几个闪烁不定的字体。
  北望!北望!
  一个专栏,全是关于北望的帖子。岑西的好奇心开始作祟,她轻轻在他旁边坐下来,然后点开一个。那个北望的栏目一下子涌出来,灌进眼眶。
  在岑西眼里,除了郭敬明,没有人能写出那种让人心碎的文字,没有人能把悲伤诠释得那么淋漓尽致,她痴迷郭敬明那些哀伤里不能翻身的爱情,她痴迷郭敬明那些笔触里谁都无法超越的疼痛感。
  可是,这个叫北望的人,怎么可以写出这样的东西,怎么可以?
  那些字体像一条致命的绳索,狠狠勒住她的咽喉,她快要不能呼吸,她却不得不看下去,这是对她心里那个神一般存在的挑战,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绝对不行。
  然后她败了,她不确定,是什么样的感觉让她心里的那个存在有些动摇,这本不矛盾的,可是就是这样的感觉,让她慢慢流下泪来。那些文字里蕴含的力量,和郭敬明大不一样,可是又那么令人疼痛,这是怎么了?她不知道,或者连北望自己,也不曾想到。
  四夕默默醒来,看着岑西泪流满面的样子,他没有说话,这个孤独的小孩,不让她感受一下疼,她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他又看见那两个字眼:北望。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人,她那些零碎的让人难过的文字。
  这个南方城市的夜晚,秋天的风慢慢先开晨角的雾,一辆火车自远方驶来,昏暗的车灯撕开黎明,光幕凸显,看清那些苍白的脸上挂满的尘埃。

  12
  北望收拾好行李,就一个登山包,她没有带走那里的一草一木,没带走那里的任何东西,就只是轻松的上路,然后背负一个小小的愧疚踏足这南方的城市。
  这个人潮涌动的南方,有多少和她一样的人呢,或者他们曾一次次擦肩而过呢。然后用一个微笑的姿态蓦然走远,北望背着包,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满足,新的人生,新的道路,她伸出手,阳光温热而调皮。
  零散的脚步,零散的人生,那是她在四年里度过的幽暗岁月,或者她不曾后悔,至少她拥有一些懂她的人,她拥有一大堆油纸包裹起来的信件,那是她信念的支柱,她一直都相信。
  老城遵义的风带着革命的气息一次次从北望耳边吹过,那些呼啸的呐喊声随着护城河奔流而下,她把帽子戴起来,耳边的发线垂下,很迷人。
  她没有住宾馆,她只想一步步走,在那些疼痛的皮肤上留下她浅浅的足迹。从遵义会址到红军烈士陵园,再到凤凰山,她用她单薄的力气一次次攀爬在那些尖锐的过往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在这些行走中冷静下来,这是一种自己安慰自己的方式吗?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麻木。
  她走累了,北望不是一个喜欢逞强的人,她懂得在什么时候给自己压力,也懂在什么时候该放下疲惫好好整顿休息。
  护城河边上的青苔有很多人留下的痕迹,几只狗在河沿上边走边打闹,他们才是最最开心的吧,北望想。她微微笑,手里的相机抓住了几个精彩的画面。
  河水里那些歪斜倒影慢慢散开,阳光在上面轻轻漫过,色彩晃到她的眼,再睁开眼,她看见河水里有个翻滚的人影。
  那是一个鱼一般的存在,在那些清澈的流水里逆行侧行,湿漉漉的头发下是一张平凡的脸,北望很惊讶,会是谁在这大秋天的在护城河里游泳。
  她把摄像头对准他,她看见他青色的胡渣,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感觉,是一种突兀的带着强烈兴奋的感觉。这个男人,有故事。
  四夕不知道他在别人的眼睛里有什么变化多端的本事,他选择在这秋天快要结束冬天将要来临的时节在护城河里游泳,不是他要表现得多么怪异,而是他觉得这样的时光如果只用来打打游戏整整资料或者看着岑西那张臭脸,他会觉得这世界会在2012之前毁灭掉,这个世界里有那么多的扯淡,扯淡到一片仓容的绿洲都会慢慢被风化成寂寞的流沙堆,于是他在护城河里拼命地游,像条赤裸的鱼,他的世界有那么多的天翻地覆,没有人走的进来,他就也不选择走出去。
  还有就是那个叫北望的人,让他的心微微颤抖,那是一个能让他在半夜睡不着觉的存在,虽然他连面都没有见过,就凭那些文字,那些可以伸出小胳膊小腿的字体,已经让他有点快要不能自已的窒息。
  他看见有人在对他拍照,是个戴鸭舌帽的女人,有点消瘦,他的眼睛很好,能看得见她耳边上零散的头发,还有耳垂上吊着的玻璃吊坠耳环。阳光很自然的从那上面走过,映射着河水里那些闪烁的波光,大方而张狂。
  他微微的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胸膛上的肌肤有几只小虾经过,有点痒。

  13
  四夕开始大量阅读关于那个叫北望的女人写的文字,岑西在那个夜晚之后耿耿于怀,她不知道郭敬明和这个叫北望的人有什么瓜葛,她只是知道她在那个人围的城郭里久久不能自已。郭敬明已经让她沉沦,怎么可以再出现一个人让她疼痛到撕心裂肺?她拼了命的收集那些文字,那个叫北望的人,她要死死记住。
  四夕叫她吃饭,她出来的时候顶着大大的黑眼圈。
  你认识那个北望?岑西看着他,眼睛里一片炽热。
  是一个网友介绍的,他们说她的文字里有多东西值得挖掘。四夕抬起头,不知道这个小妮子又打什么主意?
  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据说是个女的,但是不能肯定,不过她的文字里有很伤人的东西,小孩子最好别看,比如….
  闭嘴了,谁是小孩子,你就是见不得我比你懂吧!岑西把碗放下,眼睛骨溜溜转,四夕识相的把头低下,假装看不见那些飞扬跋扈的挑衅。
  一个女人,凭什么可以挑战我心中小郭同志的威信,不不不,我要把她揪出来,质问她为什么要写这样哀伤的文字。岑西没头没脑的说话,靠在沙发上的脑袋有些歪斜,四夕出来的时候,她的脚边散落一地的稿子。
  北望没有想过她在这里能留下什么,但是她要吃饭,要睡觉,要有这些就得有份工作。她懂得在什么时候充实自己满足自己,但也知道在什么时候放肆自己展现自己。这南方城市有那么多的地方等着她踏足,她必须先把自己推销出去。
  去杂志社之前,她在护城河边上又碰到了那个游泳的人,不过他坐在河岸上,留给她一个单薄的哀伤的背影,她不知道这些人们有过怎样的经历,就像她,世界那么扯淡,谁能说得清楚他们扯淡的故事里会有别的剧情发生。
  风吹起她的吊带裙子,光洁的小腿上有条影影约约的伤疤。

  14
  北望不知道那个编辑说些什么,反正稀里糊涂就成了一个文学网站的助理,主要负责收集各地的文字,归类,然后交给一个叫四夕的人。她的顶头老大,就叫四夕。
  这个名字让她笑了起来,她记得打麻将有种胡牌叫作大四喜,这个叫四夕的人,会很有趣吗?
  四夕第一次见到她,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觉得很熟悉,但是又有点陌生,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让他沉醉,是那种藏在地下很久的熏香。她歪过头的时候,他看见她的耳垂上吊着的玻璃吊坠,很美。你好,我是四夕。
  我是北望,很高兴做你的副手。北望的手伸出去很久,那些空气里乱飞的细小颗粒站在上面,摇旗呐喊。
  你说……你叫什么?四夕呆在一旁,眼睛死死看着面前的女子,他的表情一定很丰富,他忘记了北望的手只还僵在半空。
  我叫北望,很高兴认识你。北望再说了一次,语言干脆。
  北望,北望,你是北望,网站上的那个北望?四夕语无伦次,没有人让他这样过,包括岑西。
  或者你说的那个是我,但是我应该不认识你吧!北望缩回手,插进兜里,有点小小的落寞。
  不好意思,刚才太激动所以…四夕回过神来,看见北望缩回的手,心里面很不安。
  以后请多关照,北望微微欠身,转身工作去了,留下四夕一脸苦笑。还真是奇怪的人,四夕想。
  岑西趴在沙发上,四夕的手艺越来越好,她的肚子吃得很饱,郭敬明的小说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是该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叫北望的女人写的东西。
  今天我见到她了,四夕突然说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岑西听。
  谁?你有女朋友了?岑西翻过身,眼睛像在打量一个怪物。
  我见到那个叫北望的女孩了,很漂亮。
  你说什么?岑西的声音一下子升高八度,地板上的尘埃都飞起来,四夕不断咳嗽。
  我说,我,见到北望了。
  她在哪里,干什么的,有三头六臂没?
  她是我的副手,今天刚上班。
  不对啊,我记得你说她是北方的啊,怎么会在你的手下做事,不会是骗你的吧?岑西提出疑问,她一直都相信证据和事实。
  具体是怎样我也不知道,不过她不否认她就是那个网站上的北望。
  没准是来避难的,岑西说的话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但是她目前真的想不到更好的理由。
  或许吧,但是能写出那些文字,一定有很多难过的经历,这个女孩,很有意思。
  岑西慢慢走过去,突然笑出声来,四夕同志,恭喜你,你恋爱啦!
  四夕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夜那么安静,睡不着的人们翻来覆去,睡得着的人们睡一个或喜或悲的梦。
  他们睁着眼,看这天的另一边,一片仓容的绿洲,真的渐变成寂寞的沙漠。

  15
  岑西见到北望,是在一个月以后,四夕带着她回家,这是他第一次带着女孩回家,八年来的第一次,岑西并不感到意外,从这些天的种种迹象来看,我们的四夕同志已经深深陷入一个关于爱的陷阱。
  四夕给他们做介绍,两个女孩子比他现象中的要融洽。
  或者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们都是寂寞的女孩,寂寞到谁都不能走进她们的内心世界。岑西唯一了解的是郭敬明笔下那些生生生死,是那些悲欢离合后的欲火重生。北望是真实经历过那些痛和苦,她懂得在什么时候保护自己,她也懂得在什么时候露出自己的本性。
  两个女孩,像是两块不完整的圆,一直寻找,却在那么不经意间重合。
  四夕不知道,他生命里最在乎的两个人,就这样连在一起,再也拔不开。
  四夕开始在外出差,很久不回来,北望偶尔打电话个他,说一些家里的情况,他没有说爱她的话,他知道这个女孩有过多种的伤痛,那些伤疤他不能去揭,除非北望愿意。可是他不知道,北望需要的已经不是他能给的,在她看来,男人,除了伤害她,侵犯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岑西缠着她讲关于她的故事,她一字一句,毫不隐瞒,她不知道这个女孩子能听进去多少,但是她就是一如既往的相信着。在她看来,只有女人才懂得安慰女人。
  谁也不知道她们是怎样安慰彼此,从分房睡,到睡在一张床上,她们之间的暧昧连她们都不知道,直到岑西亲吻着北望抚摸她单薄的身体的时候,被四夕撞个正着。
  四夕没有说话,北望看得清楚,那是一种深沉的绝望。
  北望辞职离开的第二天,四夕找不见了岑西。
  被子里郭敬明的泛黄书稿已经不在,只有一下零碎的稿子上反反复复出现一个名字:北望
  岑西牵着北望,护城河边上那些狗儿跟着他们的脚步,北望想起那个未曾出世的小生命,心里面突然很难过,如果自己把他带到这个世界,或者不会那么孤单。
  岑西不知道爱意味着什么,一直以来她把郭敬明当神一样膜拜,一直梦想着像他一样的男人出现,可是她不知道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世界上只有一个郭敬明,还找得到吗?
  可是她遇见了北望,这个哀伤的脆弱的女人,她们都孤单着,寂寞着,寻求着一个能把自己完整的半圆。然后找到了,在别人眼中却那么另类,他们不怕什么,坚持自己坚持的。唯一对不住的,就只有四夕了。
  那个守了她八年的老处男,原以为北望是他的归宿,可是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走不到一起,他注定孤独,但是也注定幸福着。
  北望轻轻地拉着她,脚步下面一片坚定。

  16
  四夕没有打算再找她们,他知道岑西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她认为是幸福的就会毫不犹豫义无反顾追随,北望是个不错的选择吧,他想。
  他们都是孤单世界里的飞鸟,只有一边翅膀可以飞翔,不管雌雄,能结合在一起就是幸福,北望找到了岑西,那是她们的幸福,他找不找得到,就得靠自己了。
  他们的世界里荒凉的沙漠开始有些小小的绿洲蔓延开来,虽然吹着冷冷的风,但是一些尖锐的石块和泥土蕴含着不死的力量开出小花,结出果子,也许很小很脆弱,但是不败不灭,永远生长,倔强跋涉。
  记忆里那些片段一张张剪辑,拼凑成完整的图画,一半是北望,一半是岑西。
  北望笑得很沧桑,岑西笑得很张狂。
  沙洲上飘来依稀的歌声,是小刚那沙哑的喉咙里突出的寂寞音阶。四夕蹲在墙角,仿佛看见北望牵着四夕,在那些风沙里走得干脆而决绝。
  一片荒漠,开出一大片寂寞的野花。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