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天南地北

天南地北
——记忆中的三直辖市
  作者:益思远 发表:2012/2/14 9:50:29 等级:4 状态: 阅读:1183
  编辑按:读书,行路,感悟直辖市韵味;走马,观花,直观大都市面貌;回味,品咂,梳理大世界历史。从不同的侧面观察,在不同的角度汲取,面对现实揉进历史,用一个旅者的视觉扫视三直辖市,自当别样韵意。赏析,问好。
  
  火车走出石家庄,经过保定的一马平川,便在我们面前敞开了一座巨大的城市,一座用小车跑上一天也跑不完全的都市,这就是古之所谓蓟城,后来的幽州,大都,现在的北京。
  初到北京,正是秋高气爽时。和北方的很多城市一样,京城的天空很高很蓝,丝毫不亚于腾格尔家乡的“天堂”。这蓝蓝的天空照亮了古建筑的琉璃瓦,照淡了北京姑娘的肤色。秋天的北京很像一位器宇轩昂的壮汉,正直爽朗,热情大方。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宽阔无阻的大车道面前,在拥挤的人流,乃至紧凑而发车迅速的公车面前,你能亲身体会到“在滚滚红尘中游动”的滋味。待你稍事安顿之后静下心来,徜徉于古都的红墙绿瓦间,才发觉自己吞吐的净是“古色古香”。
  北京有很多四世同堂的大药铺,这里面就有久负盛名的“同仁堂”,一个以“薄利润生”的经营理念屹立不倒的积善之家;北京有舒庆春笔下无数淳朴的骆驼祥子,有只知贡献不求回报的时传祥,有很多操着京味,令外地人听不习惯但颇为义气的热心人。清末的京师大学堂-现在的北京大学,也坐落在这个城市,她为全世界输送了大批精英,为中华培养出无数的志士仁人。总之,北京是一个极有涵养,又十分仗义的城市,数千年的中华文化在这里传承着、积淀着、生长着。我不由得想到另一个同样历史悠久,且著名的城市-上海。

  初到上海,也是金秋时节。来时暑气刚消去,而北京等地的寒流未及南下,便在此气候真空中钻了回空子,惬意了好几天。朱自清先生曾这样动情描写江南的春“江南的春天雨多,在雨中穿行,真有让人“欲断魂”的感觉!小路上、石桥边,行人撑着伞,悠悠行走。黄昏了,人家、灯火“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上海的秋何尝不是如此。秋天时,天空中有蓝、有白,偶尔还会飘过一些形态各异的云朵。有的像棉花糖,有的像玉如意,有的像天马行空,有的像鱼翔浅底,真一个携来百侣曾游。秋天的上海没有北京爽朗,但却更见精致。她颇像古时刚过门的小媳妇,温柔善良,在你不经意间会突然嗲上一声,人见尤怜。
  “但凡精致的,往往小气而善良”。上海就是这样。她的天气如同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小晴天,转眼就淅淅沥沥。在雨中冲出一段距离,我慌不择路地跳进一辆有着日式名号的公交-江川3路中。坐在车里正痴痴地叮住窗外看,终点站也是我的目的地-交通大学却到了,我只得停止打望,悻悻下了车。一边,抬头注目面前这中国的名校之花(听师姐讲,她发端于北洋大学堂,与天津大学同根同源),一边伸手摸自己的外套,才惊喜地发现:真如古人所说,沾衣不湿。于是,我私下送给上海一个别称“雨不湿”。
  上海人与大多江南人一样,细声细气,慈眉善目。在我记忆中,朱导这个上海人的声音是缓和而亲切的,他的照片有着极强的亲和力。当我见到他本人,才发现自己还是太肤浅,朱导的平易近人不是用一般言语可以形容的。他着装很简朴,看上去就像一位产业工人。他与同事儒雅地交谈,对学生细心地叮嘱,开一辆简易的旧车上下班,一点不像我眼中那国家杰出基金获得者应该的派头。因为舟车劳顿,我面试得不理想。他没有过多责备,仅仅面带一丝不悦,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后来,师姐过来看我,见到朱导形象,很感慨地赞道,你们老板真慈祥!但我却不经意发现:来上海不几年的师姐也变得更和善了,举手投足间少了几分锐气,言谈表情间多了几分亲切,这也许该归功于上海大环境的熏陶吧。后来,我去买票,一时找不到正确的路。一位老大爷不厌其烦地为我指点,直到我走对方向。就像朱导、老大爷一样,上海人是善良的,这或许来自于上海精神的传承。“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里,自古就是一个佛教香火兴盛的地方;这里,自古就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浸润的地方;这里,自然就孕育了和谐的新上海。

  从上海返家,火车先后经过嘉兴、杭州、义乌、金华、绍兴,这些曾几何时仅在教科书上久仰的名城竟一股脑全冒出来了。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立刻联想到刚到过不久的却没这么多“名角”的重庆。
  汽车过了广安,就进入重庆境内。由于地处川东丘陵带,小土坡渐渐多了起来。一开始,他们只是散乱地堆积着,偶尔遮挡一下游人观光的视线。随着离合川渐近,他们竟像受人唆使般,故意密密匝匝地汇聚拢来,形成一道道山的屏障,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以至于高速公路只能将他们从中间强行劈开。刚行不远,忽然又会冒出一条河流横亘前方。因此,“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就成了合川乃至重庆交通的写照。
  公元1258年,时逢南宋末年。蒙古帝国西并花剌子模,北踏俄罗斯直捣欧洲,全世界大国都为之颤抖。在中国方面,大汗蒙哥继成吉思汗吞金灭夏后,绕道取大理国,形成了对南宋的战略大迂回。可以说,宋国局势已危如累卵。但当时的宋帝继承了先人柔弱的秉性,重文轻武,边备废弛,偏安一隅。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期。蒙古大汗御驾亲征,川兵大溃,蜀中尽陷敌手。重庆府制置使王坚经过反复考量,为避敌锋芒,于府城近邻极为险要的合川山中筑钓鱼城,作为新重庆府,以扼敌酋。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进一步将其变为了一座系统的军事堡垒。据史书记载,当时的钓鱼城,城防体系完善。配有城墙数道,全部依山而筑,可以预防敌人挖地道破城。有独立水源,可以防止敌军断绝城中饮水。城中有军人,有市民,有市场,有学堂医馆。战时它是一座万夫莫开的堡垒;平时,它就是一个新重庆府城。钓鱼城筑在山上,不利于蒙古骑兵的仰攻,蒙古人的火炮射不上山,宋军的火炮却能极大地提高射程,增强威力。史载,蒙哥这位英勇善战的帝王之花就是中了钓鱼城的炮火,凋谢在重庆境内。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勇相逢智者胜”,合川一战,显示重庆人民自古就不仅是英勇的,而且是充满智慧的。带着对重庆人深深的敬意,我与朋友遍访重庆各处。经过重庆大学时,我为林森先生题写的校名所吸引。林老是国民政府的元老,官品人品在当时都堪称楷模。他的许多事迹多见于书刊杂志,而他的手迹我还是第一次得睹真颜。见过毛泽东主席为北京大学题写的校名,大气磅礴,风卷云舒。见过江总为交通大学题写的校名,秀丽挺拔,大方自然。林老的这一作品可以说是别有特色。它不大气但绝不小家子气。它不秀气,但绝对称得上灵气十足。我不觉窃自揣摩:也许林老所期待的正是别具一格的效果,也许他当时的题词是专为重大而作,他就是想重大把重庆传承至今的风格,融入自己灵动的生活。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2/3/19 16:17:30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2年2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4&Id=12058
作者回复:谢谢小编,不知道有无此成册的散文集邮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