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好的诗歌会有一种神性

好的诗歌会有一种神性
——序青年诗人杨荣成诗集《春天向左》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2/3/27 16:09:33 等级:4 状态: 阅读:1451
  编辑按:关注生活,发现诗意,善于捕捉,再现印象——几笔简单勾描,以及部分诗句的补充和点缀,一个呼之欲出的诗人形象便呈现在读者面前。这样的解读对于作者和读者都是难能可贵的,赞!
  
  新时期以来现代新诗向多元、自由发展,呈现出宏阔的诗歌气象,传统诗歌权利多被打破,涌现出一大批诗坛才俊,青年诗人杨荣成先生便是其中值得关注的佼佼者。今天,他的第二本诗集《春天向左》就要出版了,在此不揣浅陋谈点个人看法,称赞也好,拍砖也罢,作为多年颇为相得的好友,想来荣成当不会介意。
  荣成写诗较早,2005年就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故土飞歌》。他的诗如他这个人,坚实明朗而又敏感灵动,诗歌收放自如,该粗犷的确乎粗犷,虎虎有生气,展开的思想如滔滔江河;该细的又的确很细,飞驰的遐思无边无涯。出于职业原因他走遍天南海北,多次出国,可谓见多识广,他重视诗的力度,诗风开阔,意象富有质感。如“染一头草原三月色/与草原混为一谈//胸前的马头琴里/被目光抽得旋转的草原/正呼之欲出(《呼伦贝尔》)”,音色交织,具象、大气,让存在在诗中直接呈现,有身临其境之感;如“此时此刻我蓦然醒悟/我是故乡放飞出的一只风筝/那根牢牢牵着我/总怕我一去无踪的线/就是那条唯一通往故乡的路(《三月风里放风筝》)”,又写得浮想联翩,情调忧伤深沉。
  记得一位老诗人曾说:“我看到青年诗人要么只关心个人问题,这使得他们拥有一大堆写作材料,却没有写作对象,因而只能抡圆了大刀劈砍空气;要么从个人问题直接蹿升普遍问题,楞着青春的头皮为宇宙立法”,他说出了青年诗人当前创作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曾被高声叫好过,但实际情况是有好诗而无精品。荣成和我一致的观点是都认为写诗要言之有物,都反对浪漫主义的空洞抒情,觉得那不是一个诚实的诗歌态度,甚至不是一个诚实的人生态度。时代精神的贫血及钙的缺失,使当今诗歌多少显得恬淡、显得阴柔,许多男诗人为了好发表索性换成女性化的笔名。而《春天向左》中意境开阔具有穿透力的诗,给人感觉更多的是洋溢着阳刚之气。如《这个行将挥霍掉的夏天》:“远山沉淀出黄昏/能被诗喊住是幸福的/一朵花在枝头/刚拔出这个季节内心的痛/我想今夜一定会有一根白发/拔出内心那场/曾经走失的大雪”,彰显内在诗质,凌空的意象直抵性灵深处;如《一匹马跃出殉马坑》:“世间只有屈死的人/没有屈死的马/是马/就要把生命交给四蹄/把辽阔交给仰天一啸”,词语的亮度使整首诗豪气干云,闪现着梦幻光彩,把最华彩的一面呈现在读者面前。
  “渡船满板霜如雪,印我青鞋第一痕”,荣成有不少诗属即兴之作,别人尚未萌动诗意他已诗兴大发,如《大门牙风景——游济南大门牙风景区)》,系两年前在济南南部山区召开诗歌交流会,他即兴挥笔而就:“当一颗门牙/在时间深处走失/才知道/咀嚼对生活的咀嚼/有时不需要/咬牙切齿”,即兴之诗张口即来,气势苍沛想象奇崛,当时技惊四座;他写的《汤面人生——给陆强》,是前一年我和青年诗人魏东建做了一期电视节目,播出时荣成看后即兴写的:“水面交融/一碗疙瘩面汤/是妈妈浓浓的叮咛/在异乡的星空下/弥漫着妈妈的味道”,写出了命运的痛苦担当,为创业者张目,很有生活味。他始终坚持纯粹的诗歌精神,本能地抗拒被现实异化,他写下的大量的乡土诗就是一个明证,对故乡磁性的土地的着力书写,具有童话色彩,打开了心灵和诗歌之间的通道,展示出更多的内涵和外延,如他的《玉米地》:“一株玉米/朴实得如同乡村少妇/怀抱丰收的婴儿”;如《乡间行走的铁》:“‘收废铁了——’/二叔的吆喝声像童年的炉火/被风速吹旺//废铁废了还是铁/人要是块废铁该多好啊/回回炉/又是好料一块!/二叔常对着刚收上来的废铁/自言自语”;还有《瓦》:“在一片广袤的田野里/只看到父亲弯下腰拔草的光脊梁/阳光下像一片亮闪闪的瓦/庇护着/农田最初的萌芽/和最后的果实”。诗即真实,他的这些诗给人的印象本真、质朴,蕴含着丰富的情感层次,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生活本身是芜杂的,荣成行走江湖,身兼多职,做生意挺有门道,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从生活中发现诗意,善于捕捉和再现一瞬间的印象,善于从瞬间感受中捕捉永恒,借以表现自己对事物观察的角度以及某种体悟,从而对现实生活予以某种揭示,得心应手地写出了很多有分量的好诗。我是相信好诗是有一点神性的,收入这本诗子中的不少精短的诗,有限的篇幅“辞约而旨丰”,言有尽而意无穷,可谓神来之笔,如“可要守住自己呵/浮躁时/就成了尘埃了(《泥土》)”,“下海后/一直没直起腰来(《虾》),“心虚/才被别人掌握在手中(《手套》)”,“什么时候知道脸红/什么时候成熟了(《高粱》)”,意象鲜明,视界高远,带着明显的智性,或许诗人已经从这类诗中找到了获取最高诗意的途径,其实他的诗风格是多变的,不断追求口语生活中产生的超现实效果,在别人想象不到的地方发力,有很多真情实感的高致的作品,如《娘》经过情感的过滤就写得较有新意,读来让人心潮起伏,过目难忘:“多少回/娘把自己站成一副春联/扶着大年三十/踮起脚/把远方的儿女盼了又盼/把一个春天望了又望/风中扬起的白发/像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他写的《那夜》又比较隐晦,点到为止,并不说破真实的心思,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非现实的朦胧感:“那夜的风很薄/像你的呓语/那夜天花乱缀/像你的颤抖//一瓣雪花停在窗上/听那夜/我们无病呻吟//流泪了/流成一条透明的溪流/向着春天的方向/默默地流淌……”
  读荣成的《春天向左》,能够让人重新发现诗歌的力量,有一股春天般的朝气,如沐一缕春风,不觉心醉神驰,虽然诗集某些地方还存在用词不够准确,言不及意的问题,但瑕不掩瑜。这部集子是他多年来孜孜以求,诗海拾贝聚集起来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相信他的诗会更加成熟。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诗歌小组 发布于 2012/3/30 15:46:35  
[分享]好的诗歌会有一种神性 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3&id=12164
评论人飞飞儿 发布于 2012/7/5 9:22:41  
再来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