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诗是发现,也是倾听

诗是发现,也是倾听
——读张玉华先生组诗《家在齐河》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3/3/3 0:06:10 等级:4 状态: 阅读:1577
  编辑按:分析较好,有一定阅读性。
  
  齐河诗友张玉华先生发来一组诗《家在齐河》,读后心有感触,深有启发。这组诗中《母亲的周末》、《不如一个傻小子》等曾在《齐鲁周刊》读到过,感觉从铺垫到提升都出手不凡。
  我和玉华先生认识有些年了,并不常见,有一年济南的一个文学交流活动在南部山区举行,专门邀请他和张庆岭先生等过来,相谈甚欢。《家在齐河》结构简洁,平中有味,有平淡之处见神奇、无招胜有招的诗之精妙,有别于不少诗歌刊物连篇累牍的千部一腔,千人一面。他的诗沿袭的是叙事性写作的路子,看似不经意的抒写,字面背后的意思却深,语言直抵核心足以撼动读者的心灵。
  一个诗人对诗的理解决定他会写怎样的诗,读玉华先生的诗就是读他对叙事性写作的把握,读他对生活的真诚、对家乡萦系于心的情感,读他心灵的悸动和不羁想象。家乡,是诗人脐带文化的母体,《家在齐河》用最质朴的语言写生活中的发现,反映生活的真实和原初意味的物象,抒发出一个城里人缭绕不去的乡情。如《父母是农民》,没有一句言之无物的艳丽辞藻,平实得不能再平实,读来却令人动容,“如果他们的儿女也是农民/也许/他俩就不用下地了”,读这样的诗能感觉到诗人心情的沉重,满怀了忧虑和痛苦,——子女如果在乡下务农,土地确实不必再让父母再种了,分给儿女就行了,可有些父母千辛万苦供孩子考出学来,儿女小鸟一样飞出庄稼地了,父母越是年老越得厮守着土地。再看《母亲的周末》:“每到周末/母亲就会站在厚实的防盗窗后面/等我下班//只要我一进门/母亲就会把儿子交到我手里/背起她那个红包袱赶往车站//从城里到乡下从乡下到城里/一个周末母亲走个来回/像只候鸟”,这就是诗人的母亲,“像只候鸟”是一个多么撼动人心的比喻,自然天成,只四字就让整首诗立住了,诗人很自然地把内心积聚的情感化为外界物象(候鸟),读来令人过目不忘。诗人爱自己的家乡,爱生养自己的农村,那是因为父母还生活在那里啊。而今天农村基本的劳动力几乎没有了,传统的农耕文明几乎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多是病残老弱,而这些老弱病残中,就有很多城市人的父母。
  读玉华先生的诗,与其说从里面读到了诗的沉重,读出了一些冷幽默,毋宁说读出了诗人对生活的窥看、倾听和审视的深度。“诗歌如果不被别的心灵所理解便不成其为诗歌了(阿莱桑德雷语)”,诗人写的最多的是农耕文明遗下的物事及乡下人在城里的打工生活,词语之中潜藏着忧伤,潜藏着对打工的艰辛、对生存本身的同情。如《父亲进城》,一个对城市建设有贡献的父亲,眼里的城市是眼生的,是冷漠的,“好像屁股底下那块砖/认出俺一样”,给读者留足了思考的空间。如《打工归来》,“这时她的手里/正攥着几个硬硬的棉桃/那些棉桃还没来得及开放/就被霜打了/她正想把她们解救出来”,与前面一段的鲜明对比,打工归来者的眼前浮现的场景,和后一段对妻子劳动的描述,外面的花花世界终是外面的,它炫目但不似身边的女人温暖,读这样的诗让人感悟到什么才是生活的本真。
  德州的《小拇指》诗刊曾给我发过诗,玉华先生是诗刊的副主编,而我曾质疑过诗刊的办刊方向,源于它之前列出的一条选诗原则:“以充满人文关怀、抵达精神化境、富含哲思禅悟的诗作为佳。”以我的偏狭理解,觉得《小拇指》的指向存在问题,尤其“富含哲思禅悟的诗作”似有颠是纳非之嫌。传统诗写作无非是托物言志,这与“文以载道”一样,是有问题的,太沉重,诗歌负载不了这样多的东西,再者说一点小感小悟也上升不到哲理的高度,从未听说中国有立得住的哲理诗人,我们费力写的所谓“富含哲思禅悟”或者那点儿心机在别人眼里可能只是小儿见识,灵机一动称不上诗,美国诗人庞德早就告诫过诗人们,“不要摆弄观点,要把那些留给写漂亮的哲学随笔的作家们”。玉华先生与我年龄相仿,于诗的理解是一致的,从他这组诗足以看到这一点,他的诗几乎没有“诗言志”的内容,写的都是芜杂的生活、实实在在的心情。
  诗是发现,也是倾听,《家在齐河》用诗去阐释家乡,去表述在诸多事境面前灵魂的问答,不仅诗中有多重指向,也有自己独到的发现。《梯子》就是一种设身处地的有深度的感悟,《买鱼》的结句“他们一定认为//春天——/已经来临了”,几乎是调侃了,《貂蝉》则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对凭姿色吃青春饭的女性暗含了讽刺。《为爱情投保》构思别致,令人难忘。“妻子说着说着/就哭了/好像那个男的就是我”,看似用词随意却是点睛之笔,诗写作不到一定火候写不出这样的作品。
  应该说,玉华先生的《家在齐河》,是一组可以引起共鸣的好诗,起码其中有不少好诗,诗思活跃,落笔成趣。倘再多说一句(也不一定对),这组诗还可在语言修辞上再下点功夫,完成对生活的超越,《母亲的周末》好就好在末句把情感化为了象,而其它的诗修饰用的不是太多。就像酒,玉华先生的诗,蒸馏出的酒精度已经够了,下步就是调出美酒来,若在今后的诗写作中留意淘洗语言的钻石,诗人一定能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诗歌小组 发布于 2013/4/12 22:35:54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3年3月优秀诗歌作品集锦,祝贺! 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72&Id=1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