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让诗歌和光同尘

让诗歌和光同尘
——为和光诗社而题
  作者:九生 发表:2013/4/1 16:41:1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176
  编辑按:颇具见解。
  
  和光诗社拼拼凑凑、正式也好,非正式也好总算是成立了,总该写点什么,起社总该有些意义,或者说是价值所在,最初起社的目标是召集在西安的热爱现代主义的诗歌青年及文艺爱好者,然而就目前在社里的朋友来看,大家诗歌写作能力不尽相同,写作理念不尽相同,审美意趣也各自相去甚远,那么这个社的立足点该安放在何处呢?
  取名“和光”二字,所要表达的不是某个诗学理念,而是一种诗歌态度,取其无争之意。
  大部分人开始写诗的原因,我想都是因为在平凡而乏味的生活中无法得到满足,而通过诗歌来进行某种排解以及过一种不平凡生活,就是我们希望通过诗歌得到某种超越性的东西,换言之就是通过诗歌来达到我们的追求。这的确是一个很美好的东西,当你在诗歌的路上一直坚持时,大部分人也许会夸赞你:“看呐,这是一个多么有追求的人。”事实上,很多媒体所做的就是如此,赞叹着,夸耀着,为渴望不平凡的我们编织出一个巨大的幻梦,我们便从平凡的生活又落进了另一个美丽的伪真实中。然而这美好的东西带着毒性,就像美丽的秋水仙带有剧毒,它会勾起我们的某种欲念,勾起我们这种求得的心,让我们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直至迷失,然后在黑暗中,你说:“诗歌是我一生的追求和信仰。”
  对这种坚持的行为,我尊重,但我想说的是,当企图通过这种坚持而想得到某种东西的时候,诗歌于我们是什么呢?这种理想带有了功利的色彩,它变成了一个工具甚至是一种枷锁,这种欲念使得我们在诗歌的道路上变得很苦,不再是一种享受。也许你会对我说:“我不怕吃苦,”然后在这种苦中期待美好的到来。的确,苦难是一种财富,然而诗歌不仅仅是坚持,一个朋友曾说:“我们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假想成一个苦行僧,想象这条道路的万般艰难,自己给自己徒添悲伤。”她说:“不要用坚持这两个字,找到一辈子的事,其实是种享受。”我猛然醒悟,当我们陷于坚持的枷锁时,诗歌成为了一种行为性的东西,诗歌之美不在于行为,而在其本身,诗歌是体验,审美,热爱等等,当我们追求诗歌的时候,我们追求的是诗歌本身。
  此时,我突然想起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里说的一番话:“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
  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诗歌是一种信仰,然而伟大的不是信仰,而是人本身,伟大的是人类自己。
  让我们来看看我们所做的吧,朋友们,看看我们这巨大的美好的泡沫的行为吧:
  海子死了,我们说:“海子,必将在其诗歌中获得永生。”
  吾同树死了,我们说:“吾同树的诗写得极有水准,非一般诗人所能及。”
  走饭死了,我们说:“走饭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然后我们再无关痛痒的说一句:“这是一个缺乏足以让诗人生存之土壤的社会。多么悲哀,多么可笑!”
  事实上,这种事后给予自杀者很高甚至拔高的称赞又有什么意义呢?走饭是诗人么?走饭在生前认同过自己诗人这种身份了么?当我们在这“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中”吟着:“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时,我们在做的是什么呢?我们不停地陶醉在这种我们自己营造的幻梦中,残忍地赞叹他者的痛苦,而甚至连这痛苦的他者也被这种幻梦包裹着,被一种虚幻的受难的虚假崇高给包裹,他们被压在了诗人这个称号之下。我们首先应当明白的是他们心灵的脆弱,与其他人无异,与诗人身份无关,与诗也无关。他们需要的其实不是这种赞美,而是回归常人。
  所以,亲爱的朋友们,和光诗社诸位同仁们,愿自闭的我们,愿梦想的我们,愿残疾的我们,愿不为世俗所容的我们都能在诗歌中得到慰藉和自我的拯救,愿我们在诗中获得强健的心灵。
  请让诗歌和光同尘。无得,
  无不得。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