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别走得太远

别走得太远
  作者:段巧霞 发表:2013/5/11 9:07:5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229
  编辑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别走的太远,珍惜你所拥有的,让真爱温暖一生。
  
  【一】
  习惯性的,姚桃桃又坐到了餐厅的窗前。
  如果有人留意的话,就会发现餐厅的窗口几乎就是姚桃桃的晴雨表。如果窗口的女人身着华服,浓妆淡抹,眼泛涟漪,那一定是姚桃桃心情靓丽的时候。反之,窗口的女人肯定是衣着灰暗,神情懒散,久久的定格在玻璃窗上,恰似北方乡下过年时节贴在窗上的剪纸。
  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姚桃桃千挑万选的,几乎走遍了整个蒲城,却一直游移不定。不是嫌户型不够完美,就是嫌楼层不尽人意,更主要的是姚桃桃的腰包也实在是难以差强人意。于是,在姚桃桃逐步从高档小区一路淘汰,将目光不得不锁定在偏僻地域的平民小区时,心高气傲的姚桃桃就已经在心里跨越了千山万水。姚桃桃就有这样的本事,当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哪怕再价值连城,姚桃桃也能当机立断,说放手就放手。当然,如果这东西对姚桃桃来说唾手可得,看准的姚桃桃也肯定手疾眼快,毫不犹豫。因此,当售楼小姐气喘嘘嘘的带她爬上六楼,淋在满屋的阳光里,未及站稳脚跟的姚桃桃,就一巴掌拍在女孩的肩头:没错!就是它了!
  姚桃桃每做决定的时候,喜欢一巴掌拍在实处,如果没东西可拍的话,她就用自己的右手拍在左手上。仿佛只要啪的一声响,所决定的事情就似板上定钉,不可更改。连姚桃桃自己都从来没有意识到,就这干脆利索的一声响,究竟有多少次是拍对的?
  姚桃桃喜欢的是这套房子的餐厅。看中了餐厅,也就接受了这套房子,一叶障目就是姚桃桃不改的风格。餐厅不大,也就六平米吧。楼房是东西走向,南北采光,蒲城所有小区里的房子几乎都是这样的格局。姚桃桃的房子是靠西的最后一个单元,站在餐厅的窗前向外看,楼下就是广袤的原野,金色的向日葵开得温暖而热烈,衬着秋日碧蓝的晴空,整个就是一幅色彩明丽的水彩画。装修的时候,姚桃桃坚决的撤了餐厅,在窗前做了个精致的小吧台,买了两把升降椅。心情好的时候和心情糟糕的时候,都可以在窗前看到姚桃桃的身影。
  此刻的姚桃桃情绪不佳,姚桃桃的情绪多半由身边的男人控制。红米就曾嘲笑过,说姚桃桃再厉害,也过不了男人这道坎,男人就是姚桃桃的晴雨表。想到红米,姚桃桃掏出手机,拨了红米的号码。
  
  【二】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红米正歪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想着心事。
  红米的生活简单,红米的心事也就简单。红米的生活就是简简单单的一日三餐,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为红米这样的女人准备的。红米的心事无非就是,晚饭究竟是吃米饭还是面条?鸡块是麻辣的好吃还是红烧的更好?姚桃桃哀叹红米这样单纯的女人,竟然也可以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每逢这时,红米就会瞪大眼睛看着姚桃桃:我这样的日子咋了?缺吃了少穿了?嘁——
  话题到这里,往往就被红米轻蔑的一声“嘁”给拦腰斩断了。姚桃桃也就三缄其口,不再和红米争执这个问题。她希望红米能永远这样心如止水,眼角眉梢都只有自己的男人和孩子。这样的日子是每个女人都心向往之的,但这样的日子却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随意拥有的。这样的日子姚桃桃以前也有,那时的姚桃桃也和红米一样,全身心地扑在自个男人的身上。姚桃桃心性活泛,男人也精明能干,两人婚后不几年就把小日子扑腾得风生水起。本以为日子就这样细流涓涓,姹紫嫣红。但没成想,男人终究还是难敌八面来风,一脚踏空出事了。
  事当然是桃色事件,也是没有啥新意的老版本了。如果这事轮着红米,可能哭哭闹闹也就罢了,日子该咋过还咋过。可偏偏该着的是姚桃桃,简单的事情也就不那么简单了。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姚桃桃,遇事却显出了惊人的不一般。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外加抹脖子割手腕,使出了女人的十八般招数。惊动了婆家娘家还有第三者的全家老小,那段日子的所有亲戚朋友都领教了姚桃桃的魔力。男人的身上脸上更是抓痕不愈,姚桃桃像揉搓衣服的领口一样揉搓着男人的耐性。她把男人错失的每个细节都想象到了及至,然后再在自己的想象里翻腾升华,慢火熬肉冻般煎熬着自己,也煎熬着男人。男人顿悟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至理明言,姚桃桃也亲历了因爱生恨的切肤之痛。就这样姚桃桃硬生生把男人折磨的失了人型,像逃瘟疫一样远离了姚桃桃,独留姚桃桃夜夜流泪到天明。
  半年过后,孤家寡人的姚桃桃出现在红米面前。再显身的姚桃桃惊得红米倒吸了一口气,感觉上姚桃桃整个变了一个人。仔细看姚桃桃还是姚桃桃,可红米就是觉得不对劲,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姚桃桃,终于发现了姚桃桃的变化,是眼神,对!没错!姚桃桃的眼神变了,变得冰冷而凛冽,但眼神冰冷的姚桃桃整个人却似一团燃烧的火焰。
  红米把自己的感觉说给姚桃桃,姚桃桃听后“嘎嘎嘎”地笑起来。姚桃桃的笑声像深夜猫头鹰的叫声,让红米没来由地觉出丝丝凉意。
  
  【三】
  脱胎换骨后的姚桃桃彻底地改变了自己。
  清汤挂面式的发型烫出了翻卷的大波浪,蓝色的眼影粉色的唇,处处都透着招人的诱惑。外形的改变还在其次,关键是姚桃桃的举手投足都显出了不一般。姚桃桃原本就是个美人坯子,如果不是她刻意的强加给自己许多的成分,用丰姿卓约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可强加了成分的姚桃桃就不仅仅是丰姿卓约了,懒散的神情遮掩不住她骨子里的风韵,冷冷的眼风扫过你,让你却分明觉出了灼人的热浪。水火不容的东西被姚桃桃揉捏成了一个神奇的整体,妖冶与妩媚,风情和迷惑重塑了姚桃桃。
  姚桃桃就这样把自己亮在了公众场合,这样的姚桃桃当然让不安分的男人们趋之若驽。
  姚桃桃例行公事般警告每一个靠近她的男人:最好离我远点!
  但姚桃桃悲哀地发现,得了警告的男人没一个把她的警告当警告。
  姚桃桃每夜都端坐在那家名叫“午夜风情”的酒吧里,她把自己静静地隐在角落里。姚桃桃在心里给了每个靠近她的男人七日期限,七日里她不动声色的看那些男人的丑态。趋之若驽的男人们看风不摇树不动的姚桃桃,就像看水中月镜中花一样,迷离的风景勾起了男人们最原始地冲动。于是,他们长枪短炮万箭齐发,甜言蜜语像雪片一样漫天飞舞。
  姚桃桃耐心的和男人周旋着,等待着最后期限的到来。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如果这个男人此刻回头,那我就放了他。
  可是没有,没有哪个男人肯半途而废。
  第七日的时候,男人终于得了允许,坐在了笑盈盈的姚桃桃对面。这时候的姚桃桃自然仪态万方,风情万种,她的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眼看着白天鹅在眼前展翅引吭,男人心花怒放,稳操胜券的男人自然是放量豪饮。姚桃桃也委婉迎合着,一杯一杯的琼浆经过姚桃桃的咽喉,像泼洒在焦干的水泥地上,“嘶嘶”地冒着青烟,烧的姚桃桃粉面嫣然,不胜酒力般倒在男人的怀里。觑眼毫饮的男人这时却显出了清醒,扶起姚桃桃,双手便游蛇般在姚桃桃丰满的躯体上滑行……
  正当两人缠绵悱恻的时刻,从门外旋风般刮进来一个人,冲上去就“噼里啪啦”开打。及至懵懂的男人反应过来,钳制了对方的攻势,却往往听到一声炸雷般的哭嚎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就完全明白了。夫妻俩对阵的时候,姚桃桃就从容的收拾好自己,袅袅婷婷如一丝彩云般隐去。离开的时候,姚桃桃扭头回望的那一眼,悲凉而凄惨。
  那一夜,姚桃桃依然流泪到天亮。
  
  【四】
  红米早上醒来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
  红米贪觉,尤其是早晨的回笼觉。当晨曦的亮光奶油般涂白四野的时候,红米睁开惺忪的睡眼瞄瞄窗外,窗外的太阳还未升起,月牙才刚刚隐去。雾蔼在将明未明的晨光里迷迷离离的,所有白天清晰的东西都在这晨光里暧昧起来。这时的红米就会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升腾起来,嫦娥奔月般向着高空逶迤远去,湛清的风在耳边徐徐吹过,红米感觉衣袂翩跹的自己仿佛就要幻化成一粒尘埃,就这样飘飘摇摇离开尘世。红米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男人,男人听了就笑了,男人说红米是把自己当仙女了。男人还说,在自己的眼里,红米就是仙女,专为他而来到尘世的仙女。听男人这样说,红米就感到无比满足,满足了的红米就会接着沉沉地睡去。
  男人和孩子早上起来的时候,都轻手轻脚的怕扰了红米的回笼觉。男人对孩子说,别出声,你妈这会正奔月呢!孩子不明白,眨巴着眼睛看男人,男人就冲孩子挥挥手,父子俩就轻手轻脚去了厨房。等红米尘埃落定醒转来的时候,伸了懒腰到厨房,餐桌上留着男人为她做的黄灿灿的煎蛋。红米三口两口吞了煎蛋,就系上围裙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红米不明白姚桃桃为啥就不留恋这样的日子。
  姚桃桃说自己让男人给伤了。红米就想这样的伤也算伤吗?就算是伤也该有好的时候,能因为这就不过日子了吗?就不要男人和孩子了吗?红米不明白,姚桃桃说那是红米没有体验过受伤的滋味。世上的好多事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都没有最真切的感受。红米就庆幸自己没有碰上那样的男人,自己的男人多好啊。从18岁和男人定了婚,红米就再没正眼看过别的男人。红米觉得男人也和她一样,心无旁鹫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似乎从来没有别的想法。可姚桃桃听了红米的话就会“嘎嘎嘎”的笑起来。
  姚桃桃不屑的撇着嘴说,红米,别做梦了!你以为你生活在真空包装袋里啊?我现在才知道我们小时候读的童话故事有多虚假,什么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嘁——,那是苦难的开始。
  红米就笑,笑姚桃桃的疯魔。
  红米觉得自己就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男人当然就是王子。他们的日子就是幸福的日子。像红米这样的女人对生活的要求也绝对不会过分。也许生活有时候会偏爱有要求的人们,但大多数时候青睐的还是容易满足的人们。
  红米觉得姚桃桃自己的男人不好,咋能把男人全看成和自己男人一样呢?
  
  【五】
  蒲城不小但也绝对不算大。三两条街道,五六家酒吧。住久了,就会觉得满街道的人似乎都是熟面孔。
  姚桃桃的大动作当然不久就在蒲城有反响了。就像湖里投了颗小石子,一漾一漾的水波会荡出老远老远,惊得水下胆小的游鱼四处逃散。等风平了浪静了,鱼儿才会再悄无声息的返回来。酒吧里寻欢的男人们就被姚桃桃这颗石子惊得飞了魂魄。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自然要姚桃桃的好看。
  于是,在一个平常的午夜,姚桃桃就有了一次不平常的经历。
  那次不平常的经历让姚桃桃整整在家里躺了三个月。这期间红米来看过姚桃桃,红米看不出姚桃桃伤在哪里。但红米却能感觉到姚桃桃整个委顿了下来。委顿下来的姚桃桃就像被秋风蹂躏了的柳树,疏于打理的波浪头也像风中的柳叶般飘零着。看到红米,姚桃桃的眼眸一亮,整个人也精神了几分。红米说,躺着别动。姚桃桃笑,再躺我就成化石了。
  环顾姚桃桃的住处,还好,不像红米想象的那么乱。其实红米明白,骨子里姚桃桃也是个热爱生活的要强女人。但就是这份要强害了姚桃桃,她不能容忍自己的生活有任何的瑕疵,可十全十美的事情世上有吗?红米不知道该如何劝戒姚桃桃,红米在任何事上好象都说服不了姚桃桃,冰雪聪明的姚桃桃是不需要别人劝戒的。就连受了重创之后,她也是独自躲起来,像困兽般独自进行自我疗伤,她才不会把自己的尴尬当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姚桃桃从冰箱里拿出火腿、肉串、豆腐香干之类的下酒菜,又开了一瓶红酒。两人就坐在餐厅的吧台前,边喝边聊了起来。红米不会喝酒,姚桃桃说,红酒没事,女人喝红酒才显得优雅。红米不清楚优雅的女人是否都要喝红酒。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红米只觉得嗓子涩涩的,好象小时候吃了青柿子般难受,就皱皱眉头放下酒杯。姚桃桃撮着嘴唇对着杯子一口一口轻轻的啜饮,不一会一大杯红酒就见了底。喝了酒的姚桃桃粉面桃腮,眼睛里水波流转,看得红米呆呆的。就在心里想:这样的女人多迷人啊!这样的女人为啥就没有一个好男人来疼呢?
  仿佛看出了红米的心思,姚桃桃飞着媚眼儿说,别遗憾了,我这样的女人注定是不能为一个男人留住脚步的。所以也就活该没有男人会为我停留。
  红米不知道姚桃桃说的是真是假,红米只按着自己的思路在想。
  红米和姚桃桃就是这样一对奇异的组合,有的时候她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心思、自己的见解,但她们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有的时候,同一件事她们各持己见,却也不需要费力去说服对方,就那样各按各的方式去理解同一件事。看红米发呆的样子,姚桃桃说,来,我教你认识网络,让你见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
  姚桃桃压根没想到自己这一心血来潮的举动在日后给红米带来的是灭顶之灾。
  
  【六】
  红米感觉自己像进入了沼泽地。
  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件事可以如此撼动她。从小到大红米对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淡然的。她的日子就像风平浪静的一潭湖泊,无急风也无巨浪。红米在家里是老小,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所有的事情都有父母替她安排。结了婚男人又成了她的主心骨,大事小事都是他说了算。红米也懒得去操那份闲心,料理好父子俩的生活才是她必修的功课。
  红米把自己的惶惑告诉了姚桃桃,姚桃桃笑得歪在了床上。
  姚桃桃说,网络就是成人的童话,在这里你尽可以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那你的意思,人都在胡说八道?咋,咋可能呢?红米不能相信姚桃桃的话,她觉得是姚桃桃在胡说八道。
  姚桃桃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告诉红米,在这里千万不可认真,否则吃亏的就是自己。
  吃亏?会吃啥亏?天南海北的,谁也看不见谁?能吃啥亏?
  所以啊,正因为谁也看不见谁,你才对谁的话也不能当真!姚桃桃加重了语气。她太了解红米了。
  红米还是无法相信姚桃桃的话,明明对方的那些话就是在对着自己说的啊,咋可能不是真的呢?既然不是真的,说那些有意思吗?红米的思维进入了死胡同,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了。网络这样的新天地,让红米这样的家庭妇女失了方向和准绳,她根本没有想到,原来人和人是可以这样交流的?男人和女人也可以这样大胆的探讨性和爱?红米就像那些经年躲在石头缝里的小螃蟹,一不留神被浪冲到了沙滩上,睁开眼看看蓝天白云,她才知道世界原来这样大啊?
  红米只要一坐到电脑前,仿佛世界就不存在了。姚桃桃就说过,说其实红米这样的女人才最可怕,可怕的不仅仅是她能疯狂的迷上一件事,而是她的盲目和固执。
  听了姚桃桃的话,红米就只是笑。
  姚桃桃就会咬牙点着红米的脑袋说,告诉你水深你不信,非得亲自试啊?
  笑着的红米就想,不试咋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姚桃桃和红米就这样又进入了她们的正常轨道,谁也无法说服谁。姚桃桃就一翻身躺在沙发上继续看她的韩剧。红米则继续端坐在电脑前,看网友们的甜言蜜语,像涨潮的钱塘江水一浪接着一浪,那时的红米还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被这样的浪潮冲击的伤痕累累。
  日子像一条静静流淌着的河流继续向前,没有因为某一件事的发生而有丝毫的改变。
  
  【七】
  当红米进入自己无法掌控的世界时,姚桃桃的日子其实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她不再那样张扬地出现在酒吧里,看起来姚桃桃似乎是收敛了锋芒,但其实不然。就像夜行的草原上跟踪羊群的母狼一样,历练了风雨的姚桃桃更懂得该怎样避开牧羊人的视线。狡猾的母狼不远不近的尾随着羊群,总会有那离群的独羊难逃厄运的。姚桃桃再次改变自己的造型,清纯可人的模样让所有的男人不能不动心。她的善解人意,她的似水柔情,她的豁达开朗,她的一切一切都让那些在疲惫婚姻里游弋的男人们双目一亮。
  姚桃桃走马灯似地更换着身边的男人。她似乎生来就具备了迎合男人的本领,儒雅的、粗野的、英武的、睿智的,姚桃桃领略了几乎所有类型的男人。奇怪的是,几乎所有类型的男人在姚桃桃这里都甘愿俯首称臣,所有的男人都甘愿被她颠覆与股掌之间,所有的男人几乎都夸姚桃桃就是天生尤物。
  有的时候,姚桃桃也告诫自己。她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往前肯定是死胡同无疑。可就像一列疾弛着的火车,即使发现了前方的险情,它也嘶鸣着想停下来,却因为惯性,它还是朝着危险闷头撞过去。
  当无边的暗夜里,独处的姚桃桃在心里摆弄着一个个自己经手的男人们。她在心里一遍遍勾勒着这些男人背后的女人们,想着她们从此和她一样,只能和自己的男人们同床异梦,想着她们又一天发现自己男人的丑闻,该会怎样的震惊和悲痛,想象着那些或漂亮、或富足、或普通的女人们,终有一天也和自己同样经历着撕心裂肝的锐疼。这时的姚桃桃就有了一种病态的成就感。在这样的感觉里,姚桃桃经常是由微笑到大笑,继尔会扑倒在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发出猫头鹰般“嘎嘎嘎”的笑声。那样的笑声在暗夜里听来,让人异常可怕。
  可姚桃桃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等有一天,姚桃桃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又都无法挽回了。
  
  【八】
  就在姚桃桃风生水起的时候,红米也渐入佳境。
  她在众多的网友里锁定了“知心人”,红米已经不记得“知心人”是何时加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啥时把他当成“知心人”的。但她知道“知心人”是能体察自己内心情感的。要不,自己为啥就爱和他说心里话?红米奇怪自己啥时变的如此能说?从来和自己的男人说的都是家长里短、柴米油盐过日子的红米,竟然能和“知心人”像情侣一样窃窃叨咕儿女情长。
  每当看到“知心人”的头像闪动起来的时候,红米的一颗心就没来由地“咚咚咚”跳将起来。再及看到“知心人”那些滚烫的语言时,红米的脸颊就“扑哄”一下燃烧起来。她常常是一手敲击着键盘,一手下意识的捂着胸口。她仿佛觉得一不小心,自己的心就会从胸腔里蹦达出来。面对着屏幕上那些爱你想你的话语,红米除了“哦”、“唔”的仓皇应对之外,眼泪也会随即不自觉地喷涌而出。如此的红米几乎着了魔一般,她怕看那些文字,但她又忍不住自己不看,那样的文字把红米捧到了云天雾海里,脚不着地的红米像行走太空的宇航员一样失去了重心。
  当“知心人”终于依照“惯例”向红米发出邀请的时候,红米还是懵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要和“知心人”去见面。她觉得“知心人”就像自己儿时听自家窗台边广播匣子里的播音员一样,听听声音可以,咋会从匣子里出来站在你面前呢?小时候的红米就总想不出,那匣子里的播音员是咋进去的,能进去就应该能出来吧?有着那样好听声音的播音员可该是啥样的啊?如今,屏幕后的“知心人”趁火打劫,恰巧成就了红米儿时的好奇心。
  等一切即成事实后,和所有男女的故事无一例外。混沌懵懂中的红米,事后才品出其中的因果关联。她这下才真正的慌了起来。慌乱中的红米只有去讨教姚桃桃了。
  等姚桃桃急急如救火般赶到宾馆的时刻,红米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看着烂泥般瘫软的红米,姚桃桃是有急又气。有急又气的姚桃桃冲着红米吼到:干嘛不先打电话给我?这时才想起我?
  看到姚桃桃,红米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了救命的稻草。
  拍打着红米的后背,姚桃桃在心里想:情网恢恢,真是百密一疏啊。
  可姚桃桃压根没想到,痛哭着的红米和自己的想法又一次的大相径庭了。
  
  【九】
  转眼又到了仲秋时节。
  姚桃桃餐厅外的那幅水彩画又鲜活生动起来。成片的金色向日葵黄灿灿的,嗅嗅鼻子,姚桃桃仿佛闻到了空气里漂浮着的迷香。就在姚桃桃独自沉醉的时候,门铃响了。
  拉开门,姚桃桃愣了一愣。门外站着的是红米的丈夫。虽然姚桃桃和红米的关系不错,但红米的丈夫登门还是第一次。溜一眼红米丈夫的脸色,姚桃桃本能的就感觉有事情发生了。
  果然是红米。
  红米自那次事发后,整个人就几乎陷入到了癫狂的状态。红米的丈夫当然不明就里,他不明白红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感觉到红米突然间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经常呆呆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有几次甚至忘了给他爷俩做饭,如果丈夫稍有埋怨,一声不吭的红米就会泪如泉涌。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结婚多少年了,红米从来都是把他们的小家收拾的干净利索,饭菜做得香喷喷的。可现在的红米……
  红米的丈夫摇摇头说不下去了。
  姚桃桃嗫嚅着:那?红米会不会是不舒服啊?
  我也这样想过,可看她不像生病的样子啊,让去医院她也不去啊。对了,好几次我半夜醒来,都看见她在偷偷的流眼泪,你说,这——,到底问题出在哪吗?她不说,我也不懂啊。
  姚桃桃心下明白了,她明白红米的毛病出在哪里了。
  等看见红米本人的时候,早就有准备的姚桃桃还是惊得差点跳起来。
  原来的红米珠圆玉润的,但现在揣了心事的红米,整个人憔悴不堪,像那晚秋里被霜杀了后,还赖在枝头的月季花,看着让人揪心。在姚桃桃探究的目光下,未开口的红米,先哽咽失声了:
  你知道的,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我没办法啊,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都快要疯了。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如果——,如果,我知道事情会这样,打死我也不会迈出那一步,但现在——,现在咋办啊?桃,你得帮我啊!——
  姚桃桃默不作声的呆立在一边。
  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丈夫当初也曾经这样痛苦的给她倾诉过。那时,她觉得丈夫龌龊极了,觉得丈夫是在演戏给自己看。她想,自己才是受害者啊,怎么丈夫反到比自己还痛苦?知道是痛苦,那干嘛还要去招惹那痛苦?
  现在,看到红米这样,姚桃桃才似乎理解了丈夫当初的反应。原来,婚外情这把双刃剑,伤害的可不仅仅是无辜的受害者啊。想到这里,姚桃桃似乎觉得自己也像被人抽了脊梁骨似的浑身发软。
  人生这出戏啊,唱错的地方难道就没有更改的机会吗?
  
  【十】
  想归想,悔归悔,但姚桃桃还是决定要帮红米。她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帮红米,那还有谁帮的了红米?
  姚桃桃稍微的动了动关系,就搞清了那个男人的来龙去脉。然后,她自然的施展了小小的手段,男人就乖乖地归依与姚桃桃的石榴裙下。姚桃桃当然不提红米这一处,她就是想看看是啥样的男人能让红米这样的女人也失了魂魄。
  男人当然不明就里。
  他照样给姚桃桃信誓眈眈,所有的情话在他的嘴里似乎成了脱口秀。就连姚桃桃这样的,有的时候几乎都要被迷醉了。她明白了红米的茫然和无助。
  姚桃桃所做的一切都是瞒着红米的。她不是不想告诉红米,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给红米说。她明白所有涉足爱海的女人都是茫然和固执的。无论是精明的还是笃厚的女人,一旦粘上爱情这个词,就如同进了华容道的曹操一般,统统找不着了北,当然更多的女人迷失的不仅仅只是方向。
  除此之外,姚桃桃还隐瞒了自己的心事。她最近找到了自己的丈夫,丈夫离开她之后,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着。看见她,丈夫即没有惊奇,也没有感慨,就那样神情淡淡的看着她。但精明的姚桃桃还是读懂了丈夫曾经沧海的那份寂寥。姚桃桃当时就一巴掌拍在墙上,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她要救场。她要在人生的舞台上把唱错的部分纠正过来。但在此之前,她觉得要摆平的首先是红米的事情。
  那天,她召来了红米。
  她把红米安顿在餐厅的吧台边,她告诉红米,待会无论客厅发生了什么,都要红米当做没听见一样。看姚桃桃郑重其事的样子,红米也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门铃响了。
  红米听见姚桃桃像只轻盈的白天鹅,旋转着舞步就打开了屋门。接着,红米听见进来的是个男人,她听见姚桃桃嗲着声音和男人说话,就知道这男人和姚桃桃的关系非同一般。正当红米迷惑姚桃桃这是唱的哪一处,耳畔响起的却是令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红米侧耳聆听,没错,是他的声音,那令她刻骨铭心,寝食难安的声音。此时,此时的红米简直不敢相信,那令她发狂发颠的男人,却在这儿给姚桃桃温柔地说着似曾相识的话语,红米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
  时间仿佛凝固了。客厅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红米把目光投向窗外,穿过迷朦的泪眼,红米看见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还有蓝天下南飞的雁阵,广袤的原野上,金色的向日葵已经沉甸甸的垂下了头,远处有三三两两的农人在躬腰忙碌着,红米从来没有觉得窗外秋天的景致是这般的迷人。她贪婪的匍匐在吧台上,眯缝起眼睛,红米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升腾起来,嫦娥奔月般向着高空逶迤远去,湛清的风在耳边徐徐吹过,红米感觉衣袂翩跹的自己仿佛就要幻化成一粒尘埃,就这样飘飘摇摇离开尘世。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3/6/2 14:20:30  
[推荐]该作品已收录2013年首页优秀小说作品集锦,祝贺。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2&Id=12971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3/6/2 14:21:06  
欢迎开通文集,遥祝快乐,问候!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3/5/12 22:34:33  
欢迎来守望。祝文字快乐,问候!
作者回复:呵呵 希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