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老马的爱情

老马的爱情
——一个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作者:鹤舞白沙 发表:2008/6/23 20:43:03 等级:4 状态: 阅读:1538
  编辑按:爱情是什么?爱情的内涵不是谁是水,谁是鱼,而是水对鱼意味着什么,鱼对水又意味着什么?
  
  老马其实并不老,年近而立,可“老马”这个称呼,中学时代就有了。大概因为他生就一副少年老成像,所以同学们都喜欢这样叫他。而老马从心里还是挺喜欢这个称呼,他姓马,喜爱马,臧克家不是还有颂扬《老马》的诗么?“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横竖不说一句话。”他欣赏这种直面人生的勇气和坚韧精神。
  老马喜欢读书,有些书呆子气,平时不大爱说话,显得很不合群,太多的时候,他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甚至有些自恋的倾向。平时,他最好的朋友就是日记本,所有的心情都愿意向它倾诉。然而老马还是很内秀的,喜欢写些文章投到报社里,在学校举行的作文竞赛上,他也总是拿第一。
  老马在不懂男女之事的时候,就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爱情”,那时,农村盛行“娃娃媒”。父母也不甘落后,给他张罗,问他有什么要求,他只说心眼好就行。“傻孩子,见一次面你咋知道人家心眼好坏?”母亲反问,他无言以对,反正他不希望自己将来的媳妇,象邻居王嫂那样刁蛮张狂就行。
  在不大的一个房间,老马和那女孩初次见面。女孩是农村中很普通的那种,穿一件不合身的黄色上衣,个不高,皮肤黝黑里透着红。
  老马有些局促,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按照母亲教他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英子。”女孩答。
  “今年多大了?”老马总觉得象审判。
  “十二。”
  “上几年级?”
  “三年级没上完就不去了,俺家缺劳力。”
  ……
  一阵沉默过后,同样的问题,女孩反过来“审判”他,他也据实相告。最后,老马没有忘记母亲的叮嘱,问那女孩同意不,女孩说同意,他也说没意见。而后,他象完成了一件差事似的,逃也似的“飞”出了那个小屋。外边的空气真好,天边的白云随意地堆着,小鸟儿自由地歌唱着。他突然想到,明天还要上学,可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就这样一锤定音,老马的一句“同意”,花去了家里三四百元,说是压媒钱。他为此还自豪了一阵子,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说话也好使了,一字虽没千金,也值百元呐!后来,老马和那女孩再没有见过面,直到上高中之前,他执意退掉了那桩荒唐的婚事。尽管母亲觉得可惜,可他知道母亲那是心疼钱!多年以后,老马每想及此,便为自己当初的幼稚感到悲哀,懵懂中,他作了一次世俗的傀儡。
  老马知道,他渴望的爱情不是这样的。高中期间,闲暇他也曾看过一些文学作品,其中关于爱情的描写太美了,常让他心驰神往,思慕不已,此时的他,已经懂得了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觉得,爱情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是两颗最纯最真的心碰撞后,发出的最耀眼的光芒,那是神圣的,不容有丝毫的亵渎。每当这时候,老马就会在心底默默期许,希望将来也能拥有这样的一份真爱!
  老马最终是抱着这样的爱情观,步入他第二次“爱情”。这是一个见过世面却又读书不多的女孩,模样倒还可以,能说会道的,但她从心底根本不相信世间真有什么爱情,所以两个人的交往从一开始就错了。
  老马毫无保留地付出,他并没有看出那女孩的用心,或者说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一腔真情感动不了她。社会上到处流行的是“谁相信爱情,谁就是傻瓜!”可老马想,难道爱情只能在小说和影视作品中存在?既然每个人都从心底渴望得到一份真情,为何却又不相信世间有所谓的真爱,这不是很矛盾吗?那么,最终只有一个解释:不相信真爱的人,只是他们吝于付出罢了。
  老马想用自己的行动,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爱情神话。所以他只知道一味的用心,一味的宠着这个女孩,他们一块儿去各个地方玩,所有这个城市的名胜,几乎都逛遍了,小吃也几乎吃了个遍。而他们之间仅只是拉拉手而已,再没有更亲密的举动,老马就是如此的正统。
  最后终于有一天,那个女孩玩腻了,向他摊牌,她说:“我考虑一个男孩的时候,第一,男孩必须有潜力,否则我不嫁;第二,男孩必须帅,否则也甭想;最后那个男孩必须爱我,另外,我不会和一个穷光蛋生活。”听到如此露骨的表白,老马顿时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的条件远远不够,我们还是分手吧!”最后,那个女孩毫不留恋地离开了,留给老马一个漂亮的背影。
  记得一位曾经作家说过:“爱情是双刃剑,一个太爱自己的人和一个爱别人胜过自己的人,都不适合谈爱情,前者伤人,后者伤己。”老马当然属于后者,他也是在饱受感情折磨的时候,读到这句话的,但他却还在为自己伤心。他有些不太相信女孩子了,认为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虚伪的,他也不愿再接近女孩了,大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
  后来,太多的时候,老马的朋友们都在休息时去蹦迪,而且走马灯似的,经常换女友,而他却宁肯一个人,独守在自己的斗室之内,看书,听音乐。他渐渐失去了追求的兴趣,觉得在盲目的追逐中,会迷失自己的。他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他不停的工作,想用这种方式治疗他的心伤。
  然而,真正使他才变成工作狂的原因,是他读到了另一句话: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怪,好象很多时候仿佛就为某一句话活着。)他想,男人一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事业了,如果因为爱情而丢了事业的话,那么这个男人就失去了活着的证据,他想用另一种方法证明自己。
  可是,时间毕竟会冲淡一切的。也许是年龄的关系,再加上亲友们的督促(更多的时候他们好象比他本人更着急),最为重要的是,老马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已经忘掉过去的事,能够重新面对了。
  这次的开始有些偶然,他和一个女孩是在酒吧认识的,是女孩主动找的他。当时,他一个人独坐一角听音乐,舒缓的乐曲让人有些伤感,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孤独,这时女孩过来跟他搭讪。
  “我可以坐下吗?”
  “可以,反正没有人。”
  “不请我喝一杯吗?”现在的女孩都挺直率。
  “当然,想喝什么?”他倒显得局促起来,在他的印象中只有男人才这么主动的。
  “咖啡,不加糖。”
  “不苦吗,没有糖?”
  “我喜欢。”是啊,喜欢是唯一的理由,每个人都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他们渐渐熟悉了,天马行空地谈了很多,总之,他觉得整个下午过得挺愉快。分手时那个女孩说:“你很稳重,一看就很可靠。”
  “真的吗?”老马随口说了一句。
  “你会给我打电话吗?”女孩问。
  “当然,明天我就打。”老马也觉得自己年轻了似的。
  第二天,老马并没有打过去,也许心里还有些顾忌,倒是那个女孩给他打了两次电话。后来两人交往的多了,相处很随意,仿佛总有说不完的话。老马开始感到夜太长了,每个夜里总要因为想她而睡不着觉。他知道,开始是女孩主动,到现在他是欲罢不能了,他已经真的离不开她了,甚至不敢想象离开她自己该怎么生活下去。
  可是,那一天真的来了,女孩突然失踪了,电话停机,想尽办法都无法找到本人。开始,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生活还照样一天一天的过。他想,也许她有了更好的归宿,而他自己的条件太差,根本不能给她更多的幸福,因为爱,所以才放手,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每当这样想的时候,他的心情就好了很多。他不怨恨她,真的,一点也不恨,他知道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生活的权力,而他们毕竟爱过,不管怎么说,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有了她,老马觉得自己的生命变得生动而又丰满了。
  生活中常有这种现象,当你肉体的某一部分遭到突然的袭击,开始并不觉得怎么痛,可过一阵,那种疼痛就会痛彻肺腑。老马就是这样,他开始其实是不愿明白事情的真相,过了一段时间后,老马开始寻思她离开自己的原因了,他觉得自己开始时的一切想法,都是自欺其人。原因很简单,她并没有真的爱她,他想起为了一朵玫瑰,她所流露出的深深失望,她只是在追求一种浪漫的感受,而他所追求的是一种灵与肉的高度统一,一个精神的家园,所以从一开始就错了,他感到心在隐隐作痛了。
  老马是这样的人,开始时,他倾己所有的付出,跟随对方到世界的每一角落,无私地缠绵其中。当爱情消逝后,他身心的一部分也随之而去,心开始一天天地变凉,一天天变得绝望。也许这世界真的就没有爱情,他想,当初的执著如今看来是多么可笑。
  可是,老马最终逃不脱世俗的摆布,他必须成家,因为年龄和亲人的缘故。所以他想,只要哪个女孩愿意同他结婚,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不愿去计较那个女孩的美与丑,贫穷与富有,甚至她爱不爱他,他都不愿想,他已感到厌倦和麻木了,女人啊实在是善变的动物。他觉得很累,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压迫着他,甚至连眼皮都懒得睁一下,他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可以让他睡上七天七夜的觉。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真有这样的人。一个比老马年长两岁的女孩,答应和他结婚,大概她也觉得自己三十岁的人了,还等什么呢!况且女人是很容易衰老的。他也没有说什么。从此一切的交往,完全是程式化的,两人在一起也从不谈感情,宁愿默默地坐着,一句话都不说,因为彼此心里都明白,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结婚,早点结束单身的日子。所有的柔情蜜语,在他们看来都变得多余而又做作,因为即使说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对方也决不会相信,倒不如诚实一点,省得在冷漠之外,再背上个虚伪的罪名。就这样相处月余,他们便开始计划婚期了。
  这期间,老马不愿多想,他的心已经变得僵硬,他觉得结婚就那么回事,以前总把它看的太神圣,其实不就是两个搬到一个房子里,依旧是一天三顿饭,他宁愿这样懵懂度日,所有曾经的激情和追求都抛到脑后。当然,有时也会有一阵心酸,每当这时,他都会在心里劝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太阳不是还依旧东升西落,亘古不变吗?”
  直到有一天,他们一起去领结婚证,老马踌躇了,醉狮猛醒一般,逃出了那个办公室,他觉得太可怕了,怎么能这样,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选择。因为那一刻,他突然觉得现在就没有感觉的两个人,漫长的一生该怎么度过,难道就这么同床异梦地生活?老马不能原谅自己犯这样的错,觉得那样既对不起那个女孩,对自己也是不负责任的。
  其实,两个人结婚,最现实的前提是,两个人生活比一个人生活快乐,如果品尝不到那种快乐,为何还要那么做呢?难道仅只是为了躲避世俗的目光而去凑合?老马能够想象和她结婚后的感觉,他不会感到快乐,反而会感到更寂寞,因为他敏感的心,不能容忍自己的怯懦。
  老马最后还是和那个女孩分手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出的分手。他觉得自己还能够再等,既然没有合适的人选,自己又不愿凑合,生活呢照旧要过,他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虽然父辈都是在不相识的情况下结婚了,一辈子也过去了,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8/6/23 20:50:05  
呵呵,爱可以很复杂,因为爱是一门艺术;爱也可以很简单,因为爱也是一种生活。但,不管怎样,爱的归宿就是幸福。握手!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08/6/24 10:01:43  
想要一份怎样的生活,主人公终于明白了,因此,一切决定都可以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