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花祭

花祭
  作者:刍人 发表:2014/8/8 21:15:1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668
  编辑按:自已的路自已走,自已的罪自已受,任别人说去吧!
  
  小城的东临巷,“林记相馆”的生意长盛不衰。这家历经四代人经营的老店,传到林老幺手里才更名为“花季相馆”。
  林老幺耳濡目染,自打小就会冲洗胶卷底片、描绘彩照。15岁这年,父亲病故,眼看上好的生意无人撑持,独子林老幺干脆放弃学业,撑起了祖传铺子。
  林老幺包揽了县里的各种大型会议、中小学校的毕业留影、企业产品宣传业务,靠过硬的技术独占行业鳌头。老店生意应接不暇,前来拜师学艺者络绎不绝。林老幺谨记“传后不传外”的祖训,拒收徒弟。
  林老幺为人谦和,家境殷实。他有着绵羊般卷曲的头发,宽脸膛大眼睛。他穿得花花绿绿,颇有艺术家的风彩。18岁的林老幺已是小城鼎鼎有名的摄影师了,小城里想跟林老幺攀亲的人家谈恋爱的妙龄女郎常来相馆逗留。
  林老幺自有眼光,他要找个第一眼就能让自己心跳的不俗姑娘。花季少年的他,等待着心跳的那一刻。
  这一刻就在他满19岁这天上午发生了。一个穿着白底蓝花连衣裙,扎着长长辫子的鸭蛋脸型的姑娘莽莽撞撞拨动他的那根弦,他怔怔地看傻了眼,姑娘的妙曼身材、雪白肌肤,令他头晕目眩。
  牵着小孩的姑娘跨进相馆,完全是小孩的原因,相馆的童车和壁画吸引了小孩。
  林老幺邀请姑娘照相,并给了姑娘50块钱,说要留张样片展示,姑娘很是羞涩,怎么也不要钱。
  林老幺放大并装潢了姑娘的照片,挂在相馆最显眼的柜台上方。顾客见着,愣愣看个半天:“咋咋,翻拍的明星靓照哒!”一旁的林老幺咧嘴笑笑,心头喝了蜜似地。
  打听到姑娘是到城里当家庭保姆的乡下人,她名叫崔小翠,林老幺兴奋得整夜未眠。第二天他就邀请小翠下馆子,看电影,小翠一颦一笑撩拨得他心里痒痒的,于是他迅速发起了总攻。他三天两头拎着猪腿、水果、瓶装酒往姑娘的乡下老家跑,一声声叔叔阿姨叫得欢,小翠父母满心欢喜,急急地把女儿嫁给了城里人林老幺。
  婚后的小翠,被摄影师精心打扮一番,她略施粉黛,两腮桃红,柳眉轻描,杏眼流波,她柳腰肥臀,穿着时尚。惊艳得小巷生香、相馆生辉。
  小翠怯生生地帮衬着林老幺打理业务,不少顾客就冲着一睹小翠芳容而来,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林老幺看出了来由,于是摘掉祖上招牌,挂上了“花季相馆”横匾。
  少数人手里有了数码相机的时候,花季相馆也拥有三部高档数码相机,生意照常的好。
  儿子10岁的时候,漂亮的小翠已经十分熟稔小城跳伦巴、泡KTV、逛迪吧、喝红酒的去处了。她完全融入了都市,和城里有脸面的人物交往游乐,从不怯生,且乐此不疲。她的眼角看不见一丝鱼尾纹,眼神更是妩媚动人。
  数码相机拎在年轻人手中的时候,整天忙里忙外的摄影师,发现挣的钱不够家人花销了,他决定去广东开婚纱影楼。
  临走那夜,林老幺一直等到凌晨,小翠才醉醺醺的回家,进门就吐了一地。林老幺扶着她上床,盯着一脸疲惫闹闹嚷嚷的老婆,他这才意识到小翠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
  他要求老婆一同去广州发展,可是小翠以看管孩子为由,不愿出去。他把“花季相馆”交给小翠打理,独自去了广东。
  大年三十晚,亏掉本钱的林老幺独自呆在狭小的出租房。他在电话里跟儿子说:“爸爸想再搏一搏挣了钱,才回来。”已上初中的儿子在电话里说:“爸爸,您快回来吧,妈妈要跟你离婚。”
  林老幺回到小城的那夜,从未红过脸的小翠和林老幺吵得很凶,小翠摔门而去。
  林老幺怎么也没料到小翠会提出离婚。林老幺执意不离,小翠就离家不归,林老幺整日神情恍惚。不久,几个邻居说:“老幺,你真傻呀,把个老婆惯成了妖精,这下可惨了,她早就和原来雇她做保姆的那个老男人勾搭上了。”摄影师这才恍然大悟,他央求岳父转告小翠,同意马上离婚,越快越好。
  遭受婚姻变故的摄影师失魂落魄了整整两年才回过神,他一改摄影风格,潜心钻研纪实艺术摄影技术。凭借他扎实的基础,纯美的艺术视角,很快他就有作品发表在国内大型刊物,而且颇受行家好评,他顺利地加入了省摄影家协会。
  一次,他随摄影团来到外地古镇采风,街边,一个在垃圾里刨寻食物的疯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落日时分的天空,彩霞铺满天际,高大病态的黄葛树下,披头散发的女人那双眼睛似曾相识。他把镜头对准她,来了几张特写。
  半个月后,林老幺的三幅照片刊登在摄影杂志扉页,题为《花祭》的作品获得国际大奖。其中有一幅就是疯女人的照片,两张是小翠的年轻时的靓照。林老幺在摄影界名声鹊起。
  后来,在东临巷里,街坊邻居常见相馆门口坐着一位目光呆滞、满脸伤痕的女人。摄影师叫她小翠。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