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评论频道>文学评论>再现、表现与隐现

再现、表现与隐现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4-11-9 15:05:54 等级:4 状态: 阅读:1853
  编辑按:诗里的隐现就像肉中的骨,你看不见,但整个主旨或立意一定是靠它支撑。
  
  诗有可解,有不可解、不必解,多年前,济南七亩园文化沙龙在诗歌议题中就有过诗歌“再现”与“表现”的大讨论,因为艺术理想、审美观念分歧而产生的论争言犹在耳,但现在看,当时忽略了诗的“隐现”,既然诗是心灵的事业,从美学角度说,隐现应该更接近于诗。
  写诗,贵在善于处理虚与实,即象与现,二者距离近了是再现,距离远了是表现,若是远得望不见了,如司空图“不着一字,尽得风流”,重在写神,则是隐现。
  诗之再现是通过客观的描写、叙述等,让旧有的事物准确、形象地展现在笔端,再现当然是艺术再现,而非泥于实际、只做生活的搬运工,但在诗之写作中真要这样要求也非易事。诗之表现,主要还是想把艺术和现实生活拉开,以表现主观情意为主,“情”乃艺术之根,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表现主要以“象”取胜,当然,这个“象”也不容易寻,如庞德所言“一个人与其在一生中写浩瀚的著作,还不如在一生中呈现一个意象”。
  诗之隐现呢?是要隐“象”,意象藏而不露,“味在酸咸之外”。在山水诗人孔孚先生看来,“有象”便是有规定,那还是窄的,“无象”却是无限大,他在《复王尔碑》的信中说,“平常心,家常语,而又深不可测,方是至境。这是很难很难的。”我想这个深不可测就是隐现。
  作为“新隐逸派”的代表诗人,孔孚推崇东方神秘主义,以为自己比唐代王维走得还远,在他看来,“东方神秘主义将不止否定现实主义之‘再现’,也将否定现代主义之‘表现’;而取‘隐现’。就其‘超脱’‘纯净’而言,它有些类似‘超现实主义’”。
  孙静轩先生认为孔孚搞隐现有点过头,他在给后者的信中讲了一个故事,说名画《深山藏古寺》并没有出现寺庙,却画了和尚,有了和尚,人们才会联想到山中必有寺庙,现在你搞的这个隐现,连和尚也没有了,那恐怕就无从想象了。孔孚回信反驳说,“这个问题,我想最好还是留给画家来回答。要说诗,可以肯定,是用不着什么和尚来引路的。王维藏香积寺,就没有让和尚露面。他是以深山闻钟隐现。”并在后面批评他说,“我总以为,你的天赋未能得到充分发挥,诗没有写得上去,出大新,主要原因就在于你至今对此尚缺乏深切认识。”
  孔孚推崇司空图、严羽、王士祯,自然他也受了西方象征派诗人的影响。——马拉美就说“诗写出来,原就是叫人一点一点地去猜”。在我看来,隐现更适于写山水诗、写心情、写事物的内部、写隐秘世界,但若是除此之外的题材,因了玩得深,因了隐现造成的晦涩就会很多,误读或多数读者读不懂也将更多,这就成了问题,这也是孙静轩所担心的地方。孔孚对这一点是这么回答的,“说实话,我从没敢想,我的诗能为中国人民的‘大多数’接受。”如此说来,他所面对的诗歌读者只是小众,写的并不是大众化的诗,隐得深了,隐得远了,就曲高和寡了,读者就越发少了。
  再现、表现和隐现是一步一步往深里走,往艺术的顶峰上攀,三者不是孤立更不是对立,表情达意既要看叙说的内容,又要考虑转着弯说的艺术技巧,写诗的人努力吧。
  
分享:
责任编辑:香奈儿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3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4-12-19 21:14:04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4年11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敬请关注: 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68&Id=1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