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评论频道>文学评论>海明威及其作品的风格

海明威及其作品的风格
  作者:美山 发表:2016-3-13 16:50:31 等级:4 状态: 阅读:1274
  编辑按:阅历和体验是进行小说创作的骨架,好的艺术修为和天才的语言排列技巧是将阅历与体验充满其中使其血肉丰满保证。
  
  荣膺过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作家斯坦贝克、奥尼尔、赛珍珠、刘易斯、辛格、福克纳等,他们的著作尽管如今仍在印行,但已经不再被普通读者广泛关注了。海明威及其作品却在今天仍然被越来越多的读者知晓,阅读与研讨,甚至在对文学不感兴趣的人中也听说过他的大名,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一个深受世人瞩目的作家,如果没有非凡的命运,也必然拥有独具魅力的创作风格,海明威恰恰两者兼备,其作品风格也应运而生。
  1899年,海明威生于美国伊利诺斯州,受到爱好艺术的母亲影响,从小就表现出极强的艺术天赋。中学时代热心写作,所写文章已开始得到英文老师的赏识。他母亲甚至认为,他上中学时写的小说,比他以后的作品还要出色。
  1917年,海明威在堪萨斯市的一家报社当记者,报社要求尽可能使用短句,力求简明生动。这对他以后形成的文风,起到了深远的指导意义。
  1918年,海明威参加志愿救护队亲赴战场,在意大利前线被一颗炮弹炸伤。在谈到这次负伤的经历时,他说,战争在一个作家心灵留下的创伤是很难愈合的,以致整整十年都没法写它。可见战争给青年海明威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同时也从中汲取了大量的创作素材。
  1919年,海明威回到家乡潜心研究写作技艺,以后在担任驻欧洲记者期间,与安德森、斯泰因和诗人庞德,建立了密切的友谊,并接受了斯泰因的要写得简练和集中的建议。
  1926年,海明威出版了他的第一部重要的长篇小说《太阳照样升起》。又于1929年完成了《永别了,武器》。其中《太阳照样升起》成为“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让他在30岁左右就登上了世界文坛。
  无独有偶,《西线无战事》的作者雷马克,只比海明威大一岁,也是20岁左右上了战场,在战争中受伤。而后在社会上闯荡谋生,于1928年发表畅销小说《西线无战事》。应该说,海明威与雷马克既是战争的受害者,又是在战争中死里逃生的幸运儿。正是亲身参战的磨难造就了他们,在其作品中,都弥漫着厌战情绪,倾诉了战争带给人类的伤痛,不仅留在肉体里,更在精神上刻下烙印与警醒。
  对于战场上的所谓英雄,海明威仅以一个看似荒诞的情节,做了一针见血的讽刺。在《永别了,武器》中的亨利,正当在吃乳酪的时候突然被炸伤。当他说出这一真相后,竟遭另一名军人的斥责:别胡扯!不是在这以前就是在这以后,你准干了件英雄的事。
  通过在《太阳照样升起》中的记者,只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下部受伤,失去性能力而无法与热恋的女友结合;这样一个情节,表现了战后人们对生活的颓丧与迷惘。
  海明威总能找到现实感很强,又颇具说服力,容易唤起民众感同身受的情节,让作品深入人心。
  在其早期作品中,一切都表达得明晰而又含蓄,叙事过程中采用的语句,剔除了可有可无的形容词,靠对话推进情节的发展。口语化地表达自然简短明快,同时流露出说话者的心理活动,并营造出情绪浓重的戏剧氛围。
  在《杀手》中的两个人,去餐馆里点菜吃饭时,似乎漫不经心地闲聊,却颇具匠心,堪称海明威短篇小说中的经典。
  当然,独具特色并不意味着没有向前辈大师模仿过,只是他会将那种痕迹融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由海明威的小说改编的众多电影中,我个人以为《乞力马扎罗的雪》是最成功的一部。原作则仿效了托尔斯泰的《伊凡·伊里奇的死》。两部小说中的作家哈利和法官伊凡·伊里奇都是在他们正值盛年春风得意且对死亡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因为微不足道的小小意外,而使他们的人生在极短的时间内经受身心痛苦折磨后戛然而止的。他们都怨恨自己的妻子,哈里甚至对自己百依百顺又很有钱的妻子,也心存不满。他们都对往昔做了深刻地检讨似的回顾。显然海明威试图在这部小说里,改变一下叙事方式,采用了意识流及托尔斯泰特有的大量心理描写。结果呢,他也许还是发现,无论对人物心理的洞察,还是在表述上,他都无法像托尔斯泰那样得心应手。在那位巨擘面前他与莫泊桑一样甘拜下风。这次尝试,虽然取得了成功,但在技巧上如果他不能娴熟掌控,很快就会改换策略的,他重又返回到最初主张的老路上去。
  在《午后之死》中海明威提出:“冰山在海里移动很是庄严宏伟,这是因为它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以冰山的比喻,表明自己简约含蓄的叙事风格,已经建立并日臻成熟。这在《老人与海》中得到了更为精彩的展现。这本只有几万字的书,海明威却花了15年时间精心构思,足见他对创作所持的严谨刻意的态度,力求在文学领域建功立业的雄心。
  《老人与海》最大限度地实践了海明威处心积虑所尽力追求的创作理念。此书情节绝不芜杂,脉络清晰。对此苏联作家爱伦堡在回忆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件趣事:一位外交部工作人员不太懂文学。他告诉莫洛托夫,他已读完了《老人与海》,说的是有一个老渔夫捕到一条很大的鱼,可是几条鲨鱼把它给吃啦。“后来怎样?”“没什么了,完了。”“这可真有点无聊!”
  试想,如果别的作家写这点事,不无聊才怪。他必会加入些诸如社会背景,家庭成员等等繁缛情节,写成厚厚一部与麦尔维尔的《白鲸》类似的“大作”。就像有人也许会把普希金的《杜布罗夫斯基》,搞成砖头一样厚。
  可就在这样薄薄一本,只有几十页的书里,海明威不仅塑造了一个“你可以把他打死,可就是打不败他”的“硬汉”形象;还把这个故事写成了具有多重解读意义的寓言。如此人物单调,缺乏矛盾冲突,几乎平铺直叙的小说,却获得了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好评,要是没有高超地叙述手段,很难想象会出现那样的奇迹。
  海明威的作品语言洗练,凝重,以电报式的言简意赅,清晰地描述了他所营造的,意蕴深邃引人入胜的艺术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着浓郁的迷惘气氛,极具个性化的英雄特征。他所塑造的硬汉,就像那只宁愿死在乞力马扎罗巅峰之上的豹子;又仿佛是在黎明的某个时刻,苏醒过来的“雄狮”,以强健的体魄和英雄的思维和生活方式,怀着人道主义的忧患意识,步履沉稳地走进生活。让你感觉硬汉就存在于每一个年代的“当代”之中。
  海明威及其作品令我们联想到的,正是福克纳提醒人们铭记的:勇气、荣誉、希望、尊严、同情、怜悯之心和牺牲精神。
  1954年,瑞典文学院授予海明威诺贝尔文学奖,以表彰他“在近作《老人与海》中表现出的精湛的小说艺术,以及他对当代创作风格的影响。”在颁奖辞中再一次指出:海明威在许多方面表现了戏剧性的气质和鲜明的个性,这一点令他与一般作家迥然不同。
  
分享:
责任编辑:香奈儿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3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6-4-28 15:48:59  
[推荐]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6年3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 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68&Id=13569
作者回复: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