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市井乡情>云鹤石

云鹤石
  作者:刍人 发表:2016/12/11 12:02:0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926
  编辑按:一块云鹤石护身符,一位老父亲的无私父爱,一对兄弟的不同命运,一个人的身世之谜,一个地方的物种考察。
  
  荣州西北边界的青龙寨,怪石嶙峋,竹木丛生,飞禽走兽,清泉叮咚,这里有个宋家大院。
  乡绅宋子长年过半百,皓齿紫须,常习武弄文,尤喜金石雕刻,笔走龙蛇,云起风生,在方圆几十里名声响亮。
  乡绅膝下有两子,长子宋丹,自幼受父辈熏陶,练武修文,聪颖过人;次子宋青,从小捉鸟逮鱼,厌学贪玩,兄弟俩相貌德性判若两人。
  抗日在即,乡绅辗转难眠,他托人传书,叫回了在成都求学的宋丹、在外营生的宋青。
  深夜,乡绅端坐堂屋香案之下。宋丹、宋青坐在老父跟前,老父脸色凝重。
  “你们都满过十八了,当下国难当头,抗日救国我宋家有份呐!身为男儿当保家卫国,杀身成仁。为父决定,你俩一人在家守业,一人去前线打鬼子。谁去谁留,今夜定夺!”
  “我为兄长,年已二十,体格健硕,何须商量,我去!”
  “哥哥白面书生,满腹文才,小弟调皮顽劣,不学无术,身强力壮,打鬼子一定是我去了!”
  “我去!”“我去、我去……”
  乡绅窃喜:“好了!你们不争了,抓阄决定吧!”
  乡绅背过身去,拿出两个纸团。“我已做好暗号,有字的去,无字的留。”
  宋青猴急,起身拈一个,展开一看,纸上无字,顿时傻了眼。
  乡绅微微一笑:“那天定丹儿去了!青儿留家。”
  乡绅叹了一口气说:“丹儿此去,吉凶难料,老父有块祖传的紫红奇石,我已刻上了图案,今晚把它一分为二,您们一人一块,留作信物传家,也权当护身石。”
  奇石紫红,半个银元大小,边缘穿孔。表面有针孔大小的凹凸。兄弟俩将石头并在一块,但见,鹤立峭崖,虬松祥云,十分传神。
  老父低声说:“这石头,管叫它云鹤石吧!”
  一年后,乡绅收到了丹儿的信和照片。信中说:丹儿随部队来到了山西太原以北,参加了忻口大战,这一战十八路集团军歼灭鬼子上万,打破了日军“一个月灭亡山西,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神话。战斗异常惨烈,丹儿所在的团只剩了一个连。丹儿参战数次,受伤五次,许是云鹤石护身保佑,闯过了鬼门关。现在已是连长,万望父母大人保重,等抗战胜利……自此再无宋丹消息。
  宋青守住家业,娶了媳妇,添了子嗣。乡绅牵盼着远征的丹儿。
  抗战胜利了,宋家期待宋丹凯旋归来,家人心照不宣,可是没有消息。全国解放了,宋丹仍杳无音信。
  后来,宋家背上大地主的成分,艰难地过活着。乡绅心事重重,寝食难安,一场重病不起,撒手人寰。
  老父的墓地选在青龙寨的半山腰。取土垒坟堆时,宋青的锄头卡着了,怎么也拔不出来。刨开土,锄头的锋口正卡在石头缝里。一截突兀的石头,形状好些怪异。锄头取出了,却带出一截石头,紫红的石头,针孔般的凹凸,好些眼熟。
  时间一晃,三十年过去,土地下户了,宋青老了,背也驼了,他时不时摩挲着云鹤石,往事变得模糊。
  一日,村口来了三辆小车,一个白发鬓鬓的长者,在两个青年人的搀扶下,径直向青龙寨走去。
  村长满头大汗找到宋青:“赶快回家呀,你哥哥从台湾回来了,县里来了好多干部。”少小离家老大回,抗日英雄荣归故里。闻讯而来的乡亲,把宋家的院子挤得满满的。
  宋青领着兄长来到父亲坟前,他拿出云鹤石,跪拜老父,老泪纵横。
  宋丹告诉宋青:“那晚抓阄,纸团都是空白的,爹说你是宋家捡回喂养大的,爹叫我永远不告诉你”
  宋青愣了,直直看着兄长,失声痛哭。
  举目青龙寨,已是物是人非,盯着掌中两块圆聚的云鹤石,宋丹不由一声长叹。宋青说:“奇怪呀,这地里有种石头,跟云鹤石很相像啦!”说罢,宋青刨开泥土,取出一截石头。宋丹看了良久:“哎呀呀,真是太像云鹤石的料了,这未必是动物的化石不成,送给专家鉴定便知。”
  兄弟俩找到了恐龙博物馆的专家,专家看罢,惊喜万分。针孔似的凸凹正是恐龙化石的骨密度,云鹤石正是此料。
  后来,青龙寨山脉发现了大量的恐龙化石群。
  市日报专题刊载《抗日英雄云鹤石揭开侏罗恐龙迷》。
  
分享:
责任编辑:风飘何处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