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诗功名理想的苦寒与诀别:【梅花日记】解析

诗功名理想的苦寒与诀别:【梅花日记】解析
——红与黑,活着并爱恨着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17/1/5 7:47:23 等级:5 状态: 阅读:947
  编辑按:诗人野绿大哥对我说,这些年,我用心的生活,用心的与人交往,我不想回到诗歌里,会痛苦,我说,我懂。那种理想不可能实现的惆怅,还有诗人文情怀与浪漫主义和现实世界的强烈落差……
  
  题记:喜欢像泰勒.斯威夫特、朴孝敏那样的大才女大美女,大明星,哦,还有大长腿,虽然我本人并不高大(笑)。生活嘛,就是这么眼高手低和俗气,诗人野绿大哥对我说,这些年,我用心的生活,用心的与人交往,我不想回到诗歌里,会痛苦,我说,我懂。那种理想不可能实现的惆怅,还有诗人文情怀与浪漫主义和现实世界的强烈落差,像屈原骑着白鱼不再回来,像工业机器碾过身体孤独的海子老师,像顾晨极端疯狂的毁灭世界,像那些在地下的摇滚乐队,哦,这很孤独很糟糕,因为去年7月我捡瓶盖的时候,不小心捡到了一朵红莲,我又回到了文字的陪伴,结果是精神疾病的多次复发,然后陆续有文艺青年们走入了我已经诀别书写的人生,大家都说,HI,琉璃同学,这些年你上哪去了,在做些什么,还写诗吗?刊发了吗?进了文联了吗?现在还想从事文艺工作吗?你获得什么文化头衔了吗?我说什么都没有,甚至诗人也是我自称的,我喜欢诗歌纯粹的陪伴,陪伴着愤怒,孤独,快乐,安静,贫瘠亦或殷实,老朋友诗人李鑫知道我的回归,他鼓励着我,我又开始对诗功名有了一些向往和追求,回归后我只写了三组诗一首歌词,于是不断在发旧作品,那些已经被时间埋葬的尸体,我不惜挖出来,鞭尸给大家看,一直以来,我的形象似乎都那么糟糕,哈哈,这不是问题。当我看到了和野绿大哥一样的视觉,我不断对自己说,回去,回到你的生意事业里去,不要再回来接受心灵的苦难,后来守望的BOSS阿杰大哥对我说,兄弟,诗歌,不止有苦难,所有的情感都是经验的积累。我想我厚积薄发很难写出好的新作品,于当下而言,诗歌对我就是陪伴和心灵与灵魂的刹那感动与温暖,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否继续抛下诗歌,又奔向女人,爱情,金钱的汪洋,但我知道我是一名守望者,而守望者,是最古老最纯粹的诗人,整理了我选择再次流浪前最近最后一组诗歌【梅花刺青】以铭志,以陪伴,以岁月,以奉献所有在我的诗歌创作道路上,陪伴我的人和句子
  
  梅花刺青(12月组诗)
  
  PS:诗歌,关于呼吸和脚印,衰老与时光,我试图记录活着抽离的感觉与思想,本能让我偏离主流的赞美与写实
  ——红与黑,活着并爱恨着
  
  【大黑暗天】
  
  星期一,来自旧照片的哮喘病,一杯冷咖啡
  雨透过骨头,我躲在不开灯的房子里
  朝冷漠,没有依靠的天桥下,摸那些不该开的花朵
  是一把刀子,或是女人的香水刺鼻,高跟鞋独自走向黑暗
  美丽的疼痛,卑鄙的爱,肉体睁开了千只眼睛
  ——将某个平行世界惊醒了
  
  
  【捡瓶盖的猫咪】
  
  我要爱你,脏兮兮的,漂亮的猫咪
  在没有人要你的世界,我要把你捡回家
  我有沙丘和积木,也有牛奶和性爱
  我不怕寄生虫,世上那些伤害你的寄生虫
  
  活着那么美好,漂亮的孩子为什么要去流浪
  可那些没有依靠的瓶子,巷子深处
  有瓶盖子,人们丢掉的瓶盖
  那些未知的希望,只剩丢掉的瓶盖子
  
  我要爱你,世上所有被抛弃的孩子
  每一只猫咪,每一个瓶盖子
  奖金或是再来一瓶,这不是世界末日
  可超市里性感的雇员,不让猫咪兑奖
  
  回家吧,孩子,从纸和字里走出来,那些键盘敲击的哒哒声
  爬到我的怀里,捡不到瓶盖的猫咪,我的眼泪是滚烫的,像太阳和海水一样
  我不愿再看你孤独无依,我不愿再看你脏兮兮的
  世上所有的猫咪,所有的瓶盖子,我要捡到这世界的希望
  
  我变成了一只猫咪,奇怪的猫咪
  在那些生活的垃圾堆里,在日落的公园长椅前
  给猫咪们兑奖,我捡了满满一袋子的瓶盖
  可超市里性感的雇员,不让猫咪兑奖
  
  
  【超级月亮】
  
  那些男人,女人,回家做饭的,做爱的
  告诉他们的儿子,今晚一定会有飞行了几十年
  ——才降临大地的远古飞船,他们不曾说
  月球上的老寡妇和兔崽子,生了很多畸形的女孩
  
  
  【梅花日记】
  
  去年冬天
  我们相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
  没有止疼药,没有麻醉
  
  戴着眼镜的纹身师傅
  是一个近五十岁的街头手艺人
  他说,没有酒,越醒越疼要忍着
  
  我只是不喜欢,喝了酒的工作室里
  刺掉臂膀的年轻纹身师
  阴茎和舌头总是
  ——勃起
  
  我是纹身师傅的人生
  我将肉体与自由
  托付于岁月与苦寒超过我的人
  
  海鸥迁徙
  来自看不见的高空
  世界变迁
  我们看不见
  
  光怪陆离
  我还是看不见
  就连背上的梅花
  针刺的血也看不见
  
  纹身师傅说,你要是个诗人
  不会更疼,旁边写一句陆游的诗
  我说不好,写道源的
  没有酒,越醒越疼越要忍着
  
分享:
责任编辑:云南李鑫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