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火灼(一)

火灼(一)
  作者:贾庆军 发表:2017/6/4 20:19:5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593
  
     【一】亲密搭档
  “军,咱俩相爱到八十岁!等老了,想一想都觉得浪漫……”刘凤兰的一席话,叫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词儿真TM地老掉牙,不知道现在正流行,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我操……偷情还能信誓旦旦说得这么真挚感人,真是天才!脸皮够厚。
  如果说两人相好到八十岁,这还差不多。不过做人别太自以为是,总爱拿伟大和高尚包装自己,弄得跟真正的爱情似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的……这也不可能啊?常言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谁知道俩人哪天一翻脸就分道扬镳了,各奔东西。
  月夜下,刘凤兰紧紧挽着军的胳膊……眼神有一点粘人。这让军的目光躲也不是,迎上去也不妥。尴尬之际,硬把一个七尺高的东北汉子弄得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想想都感觉滑稽可笑。军一边走一边想,别忘了,我们彼此都是有家的人,四十好几了,心里有一点数,凡事悠着点,别玩过了火儿。
  阳春三月的一天,吉林省敦化林业局胶合板厂一车间,一次偶然的人员调动,把他俩安排到了一起,成了搭档。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嘿,有意思。他俩被安排在烘干机的前口入料,每过一小时,与机器后面接料口的人员相互交换位置,以避免工作中的疲劳和单调。
  滚筒上的铁丝网带周而复始地运转,夹杂着齿轮反复咬合链条嘎达、嘎达的声音,着实令人刺耳烦躁。此时,似乎时间和烘干了的单板一样,变得脆弱而枯燥。
  “小贾,帮我续一会儿料呗?我出去打一个电话。”刘凤兰下意识地说了一句,随即起身往外就走。“好,你去吧!没事儿,有我呢。”军爽快地答应。
  这点小活儿,没在军的眼里。比起军原先干的木段扒皮,轻快的要死,军是车间的主劳力,别的不敢说,要说干活,没有人不挑大拇哥的,特能干!差一点就出席局劳动模范代表大会了。军是什么样的人儿?用一句话概括吧,挣钱犯愁,干活儿不犯愁。
  要不是现在车间没进原木,这些扒皮的壮汉子们谁愿意干烘干这个活儿?死丁丁的八个钟点儿,让人动弹不得。
  刘凤兰回来时,墙上石英钟的分针已经走了半圈。我操……这娘们打了半小时的电话,真能唠?煲电话粥啊……
  “老弟啊,辛苦了!”刘凤兰说完偷看了军一眼。没事儿,姐打完电话了?不用着急回来。军一边说一边忙碌着,脸上仍然是一副豪不在意的样子。“小贾你出去一趟吧!上一趟厕所或者出去遛遛风?姐帮你干一会儿。”
  “噢,不用”。军其实真想出去方便一下,刚才一直憋着,但却不知为何说出了相反的话。别客气!走吧!刘凤兰一把推走了军。
  外面的天很蓝,云很白,空气很新鲜!足以把军的疲劳和困顿稀释掉。军心想,刘凤兰这娘们还行!模样虽然一般,但打扮时髦,又会体贴人。果真是应了那一句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军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不自觉地伸了个懒腰……
  十分钟后,军上完茅厕回来,发现找不到刘凤兰了?原来他们已被例行换到了烘干机的后面去接料。军心里想,还是接料好,直接收就行了,然后再放到叉车上摞好完事儿。不像续料,必须得把单板摆正进入烘干机,否则容易在网带上打斜起摞甚至造成堵塞。
  二人的工作配合得心应手,刘凤兰出去的次数比较多。一会儿出去买吃的,一会儿又上厕所……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军独自接着烘干的单板,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儿。闭上眼睛时可以看不见世界,却奈何不住自己的脑袋。一路的胡思乱想势不可挡。
  军有给自己下了总结,虽然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但有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尤其母爱,使他终身难忘……也许无原则的娇惯容易滋生无能,原本自己性格就懦弱,再加上胆小怕事。从小学到高中总挨别人的欺负,现在想一想,自己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军长大后接了母亲的班,直至结婚生子。一切都按部就班。42岁的军仍然像小孩子那样天真与躁动不安,有时候看着街上成群的美女飘过,会不知不觉地了陷入浪漫的幻想之中……
  突然一个巴掌落在他的肩上,把军吓得浑身一激灵。回头一看,是年龄与他相仿的车间主任张金胜。“贾庆军!你的搭档刘凤兰上哪去了?工作时间谁也不能擅自离岗啊!她回来时你告诉她一声。”说完张主任扭头就走。军赶紧追上主任说“领导,刘凤兰上厕所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主任不耐烦地继续朝前走。
  看着主任的背影,军吐了一口,呸!这不是有人儿在岗位上盯着吗?又不耽误你车间里的活,管那么多干啥?我操!有什么可牛逼的?不就是刚升上来的一个车间主任吗?原先不也是一个小工人出身吗?没准背地里给领导送礼爬上来的呢……军突然感觉到自己做得好像有一点过分,不应该背后骂领导,张主任人家也是在工作,那是他的职责。可是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上心替刘凤兰挡事儿?生怕她受一丁点委屈……
  吃饭时间到了,工人们一窝蜂似的散开,各找各的地方用餐。中午也就休息半小时,显得异常紧促。角落里,一个大铝饭盒子打开,两个馒头,芥菜疙瘩咸菜立即展露出来。
  军躲开大伙,坐在旮旯里一口一口地干嚼着馒头。远处不时地飘过来工友们的饭菜香。掠过一堆一堆的单板垛,急冲冲地钻进他的鼻孔。
  军这些年很少和大伙一起吃饭,主要是一上桌就会产生鲜明的对比。人家的饭菜实在太硬了,鸡鸭鱼肉,包子大米饭。额外还有美酒坐陪。低头再看看自己,寒酸的要命。军最讨厌一味的相让,尤其女生在场,用筷子不停地往自己的饭碗里夹肉特烦人,显什么殷勤?一瞬间自己感觉变成了乞食者,而那些平日里不好好干活的人竟然成了施舍者。
  高高在上的感觉,向下怜悯的目光,使军倍感压力。后来索性自己就单独吃了。
  “小贾,你在哪呢?”刘凤兰拿着饭盒四处找军。“我在这儿”。“过来!我这儿还有几个水煎包吃不了,送给你吧。”
  我不要。“不行,你不要不和你好了,今天你帮我干那么多活,我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等姐开资了没准还要请你下馆子呢。”
  刘凤兰你是不是听他们说我什么了?
  没有,没有。我是诚心诚意请你吃的。说完一塑料袋包子塞给军转身离开了。
  这时候小李艳过来了,瞅着军满脸笑容略带一丝红晕。“哟!我说小贾啊,刚才你们说话我都听见了,没想到你俩刚干一天活就好上了,艳福不浅哪?以前我给你东西你不要,现在怎么就要了?”
  不是,我没要……她硬塞给我就走了。
  哼!你还是想要。李艳扔下一句话消失了。军的脑袋大了一号,心里乱糟糟的,怎么回事?女人真是麻烦,大中午的连饭都吃不好?这时军突然感觉不远处正有一道目光冷冷地注视着他……
  
分享:
责任编辑:风飘何处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