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火灼(二)

火灼(二)
  作者:贾庆军 发表:2017/6/12 22:53:3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543
  
  【二】心起涟漪
  军本能回过头,那目光瞬间消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依旧淹没在与大伙闲聊的嘻嘻哈哈之中……刘凤兰?
  原来刘凤兰把一袋水煎包塞给军之后,转身没走几步就看见李艳来了,女人的直觉最敏感,尤其是“恋爱中的女人”。从李艳和军说话时的一举手一投足的神情,她似乎看出了一些苗头。一股醋意暗暗涌入心头,翻江倒海。
  尽管表面上她也和同事们有说有笑,甚至又疯又闹,但内心里总觉得有一丝苦涩相伴。有一些事儿明明知道不合理,却不知不觉正在做……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了?她感觉自己在潜意识里的第一眼就相中了军。尽管婚外情是违背婚姻感情初衷的,但有时候人很难把握住自己,真正需要强大的理智与社会责任去战胜洪水猛兽……因而人世间有多少婚姻悲剧正悄悄萌芽。而眼下是自己多心了吗?如此大题小做……
  我操,这娘们用什么眼神看人啊?军在骨子里最烦心细如丝的女人,思想太复杂,在一起工作好累。难道仅仅是因为军和李艳说一句话……
  李艳是胶合板一车间旋切班的人,小军二岁,人长得瘦小文静。虽然在剪板机前打杂,但他们能唠一起去,军说一句唐诗宋词至少她能有反应。不像有些人只知道成天打扮自己,腹内空空。目前车间暂时没有进原木,整个旋切班都调过去烘干,唯独刘凤兰是从单板库抽过来工作的。虽然军在车间里也经常碰见刘凤兰,见面无非一句客套话,大家问候一下而已。应该也算认识,但没怎么说话,也不十分了解。再者大家都在一个班上烘干,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种你也别和李艳的搭档陶乃军说话,还有班长曲奉祥……
  下午,烘干机的马达声,仍然阻止不了人一个劲儿地打瞌睡,反而困意愈加浓重。一时间刘凤兰沉默无语,军也无话可说。各自昏昏沉沉干着自己的活,时间似乎变得更加无聊与沉闷。
  不知何时军突然感觉脑袋上一凉,瞬间煞到心里,水从他的脸上流下。军立刻睁开了眼睛。“刘凤兰你干什么?想谋杀啊!”
  军一把扯下敷在他头上的湿毛巾,扔在地上。刘凤兰弯腰拾起毛巾笑道:
  “我是让你冷静冷静,别热昏了头,没法干活。”
  “谢了,你的冷默早把我的温度降到零了,本人现在一点也不热”。说罢,军把脸扭到一边,差一点转了一圈。
  “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吗?好心当了驴肝肺”。刘凤兰说完又干起活……她突然感觉军在某些方面不像一个男人,性格内向,敏感多疑,感情细腻,跟一个女人差不多。男人的宽宏大度,都跑到哪里去了?虚伪的架子拉满弓,如天上的圆月。虽然表面风光,实则距人遥远。
  但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与军在一起工作感觉心里踏实。从分配到一起烘干,看到他第一眼就开始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冷漠与相对无言又一次把时间放大,变得漫长煎熬。
  刘凤兰憋不住了,“小贾,你不上厕所啊?我替你干一会儿”
  “不去。”军没好气地回答。“正好我去,帮我看一下。”刘凤兰说完走下了续料台。
  此时军已没有了困意,一人干两份活,忙得手舞足蹈,不亦乐乎。军心里着急,刘凤兰上厕所又这么长时间?军无意一回头,在烘干机的接料口,刘凤兰正在和陶乃军聊天,不,应该是”谈情说爱”。陶乃军拽着她的手,一脸色迷迷,不知道说些什么?刘凤兰好像还在那美呢……军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反正不是滋味。陶乃军是军旋切班的司机,平实挺文明的一个人,怎么也会这样……军这时心里有一点乱,同时干活的动作也失去了协调,单板不是续歪了,就是放双层了,如果照这样运行下去,烘干机不是堵塞就是停机了。
  “刘凤兰,你快回来!我忙不过来了。”
  军手里一边忙活着,一边向烘干机的另一头大喊……
  刘凤兰闻声马上跑了回来,赶紧实施紧急援救。用手一张一张把起摞的单板薅出来,又摆正了板子进料的方向。
  “我说刘凤兰,有你这么上厕所的吗?出去半个多小时不说,还带聊天打情骂俏的?”
  军终于醋意十足地说了这一句。
  刘凤兰低着头说,“你都看见了?都怨这个该死小陶,屁话唠起来没完,非得拽着我今天晚上下班去喝酒。我没答应,心情不好。”
  军看着刘凤兰,心逐渐软了下来。他仔细端详这张美丽白皙的脸,丰腴的她虽然已经四十六岁了,离半百不远。眼角有了鱼尾纹,但皮肤仍年轻而赋予活力。她的眼睛不大但很有神采,微笑的时候露出两个酒窝,洁白的牙齿在唇间闪光,就像花朵上的露水珠……
  我是属猴的,按算卦书上说,上等婚姻应该找一个属蛇的女人。可巧我媳妇就是属蛇的,不过是下一轮的蛇属,我比她大九岁。我们这一轮属蛇的人比我大四岁,应该是四十六岁。真巧刘凤兰就是属蛇的……
  虽说算卦是迷信,但总觉得某些方面挺准的。
  “姐,你看一会儿,我出去方便一下,马上回来”。军说完飞快跑了出去。
  “慢点,不用着急回来。”刘凤兰在后面
  大声喊道……
  烘干机仍然不知疲倦地转动,机械地重复着刺耳的单调。那摩擦的噪音像是机器无奈的哀嚎或者寂寞空虚的呐喊。
  墙上石英钟的指针已经随夕阳西下了……
  “通知:今天下午4点,车间在小会议室开会……”大喇叭一遍一遍地广播。军一看钟点马上到了,夜班的人也要来接班了。
  小会议室里座无虚席。
    “肃静一下!马上开会了。”副主任张金胜主持会议,“首先请主任张晓波讲话,朋友们欢迎!”
  张晓波是公司里军最佩服的女强人,现年三十八岁,吉林省延边林学院毕业。
  有知识有文化,精明强干。胶合板一车间在她的带领下年年盈利,月月创收。
  “大家好!现在开会。今天把大家召集来主要是说几个事儿。时间不会太长,大约二十分钟。现在大伙都刚下班,全着急回家,我也不啰嗦了。一是公司今年已接近完成敦化林业局2000年上半年下达的指标任务;二是目前国内人造板市场竞争激烈,尤其原材料价格飙升不降。我们胶合板车间为了节省成本,近期不进原木了或者少量进原木,主要以直接采购别的公司生产的单板为主。另外新进烘干组的工人要进行业务培训,从整个单板烘干工艺规程学起,各班组在工作之前进行系统学习……”
  会议结束了,人如潮水般往门外挤。
  军从自行车棚出来,忽然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胎气不足,于是到厂区门口的门卫室借气筒打气。由于打气的人太多,军只好在一边等着,焦急地推着自行车站在厂子大门口。
  军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贾,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咱们一起走吧!”
  军抬起头一看,刘凤兰笑盈盈推着自行车走过来。
  “啊?啊!好吧,一起走……”
  军回到家已是晚上五点钟,饭菜大部分已摆上桌,妻子系着围裙还在厨房忙碌,女儿正在写作业。他顿时感觉家的温馨,迎面扑来,以及那平平淡淡的幸福与平安。
  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突然,他站起身来快步走进厨房,“媳妇啊,你也干一天活了,挺累的,歇一会吧!饭菜我来做……”
     
分享:
责任编辑:落拓书生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