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荤段子

荤段子
  作者:昭君屈子 发表:2018-1-2 11:12:53 等级:4 状态: 阅读:906
  编辑按:社会的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明知知道是一场戏,还要笑着说着陪你演下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
  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
  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教!’”
  林业站办公室主任谭忙说:“我也讲一个。姐姐出差,晚上姐夫和小姨子在客厅聊天,姐夫问:‘你税后多少钱?’小姨子脸一红,小声说:‘和姐夫睡还提什么钱?’”
  会计万在水保站工作,想了一会儿,说:“我也讲个小姨子。一人到科长家喝酒。酒过三旬,见小姨子生得漂亮,遂说:‘科长,你若胆敢摸一下她的胸部,我就罚酒一杯。’小姨子狠狠回敬道:‘姐夫,抓着别放,喝死他!’”
  一车人大笑不止。
  开车的是国资所杨所长,她说:“我也讲个蛮好笑的荤段子。某局长收完贿赂后有应酬,让其司机把钱送回家,嘱其保密。司机将钱放在内裤贴身袋里。到了局长家,他问:‘家里有人么?’夫人说:‘没人!’司机边说边脱裤子。夫人大惊:‘你?别乱来!’司机说:‘我给钱!’夫人说:‘给钱也不行!’司机说:‘是局长叫我来的。’夫人边脱裤子边骂道:‘王八蛋,这种事情自己不干让司机干!’”
  最后由污水处理场的法人张作总结,她清了清嗓子,说:“一天,某领导和他的女秘书兼司机正在途中赶路。走了好一段路程,车子抛锚了。
  这时漂亮秘书说:‘身为一个女士,我完全可以不管;可是作为一名司机,我有义务下去修理。’说完就钻进了车底。
  领导自言自语道:‘身为一个领导,我完全可以不管;可是作为一个男人,我有义务下去帮忙。’说完也钻进了车底。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走来一个警察,对领导和司机说:‘身为一个路人,我完全可以不管;可是作为一名警察,我有义务前来提醒,你们的车子早就被别人开走了!’”
  笑声像涟漪荡漾开去,穿过车窗,飞上蓝天。
  她们的丈夫皆在县城,每天在车上都会讲荤段子,若说是愉悦身心,那只是表面现象;若说是丰富自己的资源库,取悦于某些人那倒是真的。她们发现许多人听后感到特别开心,尤其在接待上级的酒桌上是最有味道的下饭菜,往往令某些人想入非非,情不自禁﹍﹍
  不出半年,全都调进了城,有的还提了干。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