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羊肉萝卜汤

羊肉萝卜汤
  作者:时光微雨 发表:2018-1-28 14:59:18 等级:4 状态: 阅读:849
  编辑按:人生由无数个细微组成,人生由无数个节点托起,这些细微节点是人生的不可或缺。人生的软肋在此,人生的柔情在此,人生就是味蕾的记忆,就在那不经意的回味里。赏析,问好。
  
  每个人少时的记忆里,是不是都会有一些想念的美食?在这个飘舞着雪花的冬季,我是那么想念一碗羊肉萝卜汤。
  上高中的时候,离家远,有一个学期我是去外婆家吃饭的。那个学期的冬天特别冷,总在下雪,路不好走,坐公交车去外婆家也要三站路。每天中午从学校出来,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叫,踩在雪地上高一脚底一脚咯吱咯吱响,厚厚的棉衣也挡不住寒风萧瑟。
  下了车,还走五分钟的路才能到外婆家的巷口。经过一个喧闹的市场,有卖各种杂货的,还有卖吃食的。外婆总是在巷口一边和小摊上的人聊天,一边张望等我。我远远就能看到外婆,那时候的她总是穿着一件灰蓝的褂子,褂子上是老式的盘扣;头发是半白的,齐耳的短发,梳的整整齐齐,别在耳后,穿着一双自己做的黑色棉鞋。我看到她就会连奔带跑哈着气过去,外婆总说,慢点,慢点,嘴里念叨着这么冷,这么冷,把丫头冻坏了,然后拉过我的手搓着,她的手像个火炉似得总是热热的,我冰冷的小手立刻暖和了,我每次都会和小摊子上的奶奶打招呼,那个奶奶是卖烤红薯的,她有时会给我一个香喷喷的红薯,我手里捧着吹着热气就和外婆进巷子回家了。
  外婆家在巷子的第三个门洞。门洞的外面有一对小石獅,常年累月守在那里,小时候我没少骑在上面玩。院子很大,中间有一棵梨树,长得很茂盛,树干很粗,外婆说在盖这个院子的时候栽种的,我从小到大就在树下长大;到了春天梨花开的时候满院梨花香,一家人围绕在树下大人聊天,小孩跳皮筋,荡秋千;等外婆做好了饭,就在树下摆上桌子吃饭,闻着花香,欢歌笑语在院子里荡漾,那时候真幸福;秋天的时候,梨树结出了果实,舅舅爬上树摘果子,我看的眼馋,有时候会偷着爬上树,外婆看见了就会在下面接我下来,说我淘气不准再上树;那果子真甜,咬下去一口皮薄甘甜脆口,现在市面上也没有这么好的果子了。
  外婆家的院子有正房一间,偏房一间,还有门口盖的几间房,家里人少住不了就租出去给别人住。外婆是住在正房厅的,偏方那间舅舅一家人住着。外婆的房子很大,房梁很高,是很传统的那种房子。小时候,我总觉得外婆的房间里有很多宝贝,每次去东翻翻,西翻翻,把所有的抽屉都打开看一下,外婆知道我们这些小孩在找什么,总是放点好吃的点心,翻到了就很开心的拿去吃了,翻不到就很不甘心的再翻一次,然后抽屉也不合,就去玩了。每次舅舅看到都会说,外甥是狗,拿了东西就跑。
  那时候老房子里没有暖气,外婆的卧室中间就是煤炉。每次回去吃饭,煤炉上总是放着一窝砂锅,冒着热腾腾的气,那里面是羊肉萝卜汤,砂锅是白色青花瓷的,瓷纹清晰,锅盖是盖着的,每次我都忍不住揭开看看,椭圆形的砂锅里面有羊肉,粉条,豆腐,白萝卜,蒜苗,姜片,香气在屋里飘绕着,我的口水早在喉咙里打转了。那羊肉是外婆炖了好几个小时的,我能想象出外婆坐在炉火旁炖肉的情景,炉子旁有个小板凳,外婆就是坐在那里,火儿一窜一窜的,等着砂锅里的羊肉沸腾,然后压煤改小火,慢慢炖着,算着我放学的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添加其它菜。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了。
  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吃羊肉萝卜汤,外婆胃不好,不能吃这些,她只能吃面条,喝粥。我吃的狼吞虎咽,吃相一点不雅观,没有女孩子的秀气,透过朦胧的热气,看见外婆笑眯眯慈爱的看着我,她让我吃慢点,多吃点。外婆做的羊肉萝卜汤是世上最好吃的食物,羊肉没有膻味,肉质细嫩,汤味鲜美,萝卜是绵软的,粉条细白,萝卜的清香和羊肉的鲜美被沸腾的温度激发出来,久久萦绕在舌尖......那时候我正在发育长身体,那一锅我吃的干干净净,吃饱了就上床睡午觉。躺在外婆的身边,拥着厚厚的棉被,绵绵香香,睡得那么沉;外婆是半躺的几乎没睡,她要看着表,到点叫我去上学,每次我起来的时候,给我一个热毛巾,让我擦把脸,给我梳梳头发,说女孩子就要漂漂亮亮的,然后把我送到路口,看着我走远。那个最冷的冬天过去,妈妈说我长胖了。
  十几年后,外婆的老宅子那一带开始改建,住户都成了拆迁户。现在,那里早已变样,巷子变成了平坦的马路,周围盖起了高楼大厦。我记得拆迁的那一天风很大,不知是谁告诉了外婆,外婆拿着小板凳,念念不忘要去老宅看最后一眼,工地的人开着铲车把老宅子推到了,听说她央求那些工人把树留下,他们并没有理她,她的声音太弱了。她眼睁睁看着那棵梨树被无情砍伐却无力救它!她在风中站了很久,头发乱了,脸色也变了,鞋子也不知怎么丢了一只,舅舅找到她领回家的时候,她浑身冰凉。从那天起,外婆一病不起。
  今日大雪,一如当年的寒冷,我恍惚路过老宅,天好蓝,没有一丝云,走过那个车水马龙的市场,四处都是吆喝的声音,一如当年的热闹,卖红薯的奶奶还在,我走进巷子,老宅没有变样,梨树上结了满满的果子,又大又甜,外婆的大房子里煤炉上还是一锅香气四溢的羊肉萝卜汤,还是当时的味道,可是外婆人呢,我却永远都找不到她了!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4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