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古镇、道馆、竹海,风调雨顺的旅行

古镇、道馆、竹海,风调雨顺的旅行
——一一海窝子古镇、阳平治道馆、通济竹海一日游写意
  作者:萧月月 发表:2018-6-13 21:44:26 等级:4 状态: 阅读:45
  编辑按:作者用生动的语言,讲述“古镇、道馆、竹海”一日游的所见所闻,给人有一种亲临其境的感觉,推荐阅读!
  
  天老爷喜欢开玩笑,甭说这一天,我与孙儿和他奶奶行走古镇街道。瞧天,刚才还是阳光灿烂酷暑难耐,转眼之间,太阳好像要找妈妈,悄悄迷迷钻了回去,藏到云层里去躲荫凉,仅留下云朵变幻的晃悠晃悠光线,供我们游客耍玩。
  那么,我们耍玩的古镇是什么?看官莫慌,它么?当是大名鼎鼎的海窝子古镇。吙哟,这个镇可了不得,是彭州巿的重要景点之一。据《华阳国志》记载:它的独特在于是古蜀王国奠基之地,“蜀王鱼凫,由于地湔山建都上翟上。”帝王像征龙也,王者所在即龙之所居,龙潜于海,故后人称此地为海窝子。它与三星堆、金沙遗址一脉同源,始建制于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距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古街倚龙门山脉,居湔江河畔,建筑和景观融合川西民居元素,重视功能分区和视觉形态转变,高低错落、进退有致,全长1.5公里,分为上、中、下三部分,由主街、巷道、集、场组成,南北向沿溪的街道为主街步行街。现所观摹之古镇为汶川地震后,保存原街特色风貌,依原址重建。
  能够于这样的古镇街道游逛,成都古镇中最长、最有特色的古街,我的心是既激动又平静。毕竟,慕名已久,也乘车从此路过几次,今才如愿以偿。
  瞧瞧吧,现在的自己,缓缓地、不紧不慢地蹚游,既把景色欣赏了再欣赏,又要惜心照看刚满两周岁岁小孙儿,惟恐他受伤害。也是的,我们游客是大爷,天空早变成为我们照亮的大灯,古镇就是被我们欣赏的美女。还是天公作美,现在古镇,虽是盛夏,但却晴而不太炎热,微风也在吹拂,简直温暖如春般适宜。
  牌坊上书“海窝子”三字,属著名书法家、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何应辉所书,字体苍劲有力、颇有龙伏蜗居的古镇意象,令人一瞧,颇有耳目一新之感。
  小镇虽说是重新设计建造,但也修茸得颇为精当,玲珑剔透,别致有加,巧夺天工,朴素得体,把川西民居元素体现得充分具体。让我在其间穿插,就像在穿越历史,木质门板,木质屋梁,木质仿古花篮植被,各种盆景花卉摆放有致,几乎家家都不例外;老街红伞牵街,非常喜庆,像是天天在过节日;街的两侧设有排水小沟,总是溪水潺潺,不停流泻,其间穿插小桥流水,拱桥卧波,煞是喜人,烘托出了古镇特殊人文意味。尤其是小镇中的佛林寺,暮鼓晨钟,木鱼轻敲,哗啦啦笑靥游客须谨慎,古镇一切要爱护。至于走到街之终点牌坊前,海眼雕塑精致,海眼古井悠悠神韵伴游客,多多到此享受神仙一般旷味。
  古镇人真是悠闲,仿佛家家门前凳椅闲躺,各种当地特产麻饼、凉粉、面条、肉食等等,香味扑鼻,馋得小孙儿口水长流,直喊爷爷奶奶,商家抓住,赶紧买了点麻饼,以堵他嘴。
  惬意如此,这里没有了镇子外的喧嚣,一切都是慢生活,小镇人慢慢做小生意,我们慢慢闲游逛……如同天老爷也慢了,阳光慢慢地透过窗户,透过缝隙,透过一缕一缕的微风荡漾,任我们,在小镇走着,行着,又醉着……直至中午莅临,徜徉了肚饿。
  耍玩新奇,饭菜饱腹;烤鸭鱼肉,嘎嘎熏香。刚刚搁下碗筷,临街一站,一阵风就像裹着凉的娘子,不断地向我们贴近。“好舒服哟。”小孙儿喜得更加活蹦乱跳,全然不顾“风吹将过,雨也莅临”之古训,大点大点雨儿开始玩起游戏,遮天蔽日地下了起来……
  赶紧撑开雨伞,抱上小孙,冲上大巴,“冒雨而行休去管,眨眼之间一线天;雨声淅沥如幕垂,车内觑看耽忧来。”
  看来,雨一下,行程就将咆汤么?觑觑周围,好像大家都不焦急,有些还打起了瞌睡。毕竟,“人在世上走,任凭天地有;若是要胜天,痴人在说梦。”嗬嗬,扯远啰。
  孙儿在我身上蹦哒了几下,倦意乏来,眼皮打架,倏然睡着。我却未睡,因喜在景色中彷徨,又遇山中美景,还是雨幕,不看白不看。
  雨越下越大,风嘶树摇,但天却未昏暗,好像还有晃晃阳光穿插其间,怪不得,是下的白雨,俗语云:“白雨三赶,躲避莫碾;淋着背时,枉自多情。”一下,又想起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词云: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老夫子真是不凡,如此淋雨,还能慨然而歌,非仙风道骨,而不可知矣。但细思人生轨迹,坎坷之中,奔波不断,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累年之久,终成一代文豪大擎。乃我历代之芸芸众生,永生学习之榜样,慨之不过也。
  雨声急促,车窗嘀哒。茫茫苍苍山峦,树摇雨骤,一波一波,从眼眸飘过,朦朦胧胧,看不甚清晰。仿如杯中窥人,你能看清别个心怀么!
  车辆颠颠簸簸,一路无话。正昏昏欲睡之时,车儿嘎然而止,徐行车下,撑伞快跑,但见群山簇拥,树深林密,一抹亮色的嵯峨耸立道馆牌坊,楼阁檐飞,飞翘瓦屋,在雨的浇灌下,更显幽雅肃目,山味儿十足,潮湿的水气氤氲,泛起缕缕青烟,缭缭绕绕,须细观方能觑见。
  哈哈,阳平治道观终于来到,不愧是张天师弘道第一个治所,始建东汉末年,属道教二十四治之首。
  不须赘言,沿雨而冲,衣衫几乎湿透,但不烦厌,只顾将眼光放亮,依景而窥,繁𧗠悟观,
  但见阳平治道观真个名不虚传,群山环抱,坐落于中;龙门背靠,山脉郁依;湔江环绕,清流淙淙;松柏如盖,相对如阙。环境清幽静寂,虚幻缥渺,翘角飞檐,形态古朴,气势宏伟,难怪先秦时期已是蜀王祀祠之所,道家尊此地为“蜀王道场”。
  把雨嬉游,绕殿慢观。小孙儿真是调皮,面对殿内供奉,不知乍地,也学着成人模样,叩首礼拜,轻敲钟鼓,煞是惬意。众人喜而笑之,孺子可教,娃娃前景不可限量。我却少言,谨在沉思默想中,与殿内供奉仙班,灵魂嫁接,悟个高藐道行,还原道家逍遥仙风,了却红尘纷扰,坐而问道,焉然若鱼也。
  行行走走,雨歇云散,不知不觉,哑然之间,已临道馆后门。哗然一惊,但见群山之中,竟有莽莽竹海,遮云蔽日,翠碧绿澄,林深幽壑,不辬西东。只好倚着山道栈梯,攀缘而上,慢慢图之。
  小孙儿干劲又来,嘻嘻哈哈,边跑边笑;我在后面,边看边追。娃儿爬坡上坎,拌倒又爬起,爬起又拌倒,整得汗泥一身,他奶奶把我一顿臭骂,旁边美女笑了,叔叔真是好气量,阿姨又是刀子嘴豆腐心,不错不错,晚生佩服。
  我却毫不在意,老夫老妻,脾气使然,已逾半数倍平生。须知,赏景当是大事情,人生能得几次行。
  真是好哟,这里“清幽静寂满眼绿,空气清新闻仙茗;万亩楠竹映眼帘,竹海林涛漫声声。”阶梯追寻,拾级而上,仿若深山,空灵原始。游人稀少,偶有鸟声;蜻蜓翔飞,雨过天晴;竹林簌簌,缝隙光漏;惟有诗情,漾上心头。好一幅“鸟鸣山更幽”诗情画意图,好一幅隐匿凡尘避暑佳地;好一幅夏游美妙去处。难怪唐代诗人王勃也在此地欣然命笔:“蓬莱仙居,香城宝地”。
  妙哉!曲径通幽通济竹,禅房花木扶疏深;不啻半生嬉游处,风调雨顺一日游。
  雨声既去,游玩拜毕。乘着车的颠簸,打道回府的车儿悠悠。回去的车程,疲乏的我,早已睡着,可南柯一梦,却未停止。魂牵梦萦,梦中依稀泪湿巾,仍然听见游玩曲,那种来时的一路歌声,游玩的嬉笑嘴抿,孙儿的调皮可爱,啧啧称羡的喁喁私语,随梦飘过林海,飘过山峦,飘过河流,飘入很远,很远……

分享:
责任编辑:雪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