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评论频道>文学评论>娱乐和欲望构建起诗歌的感官世界

娱乐和欲望构建起诗歌的感官世界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18-6-16 13:00:06 等级:4 状态: 阅读:337
  编辑按:纯粹的欲望者和纯粹的感知娱乐者,两者结合后就是诗人,有的人不写诗,他也是个诗人,值得深思,也赞同这个观点,推荐欣赏。
  
  PS:我把创作诗歌的过程归结于玩,一种孩子本能似的玩耍,十年前我说喜欢写诗是一种生理需要,在当时这样说非常的叛逆前卫,也显得很真诚很无知,符合我的生活和成长环境,这个时代的感知与赋予,或许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一种产生和存在,诗歌既不需要承载人类理想世界这种伟大虚妄的政治家灵体工程,从经济学上分析更不适合成为低成本高效率,追名逐利的语言文字造句技术,当然也不需要承载美学,道德,善恶,法律和思想的责任,结合我的宗教观我曾经在编辑文集资料的时候说,创作诗歌是灵体的修行,但到了某一个阶段,除了爱情诗和散文体诗美学诗歌,这种修行已经没有了爱恨,善恶的局限和观点,只有纯粹的需要感知,需要记录,生存与精神层面所产生越来越发达的本能反应,我忠实的把这种反应记录在这里,并且将对自己以后的创作经验和作品内容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简单的说,时至今日,周遭的人们喜欢性爱,喜欢驾驶,喜欢美食,喜欢看电影,喜欢数钞票,喜欢摄影,喜欢打电脑游戏……在一条时间线上作出局限并共性的本能输出行为,农耕社会的人们在辛苦的劳作下,寄于快乐的创作和歌诵,游牧的孤独者,把这种荒旷的时间寂寥于触景的创作,这和今天你下班一个人电脑前打个电脑游戏,获得精神的娱乐和放松,没有本质区别,你玩的技术好会带给更多参与者精神层面的娱乐,我们不要把诗歌和诗人高大上化,诗人就是普普通通的娱乐爱好制造者,真正的诗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市井架子,没有什么世俗的身份和地位,这和别墅区的艺匠花工,甚至一个人类漫画家没有什么区别,诗歌在文字承载中的体型,注定了他比其他文体更适合随时随地感知观察和创作,也更适合娱乐,而如果某天诗歌成了一种职业,那诗人一定是娱乐行业的。和现在那些游戏主播,电台主持,歌者舞者,除了内容形式的不同,只有爱好群体受众的区别。
  
  诗歌赋予我的经验,就是这么纯粹的无世俗目的性,无道德秩序性的主动,所以我更喜欢把诗人称为在这个世界里真正娱乐的人,诗性是人性的超越和缺陷,人性是诗性的超过和补全,这两者没有第一性,像两根木棍共同支起一种存在生态,其实从诗歌的起源上看,具有这样的属性,从这个层面和意义上来说,国内有很多写诗的文化人,真正的诗人太少,诗人就只感知力较强,有着欲望的感知娱乐者,这两者结合,我们常常看到纯粹的欲望者,和纯粹的感知娱乐者,两者结合后就是诗人,有的人不写诗他也是个诗人,他活的不一定开心,但他一定是个脑子清醒的自由浪漫主义者,我从理解到这个层次开始,才开始接近一个真正的诗人。
  
  2018.6.2  
  
  观点A:诗歌生命元素来自娱乐和欲望
  
  农耕社会的人们在辛苦的劳作下,寄于快乐的创作和歌诵,游牧的孤独者,把这种荒旷的时间寂寥于触景的创作,这和今天你下班一个人电脑前打个电脑游戏,获得精神的娱乐和放松,没有本质区别,你玩的技术好会带给更多参与者精神层面的娱乐,我们不要把诗歌和诗人高大上化,诗人就是普普通通的娱乐爱好制造者,真正的诗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市井架子,没有什么世俗的身份和地位,这和别墅区的艺匠花工,甚至一个人类漫画家没有什么区别,诗歌在文字承载中的体型,注定了他比其他文体更适合随时随地感知观察和创作,也更适合娱乐,而如果某天诗歌成了一种职业,那诗人一定是娱乐行业的。和现在那些游戏主播,电台主持,歌者舞者,除了内容形式的不同,只有爱好群体受众的区别。
  
  我们用诗歌追求配偶异性,表达自己的魅力,用诗歌为宴会聚餐增加情调内容,增加快乐的氛围,或者寄托于孤独低落,抒发心中的情绪,鼓励激发自己,甚至表达思想,记录观察创作资料,娱乐或服务于自我和读者,这一切的行为,如果有比娱乐更深的解释,那就是欲望,这种欲望诞生自人性,诞生自感官本能,曾几何时,也被市场消费,既不伟大,也不高尚,因此诗歌和道德没有关系,和善恶也没有关系,甚至除了情诗和散文体美学诗歌,也和情感没多少关系,要是走的更深一些,和思想观点关系也不大,如果诗歌能表达思想,那我就不需要写诗随笔了。
  
  挖到欲望,直白的说,诗歌的创作于有三个人性的目的,因此我说诗性是人性的缺陷和超越,人性是诗性的超过和补全。我们看到无数的诗人在不同时代身体力行的诠释这个意义,1是吸引异性上床,你也可以说的高雅点,叫作爱情。2是追名逐利,你也可以说的高雅点,叫作理想。3是娱乐自己的欲望,我个人是第三种,可以说是诗人里玩的比较差的,既无才能和头脑,也不高尚,人性的弱点,通常喜欢把自身得不到的,或是没做到的欲望称之为高尚,我便是这种无耻的高尚者,也因此我回归了诗歌的原始的本质,比周遭所有写诗的明白诗歌的价值和意义,我这么表达,诙谐幽默,大家通俗易懂,下面谈深一点的。
      
  观点B:自由无序世界里浪漫的观察者
  
  如果排除有机分子,蛋白质,钙、钠、钾、镁、碳、氢、氧、硫、氮、磷、氯等11种构成生命和人体的已知元素,在没有生命以及源于生命所产生的思想,行为,结构定义,自然和宇宙处于自性的有序,星球运转,能源爆破,磁级吸斥,毁灭创造,四季分明,宇宙中有比文明更高阶的秩序维持已知生命的形态,这是个科学甚至宗教常识范畴,和诗歌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诗歌也是一种创造,并且是有机生命创造出的非物质存在,并且承载体只有文字和感官,作用比原矿石概念更模糊。
  
  任何创造都遵循宇宙生存的规律,可以没有物质形体,但总有一种自性的永动运转,这种运转,就是无序,也是佛教里说的自性,任何非人为规定,律定,契约,共识,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附属孳息,这种孳息作用于文化,于艺术,于诗歌,所以古体要押韵、平仄,格律,对仗,以及西方的行列,以符合一种时代的供求性(这个我上篇诗随笔说过),审美性,用今天的话简单的说,这是一种人为的游戏规则,是东方诗歌的早期发展形态,无论是感受力,情怀,歌颂,寄托,抒情,言志都是一种精神层面感知现实,观察生态,古老的东方古代诗歌中,许多古诗人在诗歌结构束缚下还能自由纵横,天马行空,超过已知的世界和自然,穿梭在多元的感知器官,其诗性的敏感把控能力,是今天许多雕章琢句诗人的短板,和所不能及的,这是因为社会形态,时间物质的发展规律,以及人类生理器官的退化,是另外一个话题,这里不谈。这里主要强调的是一个常常高墙学者回避不谈的诗歌研究,中国古代诗人对比现代诗人不朽在哪里?古诗歌很纯粹,是那个时代的娱乐活动娱乐项目的匮乏造就了这样的艺术娱乐繁荣,这点中西方是一样的,只是西方诗人延续并发展了这个本质,古老的时间点上,诗人朝诗歌的本质,感官力上深入,中国人称为意境,而今人,在文采句子上下功夫,这就像一个漂亮的男人没有性功能,乍一看很惊艳,但很快就失去了对女人的吸引,这其实是一种诗意的倒退和诗人不具备智慧的悲哀。
  
  所以现在的大学生一定会背几首古诗,在同学聚会上,婚宴上,工作聚餐上来上几句,而听的人也同样受用,作用力从几千年前到今天,没有衰退,但他一定不会记得几句读过的现代诗人诗句,听者更不具备受众能力,而且再过几十年,这个情况也不会改变,这和教育无关,而是诗的本质缺失和迷失,我上面说过诗歌就是传承千年的娱乐文化,不是学术,而且越来越多的90后新生代诗歌爱好者,认同我的观点。
  
  诗歌的发展有历史和时间的局限性,主要在格式的束缚上,无论中西方,这点时间在改良和进步,也有迂腐的节操者,仍然强调和执着于有序的刀耕火种,仍然偷换概念把诗歌创作道德绑架,游戏规则和宇宙自性,好比儿童躲猫猫和世界的格局,如果一个已经见过自己灵魂的诗人,他相信灵魂的存在,更看到宇宙永动的自性,是大序中的无序,理解这种创造的本质,而能超过时间的力,这符合科学,也符合宗教神学,更符合诗性的超越,这里要谈灵魂,我们姑且不论证灵魂是否存在,但一个精神层面没有独立和体验过自由的肉体,是无法承载细微至巨大感受的能力的,我们难道看不到这庸庸碌碌忙忙碌碌的市井无数人,前仆后继按部就班模仿彼此,从事或参与于艺术和创造行为的,永远只是少数人,少数人渴望没有从众的秩序保护下,享受别样的自由,假如你经历过我所说的这种生活和体验,就会相信灵魂的存在,就会明白诗歌与自由的关系,这种关系,时代环境所局限,我无法表述,我无法评价。
  
  人们总说,诗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无论中西方,许多有造诣的诗人总是以自杀和对世界不融洽,不和解作为自己生命中留下的最后一个观点,一首作品,一个标签,一种存在过,并且有一个世俗的道德捆绑,宗教捆绑式的说法,叫作祭诗,祭理想,其实这种强烈的反差和念头,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后来我发现一个共性,这种说法的诗人大多自杀的很年轻。不到三十岁,假如他活到我这个年龄,对生命环境的感受,与自我的对话会是另一种不同的真实,人对浪漫的理解,会随着时间和阅历产生不同,十八岁时,生长在内陆高原上的我认为能够和学校里隔壁领班的小女朋友辍学私奔,在海边盖间小屋,看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是最浪漫的事情,二十八岁时,我认为从公司里下班能约上女朋友,驾驶着自己的汽车,接上父母到人少繁华的昆明北市区,找一家新开的火锅店,一起吃个晚餐就很浪漫,现在我认为睡到自然醒,早晨能叫到一杯外卖的咖啡就是很浪漫的事,笑,这个浪漫的概念是不是越来越安全,越来越不疯狂,越来要求越低,这就是一种自性,不止宇宙,大自然,就连我们的生理器官,生活社会环境,思想阅历也是在我们非人为的无序中有序的,自然而然的自性运转,迁移,成长,增长,这就是一种无序的浪漫,而诗人只是作为这个环境里的自由心态者,进行观察和创作。
  
  我时常想人的平均寿命如果可以活到200岁,那这个世界科学文明水平,伦理和道德观点的新创造和超越,我们的生理器官所具备的感知能力将会进化的更加高级,包括诗歌这样的感官创造,可能除了文化艺术娱乐和满足欲望,将成为一种新的能源资料输出,几千年来人类进化的只是科学和物质文明,人性没有进化过。
  
  这,便是一种浪漫,一种自由,一种无序,一种观察,一种想象,没有任何根据,自性的到来,诗人只是记录探索感官世界的具体存在载体。 
   
  观点C:诗性可能超过时间的狭隘
  
  留给你来书写,优秀的诗人会超过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