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姚师傅与爆米花

姚师傅与爆米花
  作者:南山石匠 发表:2018-7-4 11:40:25 等级:4 状态: 阅读:278
  编辑按:蘸着岁月激情写出来的文字,读着畅快、过瘾。细腻的描写,画面般的场景,凸显作者的写作功力。赏析,问好。
  
  我读小学三年级时候,第一生活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皮肤油黑的中年男人。姓姚,我们管他叫姚师傅。他住第二生活区,跟父亲同一工区上班。
  每一年年尾和第二年年初的几天,姚师傅都会带着妻子和儿子出来摆摊。自行车后支架上的风箱、炉架、布制的长袋、几捆柴火、还有黑呼呼的“葫芦锅”,便是姚师傅一家营生的全部家当。厂里有规定,在职员工不得经商。姚师傅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姚师傅一家出来经营时,别人不敢说他闲话。虽然姚师傅对外说是帮妻子打理营生,可实际上并非如此,因姚师傅的手艺都深深地留在每一个吃过爆米花的人的嘴上。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除了糖果,恐怕再没有什么可以与爆米花的美味相比,甜美的米花味道,姚师傅厚道的为人,这足已让每一个人想说闲话的人都无话可说。
  那时候,在大人眼中,爆米花是孩子们的零食,也是一种奢侈品。爆米花原料主要来自大米,而大米又是每月定人定量供应,饭都吃不饱,还能拿大米去做零食?所以,未经大人同意,我们小孩并不是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没米的,跟着其他有米的人扎堆站在人群里围观,一起凑个热闹。
  只见姚师傅右手拉动风箱、左手摇锅,眼睛紧紧地盯着在火上慢慢旋转的“葫芦锅”。黄色的火焰把“葫芦锅”熏得黑呼呼的。姚师傅的妻子默契地在一旁帮忙,什么时候添加木柴,什么时候该支起长布袋子,全凭“葫芦锅”上的白色气压表和姚师傅的口令。
  “葫芦锅”在火焰上先慢后快,随着锅架上“吱吱”声越来越紧密,姚师傅油黑的脸庞变得越来越紧张,有经验的孩子知道“葫芦锅”就要炸响了,未等他起身,便纷纷地跑开。胆小的远远地躲到一边。捂着耳朵,惊恐地注视着即将爆炸的场面。
  待有人喊出声来:“要响了!”
  姚师傅眼疾手快,丢下手中的风箱,一起身,飞快地将“葫芦锅”提起来,他的妻子早将长布袋子撑开,两人一个提锅,一个开袋口。
  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长袋口处迅速升起一团白色的气浪,矩形的布袋子像钻进了一条巨蛇,蠕动着,翻腾着,巨大的气浪将布袋掀起,紧接着一股浓浓的香气飘出,姚师傅紧绷的脸又恢复到原态。众人这才回到刚才站立的位置,一个个张着眼朝着布袋里看。雪白的米粒变了样,一粒粒像被吹足了气,大颗大颗地从袋口落入锑桶里。
  那个时代,大米是爆米花最主要的爆材,其次是玉米。玉米颗粒大,爆出来的米花不但香脆可口,而且可以“以小搏大”,是爆材中的上品。玉米并不容易弄到,要通过关系,跟当地农民等量互换。而糯米是三米(大米、玉米、糯米)之中最稀罕的爆材,只有春节才有供应,家家户户必须凭票限量购买。一般家庭多是留着糯米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把糯米磨成米浆,做成汤圆。
  轮到我们家爆米花,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人都将心提到嗓子眼上,因为谁都不能保证这一锅能够成功。柴火烧得太旺,时间长,整锅爆材完全报废,出来的是一堆黄中带黑的米花。时间不够,可能是一堆半生不熟的米粒。
  随着一声沉闷的爆响,一股之前从未有过的谷物香气喷发而出,引得在场的人都赞口不绝。众人惊奇地夸道:“哇!这一锅出来的米花是最好的!好香呀!”
  姚师傅和我们都明白,我们用的是老家带来的粒大色白的香糯米,是爆材中的极品。其实早在装锅前,姚师傅心里就有了一个底,好米爆出来的米花自然要香。他特别用心,生怕有个闪失,不好对顾客交待。
  几个心急的孩子冲上来,抢先抓了一把往自己的衣袋里塞。我们将二角钱放到风箱边上的小木箱里,算是爆米花的酬劳(即加工费)。
  后来,姚师傅的妻子进到厂子里做了临时工,他那些营生家伙以及他的手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成为我们年少时的记忆片段。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