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
  作者:鲁文可 发表:2018-7-7 13:16:07 等级:4 状态: 阅读:74
  编辑按: 这是一篇为父亲写的传记,这是一篇蘸情泣血的文字,这是一位曾经为共和国奠基添砖添瓦的英雄。平平讲述娓娓道来,历史云烟真实可信,要是能等到现在,待遇可能会公正和提高些。赏读,问好。
  范仲淹为严子陵修祠,记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我心中也有一座“山”,千峰万岭他最巍然,那就是我的父亲。远去的父亲始终就是我心中的山,他给我生命,给我阳光,给我品格,给我毅力。
  父亲1924年12月出生在一个极为贫苦的农民家庭,9岁就失去母亲。1939年,仅15岁的他毅然参加了当地的八路军,救国从戎,历尽烽火,1941年不满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虽没有文化,却有坚定的信念:抗日寇,求解放,跟共产党走;不怕流血,勇敢作战,屡立战功。1947年农历2月2的凌晨2点,在与国民党96军作战已连续激战几天的情况下,他双臂先后受伤,仍顽强坚持不下火线。然而不几时他左胯再次被子弹击中,连累带伤的昏倒在战场。拂晓时分,他稍微清醒过来,战斗结束了,大部队已经转移,硝烟依旧弥漫,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突然他发现一个国民党士兵从死人堆站起来,慌慌张张地从他身边走过,就急忙用脚绊了那人一下,并朝天鸣枪。那人一楞就想跑,父亲对那人说:“你不用跑,把枪给你,你来打死我。”那人很惊讶的说,“你没打死我,我怎能打死你啊?”“你既然不打死我,就得背我送后方治疗。”就这样那人乖乖地把父亲背送到后方医院,得到及时治疗。经过交谈,父亲得知,那人是章丘的,刚被国民党抓丁当兵,名字叫滕子山(善?音记)。在父亲的劝说下,他也投入了解放军队伍。由于战事频仍,从那失去联系,可父亲始终没有忘记这个救命的恩人,多次打听未果,直到临终都感到遗憾。-
  父亲伤势虽然痊愈,却留下了终生的伤残。尊照部队领导意见,他回家疗养,失去了跟随部队南下的机会。回村后,根据地方党组织的安排,他积极培养和发展中共党员,创建了本村第一个党支部,并担任党支部书记。斗地主,闹土改,带领广大劳苦农民翻身得解放,走进新中国;互助组,合作社,农业改造,一步一个脚印,迈在社会主义的大道上。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刮五风”运动期间,父亲的耿直脾气吃了“亏”。当时,浮夸、冒进极度泛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播下百斤种,能产万斤粮”等不切实际、不符合规律的口号和做法十分流行。可父亲不信邪、不跟风,我行我素。上级号召“深翻密植”,要求翻地1米多深,播种必须每亩百斤以上。他说,“那是劳民伤财,胡来的做法”,明顶暗抗,坚决不办。结果,被戴了一顶“反对大跃进、抗拒领导”的帽子,受到免职、警告处分。他尽管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但他从没有过埋怨和消沉。总是说,“受点委屈没啥,我比牺牲的战友荣幸的多了,以后总会有个说法。只要信心在,一切会好起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父亲也正是因这次不公的处分,却躲过了“四清”和“文革”的灾难,不然也是首当其冲的“走资派对象”。文革结束后,他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所预言的“说法”实现了。在新的时代里,年过半百的他,又先后担任过村队干部,与村民乡亲一道沐浴了改革春风,分享了党的富民阳光。
  历史的年轮把社会推进了,也把人们的岁月推向夕阳。父亲到了晚年,战争年代留下的伤残致使他经常腿脚疼痛,双手打颤,加之其他疾病,身体每况愈下。可他老人却十分顽强,极少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能自理的就不让孩子们照顾,还时常说,“都不要耽误事,该忙啥的忙啥,有饭有药就行。”直到父亲临终前一个月,他才卧床未起,无奈地接受了孩子们的最后伺候。-
  2008年7月4日(农历6月初2)上午9时,父亲走完84年的人生,安详的离开了我们。他没留下什么遗言更不要说什么遗产,但是他留给了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用他自己历尽沧桑、饱经风霜所凝结的人生感悟,教育我如何生活;用性耿志恒、豁达刚毅的风范,教诲我怎样工作。一年来,我时常想起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更怀念他毕生对党忠诚,热爱社会,虽无丰功伟业,足能算得上一个做过贡献的人;怀念他一生艰辛,不畏劳苦,用自己宽厚的肩膀和坦荡的心胸,支撑着我的全家乃至伯叔几家;怀念他对晚辈的慈祥关爱和训导,光明做人,勤奋做事。他67年的党龄,淡薄无名,从容过世,走的大度,走的无憾,除了自己的躯体和体上的弹片,什么也没带走,把所有的爱留了下来,-任凭晚辈自己去品味和体会,他再也不能指点,更不会求得回报。
  十年了,父亲长眠于他曾经耕耘过的那片土地里,陪伴着我早年离去的母亲,追随着爷爷、奶奶,还有几个大伯大妈作伴。遵照父亲生前遗愿,没有立碑,没有坟头,连棵特别的树也没有,只有一片黄土和郁郁葱葱的五谷。这符合老人一生的信仰,唯物求实,不搞形式,不影响耕作和大地的奉献。我们晚辈祭奠,只靠记忆和心灵,在老人墓前摆上祭品,寄托我们的哀思,沟通人间与天堂的呼应。-
  缅怀父亲,对于我来说,很少再是悲痛了,更多的是象读一本有益的书,不愿释手,每看一遍都是受益匪浅。父亲给予我的爱和风范,是我一生的财富,我将铭记在心,传承永远。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