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北京爷们

北京爷们
  作者:时光微雨 发表:2018-7-27 11:12:36 等级:4 状态: 阅读:368
  编辑按: 好,这样的文字读起来提气;好,这样的文字写的真实;好,这样的文字鲜活的就像让人跟着坐了一趟车。京腔京韵自多情,道白不多,京味儿浓郁,场景单纯,很耐品咂。赏读,问好。
  早上十一点,我去宾馆前台结账,顺便问了一下前台:“这里出租车好叫吗?”前台美女抬眼看了一下宾馆外面,努努嘴说:“那不是停了几辆吗?”可不是,大太阳下,三辆出租车在等着。
  
  我拉着箱子,走出宾馆门。左墙根一边的是个老司机,脸黑的很,年龄较大,一双懒汉鞋,半截黑色短袖,敞着怀露出黑不溜秋得胸膛,嘴里叼着烟,歪着脖子正打量我,我把眼神避开了;靠右墙边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光头,个子不高,阳光下眯着眼,也在朝我打量;中间那位背对着我,像个中年人,灰白的旧衬衣下角有点卷皱,他正在用抹布擦车,我朝他的方向走过去,大概意识到有人走过来,他条件反射的转过身,身材消瘦,脸上有些疲倦,我问到:“师傅,机场走吗?”他连声说:“走,走,走!”他麻溜地接过箱子放进后备箱,我正要上车,老司机忽然歪歪拉拉走过来,操着一口京腔开骂,“哪里来的孙子!懂规矩吗?排队了吗?敢在这里和老子抢生意?”那个年轻的司机似乎是接到了老司机的暗示,也朝这边走过来,我有点紧张感觉有事情发生,直接催促中年司机:“师傅,快走,我赶飞机!”中年司机一言不发,上了车发动油门,一踩油门,车发动起来的时候,他忽然转向窗口,转头对着老司机扔下一句:“你大爷的!”车一溜烟跑了出去!我转过头去看,老司机正在原地指着我们跺脚骂着什么,这感觉有点像电影里追杀的桥段,有点刺激。
  
  惊魂未定的一幕,倒让我和中年司机之间忽然熟络起来,有了一种默契。中年司机一口纯正的京腔,他还沉浸在刚才的事件中,声音有点气喘,平静了一会儿慢慢平缓下来,边开车边说:“刚才宾馆那地是老家伙的,外来的司机不能和他们抢客人,除非他们不拉的客人,我们才能拉!”我说:“听着像黑社会似得!”他继续说:“我刚好送了个客人,想着能不能顺路拉一个,刚才有个去地铁站的,老家伙不拉,到地铁站起步价呀!您这一说去机场,他就急了,说我抢他生意,我也不怕他,他再横也追不上我吧!对了,姑娘,你刚才咋不上他车呀!”
  
  “我也不知道,反正看他不顺眼!”刚才其实没想那么多,那老头看我的眼神,我心里不舒服;年轻一点的,看起来没那么有安全感;这位中年司机,大概是看到他发白的棉质衬衣有种亲切。
  
  我说:“你们司机遇到的事情多,给我讲讲故事吧!”
  
  中年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我说:“现在的女孩子有的我不敢拉,长得那是真好看,就是穿得太暴露了,眼睛不敢看!”我赶紧看了看自己,长衣长裤,穿得一本正经,一看就是良家女子。
  
  他接着说:“有一次拉了一个女孩贼漂亮,到地了人家说没钱,你爱咋办咋办!用苹果手机打电话,还说没钱,女孩给我一个口红顶车费,我没要直接把女孩轰下车了,耽误我的时间挣钱呀!再说了。咱媳妇也不能用别人用过的口红,多恶心吧,碰见这种人只能认倒霉!”他愤愤地说着,气不打一处来,似乎那女孩就在眼前似得。
  
  他说拉过一个迷路的孕妇,在城里半夜转了三小时,好不容易联系上她老公找到家了,孕妇却埋怨他开车太快差点把她肚子里的孩子颠下来了,他一脸的无奈,说以后看见孕妇上车都害怕,倍加小心,宁愿把车开的慢点,他说惹不起啊,万一出点啥意外,那可是两条命,担不起责任呀!
  
  还有一次拉上一个喝多的哥们,说要去抢银行,他一下子紧张了,北京的人民警惕性超强,他用手悄悄按了车上装的报警系统,后来在一个路口呼啦来了一群警察,把那哥们像捆小猪一样五花大绑押走了!
  
  他的故事很多,似乎你不打断他,他永远停不下来。我后来问他:“您跑车这么辛苦,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呀!”他本来讲地眉飞色舞,听到这个,忽然有点沮丧,想了想说:“一个月也就六千多吧!在北京这点钱真的不多,吃喝拉撒还要供孩子读书,现在补习班费用高呀,我那个孩子十四岁马上中考了,上不起!现在的新北京人,他们很有钱,什么补习班贵上什么!以前都说北京的孩子有优先条件上北京的大学,这几年不行了,名额越来越少了,来北京上大学的都是外地孩子。”他说的时候,声音有点低沉,脸上布满了愁云,我坐在后面,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还是听出了他对孩子的愧疚。
  
  六千元钱对一个家庭来说,确实很少。他说自己除了开出租车,偶尔也开黑车挣钱,但有一次被抓了,车被拉走,到处找人说情,还是罚了一万,把他心疼的想跳河!自己的身体还有职业病,腿部有严重的静脉曲张,大夫说要住院治疗;孩子马上就要中考了,他不想孩子分心,他回去了。
  
  他说父母祖辈在北京城里居住,只有一套房,三代同堂住在一起。北京寸土寸金,他的房子在外地人的眼里也要值个好几百万,但如果卖了,在北京城里还是没地方住。
  
  不知怎么安慰他,车里有片刻的安静,他似乎在想什么,我有点后悔不该问这么多。他好像看到了我的不安,宽厚的笑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学习挺好,也很努力,凭他现在的成绩,将来也能考上大学。”他这么一说,车里的气氛似乎又恢复了,他又开始给我讲故事,但我听得却没那么轻松了,从侧面看他,头发里掺杂有白发,衬衣的袖子少一个扣子,有一丝潦倒,我注意到他的腿,因为天气热,裤腿是卷起来的,露出的小腿部有像蚯蚓似的青筋,很粗,鼓胀着,很显眼,腿有点变形。这条为生活奔波的腿,以前应该是健壮的,灵活自如的,年轻的时候走路是欢快的;可是现在,每天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落下一身的职业病,这条腿像一个要维修的机器;像一条年久失修的公路,坑坑巴巴。
  
  生活如此不易,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这个城市渺小的像一粒尘埃,每天穿梭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拉着形形色色的客人,见证着这个城市的变化,他又是欣慰的,父母的期盼,孩子的上进,妻子的贤惠,都是他辛苦的动力,生活不就是酸甜苦辣嘛。
  
  机场到了,用微信付了车费,我说:“谢谢您了,您可以再拉一个客人回去!”。他说:“机场出租车很多,一般要排队三个小时才能拉上一个,不过也比在市区挣得多点!”他帮我取了行李箱,我和他道别,陌生人的萍水相逢,又即将拉开距离,一转身也许永不相见。
  
  刚离开车没几步,中年司机在背后忽然叫我:“姑娘,拉东西了!”我回头,看见他站在那里手里扬着我的手机,想起刚才扫完微信急着下车,把手机落在了座位上,现在丢什么都不能丢手机呀,手机现在是全能设备,所有的支付功能信息全在里面,可以说离开手机寸步难行。我惊出一身冷汗,问到“您怎么发现的?”他站在阳光下,一脸的光辉,眉毛上扬咧着嘴,憨笑地说:“老有客人丢东西,我都会检查一下的。”我不知用什么方式感激他,随手在皮包里拿出一百元,说:“太谢谢您了,小小心意,您一定收下!”他用手挡了回去,调侃道:“姑娘,你太粗心大意了,下次可别把自己丢了!祝你一路顺风!”
  
  他开车再次准备离去,我忽然感觉自己想为他做点什么,因为他帮到了我,我看着手里的手机,叫住他:“大哥,加个微信吧,下次来北京我叫你的车。”他乐了说,“好,你加我吧。”我扫了他的二维码,微信名:北京爷们!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