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2)

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2)
  作者:竹鸿初 发表:2018-8-18 23:12:51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4
  编辑按:作者用通俗易懂的文字来描述一个青年人失恋后的生活状态,以第一人称来讲述故事,更容易有代入感,更容易使读者走进故事中去。周围人的善意与关怀,让这一章节有一种暖色彩。推荐阅读!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出租屋,房东阿姨坐在大门口,我主动问好阿姨。

   房东阿姨叫住了我:“小初,你等会儿啊!”房东阿姨起身走进屋里,一会儿就提着一大袋橘子走了出来,直接递给我。我连忙客气的说:“不,不,阿姨,你留着自己吃吧!”

  房东阿姨二话不说,一股脑的扔我怀里。阿姨的盛情难却,我只好让步。我提着一大大袋橘子,连忙客气的说:“谢谢阿姨!”

   “是我女儿琴从老家带回来的,说专门给你带的。”阿姨说完,又问:“灵禅那个小姑娘好久都没看到她了。平时她活泼开朗,人又懂事,说话也讨人喜欢。哎!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你俩说分就分了。”阿姨摇了摇头。

  我有些伤感,心中像有无数的针在扎一样刺痛。我勉强的笑着说:“要是当初我不走,或许会有另一种结果。”我开始怨恨自己了。

  房东阿姨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心情变化,马上岔开话题说:“我的女儿琴说这个周末请你帮她看看工作文案写的怎样?”我顺口就答应下来。

   和房东阿姨告别后,我独自上楼打开最靠里的那间小屋。小屋里空空如也,灵禅挂的那只风铃还在窗前轻轻摇摆。我躺在床上,突然满脑子都是灵禅。我出现幻觉了,灵禅在我的身前来回走动,有收拾桌子上杂乱物品的身影,有静静地在在窗前埋头看书的身影,我甚至感觉到灵禅就躺在我身边。

   一切都过去了,我需要从灵禅的世界里解脱出来。我坐起身,点了一支又一支的烟,到最后,我的嘴唇和舌头都麻木了。我的头晕晕沉沉,我感觉自己像块掉下悬崖的石头,正在不停的坠落。我只能大声尖叫着。我无能为力,我神伤不已。

   手机上是清的来电,她问我过得好吗?这几天,她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发消息来关心安慰我。她知道灵禅的事,她知道正处于低落时期。相较于灵禅。清是那种性感的美,但凡是男人,看了一眼后,都会再想看第二眼。清的头发染成的金黄色,也算长发披肩。

  清在电话那头问我:“吃饭没有,记得按时吃饭。如果钱不够用了,给她说。”

   我拿着手机,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我的语气有些冷淡,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毕竟清也是关心我的人之一。这样伤害她,似乎有些不妥,也会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清反复的叫我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突然感觉清像我妈一样絮絮叨叨的了。我在电话里笑着对清说:“你比我我妈还唠叨。”清听完,在电话那头笑的花枝乱颤。最后清说她换了发型,并把头发染成黑色了,而且是拉直的那种,问我想不想看。我自然是满口答应。

   挂了电话,手机微信提示有新消息,我点开看,是清发来的照片。照片里的清,身材高挑,脸上有浅浅笑容,一头长发披肩,虽然算不上绝色,但那种清纯美入骨三分。如果真要论外貌,灵禅也比不上。可是好看又怎样,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关键是还得发自肺腑的喜欢。


   我连忙回复微信信息:“好看,好看。”清马上回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之后我们又勉强的聊了一会儿。在整个聊天中,我都像在勉强敷衍。

   放下手机,我从桌子上的那排书籍中拿出了余秋雨文集,这本书和三毛文集一样,都是我在路边摊买来的盗版书籍。主要是物美价廉,而且也不影响阅读。看了半个小时的书后。肚子有些饿了。我把房东阿姨给我那袋橘子提了出来。橘子真的好甜,一看就是精挑细选后。我贪嘴,一连吃了好几个。肚子终于不饿了,有了饱腹感。

  我又躺床上看了会书,觉得眼睛有些疲乏,我合上书,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三十四分了。想起自己好久没有出门散步了,于是戴着大耳机出了门。走下楼,又碰见另一间出租屋的张叔。张叔刚下班回来,我们在楼梯的拐弯处撞个满怀。

   张叔五十多岁,常年干的苦活累活,身体被过早透支,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明显,不过张叔笑起来很和蔼,和他聊天我总能想起我的外公来。

   张叔两只手提了两大袋菜和一些水果,我瞟了一眼,有大葱,白萝卜,白菜,一小块全是肥肉的猪肉,还有一些是成色不太好的水果。这些我都能理解,因为爸妈就是这样的人,生活节俭,恨不得把钱一个辦成两个来花。

 张叔连忙用他那粗糙的手从塑料袋子里拿了三个苹果给我,并说:“不要嫌弃啊!叔买的便宜的水果。”

    我本想拒绝的,但不忍心,于是顺手接了过来。张叔最后说:“小初啊!我今天买的菜多,你今晚就过来一起吃晚饭。”我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再平白无故的吃人家的饭呢?

   “谢谢张叔,我吃了晚饭了。”

   张叔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不就是多一双碗筷吗?今晚过来吃就行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继续拒绝了。再拒绝显得我就有些虚伪了。

   平时也没有帮张叔什么忙,我搬来这么久,也就帮张叔搬过一次家,送过他一些水果,和帮他换保险丝。

   张叔笑盈盈的上楼去了,我戴着耳机继续向楼下走去。耳机里依然是老狼的那首《情人劫》,每次歌词唱到“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时,我的我的心都会莫名的刺痛。

  日落黄昏,街上的行人各自忙碌。我走到菜市场,不是买菜,纯粹为了感受闹市的喧闹声。一向喜静的我,突然想感受我的活着了。

   自从灵禅订婚后,我仿佛失去了生活目标,她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是那么清晰。

   到了一个以前经常光顾的一个菜摊后,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问我:“小伙子,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今天一个人来买菜吗?那个小姑娘呢?”

  老大爷口中所说的小姑娘是指的灵禅,灵禅每次和我来这里买菜时,都会和老大爷讨价还价,而且锱铢必较。有时,我会觉得没有面子,不就几毛钱吗?关键是灵禅会为人处世,就算讨价还价,他也能让老大爷笑嘻嘻的心甘情愿!

   我僵住了,头脑突然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哦!那小姑娘这段时间上班忙。”

 “是这样啊!那个小姑娘讨人喜欢,是个好女孩,好好对人家。”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张叔让我晚上去他那吃饭。我对菜摊老大爷说:“给我来几个大番茄,再来两斤蒜薹,顺便再买一斤平菇。”这些菜买的有些多,其实我和张叔估计吃不完,但我又不好空手去张叔那儿吃饭。

   之后我又去水果摊买了几斤苹果,接着顺路在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我是不喝酒的,啤酒的味道我不喜欢,这是给张叔买的。

   回到张叔那里,张叔的出租屋里多了两个年轻的新面孔。刚踏进门的那一刻,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外面,在确定没有走错后,我走了进来。张叔由于工作原因,他租了一间比我大的房间,然后用木板和布隔开,所以有了两间房屋的错觉。

   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我估计是张叔以前曾提起过的一儿一女了。女儿大点,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大学毕业,正在一家不错的企业里实习。弟弟二十三岁,正在念大三。不得不佩服张叔,妻子十多年前就病逝了,一个人靠打工供两个孩子上学。张叔终于要熬出头了,我打心眼里替张叔高兴。

 我和他们打了招呼,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向来不会社交,不善言辞。我径直走进了里面那间隔出来的小屋,小屋靠着窗,油烟弥漫的屋子到处都是。空气中都是辣椒姜蒜的味道。我看到张叔正在炒肥肉白菜,“张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小初,你去坐着,我一个人就行了。”
“张叔,你看这些东西给你放哪里啊?”张叔转头看到我手里的东西,脸沉了下来。“到张叔这里吃饭还这么客气,年轻人不要乱用钱,还是把钱留着以后娶媳妇,孝敬你爸妈。”

 “我把东西都放到屋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后,就悻悻然的逃了出来。”

   张叔的女儿抬头看了看我,又对她弟弟说道:“又是一个被轰了出来的人。”看来刚才她姐弟俩也是被轰出来的。刚进屋那会儿,我还有些反感这俩姐弟坐在旁边耍,不帮张叔搭把手。

   张叔一阵忙活后,捆着一张白色围裙走出来,我和她俩姐弟帮忙摆能收放的桌子和摆放碗筷。不知道为什么在张叔这里,我没有丝毫的拘谨感。

    我赶紧去帮忙端菜,一大盘白菜炒肥锅肉,一盘土豆丝,还有一盘凉拌的猪头肉,另外一盘是卤鸡脚和卤鸡翅,中间是猪排骨炖白萝卜。张叔的女儿提前替我们都舀好米饭。我赶紧给张叔开了一瓶啤酒,另一瓶我递给了她姐弟俩。俩姐弟和我一样,都不喜欢喝酒,或者是他们把酒留给我或者张叔喝。可我不喜欢喝。

  “小初,吃,吃,不要客气,就当在自己家。张叔的手艺不好,不要见怪啊!”

   我也就不客气的动起筷子了,嗯,张叔的厨艺果然了不得。我用筷子夹了一口白菜炒肥锅肉,味道和餐馆的不相上下。我打趣道:“张叔,你有这厨艺,可以去开一个小饭馆了。”

    张叔摇摇头,然后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大口。张叔知道我不喝酒,也没劝我。

   张叔欲言又止,想必张叔年轻时也就经历了什么痛彻心扉的事吧!不过眼下来看,这姐弟俩才是他所操心的。

    张叔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儿女,眼神里冒出一种自豪,也像是完成了一种艰巨的任务。张叔是个好父亲,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不知道到了张叔这个年纪,以后是否能扮演好自己的人生角色?

    张叔突然开口:“哦,小初,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个就是我的大女儿思敏,另外一个是我的小儿子思德。”接着,张叔又给思敏和思德介绍了我,“这是住在隔壁的小初,你们就叫初哥吧!”

    思敏思德各叫了一声“初哥”,弄得我不好意思。我接着说:“张叔,等思德大学毕业后,你就熬出头了。”

  张叔叹了叹气,说道:“哎,还不是不争气,读书不用功,整天就知道玩游戏,他要是有他姐姐思敏一半好,我都谢天谢地了。”

  思德扁了扁嘴,不以为意。思敏见情形,赶紧给张叔夹了些菜,说道:“弟弟他还小,过两年就懂事了。”这时,我才仔细的打量了思敏一番,小家碧玉,虽然长得并不出众,可是却是那种成熟贤惠的女孩。这种相对传统的女孩适合结婚过日子。

   张叔看了看我,问我:“你跟那个小姑娘咋样了?”张叔见我沉默,继续说:“那个小姑娘是个好姑娘。不过小初啊,你也不错,忠厚踏实,做事麻利机灵,人又长得帅气,找个女朋友是没有问题的。”

   喝完两瓶啤酒,又喝了二两高粱酒的张叔,满脸通红,有些醉了,趁着酒兴,打开了话匣子的张叔接着说:“要不,你看看我家思敏怎样?堂堂的大学生,配你小初还是够的。”

  一旁的思敏满脸通红,我脸上大写的尴尬。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从灵禅的世界里走出来,也没有心思去再谈恋爱了。

    “张叔,我不慌,感情这种事不能急,要讲究缘分。我要找就找一个第一眼看着就想和她结婚的女人,她不需要有多优秀,合适就好。”

   “小初,不是张叔我说你,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快三十的人了,再不成家以后找对象就困难了。”张叔说的是实话,我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初啊!缘分爱情什么的,就是个屁,现在的夫妻有多少不是凑合过日子的?感情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嘛!像我们那个年代,都是先结婚,再培养感情,还不是过得一样好。”

   我看了一眼思敏,她也正好在看我。吃完饭后,我和思德合力把张叔抬到了床上。接着,我帮忙收拾了餐具,思敏负责洗碗筷。之后,我们又坐了一会儿,醉酒的张叔则是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和思敏思德加完微信后,姐弟俩说要走了,思敏明天还要上班,思德明天要上课。我送他们下了楼。思德要乘的公交车先到,思德走后。我和思敏站在公交站台,一句话也没说。我打破僵局,问:“公司实习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些不适应。”她低着头,不敢看我。“可能是刚进入社会,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我们你一句我一句聊了十多分钟,都是些生活中一些话题。思敏乘35路路车终于来了,我目送着思敏上车。坐在车上的她,向我挥了挥手。

    我在心里感叹道:“多么文静的女孩啊。”

   我回到出租屋时,已经晚上十点了。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到清的微信信息:“初,晚上记得早点睡,记得按时吃饭。过几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我给清回复了一个笑脸,然后刷牙洗脸后就倒头睡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太阳已经晒屁股了。我拿起手机,又是清的微信消息,消息是一个笑话故事。看完我哈哈一笑,心情瞬间好了很多。我给清回复了一个笑哭表情。 

     未完待续……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于成都,竹鸿初


    





   

   


   

    
  






   
   
    

   
分享:
责任编辑:落拓书生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