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3)

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3)
  作者:竹鸿初 发表:2018-8-18 23:46:5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87
  编辑按:各种人物纷纷出场,形象甚是生动,主角虽已女友灵禅分了手,但整个人还是没法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字里行间弥漫着淡淡的忧伤,作者营造的气氛饱含生活质感,容易让人走进故事中去!
    我懒洋洋的洗完脸,刷了牙,用手胡乱整理了下头发,就匆匆下楼了。肚子实在是饿的厉害。

   来到楼下附近的包子铺,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四十多岁,外地人,口音非常明显。这家包子铺已经开了五年多了,店里的顾客算不上很多,十来张老旧的桌子,椅子并不整齐,有些杂乱,一看就是刚刚有客人用餐离去。

  男老板正在给一位上早班的顾客打包花卷,女老板正忙着给另外一桌的客人舀稀饭。男老板忙完后,回头看见了我,说:“小初,你来啦!今天又吃抄手吗?”

  我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嗯,还是三两,老规矩,少放点辣椒”。老板用他较重的口音回答道:“好嘞!”我一下子没了事,这样干等着让我有些无聊。我看了看店里,店是老旧的房屋,看上去有些年月了。四周的墙壁开始脱落表层的白灰,由于时间久了,白色的墙壁看着有些泛黄。

   我把目光投向那对外地夫妻,他们不断接待来的客人,虽然现在的客人三三两两,但他们忙碌的身影就没有停歇过。我今天算是起床较晚的了,我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上午九点二十一分。

   以前我闲着无聊就问过老板他们几点开始起床准备,老板的答案让我有些震惊, 他说凌晨两三点就要起床,醒发面团,做包子馒头,熬煮稀饭,炒调料,然后蒸包子馒头,反正一大堆活,等他们忙完时,天色已经翻着鱼肚白了。

   我突然想起灵禅,她说以后我们结婚后,去丽江古城的的某条小巷里,开一家这样的早餐馆。我不以为意,连忙摇头,这种不挣钱又累的活,我是万万不会做的。一是这种工作不体面,说出去我总感觉丢份;二是这种工作并不风雅,也不能陶冶情操。假如是说开一家书店,或者是什么花店,我倒有可能同意。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女老板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抄手。饥肠辘辘的我才不管吃相,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只有在吃饭时我才是最幸福的。是啊!这世间除了生死,我最惧怕的就是饥饿。

   不到三分钟,我就把十多个抄手吃完了,顺便还喝了半碗汤。不得不说,这家店的汤很好喝。汤的表面漂浮着些小葱段,我本想再喝一口,但不知为何?我突然又不想喝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

   我用微信付了钱后,和老板打完招呼就走了。回到出租屋,我又翻开了余秋雨的文集,余秋雨的散文真是大师级别的,无论是思想层面还是个人见识,都超出很多散文家。他的文字风格的确需要一定的文化底蕴方能驾驭。

   我坐在椅子上就这样看着,又有些犯困了。每当这时候,我就知道我该合上书了。我拿起手机,看到一个未接来电。是房东阿姨的女儿琴打来的,时间显示是早上九点五分。我连忙回拨了过去,电话通了。

   我连忙道歉,解释自己没有看到来电。琴问我今天有空吗?叫我去二环路边的一家茶馆里喝茶。我这时才想起,自己答应房东阿姨给琴看工作文案。其实我心里也是虚的,我也没有写过什么类似的文案。平时也只是无聊时写写散文随笔什么的。

   我稍稍停顿了一下,在我确定自己今天没有其它事做时,我答应了。反正没事,去去又何妨?

   我骑着自行车就去了。按着琴给的地址,我用百度地图导航。一路上,我戴着大耳机,耳机里还是单曲循环老狼的《情人劫》,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痴迷于这首歌曲。

   这首歌曲起源于灵禅,是她推荐的这首歌曲给我。从此之后,我就把这首歌曲当做个人的灵魂歌曲。只要熟悉的旋律响起,它总能打开我布满灰尘的心房。心房里,满目疮痍,杂乱不堪,一切都是陈旧的。那些全是关于灵禅的记忆,我不愿意擦拭掉。

    骑了三十多分钟后,我到了琴说的茶楼。我刚停下,抬头就看到琴站在大门口对我笑。琴今天化了妆,衣着也很讲究,看起来比平时漂亮多了。

   “初哥,我就知道你会骑自行车来。”我把自行车停好后,琴就伸手过来挽着我的手。我不好拒绝,也不好用力挣脱,这样做显得太不礼貌了。这家茶楼很大,琴直接带着我上了二楼。最终,我们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

   琴笑嘻嘻的说:“我知道你喜欢靠窗户的位置,所以特意给你订了这里。”我往窗外看去,可以看到一所幼儿园的活动场地。一群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尽情玩耍着。我突然有些羡慕这些孩子,整天以玩耍为天职,无忧无虑的。

    琴瞟了我一眼,拿起桌角的菜单问我:“初哥,吃早餐没有啊?没有我给你点些甜点。”我转过头来,看着琴,说道:“不需要了,我来之前吃了三两抄手了。”

    琴又问喝什么茶?我胡乱的在菜单上看了一眼,就说普洱茶吧!其实我什么也没有记住,菜单上五花八门的茶一大堆。我嫌麻烦,心里嘀咕道:“不就一杯茶吗?店家整得那么复杂。”

   琴要了一杯绿茶。不到一会儿,年轻的女服务员就端了两杯茶过来。当服务员轻手放下茶杯时,我注意到琴礼貌的说了声“谢谢”。我一时有些走神,竟忘了说“谢谢”。

   我端起茶杯,一只很漂亮的茶杯,全是泥巴色,有些复古的风格,茶杯的表面雕刻着一棵竹子。我打开杯盖,模仿着以前看过别人喝盖碗茶的样子,打开杯盖,用嘴吹几下,然后提着杯盖来回划动几下。

   我轻轻抿了一口,烫得我差点吐了出来。不过好在茶香四溢,我有些窘迫。琴坐在对面直盯盯的看着我,说:“初哥,你知道吗?你刚才喝茶的样子十足像个老头子。”

    我也乐得别人称呼我为老头子。有段时间我喜欢和老年人两天,我觉得同龄的年轻人有很多都是头脑简单,浅薄无知。

  “老头子好啊!老头子说明阅历深,有人生智慧。”琴点头赞同我的观点。

    我和琴其实关系并不熟,这几年也就见面了十多次,聊天加起来也就五十句。我一时找不到继续聊下去的话题,就说:“琴,你不是要我帮你看下工作文案吗?拿出来吧!”

  “初哥,不急,咋们聊会儿天吧!文案待会儿再说。”琴接着又问起灵禅,“初哥,灵禅姐她怎么样了?”

    我一时语塞停顿了好一会儿,答道:“我和你灵禅姐分手了,你灵禅姐有了更好的归宿。”

    “啊!你们分手了。”琴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琴以前在外省念的大学,半年才回家一趟,这两年毕业后就在本地找了份工作。听房东阿姨说琴的工作干的不错。进入公司刚刚两年,就升了职。

   琴有些惋惜,接着又说了些安慰我的话语。琴的洞察力非常好,她能通过我的一些表情或者动作,然后结合个人性格去揣测别人的心意。这点我们是相同的,大概性格内向的人都有这样的技能吧!

   琴也很喜欢文学作品,我们从安妮宝贝谈到三毛,从三毛谈到张爱玲,最后她说她最喜欢张爱玲,我说我喜欢海子。其实我不知道最喜欢哪位作家诗人,只要是好作品,我都喜欢,不论作者。

    在聊到文字这块时,我和琴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琴一脸认真的说,她正在文学网站上连载小说,小说名叫《被遗忘的日子》。让我有空去帮她看看,有什么不好的或者不足的,帮她指出来。她说这部小说主要写的一个都市单身女孩的内心独白。

    我问琴写了多少字了,她说:“没有算过,到目前写了十多篇了,一篇写两个半小时左右,大概三千字,十多篇就三万多字。”

   我答应有空一定去看,琴怕我只是表面答应,或者是她真的想让我看看她的文字,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吧!琴打开手机搜索了出来,然后起身走到我身旁。这时,我才发现,琴的身上散发着桂花香水味。我贪婪的吸了两口。这让我又想起了灵禅,桂花香水味和老狼的《情人劫》,都成了打开我关于灵禅记忆的钥匙。

   我回过神来,才注意到琴的手指甲都涂了指甲油,我看向琴的手机屏幕。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书名《被遗忘的日子》,作者署名是琴声萧瑟。我嘴里念叨着“琴声萧瑟”四个字,回过味来,对琴说:“你的笔名真的好听,乍听之下就觉得不俗。有些丝丝伤感,又有些风雅。可见你的内心追求绝不是名利。”
 

   我盯着手机,一口气读了三篇文字。琴期盼的看着我,问我:“初哥,你觉得我写的怎么样?”

  “写的真心不错,文字功底是有的,风格有些安妮宝贝的味道。可是并没有完全写出都市单身女孩的内心。如果多一些生活经历的真实表达,然后从性格喜好等方面去刻画人物,就会有更多的可读性。你要让小说人物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不能让她太大众化,但同时又要去隐晦的表现一个大时代的客观环境。让读者读了你的文字后,在心里产生共鸣,并引发他们的深思。”

    琴认真的看着我,说:“刚开始写时,都是着重通过一系列意象,去表达人内心的所思所想。我想去写当代社会女性的社会地位以及对思想境界的提高,并且写出女性在面对工作婚姻等现实生活的无奈与幸福。”

   既然琴提到了幸福,我索性也问她:“琴,你觉得什么是幸福?”


“幸福啊!幸福是……”琴抓耳挠腮的,有些为难。是啊!面对范畴这么大的一个问题,换做是别人突然问我,我也会答不上来。

    琴反问我:“你觉得什么是幸福?”我有了一些缓冲时间,我的思绪还不算乱,我答道:“幸福是扮演好自己的每一个人生角色,家人身体健康,和和睦睦,平平安安,等老了儿女孝顺。”

   这时,我抬起的手不小心碰到琴的胸部,我连忙道歉。琴一点也不介意,琴坐回了座位。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线就降了一半。在喝茶这方面,我是个俗人,茶于我就是为了醒脑提神。你要是让我这种急性子去整一整套各种步骤,然后就为了喝口茶,我还真做不到。大概喝茶就只有牛饮才让我觉得像个男人。

   琴看起来有些心事,说:“初哥,你的见识比我高上一大截啊!以后你就是我的良师益友,人生导师。”接着,琴就从她的包里拿出了工作文案。我通篇读了两遍,觉得没什么问题。只是在一些小的地方提了意见。琴拿笔做了笔记。此时,我注意到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为十二点十五分。

   琴明显注意到我看挂钟的举动,说:“初哥,都中午了,没想到这么晚了,今天我做东,请你吃麻辣花椒兔。”

   我客气的说:“那不行,好歹让我表现一下啊!”说完,起身就打算去结账。琴赶忙拦住我,“初哥,订座位时我就结了账了。”

   下楼时,琴又挽着我的手,倘若是以前,灵禅准会吃醋。我觉得挽手也没什么,顶多被人误认为是情侣罢了!只要身正,不怕影子斜。

   琴说要去吃饭的地方离这里有三个公交站,我去取了自行车后,笑着对琴说:“要是你不介意,就坐上来。不过先声明,我载人的技术有点差。”

   “我长这么大,也只有我爸用自行车载过我。”说着,琴就坐了上来,琴用手紧紧抱着我的腰。刚开始,我还有些稳不住自行车龙头,有几次都差点把琴摔下来。琴也并不怎么大声尖叫,这点让我觉得她比其它女孩更勇敢。我感到有些抱歉。

  后面,我慢慢适应了,骑得我得心应手了。到了琴所说的餐馆,我被眼前排的长长队伍吓了一跳。这家其貌不扬的店,竟然有这么火爆的生意,想必有它的独到之处。

   琴似乎和餐馆的人都很熟,琴跟忙着炒菜的师傅说:“李叔,麻辣花椒兔做好了吧!”李叔抬头看了看琴,说:“小琴,你来啦!李叔按照你说的,早都炒好了。”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琴一开始就打算带我来这里吃午饭。我看了看琴,琴轻车熟路的引着我来到墙角的一张桌子。不一会儿,就有李叔的老婆把饭菜端了过来。桌上有三盘菜,除了琴说的麻辣花椒兔外,还有鱼香肉丝和一盘土豆丝,这两盘菜都是我喜欢吃的。我一时有些纳闷,琴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呢?

   吃饭时,我们相对安静,没有像在茶楼那样说很多话,我们都是自顾自的吃着,琴有时会抬头看我。还好,我们两个都没有像其它桌位上的客人一样,边吃饭边玩手机。

  我习惯吃饭时吃饭,玩手机时玩手机。做事就得专一,不可三心二意。吃完饭,琴体贴的把纸巾递给我擦嘴。我说了声谢谢,就要起身去结账。琴又说她已经结了账了。我无奈的看了琴一眼。

   回来时,我建议琴乘公交或地铁回去,琴死活不同意,要我载她。路途有些远,平时我骑快点都需要三十多分钟,再加上载一个人,估计要骑五十分钟。主要是我怕把琴摔了。

   琴熟练的坐了上来,像个小女孩一样抱着我的腰,一路上琴兴奋到了极点,问这问那。我有时候回答,有时候装作没听见。快到出租屋时,我说让琴先下来,怕被熟人看到误会。琴装作没听见,我拿她也没办法。

  怕什么来什么。房东阿姨正坐在大门旁的长椅上,手里忙活着织毛衣。房东阿姨老远就看见了我们。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示意琴快下来,我真怕房东阿姨误认为我和琴在交往。

  琴看到房东阿姨,一点也不觉得尴尬,跳下自行车就叫:“妈,我回来啦!”不知为什么,我有些心虚,不过还是像往常一样和房东阿姨问好。房东阿姨看着我,她的目光和平常不一样了,就像我是她家女婿了一样。


  我连忙逃跑了,回到出租屋时,我看到了灵禅的好朋友林。林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脚上一双擦的油亮的皮鞋,最显眼的是他那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十足的书生形象。林正站在门口,我有些高兴,毕竟好久没有见到林了。我问林:“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啊?”她说:“我问了房东阿姨,知道你出去和她儿吃饭去了。也就没有打电话给你。”

  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拉着林进了屋。我给林倒了一杯水,又问:“你在这儿等了多久了啊?”

   “刚来,没有等多久?”林的表情出卖了他。我猜他至少等了几个小时了,因为我刚上楼来时,就注意到了地上的一堆烟头。

   林坐在我经常看书的那张椅子上。我们沉默了很久。我知道,林这次来估计是为了我和灵禅的事。林和灵禅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我出现之前,林一直都喜欢着灵禅,可是灵禅只是把他当做好哥们儿。直到我的出现后,林才认命了。

   林终于抬起头了,沉沉的说:“小初,你就打算这样放弃灵禅了吗?”林的眼神中夹杂着几丝愤怒,像几丝无奈,又像一些无助的喜悦。是啊!我和灵禅分手了,林本以为终于有机会表白了,可是灵禅这么快就订婚的消息彻底击垮了林的最后希望。

  林突然哭了,放声大哭。这些年他所有的失望与爱恋都在眼泪中。经过林的的提醒,我突然意识到灵禅的订婚意味着我的彻底失去。

  林直言说想揍我一顿,我也并没放在心上。林握紧拳头:“灵禅这么好的女孩,你既然放弃了。你知道有些人连拥有的资格都没有吗?你知道灵禅为了和你在一起她付出了多少吗?”

    话到动情处,我也漱漱的流下了眼泪。听着林的不断诉说,我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听完,我觉得亏欠灵禅太多了。

  林终于止住了眼泪,看起来和刚才的样子大相径庭,你甚至不会想到他刚刚才哭过。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哭成这样。在这一点上,我自叹不如。

   林把手上的小半截烟头掐灭,起身说要走了。临走时,林只对我说了一个地址:向阳路二十三号。我刚要开口问什么意思时,林已经走出去好几米远了。

   林走后,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我拿起手机,打算翻看灵禅的朋友圈,可惜她把我屏蔽了。接着我看到琴发来的微信消息:“初哥,谢谢你,今天我过得很开心。”看着桌子上剩下的那几个橘子,我突然想到忘了给琴说声谢谢!我给琴发了信息:“谢谢你上次给我的橘子,很甜。”之后又和琴胡乱的聊了一会儿。

    我躺在床上,脑袋空空的,我把眼睛睁的圆鼓鼓的,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我突然又想看看与灵禅曾经拍过的那些照片。

   打开相册,我一张张的翻看着,每一张都是一段回忆,我每多看一张关于她的照片,我对她的思念就多一分。

  看完整本相册后,我突然发现,我所有的梦,只有灵禅曾看过。

 未完待续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于成都,竹鸿初
    
  

  

    
    
   

   
   
    

    

   
分享:
责任编辑:落拓书生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