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古钟定律

古钟定律
  作者:二月乡村 发表:2018-10-2 13:45:12 等级:4 状态: 阅读:80
  编辑按: 欢迎来守望。乡规民约、约定俗成,是老百姓自己制定的法规。或许人们不晓得国家‘大法’,但对‘家法’心存敬畏。方圆规矩口传心授,是一方水土的典范,满满的乡土味道,赏读,问好。
    家乡村中广场,有棵遮天避日老榆树,水桶般粗的一个枝杈上悬挂着一口古钟。就像电影《地道战》高老庄那口钟。钟内铁链连着一段硬木棒,木棒下垂着一段青麻绳,离地面恰好一人多高,以便敲钟用。
    这口古钟,可不能晨钟暮鼓,更不美妙动听。听参加土改一直当村干部的父亲讲,打我爷爷的爷爷时起,这口钟就挂在这里。唯一一个用途就是救火。倘若谁家一旦失火,第一个发现火情的人,就及时跑去敲钟。钟声,那叫一个响,洪大、清脆而又悲怆,响彻云霄,几十里开外都能听到。“当…当…”,让人心里发凉,头皮发麻!在野外耕田的村民,卸下犁骑上马一溜烟朝村里跑去;在家里劳作的立马放下活计,倾巢而出。不管原来是亲朋好友,还是几代的冤家仇人,钟声一响,都齐心协力扑向火场。
    平时,古钟静静地悬挂在那里。久了,静的人们似乎忘却还有这口钟。
    说来也怪,多玩劣的孩童,上房揭瓦,爬树掏鸟窝,就是不玩钟。村里有个酒鬼宝祥叔,天不怕,地不怕。动辄喝得酩酊大醉,倚着老榆树对村干部破口大骂,只要他稍一伸手就可拽响古钟,发泄郁闷心情,可他没拽过。
    老榆树旁,住着张家,张家有个傻子,两腿软得像面条,两脚向外掰,拄着一根脏兮兮的拐棍,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眼看就要倒的样子。三百六十五天都坐在老榆树下的大石头上。我每每放学路过这里,都要逗傻子玩。我先伸出一个小手指,嘴一撇,表示轻藐。傻子勃然大怒,举起拐棍就打。我赶忙躲开,又伸出大拇指,傻子嘿嘿笑了,乐得鼻涕过河,“特—喽”,又吸溜回去。
    一个炎热中午,人们大都午休。忽然,“当…当…”一阵久违的钟声划破了村庄宁静的上空。人们慌忙跑出来,只见傻子举着拐棍,摇摇晃晃敲钟呐。傻子今天犯什么混?人们诧异。这时,傻子妈张老太太佝偻着腰,步履蹒跚奔到树下,拽响了钟,人们恍然大悟……
    傻子还是每天坐在老榆树下消磨时光。我每天放学只向他伸大拇指了。
    我曾问过父亲,倘若没着火,有人将钟敲着玩会怎么样?父亲若有所思地说:“失掉信用的人,在这个村上相当于已经死了。”是的,古钟在村里是一种秩序,也是一种传承。要求村民维护一条道德底线,那条底线是对生命的自尊。一个社会是有规则的,不是随性而为。任何一种不为集体利益打算的行为,都是自杀行为。对社会有害,也对自己有害。
    离开家乡四十年了,我时常想起古钟。古钟警示我:有所为,有所不为。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