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流芳梦

流芳梦
  作者:纳兰怀宇 发表:2008/9/17 8:57:1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35
  编辑按:有梦就好!
  
  “如果一旦有一天我会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她,或者是她不得不长久地离开我,那么我会怎样的想念她,我会怎样想念她并梦见她,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她也梦不到她。”牧骏曾在梦里无数次的这样说着。
  南方的冬季总是阴雨连绵,一场雨从微观上说可能是要下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是一天两天,然而从宏观上来看那就是十天二十天,总之是下个没完没了。人总是活在冰雨的季节里,但这也不是年年如此的,例如大一那年牧骏的同学就发过“A城的冬季无雨的”的感慨,可是今年就大不同往年了。
  一个多月以来牧骏一直沉浸在期末考试的紧张气气氛中,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似乎生活中没有了空隙,尤其是着该死的天气更是让人增添了几分愁绪,幸好还有格格陪着他,这让他觉得很安慰,这也许就是他的幸福吧,每天都有格格的问候,时时都有她短信的温情。牧骏真的很幸福。
  格格比牧骏大,严格意义上讲他该叫她一声姐,可是他们彼此似乎忘记了这个,他习惯的叫她妹妹,她也习惯的叫他哥哥,她真的就像是他的妹妹,他也真的就像是她的哥哥。
  格格是一个作家的女儿,是一个独身的女人。
  炎热的夏季窒息着江南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这个暑假牧骏没有回家,就留在了学校里面。他找了一份学校指定的工作,进入了校卫队,其实就是护校的,每天没有什么大的事情做,就是在学校里面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因为前一年暑假的时候有外校的同学到他们学校来玩给淹死了,所以学校好象也很重视他们校卫队的“工作”了。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牧骏就捧一本厚厚的书看,找一块阴凉的地方读一次“圣贤书”,说是阴凉的地方,其实到过南方的人都知道,八月的阳光是无处不在的,无色的热波浸透着每一个角落,这其中也包括没有被阳光照射到的阴凉的地方。坐得太累了牧骏就把那本厚厚的书做枕头,做一个春秋大梦。
  这一天的早晨太阳留了很多情面,给了花花草草的一个喘息的机会,一点点微风戳动着湖面,小鲤鱼向外一跳一跳的,然后又把自己抛进了水里,“扑通”一个个圈圈向外不断的扩大,蜻蜓也在也草丛上成群结队打闹嬉戏。牧骏正低着头看那本从图书馆中借来的“枕头”——《廊桥遗梦》,突然一个轻声的道歉滑过他的耳际:“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学校的‘樱花园’怎么走啊?”
  牧骏的学校有座本省最大的樱花园。其实到牧骏的学校来看樱花,根本就不是这个季节,每年的樱花都是在三月中下旬或者是四月上旬才开的,这时候怎么能看到樱花呢?
  “怎么你要看樱花园吗?”牧骏抬头看着她并问。她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眉毛弯弯细,嘴巴点点甜。牧骏的脸有点红,他的目光在这个初次眸面的女子的脸上色咪咪地停了一下,然后转开了。
  “是啊!”她不假思索的说。她们同来的有几个人也都异口同声的这样的回答。
  “可是现在没有樱花可看啊?现在就只有樱花树啊!”牧骏这样说着同时放下手中的书并站了起来。他当时的话语和动作都伴随着一股傻气,女孩子们有一点忍不住的笑,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笑。
  “我们只是以前听说过这里有一片樱花园,也是知道现在是没有樱花可看,不过现在先看看她在哪也好啊,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保不准明年来看呢!而且今天是周末吗?”她一连窜说了一大堆的话让牧骏觉得她说的完全有道理,而且也让他得到了一个今天是周末的时间信息。暑假的生活牧骏根本就不需要时间。每天都是浑浑噩噩地过来的。
  “恩,那也是的,那我就直接带姐姐们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牧骏拣起那本书就走。牧骏想了想自己的年龄再看看身边的这几个女孩子,心想:其实以我的年龄,这几个人里应该是有两个妹妹的。
  “谢谢!”格格向牧骏道谢。
  “你看的什么书啊?”他们边走她边问牧骏。
  《廊桥遗梦》牧骏答到。其实此时的牧骏还一直在回想格格那一连窜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品起来又很一种稚气的感觉,这让牧骏多了一些琢磨。
  “你喜欢文学吗?”格格又问。
  “恩,我是学文学的。”
  “那你也写文章吗?”
  “有的时候写着玩,我那也算不得什么文章,最多只能称得上是东西。”
  “我也喜欢文学,但是我没有写过,我爸爸写,他是作家。”格格这样回答着,牧骏又抬头看看她,恩,还真的蛮有作家女儿的样子的,其实牧骏也不知道作家的女儿应该长成什么样子,也许就是她那样吧。牧骏把姐妹几个人带到了“樱花园”后便要离开,她们向他道了谢,而且作家的女儿还向他要了电话号码和QQ号,还说明年来看樱花还找牧骏带路,这让牧骏很感到兴奋,他觉得人生当中的朋友有很多都是这样不期而遇的。他也要了她的号码。虽然他们有了彼此的号码,但是他们却没有通过电话,就连一条信息也没有发过。这一点也是牧骏早就预料得到的。当然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校卫队里面值班久了,每天看见相同的花,相同的草,相同的水,还有相同的炎热的太阳,觉得整个人的身心都疲惫不堪,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堪还是自己在矫情,总之牧骏觉得自己很累,他要给自己放假。为了使自己放松一点,牧骏每天中午跑去网吧,当然假期的时候网费也不是很贵,在他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微观调控下还是能够勉强承担的,反正也是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放松身心。牧骏想起妈跟他说的那句话:“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苛刻自己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怕花钱”,一想到这,牧骏就觉得更轻松多了,但是转念一想反正自己现在还年轻,吃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还是先调节一下心情吧!上网是最好的娱乐身心的方法了,于是他很心安理德了。
  坐在网吧的椅子上很舒服,QQ上显示了一个新名字:雁儿在林梢。牧骏自己心想:怪了?这个人从来没有见过啊?是什么时候加的呢?是她加的我还是我加的她呢?想了好一阵终于想到了,这个人可能已经加了十几天了,就是一直没有看到过,原来自己在跟格格互相要了QQ号子以后的当天晚上就加了她,可是这么多天没有看到她也就渐渐的给忘了。
  “你好啊!姐姐”牧骏主动和格格打招呼,
  “恩,你好!”格格也习惯性的回答着,
  “姐姐还记得我吗?”
  “记得啊,你给我们带过路吗!”
  “呵呵,姐姐的记性这么好啊!”
  “你怎么总是叫我姐姐啊?我有那么老吗?”格格用两个问句,很稚气的问牧骏。
  “呵呵,那到不是啊,姐姐很年轻而且也很漂亮啊!”
  “呀!还叫姐姐!”
  “哦,对不起啊,那以后我不叫姐姐了,那就叫妹妹吧!”牧骏开玩笑地说。
  “呵呵,那好啊!不过以后还要你带路看樱花呢!”
  “恩,没问题,明年樱花开的时候你就来吧。”
  “你在干吗呢?就是在聊天吗?”格格又问牧骏。
  “我在发文章呢!写了点东西就发到网上去,自娱自乐吧!”牧骏回答到。
  “你太谦虚了,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了,别人不行妹妹还不行啊?”牧骏又半开玩笑的说。牧骏就是这样的,平时在同学之中也是如此,总是一副幽默风趣的样子,内显着平和。他把地址发过去给格格,她看了半天后说:“写的不错啊!我蛮喜欢你的文字的,我写不出来,我爸爸写,他是作家。”
  “呵呵,妹妹抬举了,玩玩而已”
  “能把爸爸的文章给我看看吗?”牧骏接着说。
  “可以啊!”她回答着并把地址发了牧骏。牧骏一看到标题后就知道是一部长篇。他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要值班了。他说:“我现在要有事了,爸爸文章的名字我记得了,我下次再看吧!”
  “好的!”格格很简单的回答。“对了上次那么匆忙,我们虽然留了号码,可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方便说吗?我叫王牧骏。”牧骏又补了这一句。
  “你就叫我格格吧!你的名字熟悉又少见噢!”格格回答并说。
  “呵呵,是吗?好了下次再聊,我真的没有时间了,再见!”牧骏关掉了窗口。以为格格还会说声:“再见”,可是等了一下,那端没有任何反映。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牧骏也见过格格几次,有时候说点什么:关于他的文章,关于爸爸的名气,有的时候就只是打个招呼彼此问候一下。
  开学了,牧骏读大三。想想自己的人生,他常常觉得真很丢人,都二十四岁了还读大三,这让他一直都有一种挫败感。同学们都纷纷的返回了学校,有的满面春风,就像是在来时的路上拣到了一百万似的,有的则愁眉苦脸,一定是在家里没有过够暑假,或者是来了以后就发生了感情突变,总之就是不很顺心,这在大学是经常上演的剧目,再或者就是走的时候老爸没有给拿很多钱——上个学期欠小吃部的钱还没有还呢,这一切的一切让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开着不同的脸花,千姿百态,争奇斗艳。牧骏依旧是走进网吧,这是他校卫队生涯的最后一天。他心想今天要有一个历史性的结束了,在以后的岁月里,也要偶尔的想起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暑假,他过的很无聊,而又充实。
  “妹妹怎么又在上网啊?”自从上次和格格开过玩笑以后,牧骏就没有改过对格格的这个称呼。
  “是的啊!你不也是一样的吗?”格格回答并问道。
  “呵呵,恩,是的咯,不过也许我以后不会经常上网了,我要开学了,没有时间啦!”
  “噢?这样啊”
  “恩,是的,大三了,还不知道忙不忙呢!”牧骏说。
  “你有写新的文章吗?”
  “恩,写一些短的,模仿元曲写的,就是学学吧!”
  “噢,我不懂元曲,不过能给我看看吗?”
  “可以”牧骏把自己写的一支曲子发给了格格,
  “最近你好像经常上网啊?”牧骏接着问。
  “我心情不好啊!”
  “怎么妹妹心情不好,谁欺负你了啊?我揍他。”
  “呵呵,你还真觉得我比你小啊?”她没有正面回答牧骏的问题。倒是调侃的问了一句这样的话。
  “不是的,我想让你高兴吗!”
  “恩,也许你是好心,也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心情总是不好”
  “那妹妹肯定是心里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了,解不开了。”
  “也许你说的对,可是就算是有又能怎么样呢?和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恩。说实在的,我还真的帮不了姐姐呢!”
  “等一下,我接电话”格格说。是格格的朋友打电话给她的。叫她一起去吃饭,她说要下机了。
  “妹妹心情不好我晚上打电话给你吧!”牧骏赶紧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好啊,看我有没有时间吧!”说完格格就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奇遇都会成为一段爱情,不知道是不是每对不相识的男女偶然相遇都会有一段因缘,不知道露水情缘是不是都不那么可靠,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爱情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但是牧骏跟格格的爱情确实就是这样发生的。这一对男女有了有个无形的纽带。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牧骏拨通了格格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青翠悦耳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处女子的歌唱,很甜很甜。
  “你好,那位?”
  “你好,我找我妹妹”
  “哦,你啊!你还真的打来啊”
  ……
  这是牧骏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格格的声音,好听。她的声音尤美。这让牧骏感觉很好,很亲切。她说牧骏的声音很有磁性,就连她们第一次面对面的对话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声音是那样的好听。牧骏有一阵阵的脸红,可是这些格格是看不到的。
  这一次牧骏和格格聊了很久,聊格格的出身,聊她的恋爱,聊她的工作,聊她的爱好,牧骏一件一件的从她的口中得到他问题的答案,她一件一件的从牧骏的口中得到他的问题,似乎他们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把彼此当作了阔别多年的挚友,彼此倾诉着无限的往事。时间滴答滴答的在露珠中闪过,牧骏没有注意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钟了。他想格格一定也应该累了。
  “哥哥看我与我们第一次见面有什么不同吗?”
  “恩……妹妹又变漂亮了很多。”不知道事情过了多久。牧骏和格格就这样频频的通电话,总有说不完的话要说,总有一些说过的话还需要重复。每每和格格说电话时牧骏都把她当做妹妹一样听她的倾诉,听她的故事,然后自己就像一个智慧的哥哥一样给她分析,给她讲道理。其实他们彼此都知道,明明他说的这些道理格格自己也都明白,可是格格依旧是不厌其烦的听牧骏讲,也许有些事情经过了却对它仍然依依不舍吧,想在回忆中找到一点让人欣慰的东西。再也没有这种感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了。
  十一月十一日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光棍节”,而这个日子是牧骏第二次见到格格的日子,然而这却是两次完全不同意义的相见。
  十一月的南方并不冷,晚上的空气格外显得清新,或者是今晚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格格站在静静的夜空下仰望星星,就好像天上的星星在和她说话一样,她真的像个孩子。牧骏也这样想过。
  “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是在那里吗?”格格问。
  “记得啊!我还答应妹妹明年给你们带路看樱花呢!明年你一定要来啊!”
  “看情况吧,我尽力,哈哈!”
  牧骏抱着格格坐在草地上,静静地吹着风,她那孩子般的眼睛总是注视着天空,在路灯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又好像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把该找的东西找到,而只是试探性的看了看,来测试一下自己在黑夜里识别情人的能力。此时的她已不是电话那端时而成熟老练,时而沧桑坎坷,时而侃侃而谈,时而又滴不成泣的女人,她现在就是牧骏的妹妹,真正的坐在牧骏怀里的既听话又可爱的妹妹。就是这样的简单而又单纯,这就是牧骏大学中的又一次恋爱,或者说是又一次因为奇遇而得的恋爱。他曾经迷茫的找不到自己,像很多年轻人一样,为了莫名的希望而感到无限的痛苦,想寻求慰藉却又总是格格不入。假装的衔着烟,以为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看破红尘的智者。今夜他的智慧有了更大的提高。
  抱着格格入睡的那一刻牧骏又听到了他的祖先那远古的呼唤,于是他成了一头没有驯化的猛兽,似乎肆无忌惮就是他的本性,其实这是所有人类的本性。尽管牧骏和格格都感到快乐,可是她仍然说他有点儿不知道心疼女人。也许格格说的是对的,在牧骏自己的印象中似乎有另一个女人也同样地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算命先生说牧骏“命犯桃花”,他起初听了之后还很高兴,以为这是一件好事,他知道他的一生将会有很多可以跟别人媲美的爱情,或者是有很多可以和别人炫耀的女人。但是牧骏的妈告诉他说;这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这是说他会有桃花劫。这有点让牧骏感觉紧张。如果两者都是唯心论者的观点!那么他宁愿一百次一千次的相信自己的幼稚的想法。到现在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的情感路程将会有多少坎坷,将会有如何的结束。
  “哥哥,你要回家好好过年,我等你回来。”
  “恩,妹妹我会想你的,我会打电话给你。”还有两天牧骏就要踏上北去的列车,那将是一个漫长的旅途。这两天格格都一直陪着牧骏,她不想离开他,他也不想离开她。可是没有办法,团圆年团圆年,牧骏怎么能够不回家呢?更何况他暑假已经没回家了,就算是做儿子的真的不想妈,真的不孝顺,可是也应该知道妈是怎样想儿子的啊!
  格格买了很多东西,很多好吃的东西,包括他们俩这两天吃的和牧骏在路上吃的。她总是想的那么周到。三个月以来每次她到牧骏这里来都会买一大堆好吃的东西,他们就一整天一整天的不出门,就躲在房间里面过“神仙日子”——格格每次都是这样形容的。他们总是有好多的话要说,就好象吃一顿饭都会耽误他们的一次重要的会谈一样。平时没有见面的时候他们就通电话,每次都要说到电板“发烧”才肯罢休。而见面的时候呢还是依然如故。他们谈格格曾经正当妙龄时的一次车祸,那让她失去了很多自信,格格是一个很爱漂亮的姑娘。牧骏隐约的看到在格格额头的一角上有一个小小的疤痕,但这不足以减少她的半点美丽。他们谈她失败的爱情,她一心一意的跟着一个男人,可是最终她却发现他不过是一个好吃懒做的败家子。谈到她伤心的时候她流眼泪,谈到她开心的时候她也流眼泪,生活就是这样恩赐一个人也折磨一个人。
  三个月,牧骏几乎了解了格格的全部,他知道她的心理有多苦,一个在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一连窜的人生遭遇和感情波折,她都好象常人一样挺了过来,可是这将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也许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牧骏没有经历过这一切可是他却已经感觉到了难过,因为他正深深地爱着格格。
  从开始他们差不多是十天见一次面,后来就是七天见一次,再到后来他们每隔三天或者是四天就要见一次面,这是一种加速度式的爱情。牧骏和格格就沐浴在这样的甜蜜中走过了他们的爱情三个月。三个月以来他们从未因为任何一件事情而有过摩擦,似乎在他们之间就不存在任何的不统一,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妹妹你等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就回来。”牧骏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对格格说这句话的,有些犹犹豫豫,是离别的痛苦还是等待的辛酸呢?她还能等他回来吗?尽管他说了这句话,可是他们的承诺就是一年,那么一年后他又将怎样的面对它,没有责任的他有理由让她等他回来吗?现在爱着他的她有理由等他回来吗?他们的爱情能够像说好了的那样一年后结束吗?他们曾经互相承诺只相守百分之一个世纪,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不可能,所以他们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这个事实又是怎样的没有责任和让人心疼。
  “哥哥,这个送给你带!”格格手里拿着一块“玉观音”。
  “谢谢妹妹,其实我只要妹妹的心就够了!”
  “男带观音女带佛,我要保佑哥哥永远平安幸福。”
  此时的牧骏真的不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他只能知道格格是爱他的,至少现在是爱他的,他还能有什么要求呢?他只有在心理默默的感谢她,感谢她的爱,感谢上苍能让他们相遇。
  这鸟儿都叫了!“牧骏自言自语道。整个这个晚上他都没有入睡,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总之他听到了外面的鸟的叫声。
  “是啊!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叫些什么?”格格接着哥哥的话说。牧骏一直以为妹妹已经睡了,他那里知道他在夜里的无数次翻身怎么能让妹妹安心的睡觉呢?
  “怎么?妹……妹……你醒了?是我把你吵醒的吧!”牧骏吞吞吐吐地又忐忑地问,他之所以吞吐之所以忐忑是因为他不想让妹妹休息不好,他更不想是因为自己而让妹妹感觉到太辛苦,因为他知道他本身可能已经是妹妹感情上的一种所累了,他不能再给妹妹增添任何的负担。
  “我一直也没有睡着!”格格轻描淡写地说。
  牧骏和格格是一对爱人,他们在一起已经五个月了,这五个月以来他们把爱情发挥到了极至。在这之前的一个多月是他们分离的隔世。牧骏还在读书,是一名大学生。格格像社会上其他的女子一样:工作,生活,偶尔的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日子过的既充实而又空虚,找到一种感觉然后又丢掉一种感觉,在人生的道路上走过来,经历了很多别人经历过的,也经历过很多别人没有经历过的。
  牧骏寒假回家一个多月,他们有一个多月分开的时间,这是牧骏返校后第二次见妹妹。格格不是牧骏的妹妹,他们是一对爱人。
  金黄色的路灯把光透过窗帘投射到屋里。地板上有树晃动的暗影。一对男女就这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谁都没有入睡。
  “哥哥,这两个星期没有见妹妹,你有没有想我啊?”格格娇滴滴的问着哥哥,手不停地向上拉着被子,好像害羞似的要躲起来。“想妹妹,我怎么能不想妹妹呢!在这里我除了学习就剩下想妹妹了,就连偶尔看到一篇感人的言情小说,我都会想当然地把我和妹妹想成是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然后在梦幻中进行我们的爱情。”牧骏为了向他的爱人表达爱意一连窜说了一大堆的话。格格点了一支烟放在了牧骏的嘴上,这时已经很晚了,牧骏好像还是没有睡意。“扑哧”火着了,格格缓慢地点燃了另一支烟,然后很自然而又不太娴熟地放到了自己的嘴上,它点烟的样子显然她有点累了,昏暗的灯光下明显她已经有了睡意。他们到现在已经疯狂地做了两次爱,看到哥哥那精力旺盛的样子格格终究没有说:“我困了,哥哥。”
  牧骏在万里以外的家中不知道曾经多少次在梦里与妹妹重会,他总是把那种相见设想成一次婚礼:新娘漂亮大方,根据家乡的习俗新娘一定是穿着红色的旗袍,既高贵而又典雅,新郎风度翩翩,穿着黑色的礼服,在热闹的人群中彬彬有礼,新郎总是习惯地向新娘点点头,然后彼此笑笑,好像意会着什么其实又什么都没有说。由于上一次见面太匆忙了,牧骏好像有很多话还没有来得及对自己的妹妹讲,他想告诉她他是多么的想她爱她,可是时间真的是太匆忙了。这回牧骏决意要和妹妹说点什么,可是当他转过头再看妹妹的时候他发现原来妹妹真的是累了,于是他温情的说:“妹妹困了,我们休息吧!”
  “好啊!哥哥”,格格很小声的回答。两个人都准备要睡觉了。
  谁知道牧骏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他有牙痛的习惯,每当心里有事情的时候就会无端的牙痛,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高考会让他牙痛,想家会让他牙痛,考试不及格会让他牙痛,此时他是为了妹妹而牙痛的。扔掉妹妹为他点燃的那支烟他便开始牙痛了。他不知道这支烟他还能吸多久,他不知道这个为自己点烟的女人最终将以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和自己结束?他翻来覆去一个晚上也没有睡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鸟儿依旧在叫,不同的是这叫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清脆。刚才是一只鸟在叫,现在是一群鸟在叫。
  “哥哥,这些鸟总是在叫什么啊?”格格很天真的问。
  “这个吗?”牧骏迈迈关子说:“春天是个发情的季节,万物都从沉睡中醒来,他们都开始为寻找自己的伴侣而忙碌起来了。第一个叫的鸟一定是只雄的,他想用他的歌声来唤醒和打动他的心上人,没想到旁边的小伙子也学着他的样子叫了起来,就这样成了一个大合唱了。”
  “原来是这样的啊!”格格又调皮地看着哥哥。
  “妹妹我也想为你唱支歌!”牧骏说着便把唇贴到妹妹的樱桃小口上。街上“热豆腐”的叫卖声从他们的耳边经过,他们谁也没有听到。
  窗外的樱花在这个宁静的早晨无风自落。牧骏梦见自己和格格坐在樱花树下,感受那飘落的瀑布,粉红色的浪漫,甜美但也含着淡淡的忧伤,有一种血色的冰凉。凋谢总给人一种难言的痛苦。人间四月芳菲,流走了岁月,流来了爱情,这是个恋爱的季节。牧骏紧紧的握住格格的手相拥着落满樱花的温床,这仿佛就是人生的一场梦。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