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诗歌观点 >诗随笔 | 琉璃姬:涂鸦诗的诗意肌理

诗随笔 | 琉璃姬:涂鸦诗的诗意肌理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20/7/3 12:48:3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4
  编辑按:有特色的“理论基础”,有特色的诗意表述。

  习惯把自己写的分行称为涂鸦诗,并不是因为谦虚,而是再没有比涂鸦更准确的词语来概括个人的写作理念,涂鸦不是一种新的诗歌流派,只是个人形成的写作风格,文气,创意。虽然十分小众,但也是有我自己的想法和十多年尝试与创作经验在里面。我有每年写一篇诗歌随笔的习惯,把自己每年在诗歌创作上的体验与经验记录下来,如果多年后能对后来的民间写作者有一些参考性与读物的趣味性,或者思考,那么写作与分享就是不种一种浪费时间的生活方式,我愿你我和得来。
  
  涂鸦诗仍在自由诗的范围内,借鉴过学院诗歌也保持着知识趣味性写作,却是一种有想法的民间诗歌体创作,我将多种写作概念融合在一起(下备注有)构成了涂鸦诗写作的繁琐,复杂呈现,我认为创作诗歌不是一种服务本质,也不是文案的写作套路,而是热爱,一种祭献,一种纯粹,一场生命的仪式与接近高贵的生活方式。服务的部分我担任编辑时已经脚踏实地在做,诗歌就应该止于自由语言,不进行道德绑架,审美设限,也没有意识形态,如这个星球上有7000多种语言与修辞,有无数种审美理念,我们不会去划分中国化学,巴西物理,意大利美术,韩国散文……诗歌的时代性应是一种多元,包容的呈现可能,甚至我觉得也不该分民间诗,官方诗,学院诗,农村诗,城市诗,网络诗,刊物诗……这是一种阻碍中国诗歌发展,落后的人文意识形态,这里只借随笔呈现一个视角,没有话语权,不聊也罢。
  
  我的创作只有美学理念与思想体系的不同,接受有流派之分,而中国是我们的国籍与地理概念,好的诗歌应是世界语言,通往语言的边境,这是涂鸦诗的基础:语言自由,原因下个段落我会说明。所以我创作时首先考虑的是我自己的想法,才考虑环境与读者群体。你可能觉得我自以为是,可涂鸦就是一种独立的,与当下大部分诗歌类型模版都不相符的分行写作,没有标准与模版,已经突破了限制性的词意使用,个人辨识度强烈,首先是自己的,然后才是读者的,属于通道性质的写作,十年前我说是一种生理需要,当时涂鸦诗还没有成型,只是有那样的思考,说法比较前卫,十年后的今天来看,也可以这样表达,与趣味性的写作是不同的,即“我想写出来”在这样的生命基础上去完成一个作品。
  
  因此涂鸦诗拒绝被大多数统一,也不会按照读者,编者喜欢的主流审美来进行,对于好的诗歌,我虚心阅读,收藏,学习,借鉴。诗人的灵魂都是一样的,可思想与呈现的理念是不同的,以存在(当下,唯心)为基础,作一种袒露,输出的诗意,我会较少使用当下主流的灵介质诗意(有时候也会使用)我认为自由诗人的诗歌着重于呈现思想性与建造性,能不使用隐喻最好不要使用,诗意可以是看不见的,分解物质表面后所呈现出的灵介质(虚拟)也可以是由生态与其物理结构内涵构成的脑洞(事实)这两种诗意都可以呈现事物的本质(抵达本来面目),一种是气态的,一种是液态的,如你身体里的血液,如大陆上可视的江河,而涂鸦这种作为街头,公路,巷陌,室内的文化,本来就是一种草根的,个体的,前卫的,率真的,民间的,但又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呈现,可以是象形文字,可以是动词,单词,音律性,可以是笔画,可以是数字,可以是名词与形容词,可以是肾上腺素,巴多胺,可以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随时随地拿出手机就可以记录灵感与素材,绚烂的思想与情感画面具象,其呈现与表达规律就是一种强烈的肌理和覆盖,带有标记,记录,图像,文字,艺术与人文的本真或者抵达,这种美学概念十分符合我的创作理念。
  
  “汉语是大地词语,所以随物赋形。”
  
  
  2020.5.7 琉璃姬笔
  
  
  涂鸦诗创作使用过的概念:白描(口语)后现代(喻象性口语)现实主义(记录性文本)超现实主义(不受限制的自由想象力)节制性抒情(受力)破坏性(发力,来自自白派的袒露,宣泄,暴力性,灵性美学)反向(从自白派诗歌中感悟的写作风格)思想性(知识体系)生命力吟唱(从海子诗歌中借鉴,在行吟诗与长篇时使用)生态呈现(粗糙可触感)真言(平易,当下,直白,从废话派里借鉴)意识流(心理学写作法)凝练(口语诗歌中借鉴)少量修辞(传统学院散文诗中学习)碎片(涂鸦诗特有肌理,对意识流进行阻断,转折,产生断开,覆盖与层次,就好像画涂鸦随性一笔又一笔,不连贯,把语言破坏出一个又一个碎片,片段,再进行诗性的整理与建造,激发突破语言的审美与趣味)燃烧(主情感)悲悯性(道德层面)
  
  涂鸦诗主张:独立,纯粹,自由,真言,呈现,破坏,建造,探索,唯心。
  (也有部分浪漫主义散文诗歌与三四行微诗不属于涂鸦写作部分)
  
  
  帖五首比较能被读者接受的涂鸦诗,都不属于我的代表作:
  
  
  《瓢虫贺年卡》
  
  我穿过,一滴眼泪熄不了的明火
  又一年,泄压阀口哨的肱二头肌,领带盒子装着美瞳
  韩国人的平眉毛,像两行俄罗斯方块,躺平,消除
  体面人的年终盘点,咯咯喔!
  赫耳墨斯炼金术,瓢虫能不跑?
  一只瓢虫看胎记,善恶数点,一星,两星
  看看他背负着独自,被抽屉和妓女忽略
  利于人就是益的,不利人就是害的
  边沁伦理学,瓢虫能不跑?
  新年到了,瓢虫还能跑哪去?
  在你的领带盒子,在你的抽屉里,在你躺平的床上
  瓢虫在冬眠,瓢虫在做梦,在数你我壳上的星星
  
  
  《天方夜谭》
  
  一粒种子,全无生命特征
  不是杰克*那一粒,漫无目的
  进行恐惧栽培,它存在只是遗传
  刮风,劫持,如恶灵,津津乐道
  嚼碎古老的口腔,欺骗人体与单细胞
  它有造物者的DNA,变化无穷,畅通无阻
  亿年刻度,带着恐龙的绝望繁殖幽灵
  
  它的生命不是人类定义的生命
  它的思想不是人类定义的思想
  比蝼蚁微小,比暴力终极,无所谓道德
  不吃不喝,不朽不灭,涵盖人类所不能理解
  的方法与犯罪,投宿于旷野中的独木或肉身
  它不听取真实或者虚假回音,以媒体为仆裙
  它的存在已超越巨人与豌豆,复制万物共享
  在鸟的胃里睡觉,在熊的肺里祷告,写下遗嘱
  在难民的飞沫与血管中,重重的关上门
  
  2020.2.24
  
  *格林童话《杰克与豌豆》
  
  
  《苹果汽水》
  
  它的绿是染色的,像灌木枯死
  取一勺,老寡妇,伸出舌头,露出头颅
  砸吧嘴,杀掉一只苹果,削皮,笨孩子
  一个瓶子的皮连着工厂,用机器写完作业
  它的户口是农村人,那些泥土长出绿色
  冒着泡泡,有气体,有可能要远行
  在城市长大,面试通过,搁在购物车
  摇一摇“嘭”一声,没有人会因此
  受到伤害,500毫升,196千焦
  足够闭上嘴巴,在人造甜的露水里
  经过小时候,盖上被褥,顺着一道黑光指示
  回到出生的地方,与流泪无关,石斑痕
  一根老骨头,摇摇晃晃,摘除几个甜蜜的胃
  
  2019.11.9
  
  
  《橡皮泥》
  
  小小的怪物,你像谁
  地球的白银时代,你可以被捏造成
  霸王龙,史前狰狞的前肢退化系
  来自1956年,蘑菇头大作战
  八零后打开加工车间,循环使用
  飞船,砖块,含着小兽的咬合力
  将清洁剂捏造成为虚构的快乐
  人设,物质,爱心与污点
  
  你落后了,小学生,中学生不断重复
  那种捏造,想象成为狮身人面的继承人
  比水泥可靠,比源代码安全,比梦想实际
  不能表现出,失望或者悲伤的面部表情
  含有巨大的挤压,游戏的面目不过是
  成为可塑与不可塑的一团废弃橡胶
  不被承认,张开嘴巴不像摩艾
  无声的,逼真的,巧合的,破产的
  
  2020.1.19
  
  
  《土星,饮下寂静,薄冰》
  
  米酒,在时间的谩语中沉默于褐赭色
  以火,以愁红,悲合,以血肉之躯
  聆听人间猛烈,聆听罂粟含苞
  星河增益,绸缎打结,人心藏着深深的朦胧
  
  那些麦芒难以磨灭,即便是
  米酒浑浊,河水清冽,找片火树银花
  也将在黑夜中独自熄灭,独自点穴
  倘若,掏一把身体的幼虫,及时行乐
  
  我看见,你看不见的山脉,鹰葬身于此
  破晓,曾经的心被蒙蔽,被颤栗,但星霜散尽
  
  我看不见,你看见的返光,世间的参照物瘦小却嘲弄我
  从影子撕下一条幼蛇,一串提子,一阵无中生有的轰雷
  亲近我独白,独浅,一撇,势如累卵
  ——枯干莫不如没入万物薄凉
  
  (注释:土星在神秘学中象征阻断,过去,障碍)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