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天堂,究尽还有多远

天堂,究尽还有多远
  作者:杨风 发表:2009/3/29 1:15:5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89
  编辑按:无论天堂有多远,既然分手了,过去的一切就让它随风飘散。年轻的岁月曾有过美好,也让它停留在那一段。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可是,结束就是结束,相信分手快乐,之因为,往后的日子有更多幸福的可能。
  
  第一次认识,我23,她27,我和她相差4岁。她说,你应该叫我姐姐。
  我嘟起嘴,一幅很不屑的样子。23与27之间只相差4岁,但事实终究是事实------老妈晚生了我4年,这不容置疑。
  的确,我应该叫她姐的。
  我们恋爱了,正如她先前所说的一样,年龄不是问题。她时常帖过来,坐在我腿上,叫我弟。那时我会心急火燎地把她拥进房间,在房间里我们互相脱着彼此的衣服,野兽一般地吻。这种乱伦似的亲蜜曾让我兴奋了许久。
  我喜欢这种姐弟恋,奇怪的是,我意然喜欢。
  人都是这样的,习惯之后就无所谓了,我认为。
  当女友即像亲蜜的爱人,又像姐姐对待弟弟一样呵护的时侯。当她在床上一榄无遗地显露出她性感的身材时。当她尽情地叫唤着,弟,快……,再快一点的时侯。这种乱伦的感觉真的好刺激,简直让人兽性大发。当她无尽温柔地依偎在你的怀里,撒着娇,吵着要你亲她时,你的大男子主义可以体现得完美无遐。那样的情景,那样的宠爱,决对应该是无条件的。
  这只是我们之间最甜蜜的回忆,当我们一起手牵着手,逛着商店。走到脚发酸,却啥也没有买,这时她悄悄地在你耳边说,看来还是姐姐好吧,有了我啥都省了。
  我感到知足。
  的确,她在生活方面还是比较节检的。她真的很懂得执家,生活上的事都是由她来照料。她把我这个相对比较懒的人,照料得衣冠楚楚,难怪同事也经常夸我说,找老婆就应该找这样的,我幸福地笑笑。真的,这种感觉很满足。
  我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像现在这样过着。也许不久后,我们就会走进教堂,在牧师的指异下,说出,我原意。三个字。之后我们会添一个宝宝,可能是男的,也许会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也许……。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不过这种感觉挺让人呃意的。
  有时侯还是挺想和柔组进一个家庭的。女朋友终究是女朋友,还没有结婚。婚姻法上还无法证明我与柔之间有确切的关系。结了婚可以离婚,而离婚的人还可以再婚,相对恋人之间,那种长久性似乎就被打了折扣。恋人之间终究缺少那股夫妻之间的保障性。
  
  故事也终究没有那么完美,老天跟我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
  单位体检的化验单,几天前以经出来了。癌症晚期。医生说,我只有半年的时间。于是我把自已关在房里好些天,最后还是敲开了她家的门,这个曾经熟悉的房间里,有我最爱的女孩,有一个叫我弟弟的姐姐。她开了门,开心地拉我进去,说是要告诉我一件重大的事情。
  我们结婚吧,她很认真地对我说。
  我犹豫了……。
  “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尽量控制着自已情绪,使自已表现得更坚绝一些。
  “哦……”她似乎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当她终于缓过神来,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我扶着她的双肩,使她能够正视我的眼睛。
  “听我说,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努力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说什么……?分手?你……在开玩笑,对吗?”她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无力的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我不爱你了,希望你明白。”
  “为…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看见她的眼角有泪。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给我个理由好吗?”她猛的抬起头,含泪的双眸压迫着我,使我不敢注视她
  “恩…这个…,我爱上了别人,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累,我不想拿你的终生幸福开玩笑,我不能这么对你……。”我显然是心虚的,在欺骗她,同时也在欺骗着自已。我发觉我越来越不能控制住自已的情绪。
  “你爱上了别人?是谁?她比我好吗?为什么之前你不说累,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的心里更加难受。说真的,我真的不想这样的。可是我能做的只有让她对我死心,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她了,我希望她能幸福。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我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她能说些什么。
  “我恨你,你滚。”她绝望地吼着。
  什么叫欲哭无泪,此刻的我终于知道了。
  那一刻,我心碎到谷底。
  她没有再说什么,双目含泪,静静地站在那儿,我发现她的身体在发抖。我能听到眼泪滴落地板,发出凄凉的声音。
  她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对她来说,这太突然了!
  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没有再停留,走出大门时,我转过身,问她,“柔,天堂美吗?”
  她低着头,依旧沉默着,唯独眼泪在滴淌着。
  我就这样走了,每迈出一步,感觉自已的腿都在颤抖,这次分别也许注定我与柔天涯永别吧。
  我无语地望着天空,看到眼泪划过天国。
  天堂是什么颜色,我,很想知道……
  我默默地低着头走着,看到眼泪渗落苍茫大地。
  地狱有几层,我想不久之后,我就会知道了,
  
  柔有了新的男朋友,比我大了许多,听说家氏很好。她常开着他的宝马750,出现在城区各个角落。还经常出入一些相当奢移的场所,过着富家太太的生活。
  也许她只是想用金钱来麻醉自已,也许她已以经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方式。
  可是这些,现在跟我有关吗?只要她幸福就够了,我安慰着自已,尽量使自已不那么难过。
  天堂是什么样子,我想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和柔分手后的一个月,我没有再去医院。我讨厌那个地方,是它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痛苦。也是它让我体味到,从天堂一下子摔到地狱是什么滋味。更是它让我时刻都记得,我是个数着日子活着的人。
  我不想在接下来的时间,呆在那张冰冷的床上,面对着那些白衣天使们,嘟促我该这样,该那样。看到她们我会忍不住思索——天堂是什么样子。
  柔终究是不知道我得病的消息。
  在决定分手的那一天,我辞了职,没有告诉同事具体的原因。同事知道我和柔分手后,都面带可惜的样子。
  是啊!柔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啊!
  可是,没有可是了………我想。
  一个人的日子,终究是会感到孤单的,由其像我这样等死之人。
  生活是什么,也许就是等死吧,我想。
  我还是不习惯一个人的日子。也许我只是不习惯呆在这个曾经让我无比满足的地方。因为这里存储着太多美好的故事,因为这里写下了许多深刻的回忆。我怕,我怕我会想起太多的往事。我怕我会忍不住告诉柔真相。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怕我会突然害怕起死来。
  终究是要离开这里的。
  我以经决定了。我想柔会有属于她幸福的生活。
  而我……。
  而我终究要去面对那一天的来临。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什么叫做万念俱灰?踏上南下火车时的我就是万念俱灰的。
  我选择了离开这座城市,我以经决定,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坐上火车的那一刻,我从怀里掏出柔的相片,望着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心一阵阵疼痛。这个熟悉的城市,从此将在我的思念中渐渐死去。而我也即将在这火车的终点,度过我剩下的佘生。
  活着是为了什么?
  也许还是为了等死吧!
   
  在普通的故事里,故事到这就以经结束了。人们自然会以为,女主人公幸福地生活着,而我还是没有躲过命运的宣判。
  对不起,这可能是你们想看的,却不是我想说的故事。
  我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叫海南的城市,那里很美。
  安顿好住处之后,我躺在地上,痴痴的笑。
  很快就会将一切淡忘,也许在某一天的黎明,我就再也不会睁开双眼。
  我就这么痴痴的笑着,房间打扫得很干净,我把柔的照片挂在床前。
  照片上柔开心地朝着我笑着,那笑容好甜,好美……
  看着那张熟悉的笑容,想着曾经幸福的日子,我终于控制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
  这样一晃过去了三个多月,我的身体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状况,我以经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我想我很快就要带着所有的思念离开世间,离开我最爱的人所呆的地方。
  我把自已关在房间里,尽量不出门,也不与人接触。我想静静地死去,无声无息的,所有的无奈与思念都慢慢地隐没。
  我也依旧会常常梦见,柔推开门,轻轻地朝窗前走去,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然后柔转过身,朝我温馨地笑着……。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柔了。
  时间,就是这样慢慢过去的。她的照片依旧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每天我都会呆呆地望着照片好久。
  6个月后,我的身体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确切的说我还活着。为了证实生与死的确切根据,我还是上了趟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后,医生一脸惊讶地告诉我,
  我的癌症消失了,她说这简直是奇迹。
  “奇迹?”我怀疑自已听错了,又重了一句。
  “是的!”她很肯定地说,还说了一些什么,医学的角度上什么。总之我一句也没听明白。
  我只知道,也肯定了医生的话,我不会死了,至少不会是因为癌症而死。
  “奇迹。”我又重复了一遍,好像是在问自已,好像又在问医生。
  医生看我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疑惑地看着我说,是的,你可以走了。
  谢过医生后,我没有再说什么。
  从医院出来的时侯,沿着桥头缓缓地走着。奇迹?什么是奇迹?这算什么和什么?这简直是造孽,我用了半年的时间来接受死亡的到来,而如今却突然重生了。我应该死的,至少当时唯一的反应是这样。这样对于之前我放弃柔,可以有个心安理得的安慰。
  而现在,这算什么?
  我感到悲哀,好无奈。
  我突然想到自杀,可面对高高的钢筋水泥的桥柱,我还是犹豫了,也许我还是怕死的。可我又找不出理由来告诉自已,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如今我依然无法将柔从我的记忆里抹去。我好思念她,好想她,好想现在飞回哈尔滨,告诉她我爱她,告诉她一切,一切的缘由。
  可是我还是犹豫了。
  我能吗?
  她真的可以回到我的身边吗?
  我终究没有找到说服自已的理由,她可能以成为人妻人母了吧。
  事实上,我,成了一个真正孤独的人。先前在接受死亡的到来时,那种孤独有时侯或多或少还带着点豪气,而如今,思念与无奈的孤单,它会将我全部身心摧毁。
  这算什么?
  爱又在哪里?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无语地望着天空,再也没有看到眼泪。
  天堂是什么颜色,我,还是很想知道……
  我极疲惫地走着,看着苍茫大地。
  地狱是什么样的感觉,我知道了。
  
  我最终没有再去哈尔滨,也没有再见到柔。我在海南呆了有些日子后,便在市区一家商场找了份收入较稳定的行政主管工作,月薪2500。
  接下来的日子,是空虚麻木的,漫长的等待以经谈不上什么激情了。我每天都重复着同一件事,等待,还是等待!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上班下班。
  日子不温不火地过着,我竭尽能力为商场做好每一件事。在处理问题上一项本着工作第一,情感第二。也正因为这样,由于工作突出,我很快我便被提拔为商业部经理。可是我也落下一个没有情感的人缘。
  生活就是这样,所有的好事都不可能兼得,至少在做每一个选择时,都会有利和弊,重要的是你取决于哪个!
  我没有再谈恋爱,或许应该说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走近我。商场里的员工都尽量和我保持距离。她们每天都能看到我冷酷的面孔,在单位里,我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除此一概不谈,也没有过多的与她们交流。我把自已封在自已的情感世界里,一个人哭,一个人笑。很痴,很傻。可是这些都在我自已的心里装着。
  我不须要太多的交流,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想着我的心事,做着自已该做的事情。我的生活就应该这样,——至少在我还未将柔遗忘的时侯。
  日子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一年。
  痛苦也好,无奈也好,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渐渐地,我以经习惯了海南这个地方。我对柔的思念也在一点点地减轻,当我终于可以不再感到痛苦时,我撕下了柔的照片,把它放在最隐秘的地方,隐秘到自己都不敢翻动,但也不愿销毁。
  
  二年后,我认识了一个叫雨的女孩。她和柔长得很像,我们恋爱了。
  在离她的距离越来越短,当我们终于可以并肩着走着,而我转过脸和她说话时没有一丝怀疑时,我向她求婚了。
  我确实是爱她的。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不爱她。
  爱只是一个字,内容千差万别。
  我不这样爱你,不代表我不爱你。
  我们很快就准备结婚了,婚礼简单地超办着。当我托起雨纤细的小手,看着她幸福的笑容,轻轻地走过红地毯。我突然想起柔,想起那个叫我弟弟的姐姐,那个曾经让我无数个夜里思念的女孩。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从此我将用我的全部的爱去,爱我身边的这个女孩,我的雨,我的妻。
  在给雨戴上戒子的那一刻,我把雨紧紧地揉在怀里,雨还感动地吻了我,大家看着我们幸福的样子,都情不自禁地为我们鼓起了掌声。
  婚礼有条不稳地进行着,我端起酒杯,牵着雨,按着海南的风俗习惯,我一桌一桌地敬着,全部敬完我就醉了,我的酒量实在不行,我哭了,吐得一地都是。在人群的掺扶下,我挣脱开,走上礼台,抢过思仪的话筒,于是我流着眼泪开始唱那首《只要有你》,好像唱得还蛮深情的。事后大家都说我太兴奋了。
  这些都是第二天醒来雨告诉我的,雨像个小孩似的依偎在我的怀里,轻描淡写地讲着昨天的事情,我不好意思地朝雨笑笑,雨没再说什么,把我揉得更紧了。于是我吻雨的那一瞬间,在雨身上散发诱人的体味时,我们又激情了一回。
  有家的感觉就是好,雨辞了职,做起了专职太太。
  我们的生活很宁静,雨是如此善解人意,我开始有信心,而我的工作也越来越顺手,只是偶尔会想到,曾经有过一个女孩叫我弟弟。
  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这样的生活,以经让我很知足了。
  我依旧会想起柔,只是每次想起的时侯,我都时刻告诉自已,我的妻子---雨,很爱我。我也爱她。我要做的是好好经营这份爱。而我对柔的情感,只是思念中一份不可拥有的回忆,再美,也仅仅只是回忆。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3/29 2:20:55  
呵呵,问好,在每一天!
作者回复:你也是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09/3/30 22:36:16  
癌症晚期?又好了?小说没有沸到能让我忽略这不可能的架构。
作者回复:这只是初稿,本来原意是打算写长篇小说的,后来有点事情,所以中途就没打算写长篇了,也就随便写了一点,望见谅,过些时间,再将其修改,整改发布
评论人风飘何处 发布于 2009/3/31 22:26:43  
文章还不错,只是下次请注意标点符号的正确使用。
作者回复:一定改正,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09/3/31 22:35:07  
哇,那可好了,呵呵!期待。
作者回复:我也期待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4/25 21:44:43  
我记得好像有的癌症晚期也会莫名其妙的好了
作者回复:呵呵,是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评论人杨风 发布于 2009/4/27 17:45:37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