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栀子花

栀子花
  作者:金相玉质 发表:2009/4/16 0:50:41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99
  编辑按:现实生活中的痛苦,我们常用梦来做为心理上一种补偿,像得不到心爱的人,却梦见他对你告白,虽然醒来之后发现是黄粱一梦,但梦里毕竟有过快乐。
  
  很多年后林可还记得那个栀子花飘香的夜晚,她和夏天、刘一强和陈曼在教学楼的屋顶看着浩荡星空,年轻的心轻舞飞扬,为夜色也为身边降临的未知的幸福。
  本来是刘一强来找林可同寝室的陈曼,因为他带了个同寝室的夏天,所以陈曼也叫上了正对着窗台上的栀子花发呆的林可,并不是因为两人很要好,而是寝室里其它本地的同学都回了家。于是四个人一起吃晚饭一起在校园闲逛,刘一强陈曼牵着手走在前面,夏天林可走在后面。最后不知是谁的提议,四个人来到教学楼的屋顶。风烈烈的吹着,最后一点斜阳里,女生的长发飘飘、裙裾翻飞,这如画的场景让人莫名的感动。男生们年轻的情怀在那一刻激荡着,甚至想到了天荒地老。把女生送到寝室楼前道别时,夏天看着林可的发顶说了句:做个好梦。轻若羽毛的声音撩过林可的耳,痒痒的。临睡前她掐了一片栀子花的白色花瓣夹在蓝色的信笺里放在枕边,让那若有似无的香气浸染她清甜的梦。
  后来就开始了四个人携伴同行的日子,上课时一起坐在阶梯教室的顶端、下课时一起走在不长不短的花径,一起说一起笑一起打发着以为不变的时光。没过多久,刘一强和陈曼已经好得如火如荼。夏天和林可却若即若离,他似乎在为什么犹豫着,直到那次学校的舞会。
  迷离的灯光下年轻们的脸上尽是欢悦,刘一强早就搂着陈曼在舞池游走,林可和不会跳舞的夏天坐在墙边,不时有男生走过来邀请一身蓝裙清丽可人的林可。在架不住一个男生的万般殷勤后,林可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夏天,他似乎不为所动地注视着舞动的人群,表情凝结。于是林可起身,在那个男生的引领下走进舞池。在混合着汗水与香水的空气中林可皱着眉,眼神游离地越过别人的肩头。尔后两人的目光相遇,夏天的脸暗着眼神缠绕,栀子的香气、满目的星光、耳边的气息如风般刮得林可一阵战栗,当夏天绕过人群走来时,搂着林可的男生一声惨叫,是林可的鞋跟陷进了他的脚背。
  “也许我不能许诺一个未来给你,但至少我们现在爱着!”在学校礼堂外,夏天拥着林可,收紧的怀抱让人窒息,林可眩晕的听着耳边的轻柔男声,不明所以。
  毕业前夕,决定留校的林可看着身边为前途忙碌的同学们,在庆幸自己决定同时也关心夏天的未来,当她再一次问起时以为又会等来没有答案的沉默,却没想到片刻的沉默后是一阵疾风骤雨似的吻。“我不想离开!”夏天搂着气喘如兰的林可喃喃地说,满溢的幸福瞬间冻结如冰,拭着林可脸上的泪夏天心痛无比。
  夏天走的时候林可没去送,只是在把那片夹着栀子花花瓣的信笺给了他,然后一个人枯坐在空荡的寝室里一遍遍温习着泪水的滋味,一遍遍想着渐渐远去的人,思念早已如蛊深种,难耐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毕业后的林可还是每天在学校过着按步就班的生活,只不过当初的四个人变成了一个。刘一强去了一家银行每天为并不熟悉的工作忙碌,陈曼则在近郊的一家企业里忙着让自己适应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夏天远涉重洋的信一天一封。在有封信里他写到:栀子花淡雅而浓郁,就象记忆中的你!这句话让喜欢着栀子花的林可刻在了心里。
  一年后,林可意外的在自己的办公室见到许久不见的刘一强,“到附近联系业务,顺道来看看你。”刘一强一身西装革履地坐在林可办公桌的对面,林可看着瘦了一圈的他问了句“很忙?”“很累!”林可笑起来,脸上无邪地灿烂着,这两个词常常出现在夏天越来越少的信里所以倍感亲切。“我和陈曼分了,你和夏天还好吧?”刘一强凝视着林可的笑面如花若有所思地问。
  思念在消魂噬骨的同时也被时间和距离不断磨损,在夏天的信不再一天一封的时候,陈曼也不再联系刘一强。刘一强郁闷之余也知道自己忽略了陈曼,终于在某天挤出时间去近郊的那家企业门口等着陈曼下班,本来想给爱着的人一个惊喜,却看到她和另一个男人相拥着出现,在刘一强不假思索地甩出一个清脆的耳光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划上了句号。
  “其实也不能怪她,爱情是需要近距离的照顾的!”“是吧。”林可盯着手里的咖啡泛起涟漪,她不想否认刘一强的倾诉触动了她。刚才在刘一强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来到这间叫“时光”的咖啡屋,在听完了老同学的故事后,林可也在想着自己的。下午的阳光撒在格子桌布上,临街的窗外是川流的车与行色匆匆的人,咖啡屋象被隔绝在另一个空间,气氛慵懒而沉静。过了一会,刘一强说:“你应该知道吧,夏天的爸妈准备移民,一家人打算在国外定居。”“我不知道。”林可抿了一口浓浓的咖啡:“真苦!不知道夏天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味道!”脱口而出的名字,令心里泛起一阵酸楚。“爱情原来的开始是陪伴,但我也渐渐地遗忘,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沙沙的歌声在静谧的时刻缭绕而来,端着咖啡的林可忽然泪流满面。
  这次见面后,刘一强常常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林可面前,有时是一份热腾腾的早餐、有时是一场电影、有时是病中的吁寒问暖,更多的时候则是和林可一起在校园里散步。其实刘一强更想带林可到学校外面的世界,却常常因为林可的拒绝而放弃。“让别人和你去吧!”面对邀约林可会说这样的话,为了打消刘一强很明显的想法,她时常故意提起那个会令自己心痛的名字,可她并不知道她的这份执着也吸引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坚持?”当她忍不住困惑地问出这句时,刘一强用能穿透人的目光看着她说:“因为喜欢!”喜欢你那份淡然的固执,就象白色的栀子花,颜色淡雅却香气浓郁。刘一强默默地想。
  渐渐地林可不自觉地习惯了刘一强的陪伴,两个人开始一起去这去那,包括这次的同学聚会两人也是携手而来,拿着酒互敬几轮后大家开始闲聊,有人问:“不知道夏天怎么样了?”林可笑着的脸蓦地僵住,心有些紧缩的痛:原来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收到来自这个人的只言片语了。“喝洋墨水,泡洋妞呗!”有人咋呼着。刘一强的手在桌下抓过林可的紧紧握着,他大声提议:“吃完了,一起去唱歌吧!”周围一阵欢呼。极度狂欢后的冷清让人无法适应,意兴阑珊的林可和刘一强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四野无声,路边的灯如常地亮着,“嫁给我吧?小可!”刘一强突然转到林可面前目光热烈,“你醉了!”林可皱了皱眉说,“我很清醒!”抓着林可的手紧了紧,“可我不清醒。”拒绝了刘一强的林可自己也想不清为什么拒绝,“只是想拒绝吧!”她对自己说。什么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以后的很多次,两个人接下来的见面总是围绕着结婚这个话题,刘一强似乎把林可当成了最炙手可热的客户,不断攻坚,可不管他用什么样的方法都只能得到直接或婉转的拒绝。
  在又一次求婚被拒绝后,刘一强对林可说:“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不再坚持。”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林可一个人在时光里听着如泣如诉的歌声留连。“林可!多久没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拉回了不知沉沦何处的意识,“我在外面看着就觉得象,所以就进来瞧瞧。”陈曼熟悉的热情一下缩短了分别几年的距离,“上星期的同学聚会你怎么没参加?”喝了一口果汁陈曼问道,“上星期?”“是啊,刘一强说你有事来不了,大家都觉得可惜,这次是我们班人来得最多的一次。”“我……”“夏天也来了,三年了,他的变化蛮大的。当初我还以为你们会有结果,没想到最后你成了刘一强的人。”“……”“你们不是就快结婚了吗,别忘了发请柬给我哦。”接了个电话的陈曼匆匆离去后,林可又成了一个人。
  又是栀子花开的季节,咖啡屋的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一盅,在这仿佛静止的空间里花香浓郁得化不开,久违的气息、萦绕的音乐让她想起那页蓝色信笺上的两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溪水女 发布于 2009/4/16 10:13:56  
爱如栀子花香,淡淡地,似有似无,或许这便是年青时的纯洁的爱.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4/25 21:42:24  
他们都说大学毕业那天就是分手的时候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4/16 1:02:55  
呵呵,在爱中,每一个人都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