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心雨

心雨
  作者:金相玉质 发表:2009/4/21 9:06:5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734
  编辑按:心里的雨倾盆而下,却始终淋不到他。
  
  题记:想要写下纪念时才知道语言如此苍白,想要为逝去哭泣时才发现眼泪如此虚荣。
  
  无数的雨滴从天空落下,冰冷地打在脸上心上,独自守着街边空寂的长椅,我想念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认识刘星是在一个热闹的场合。看着那个人人都说嫁了个好老公的齐紫苏珠光宝气地在人堆里周旋,很难相信她是从前和我一起灰里来土里去的青梅竹马。才呆了一会我就想离开,这种成功人士的聚会都是携伴前来,很浓的交际气氛,极端无聊。紫苏本来说要给我介绍的谁也没有出现,她很关心我这个到了恨嫁年纪的大龄女青年,一直热心地给我张罗着。好不容易等她空闲下来,我过去跟她告辞,“那好吧,下次有机会再说啰!”紫苏拉着我一脸遗憾,闲话两句后她朝某处招了下手,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过来,“我老公的助理,让他开车送你回去。”紫苏亲昵地对我说。
  “我叫刘星。”上车后他侧过身子向后排的我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皮肤黑的关系,他的牙齿很白和衬衫领子交相辉映。“你是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我从来不喜欢自我介绍,“进公司三年了,才做的助理。”“不错嘛!”看着后视镜里莫名期待的脸我敷衍地说。他似乎害怕安静,二十分钟的路程不间断地说话,我也配合地搭腔。在冷气充斥的有限空间里,两个熟悉的陌生人热闹地寂寞着。
  再次见到刘星是在隔没多久的一个雨天,我把相亲对象臭骂一顿后站在大街上淋雨,不为别的只是想浇灭正雄雄燃烧的怒火,一想到本来要泼到男人脸上的水因为手滑泼到了他裤裆上,我又忍不住大笑。“你怎么了?”一个诧异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我看到了一张齿白肤黑的脸,“是你啊!”我继续咧着嘴傻笑,“怎么不躲一下,都湿透了?”刘星举起手里的伞遮住了我。“没事的,天气这么热,找个地方把湿衣服弄干就行了。”大概是被我转眼恢复的正常吓到,他看着我没说话。我只顾在他伞下东张西望,想找个能弄干衣服的地方,免得回家又要找理由。“我就住在附近,你需不需要……”“好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没等他说完我就连忙点头。一路上他举着伞却几乎把整把伞都让给了我,而且总是一幅欲言又止的神态,跟我上次见到的他很不一样。
  裹着芳香干爽的衣服,靠在房间小小的沙发上,手里捧着热茶,耳边是高山流水。在租住的小屋里,我鸠占鹊巢地享用主人有限的物质,而屋子的主人却在动作麻利地帮我把换下的衣服熨干。昏黄的灯光下,男性忙碌的背影沉默温暖,浮华如市声远离,心静无澜灵魂无声,隐隐地觉得这样的一辈子也很好。
  离开时刘星坚持送我出门,到了街上,我让他回去:“我坐出租一直到家门口,很安全的!”“出租车也不见得很安全!”他有种老人的固执,“你把车号记下好了。”我实在不想再麻烦他。“你手机号码多少?”他摸出自己的手机询问地看我,我瞥见他眼里的紧张,“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你平安到家。”他有些口吃。我没说什么,取出名片递给了他。才到家,电话就来了:“到家了吗?”“嗯”“累了吗?”“嗯”“那早点睡吧。”“好!”虽然他给我的印象不坏,可我没打算跟年纪比我小的男人交往。至于刚才,我对自己说也许是吃了感冒药的原因,大脑才会有片刻的错觉。
  第二天打电话给紫苏,招来意料中的质问:“你做了什么,人家气成那样?”“你该问人家啊!”“你这脾气我以后可不敢管你了,人都得罪光了!”“求之不得。”我挂了电话,难得的好天气又是周末我可不想和她耗。电话刚挂又响起来,是刘星,我没接窝在沙发里看着阳台上爸妈精心培植的翁郁盆栽,他们常说:“付出就会有回报。”可我觉得现实并非如此,就象今天,我那些平日里好得跟连体婴似的姐妹们个个都说有事,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不过为了不辜负这大好时光,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才出小区大门,就听见有人按车喇叭,在这幽静的地段显得分外刺耳。我不经意地回头,却看见刘星高瘦的身影从一辆车上下来,“打你电话,没人接!”,他径直朝我走来,额前的短发在微风中轻扬,眼神明朗。我恍惚地说:“哦,是吗?可能放包里没听见。有事?”“没什么,借了辆车,要不要一起去转转,我可以教你开车。”几年前我就考了驾照,却没勇气自己开,每天上下班时叫不到出租可公交车又很挤一直让我烦恼,很想重新学学,所以他的提议让我有心想事成的感觉。
  “技术很烂吧!”在空旷的练车场练了几个小时后我充满歉意的说,一会进错档、一会换挡忘踩离合器、一会又开得歪七八扭的,我无法不沮丧。刘星一直很耐心地在旁边指导,偶尔也会被我的莽撞吓得惊呼出声。看着满头是汗的他,我揉着发酸的腰说:“今天就别练了。”“累了吗?”他转过来看着我,眼里的不明意味在狭小的空间里让人略感窒息,“对呀,该犒劳下自己,我请你去吃顿好的吧!”我大着嗓门说,“我请你吧,你是女生。”他很认真。“一来你年纪比我小,应该叫我声姐;二来你是师傅,今天辛苦了。所以必须让我请。”我拍拍他的肩故作豪迈,刘星涨红了脸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为尽快结束每天赶车的痛苦,接下来的二个多月我都利用周末的时间和刘星练车,因为他的好脾气和指导得当,我的技术已经日趋娴熟,我们两人也逐渐熟稔。有几次练完车我都会叫刘星到家里吃饭,让身在异乡的他体会下家的温暖。刘星的勤快与善解人意也让我父母十分喜欢,还偷偷跟我说只可惜年纪太小,我连忙附和。
  这天吃完晚饭,爸妈出去散步,刘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切了盘水果放在他面前,“有家的感觉真好!”他拿起一片梨由衷地说,“那你当我弟好了,我爸妈一直遗憾当年没多生一个,所以现在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我笑得无比灿烂,真有个这样的家人我也会很幸福吧!“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他突然问,“不就是那次聚会吗?”才多久的事,怎么会不记得!“就知道你不记得了。”刘星无可奈何地说,我好奇地看他。“二年多以前,我在公司的电梯里遇到你和齐姐,你穿的白衬衫牛仔裤,我却不小心把手里的饮料弄了你一身,当时齐姐很生气,你一边对我说没关系一边还说齐姐小题大作,你还说早就不喜欢这身衣服,正好可以扔了。”他一脸眷意地说着,末了又补了一句“我从来没见过有谁能把白衬衫跟牛仔裤穿得那么好看的,心里一直很……”“好象是有这回事。”我恍然大悟地说,可却没办法把印象中那个眼神惊惶的瘦弱男孩和眼前的人联系起来。“终于想起来了!我一直怪自己当时连对不起都没说,后来又在公司见过你很多次,却又怕太唐突。”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好笑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形象异常高大,以至于想要以身相许。”才说完我就后悔了,这玩笑好象开得不合适,我忙往嘴里塞水果。正在我懊恼时他不受影响地说:“等我赚够了钱,买套大点的房子,就把爸妈接来一起住,你说好不好?”“好啊!”我嘴里嚼着水果眼睛看着电视,一门心思计较着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所以没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却没忽略脸颊一触而过的濡湿感觉,我转过头盯着他,“你真可爱!”刘星一脸幸福地看着我,他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事必须讲清楚:“刘星,你是个不错的人,但我们……只能做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说完这番话我松了口气,而刘星只是自嘲地笑笑低下头整理着衣服说:“我知道,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我转过头不再说话,他也沉默着直到离开。
  可他的态度让我无法释怀,第二天上了一整天班也烦了一整天,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我还在想着他难过的脸,不由长长地叹气。“你是常芬吗?”忧虑转眼被不悦替代,我讨厌别人叫我的名字,咋一听很象叫“肠粉”,所以熟悉的人都叫我常常或者美女,刘星从认识到现在都没连名带姓地叫过我,他手机上我的名字也被我改成了“美女”,而且规定为我专用,想到刘星傻笑的脸,愉悦不期而至。“有事?”我心情甚好地看着叫住我的年轻女生,“对啊!”毫不掩饰的张扬,让人失笑:“我好象不认识你!”“我是刘星的女朋友。”她环抱着双手直视着我,似乎期待着我的表情,“那又怎样?”我压抑着忽起的不快,没有表情地说,“我想和你谈谈。”她没预兆地气馁。
  秋日和煦的阳光照着街边的长椅,女孩坐在我旁边有些无措于这一览无遗的光明,“谈吧!”我懒散地斜坐着,“我喜欢刘星,我们一直很好……”“刘星爱你吗?”我打断她。女孩肯定地点头,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在阳光下散发出动人的光彩,如果我是他应该会选你吧!我暗想。“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手机铃声打破了街边的宁静,我接起来,“你在干嘛?”刘星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焦急,“正和你女朋友谈心。”我无所谓地说,“她不是我女朋友!你在哪?”他几乎吼起来,我忙把电话拿远,女孩也听到了,有些惊慌。看着她的泫然欲滴我居然有点享受,“刘星正赶过来。”我放下电话看着她,静静地说。
  刘星大步跑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闭着眼感受渐远的阳光和渐生的情愫。他喘着气挨着我坐下,“你生气了!她,只是个同事。”声音惴惴的,我垂着眼看着他放在膝上的大手,骨节分明,忽然很想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你长茧了。”抚着他温热的手心我喃喃地说,刘星呆住似的没有说话,只把我的手指用力地握在掌中。所有的浓烈在相握的刹那交汇,空气里似有暗香掠过,我们看见彼此眼中的身影,也看见身边如水的流光。离开的路上刘星握着的手不愿放开,荡漾在唇角眉梢的快乐也让我感觉甜蜜。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刘星突然出差,日子冷清得让人无法适应。走的时候他问我要什么礼物,想到他是开公司的车,我说了句“人平安就是最好的礼物。”他听了后拥着我红了眼圈,他的感动却让我有些赫然。
  久未联系的齐紫苏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无所事事地计算刘星回来的时间。紫苏在电话里充满歉意地说上次是她不对,不该没弄清楚就怪我,后来听别人说才知道那男人讲话有多讨人厌。东拉西扯了半天后她才进入主题:“听说你最近和刘星走得很近!”“不行吗?”我觉得自己象只刺猬,她悠悠地叹了口气:“你不是当真的吧!”其实这也是我会思考的问题,大概是感觉到我的迟疑,她接着说:“我想也不可能,他本人条件虽然勉强过得去,可家里就太……”“家里?”“他家是农村的,边远山区,父母体弱多病,上面两个姐姐倒是嫁人了,可下面还有个弟弟在念书,一家子都要他养。”“这样啊!”他的年纪正是享受人生的时候,居然有这么重的负担,想到他的艰难我有点心酸,“而且还比你小整整六岁,我真觉得不合适!”紫苏语重心长地说,“是啊!”我只能同意。
  紫苏的话让我很是心烦,人也变得有些迟钝,从我手里开出去的单子弄错好几回,索性都能及时发现,但也让我觉得身心俱疲。所以当紫苏说又要给我介绍谁时,我犹豫一下就答应了。见面时我按紫苏的要求去美容院做了保养又化了妆,还穿得***,把自己包装得象份急着脱手的货品。走进那家西餐厅脱下外套时我被周遭聚过来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实在很后悔把自己弄成这样。这次紫苏给我介绍的男人出乎意料的英俊,年纪和我差不多,身家丰厚。让我有些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但骗了我又能得到什么?既然想不清楚就懒得去想,我切着盘子里的牛排时决定一切随缘。再说被一个谈吐得体又举止斯文的男人十分殷勤地照顾着,也是不错的体验。而他的呵护让我也自觉地矜持,但却有点怀念和刘星相处的无拘无束,心里的愧疚渐渐强烈。用完餐后他邀我再到别处坐坐,我忙说太累改天吧!他失望地点头后强调说一定要送我到家。
  男人一直把我送到家的楼下,为了回应他表现出来的绅士,道别时我发自内心地向他表示谢意。正在这时,我听见他手机的短信铃响,他看了下手机后突然揽住我直接吻下来,我愣了一下正要挣脱,他在我耳边说:“goodbyekiss。”然后放开了我,我悻悻地看着他仿佛深情款款的眼神犹豫着该不该发作,直到他动作优雅地离开,我才不明所以地转身。
  “你看,我没说错吧!”从楼群暗处传来的女声有几分得意。“常芬,好久不见!”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走到我面前,“刘星!你回来了!”见到他的惊喜让我没在意他对我的称呼,“我回不回来对你来说有意义吗?”他凝视着我,悲伤和愤怒的情绪在脸上交织,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那个,你刚才看到的……”我醒悟过来正要解释,却被他猛的抱住,把我没说出来的话堵在了他的心口,“我很想你!”他缓缓地说。我很想说我也是,可是他的有力的双臂扣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刘星,你居然,你是傻瓜吗?”女声尖叫的走到路灯下,是那个曾自称是刘星女朋友的女孩。刘星松开了我,眼神黯淡,“你也觉得我傻吧!”他扯了一下我身上移位的衣服,“我……”我不知道自己也会有嘴笨的一天,“你也累了!我也该走了!”“刘星!”看着他一脸疲惫我有些担心,“再见!”他看了我一眼拎起放在一旁的箱子快步离开,女孩朝我“哼”一声后跑着跟了上去,满地的树叶被不明方向的风卷挟着一路尾随。
  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后,赶紧踢开了那双让我脚疼头也疼的高跟鞋,再剥下紧得全身难受的衣服,我渐渐清醒,今天的事让人觉得无端诡异。我拿起电话打给紫苏,“怎么样啊?今天。”紫苏关心的口吻让我觉得自己想太多,“还…不错。”我回答。“难得一见的优秀人才哦!还是我们公司一个职员介绍的,那天说起你她就给我推荐了她的表哥,还是我关心你吧!”“职员?”“是啊,小女孩蛮热心的,你不知道吧?她和刘星很要好,哭着喊着要嫁给他,挺漂亮的……”“好,我知道了,改天再聊吧!”我急忙挂断电话,又拨了刘星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几次都是一样,公式化的女声让我第一次萌生恨意。他大概睡了吧,闭上眼,我看到刘星离开时的萧瑟身影,还听到有雨点打在檐上,愈打愈急。
  辗转着听了一夜的风声雨声,天刚亮我就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还是关机。我一直拨打,奇怪的是平时一打就通的电话,却总说关机。心里的不安渐渐强烈,我忐忑地拨通了紫苏的电话,听到的却是那样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结果:一场车祸,两条年轻的生命……
  雨越来越大,冲刷曾经有过的一切。独自坐在街边空寂的长椅上,我试着忘记一个人。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溪水女 发布于 2009/4/22 9:32:49  
故事读了两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如此悲喜交加的恋情,是无论什么都难以冲刷的.唯有时间可以沉甸那些细枝末节,留下对生命的痛惜在心里......
觉得此文有特色,朴实的语言背后却有着浓烈的现实感情,仿佛语言的平实是一种生活的屏,隔着两个人的恋情,隔着两个人的世界.
评论人向日葵的光 发布于 2009/4/22 20:43:03  
身体里住着两个小魔鬼,一个叫感性,一个叫理性,不停的撕扯纠缠,于是总是分不清自己到底要什么?就总在错过。醒来时,只希望一切都不会太晚。 故事节奏控制得很好,情节设置环环相扣,流畅自然,欣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