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消失的伊薇

消失的伊薇
  作者:梦桐疏影 发表:2009/5/8 17:18:3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353
  编辑按:爱情来过,可伊薇却消失了。人生苦短,珍爱永远。
  
  说好了,放寒假的时候,你来海城。我和我的好朋友全部到机场来接你。我一直等待的女孩。我一直深爱的女孩。
  那天,1月11号。没有风。海城的冬日,阳光依然丰盛。象你一直在我心里的感觉。暖暖的,包围着我。
  沸腾的机场,拥挤的人群。我们打着的巨型红色横幅格外醒目:伊薇,我爱你!欢迎你来海城!那是我幸福的招牌。我得意洋洋地高举着,向全世界宣告我的爱情。
  你对我说,海一直是你渴望的梦想。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那些在大海上奔跑和嬉戏的照片激起了你来海城的决心,还是因为我的爱,如此深深的打动了你。你不顾一切背井离乡来投奔我的怀抱!总是,当把你紧紧搂抱在怀里,我觉得我是抱着一块世间的珍宝。
  逃脱了朋友们的嬉闹祝福后,我带着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你去看海。那笑容似乎藏着些什么,或者是疲倦,或许是伤感。但我想,一定没有失望。此时我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了色彩斑斓的憧憬,我看不到半点阴影。虽然现实并不理想。因为我爱你,犹如我们在无数次电话和QQ里说的那样。我的爱可以穿透时空,超越年龄。虽然你比我大三岁。
  
  海像一块蓝色的镜子,纯净无垠。平时狂风巨浪不知高地的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到来变的格外柔情温顺。那一刻,你挣开我了的拥抱,欢呼着,赤裸着脚在沙滩上疯跑,追浪,拾起各式各样的贝壳和鹅卵石。开心,纯洁。完全不像个曾经沧桑的26岁的女子。我觉得你是个孩子。眼睛那么明朗。
  夜色里,我始终牵着你的手。带你穿行在海城的街市,看光怪陆离的繁华,和放肆喧闹的夜色。忘了时间,忘了世界。忘了幸福和甜蜜之外还有看不见的未来。
  夜,很深了。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带着你,牵着你的手,一直这样走下去。我们十指相扣,温暖和幸福通过手指传递到彼此的心里。这样的感觉,我们苦苦煎熬和守侯了一年半。为中国电信所做出的伟大贡献此刻不但毫无遗憾,而且觉得千值万值!
  风吹着你长长的黑发。你仰起脖子,眼睛闪亮。带着几分惯有的调皮和倔强,对我说,西瓜皮,我们回家吧!西瓜皮,是你给我取的绰号。我本来叫林西米。当你对我说“我们回家吧”这几个字的时候,幸福和快乐把我击晕,甚至差点撞在霓虹的电杆上。然后,我们哈哈大笑。因为距离而产生的陌生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我带着你回到了“我们的家”。
  
  那晚,带着吃剩的各式烤肉打开房门的时候,灰色天空——和我“同居”的男友,还爬在电脑前进入忘我境界。这家伙的工作不像我一天时间卡得那么紧,他在一家建筑工程院设计图纸。很多时候是可以找借口带回家来弄的。他一直羡慕死我有个你这样温柔善解人意,为爱千里追夫的女友。他对我说,他也要在茫茫红尘里找个你这样的女朋友,一生相依,一生相托。
  我喊了他一声,他没回过头来了。继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织着虚幻的网。我把烤肉从塑料袋子里拿出来,那焦香而醉人的味道迅速弥漫了整个屋子。他如猫一般迅速嗅到了香味,回过头来,嬉皮笑脸蹿过来,呵呵,有好吃的呀?给我留的?正欲伸爪子,突然顿住了。他看见站在门边的你,然后,羞涩的笑着缩回手去。讪讪的语塞了几句,还是抓了个鸡腿,又溜回了他的窝。
  洗漱完毕,我们躲在黑暗里拥抱接吻……作贼一般,小心翼翼,惊喜胆怯。其实我知道,灰色一定听得到。我和你快乐的喘息声无法控制。
  
  一周的假很快结束。我必须回公司上班。
  你对我说,要去找工作。但快到春节了,哪个公司这个时候招人呢?其实,我想还等等吧。
  但你坚持说,想一个人出去转转,试试运气。
  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你是个十足的路盲。不要说是海城这样整齐规划布局相似的街道,就是你居住的小镇,在那儿生活了5年,一个人步入偏僻的巷子,有时都要问路回家。我不放心。对你说,你找不到路的时候,可以看路牌,或者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虽然你不是个小孩,但我还是不放心。私下里叮嘱灰色在家的时候,能多照顾下你。这家伙愣着个大脑袋,爽快地答应了。
  
  公司正忙着做年终销售总结,忙得我昏头转向。当我从那一大堆拥挤的数字里探起头来,从27层的高楼望出去,城市早已一片绚烂的灯火。我拿起手机看时间。突然看到有三个未接来电。是海城的号码。我不熟悉的。然后,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当我匆匆赶回家打开家门时,看见你正在忙着在厨房做饭,长期沉寂的餐桌上摆着色彩鲜艳香味浓郁的菜。红烧鱼,糖醋白菜,黄瓜皮蛋汤。
  灰色乐呵呵的拿碗拿筷,做着准备工作。担心没有了,喜悦刚蹿出头来,酸酸的醋意在心里悄悄蔓延。我不喜欢看到灰色因为我的女朋友——你做饭,他乐成这样。
  薇,你今天去了哪儿?你是不是给我打过电话?我打电话给你,怎么你不接呀?我一股脑的对她问话。
  你依然对我笑着。像个幸福的小女人,一个居家的好媳妇。温顺的,甜蜜的,但有点落寞。
    手机充电,我忘了带出去。迷路了,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正好遇到灰色的车,他带我回来。然后我们一起买了菜回家。红烧鱼,我最拿手的。很香,很好吃,你尝尝,是不是?
    我不喜欢吃辣的,你忘了呀?一点都不吃!
    你怔在那儿,像雕塑。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灰色那小子又蹦出来,打着圆场,嘿嘿,我刚才尝了一下,真的好吃极了。闻着就流口水。看那颜色……
    好吃,你吃得了!我狠狠的白了眼灰色。
 
    三个人,坐在那长方形的餐桌上。我和你坐在一边,灰色对着你坐着。记忆中很香味道很美的晚餐,但我吃得很少。你也吃得很少。只有灰色,一个人大吃海吃。一脸陶醉样。其实这不是我们三人第一次在家吃饭了。但那顿饭,我吃得闷闷不乐。
    关上门,温暖的被窝里,我抱着你。你不说话。在我怀里,像个受伤的小兔。我吻你,吻你的脸和唇,温润而清凉。
    我在你耳边轻轻问道,薇,对不起!不要生我的气了,好吗?今天出去,累吗?有什么收获?
    不累。你淡淡的说。收获?哦。有啊。然后就不说话,我想知道有什么收获。我只晓得很小就没有父母的你,是大你16岁的哥哥抚养长大,直到大学毕业。然后一个人教书。
    说给老公听嘛。我们一起同舟共济。
    我……也许,不好找到适合的工作。……想……其实我还是很想找份教书的工作……
    想什么呀,薇,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一直陪着你的吗?相信我,薇,我爱你!……还有,是不是一个人在家呆着很寂寞?你不再说话。我抱着你,紧紧的抱着你。我怕我的疏忽,一松手你就会像空气一样消失。
    半夜你起来的时候,我看见灰色屋子里的灯依旧亮着。
 
 
    距离春节还有不到一周。因为要值班,于是我决定提前带你回家看望我的父母。
    看到我带着这样一个娇小玲珑又懂事体贴的女朋友回家,父母高兴得发疯。老妈搂着你,抱着你,问这个问那个。俨然一副派出所警察的样子。然后她把我拉到小屋里,对我说,西米,好是好,就是比你大这么多呀。我说,妈,哪有什么呢?我才不在乎呢!小侄儿小侄女更是喜欢你得不得了,围着你,一会要这个玩具,一会要买那个小吃。你总是笑着,满足所有人的所有愿望。而我,和我的一帮哥们,摩拳擦掌,顿顿喝得个酩酊大醉。然后使唤你做这做那,也许,这样可以显示我作为男人所谓的尊严和虚浮的骄傲吧。
    你依然淡淡的笑着,平和,安静。和我的每一个朋友打着招呼,你的笑很美很美,像阳光一样明媚。但我从没有想到,阳光背后也会有阴影。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
    公司老总说要加班。为了那一点点加班费,想起真是极不愉快。但我又没有能力完全养活自己的老婆,所以电话和QQ里我一直对你承诺,我要让你过上世上最幸福的生活。决不比任何一个女人差。那是男人惯有的虚荣和没有底气的勇敢。实际上,我做不到。至少现在我做不到。现实是如此残酷。但我相信你不是那种爱慕钱财而自私庸俗的女人,要不我也不会这样疯狂的爱上你。我想你能理解我。
    前段时间,你执意要去找工作。我看得出来,你是下了决心,想要留在海城留在我身边。但几次的无奈和折腾后,你明朗的眼神里闪烁着一些失望和伤感。但我忙,根本没去多想。为你。
    西皮,今晚我们去看烟火,然后去看海。你的语气坚决,但有掩饰不住的撒娇和祈求。
    再看吧,我忙着。等忙完了,我给你电话。你在家等着我。
    你没有回答,也没有生气。拿了本书,一个人,走到阳台上。装着很认真的看了会那盆仙人球,满是绿色的刺。
 
    很晚了,我给你电话,可是关机。
    我打灰色的电话。灰色说,你买了回雾都的火车票。还说,你的钱只够买一张单程车票。还有他给你钱,你拒绝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呢?
 
    我冲下楼,街上人潮汹涌。没有你的城市,突然变得空旷和陌生了。
    你走了没?你走了没?伊薇!伊薇!
    灰色说是今晚12点的火车。火车站高楼的钟声就在那一刻轰然敲响,不紧不慢,正好12下。
    午夜的火车站,不再喧哗和拥挤。只是从来来往往拖着大包小包的旅客脸上,看到了回家的感觉,有些疼痛,有些急切。
    那些晃动的霓虹中,我似乎看见了你阳光般的笑。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但我却不能把你留下来。你来的时候,也许想过停留,或者永恒。当没有想到,你一个人看完城市的烟火,这样走了,悄悄的。
    闭上双眼,黑暗的空洞里回忆绚烂地盛开。伸出手,我想拥抱那温暖的身体,但海水如潮涌过来,发车巨大的声响。触摸到的幻影。海水的气息逼进了我的爱情?我的薇呢?我的薇呢?怎么就这样消失了?
 
    终于有一天,灰色也对我说,他要搬走。提着箱子,他在门口站了好久。我开玩笑对他说,干吗?舍不得的话,就不搬了。他嗫嚅着,把一封皱巴巴的信攥到我手心,说了“对不起” 三个字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是你走前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西瓜皮:
    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我的爱。
    很多的话,没有机会和你说,也说不出口。所以,原谅我,用沉默的方式来和你告别。
    大海是我梦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因为爱,我不顾一切,纵身扑入自由和幸福的幻影。没有想到,生活有如此多的无法预知。现实也不是我们所想。那些激情如此剧烈而丰盛。真真实实,清清除楚。这么短暂的时间,生命绽放了夺目的美丽,但这种美丽让人如此眩晕和惘然。谢谢你这样用心的爱过我。也谢谢灰色。他也这样爱我。他说从你在他面前夸耀你的爱情开始。此生足也!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当暧昧和沉默漫溢出生命的表层,爱,成为不敢触及的危险。大海,我的爱,也许,只能怀想,不可靠近吧。
    我不敢张望前方的路,不知道我们三个人如何赤裸裸的面对生活和彼此内心的真实。无法揣测最后的结果。那些繁华纷飞后的花树底下,我不想看到三个人手里拾起的是同样的纠缠不清的无奈和苦痛。好吧,让我离去吧,让我消失吧,余留的暗香会让我一生芬芳。
    如果有轮回。我相信,我们起点和终点一定不会只有徒留无功的爱恋。
    答应我,忘了我。此生要幸福!!!
    保重!!!保重!!!
                                                                                         伊薇
    
    手,一直在颤抖。泪,一直在奔流。心,痛到麻木。我握着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泪水把所有的字迹模糊。我的薇,你怎么就这样消失了呢?不和我告别,也不对我说一句话,这一切到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从此再没有你的消息。我绝望了。
    一年后,我结婚了。和一个长相平庸无所谓爱不爱的本地女孩结婚了。
    我一直要告诉你,我的爱,我的薇。我还一直爱着你。
    1月11号。我去看海,是你投奔我来的那一天。我们一起看海。没有风。海平静得像一面蓝色的镜子。纯净无垠。你很幸福。
    今夜的大海,潮起潮落,涌动着无边的思绪。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事,在潮水里一起涌动起落。来的时候,轰轰烈烈;去的时候,悄然无声。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爱的人,自己怀念的事,到底是什么?
    很久很久,突然起风了,很猛烈。那蔚蓝色的大海,渐渐消失在风里。消失在薇的记忆里。
 
    二十年后,我到雾都与一家公司签署一个投资合作的项目。
    昨天这座城市刚好经历了一场罕见的狂风暴雨。雨后的雾都清新明朗,美若仙境。
    签署完毕,功成名就的感觉让我在宾馆的房间里有点忘乎所以。给老婆打完电话。打开电视,无聊地看着。这个宾馆会在晚饭前把当日的《雾都晚报》准时送到每个房间。顺手翻看,有个黑色加粗的醒目标题:“伊薇:永远盛开在山野的蔷薇”
    突然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被激活,被唤醒。伊薇?!山野里的蔷薇?永远盛开?我曾经爱过一个叫伊薇的女孩,不过没有生活在山野,而是住一个距离雾都不远的小镇。
    我全神贯注一字不漏地读完了那篇报道。报道里说,一个名叫伊薇的女教师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山村教育事业。她本在一所镇上教书,但在支教活动中主动要求去一所偏远落后的山村小学,一辈子未婚,却是五个孩子的母亲。那些孩子是山野里的孤儿和残疾儿。现在有的已经考上了大学,有的已经工作了。可是,昨天的倾盆大雨,导致了严重的山体滑坡,伊薇为了救自己的学生,却永远被埋在了泥石流下面。
    读完,我无法呼吸。我再次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我确信了那个伊薇就是我曾深爱过的你!
    报纸的右下角还附有这样的信息。伊薇老师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同时还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选登其一,以飨读者。那首诗题目叫《消失在风中的海》,下面所署的时间,就是你离开海城回雾都的那一年。
    天啊……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只有一片蔚蓝的大海,在微风的吹动下轻轻波动,然后从视野里缓缓消失,像电影镜头般。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幽蓝之水 发布于 2009/5/11 10:57:1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故事。
评论人风小小 发布于 2009/5/12 11:35:35  
伊薇,海城,雾都,美丽的名字,伤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