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叶落疏桐秋正半

叶落疏桐秋正半
  作者:梦桐疏影 发表:2009/5/12 15:45:1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435
  编辑按:文笔流畅,爱情故事虽老套,却总有一份真情在里面。
  
  1
  女人一辈子,有两种人是绝对嫁不得的。一是酒鬼,二是文人。
  这句话,母亲用她的大半生做了最好的注释。二者兼备的父亲的确没让母亲幸福过一天。从四壁空空到资产千万的公司,都是母亲一手打拼出来的。母亲最终忍无可忍和他离了婚。记得那天,绝望落寞的老爹烂醉如泥地从小酒馆里摇摇晃晃出来,正撞上了一辆飞驰而来的大货车,大雨滂沱中血淋淋地躺在马路中间,当场死亡。
  而我,从那以后,变得嚣张跋扈。憎恨母亲,和她的战争硝烟弥漫。大学毕业,我拒绝找工作。窝在家里,喝啤酒,写无病呻吟的文字。梧桐是个文学网站的主编,大约他是读了我那些文字,以为生逢知音,一路飞奔寻来。加我Q后,三句客套没完,劈头盖脑就发过来几个字:我爱你,小辣椒。
  这样的诗人,勇敢和荒诞并存。我骂他神经,说我早已结婚,孩子都十几岁了。
  可他固执地说文字是一个人灵魂的真实面孔。还滔滔不绝地说,我的文字里流淌着对爱的渴求,他看见我透明的灵魂在丛林里飞。
  酸,这就是诗人吧?隔着屏幕,我大笑。恶狠狠地说,我不会飞。我只等,等待戈多。手里时刻揣着炸药包,遇上谁,谁倒霉。哈哈,大诗人,离我远点吧!
  网络的爱情,亦如指尖的文字,都是寂寞时的游戏。我调侃,戏谑。反正无所谓。
  我来重庆找你,你会见我吗?
  再次重申我的政治立场:不和诗人谈恋爱!

  2
  和梧桐的交往一直在Q里,偶尔会有电话。认识我那段日子,他的灵感如泉涌,写了很多感我肺腑的诗歌。还弄了个诗集叫什么《红辣椒之恋》。就算不爱,享受别人带来的爱情滋味有何不可,何况如此甜蜜浪漫?
  四月的某个深夜,我和最好的朋友林娜K歌回来。清冷的风中,看见自己的灵魂哭泣着四处飘荡。真中了那诗人的邪了。就在此时,手机响了。晕晕乎乎中,听梧桐一直在絮叨。工作,诗歌,曾经的伤痛和情感。我开玩笑说,你孤独呀?想找个老婆吧?我给你介绍个重庆美女,如何?我们这儿可是一抓一大把。他说,不要,我就喜欢你。
  杨槐树白色的花蕊铺了一地,踩上去极细极柔软的感觉,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有潮湿而温暖的液体顺着脸颊止不住的流淌。黑暗中,我恍惚走进了前世。有个男孩坐在夕阳海滩,一直等我。待我走近,抓着我的手说,小飞,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跟我走吧。我满脸疑惑盯着他。他坚定地说,我爱你!
  子夜的歌声,飘渺而醉人。穿透黑暗,有甜美的风,拂动我的发梢。

  3
  我要从这个世界消失。孤独的悲壮在火车长鸣中凛然升腾。能为真爱去冒险,即便失败至少还有回忆。这么想,我豁出去了。
  闹哄哄的车厢里还满脑子是母亲厉声的教训。你疯了,居然爱一个诗人?你以为你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可以去赌一份虚无缥缈的爱情?
  我不是赌博。虽然我总是做让母亲不开心的事来刺激和伤害她,对于梧桐,他让我心动和温暖。离开时甚至对林娜也只说了句本小姐出去流浪了,不顾她在电话那头一连串的喂喂,就挂了电话。拔下手机卡,看它弯成一个未知的狐线消失在那一片无边的旷野。
  天津的七月,跟重庆一样,热得像个火炉。我满头大汗地摁响了地址上的门铃。开门的是个脸色苍白的英俊男子,穿着亚麻色棉布短袖衫,浅褐色休闲裤。记忆中再熟悉不过的人。是梧桐。他一眼认出了我。小辣椒,你真来了。我以为你开玩笑的,不敢来?深邃的眼里满是惊喜。
  我理了理长发,满不在乎地笑。有什么不敢?怕你吃了我不成?
  梧桐的小屋到处是书籍,手稿,CD,方便面桶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我花了很多时间才帮他收拾干净。客厅里摆放着我最喜欢的白玫瑰,再喷点香奈尔,流动的音乐里很快充满了温馨和爱情的芬芳。
  他上班,我在家给他做饭。回锅肉,鱼香肉丝,魔芋鸭子,香菇鸡……天天变花样。他喜欢在我做饭时,搂着我的腰,亲我的耳垂,说些甜得发腻的情话。
  晚饭后,我们站在阳台上吹风看城市星光。他念诗给我听。
  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声音有点颤抖,播音员一样磁性,抒情。回过头来看他,嘴唇一张一合,性感极了。
  一切都在生长/今夜我只有美丽的爱情满满/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要你。
  我娇媚地捶了他一拳。坏蛋,居然篡改人家海子的名人名言。
  他的吻便如雨点般落在我滚烫的脸颊眉心上……
  他抱着我回到床上,彼此拥抱到骨头生痛碎裂。舌头和身体,像青藤一样纠缠,无休无止。狂风暴雨将尘世的一切淹没。爱,梦一般美好。
  那粉红色的桃花开在雪白的床单上。梧桐抱着我,无比温柔地说,我以为……真的没想到……我会一辈子爱你!
  我擂着他的胸脯。你以为我大大咧咧,就是很随便的女孩吗?我总是习惯穿上看不见的软猬甲,坏人休想靠近我,嘿嘿。
  凉风吹进屋子,没过多久,下雨了。大颗大颗的雨点,敲打着玻璃。听着这美妙音乐,我躺在他怀里,像只猫,安静睡去。爱情水,让女人花温柔盛开。静夜的玫瑰,清香悠长。
  清晨一个人听着《童话》,一边做着家务。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原来飞扬跋扈的苏小飞也可以做个白玫瑰般的居家小女人。

  4
  有时,我会买回火锅底料,做正宗的重庆火锅,宴请他公司的朋友。大家围着热气腾腾香气馥郁的麻辣火锅,酣畅淋漓地喝着啤酒,说说笑笑。成愈是他们公司经理,我老乡,于是,豪放地喝酒,肆意地说着重庆话。
  渐渐地,窘迫的生活,两个人的固执,爱情褪去浪漫和梦幻的外衣。日子开始过得紧巴巴的。
  成愈约我去玩,梧桐会说,小飞,少与他交往点不行吗?开始我用迷惑的眼睛望着他,点头。多几次,我对他大声说道,难道诗人就一定要远离物质文明享受,离群索居吗?
  你懂什么诗歌?你懂什么诗人?他看着我,很陌生很空洞的眼神。在他神圣的诗歌天堂里,我苏小飞,最终不过是一俗不可耐的蛋白质女人。
  我骂他伪诗人。他气极,一个烟灰缸给我砸过来。鲜红的血从手臂上流了出来。一条很深的口子,我咬着呀,看着他,不哭。拒绝他给我包扎,道歉。他抱着我,很久很久。房间没有开灯。夜色里有烟火腾空而起,华丽,然后坠落。整个世界,寂静,无边无际。那一刻,时间虚无而苍凉。

  5
  我去一家贸易公司做秘书,成愈帮我联系的。那个老男人一直想性骚扰我,喊我陪客人喝酒。我和他顶嘴,当面给他难堪。回家后心里委屈得要死,对梧桐发火。
  我们争吵,赌气。有时很激烈,谁也不理谁。
  爬在窗台上,疯狂流泪。看着仙人掌,突然很想妈。
  拿出电话,摁了几次键,终是挂断。
  冷战继续。接下来的几晚,梧桐甚至没回家。
  我给成愈打电话。抱着他痛哭,鼻涕眼泪一大把,揩在他新买的纯棉白衬衣上。
  成愈喊我离开梧桐,要不回重庆。说到后来,居然说爱我。
  我骂他混蛋,杂皮。他嘻嘻地笑。
  覆水难受。遇到再多挫折,我也要坚持下去。何况,对梧桐,我是真心付出。
  一杯接一杯喝酒。醉了。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成愈空荡荡的床上,依稀记得昨晚成愈抱着我要强行亲我……
  绝望中爬起来,看见桌上有张纸条。小飞,对不起,我实在是情难自禁。我是真的爱你。我回重庆了。公司派我去那边考察。等我回来。
  这个王八蛋!亏我一直当他最好的哥们。我要提刀宰了他。
  给他打电话,可不在服务区。
  陌生的城市游荡,东丽湖边坐到游人散尽,四周一片寂寥。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梧桐,还有我的爱情和未来,心中一片茫然。深不可测的绝望和孤独里,我一点一点陷进冰冷的湖水里……

  6
  醒来时,同病房的女孩微笑着对我说,姐姐,你醒了。哥哥喊我看着你,他回家熬粥了,叫你不许乱跑。是梧桐吗?或者成愈?拿出手机,没电,不知何时自动关机了。
  回到家,轻轻打开房门。一个女子在厨房里忙碌。我冲进卧室,见梧桐躺在床上,死猪般。那一瞬,万箭穿心,理智决堤,我彻底绝望。我走了几天,他居然不来找我,还和另一个女人过起了小日子。那女子拉着我拼命解释。我杨韬同事……小王发现……梧桐……在外面兼职……找了几天……暴雨中……被车撞了……重感冒……晕过去……疯狂的我,此刻哪里听得进一个字?流着泪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最后一眼回头,写字桌上凋落的白玫瑰,像无数撕碎的纸片,尸陈一地。

  7
  一次倔强的转身,一生的追悔莫及。
  母亲病了好几个月。乳腺癌晚期。躺在床上,虚弱无比。第一次,我发现她眼角的皱纹,鬓角原来那么多白发,鼻子一酸,泪无声滑落。
  深秋的梧桐树几乎掉光了叶子。风一片一片灌进来。妈苍白的脸越来越消瘦,替她捂紧棉被。
  小飞,不能做颗小辣椒。艳丽张扬,那至多是年轻时一种无知无畏。妈走了,你要学会长大。我抓着妈的手,泪如雨泻。
  别哭,女儿。母亲的头转向床头的一大束白玫瑰。你看这花,多美……淡淡的清新香味,幽雅绵长,如此美好。
  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多么混蛋,多么荒唐,多么可恨!
  母亲去世。女儿出生。公司事务。几乎是一夜之间,我彻底脱胎换骨。忙碌奔波的生活,甚至连痛苦,怨恨,回忆的时间都没有。等我想起那个电话,拨过去,早已停机。打开他的博客,时间停留在2年前的11月11日。最后一首诗《不是死,是爱》:
  小辣椒,来不及等你回来。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我只有带着你还有那些诗篇走进坟墓。
  如果你来看我,请在我的墓前铺满白玫瑰。那才是你灵魂的味道。
  泪眼纷飞里,白玫瑰在风中片片坠落。曾经玲珑剔透的心早已铺满一地落英。时光走过,留下细碎而无法言说的沧桑。

  8
  清秋时节,林娜结婚了。新郎是成愈。再见到他,曾经的怨和恨似乎云淡风清了,只有一缕刻在心上的印痕。细微,却无法抹去。
  原来,她和成愈早就认识。有次无意中知晓我的消息,便托他照顾我。又听说我和梧桐吵架,林娜说,是她出的主意逼我回家。其实成愈什么都没做。只是险些让我死掉,愧疚和不安让她一直不敢告诉我真相。
  林娜抱过诗桐,给宝贝一个大大的红包。宝贝可爱的小脸,露出纯真美好的笑。
  对了,我要告诉你,梧桐半年前和我们公司一个女孩结婚了。成愈突然说。
  夜幕初降,疏桐浅影里一弯残月高挂。凉风吹来,满地落叶翩然若舞。那一刻,整个世间寂然无声。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金相玉质 发布于 2009/6/11 15:52:16  
鲜活的人物,真实的情感,令人感怀的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