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这是谁的王子

这是谁的王子
  作者:红子 发表:2009/6/18 1:22:0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42
  编辑按:有的人,只是个过路人,是可以爱,但却不是可以和你相守的人;有的人,不是那么爱,却是可以和你共度一生的人。
  
  当一个人走在路上,他如果东张西望,不要老是怀疑他是个小偷,你应该事先知道他是不是叫红子,大有可能他就是你要找的王子。
  ——题记

  1
  我站在一个城市的火车站,我戴着眼镜,我很书生。
  如果在古代,我将会骑着马,人们都知道骑马的并非全是骑士,我却真的不是骑士,我可能要进京去赶考,因为现代的我戴着眼镜。
  广州市,大广州,2009年5月20日。很现代。
  要相信我,我是喜欢城市的,喜欢城市的风景,城市的高楼,高楼上东张西望的女子,找王子的女子。
  因为在我年轻的心里有了一丝喜欢这个城市的念头之前。我的左手在挽着一个女子的右手。

  2
  张子一今天认识了一个人,在火车站,他说他是王子,他说他喜欢流浪,喜欢站在大城市而不是小城市的街道上张望。张望一个需要王子的女子。
  张子一在心里就悄悄的笑了。想着,戴着眼镜的王子,莫非。。。。。。
  当然,张子一很年轻。也很书生。
  她知道他叫红子。
  街道上,广州,实在是热,这大概是个夏天。这个季节除了谈恋爱,还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

  3
  当有个清脆的声音在闷热的大街上呼唤着你年轻的名字时,你千万别跌声娇气的回应,因为你是王子,呼唤你的是一个需要你的女子。
  她说:“你叫红子。”
  我说:“你叫张子一。”
  我说:“这么热的天你怎能知道我是你的王子。”
  张子一说:“你很像我初中时的一个同学,一个同学的背影。”
  难道侧影不像吗。
  她在笑,她笑着就有了酒窝,深深的。

  4
  你是否觉的这个世界也是如此美好,当你挽着一个女子的小小右手的时候。当她说我们去看海吧。
  这个时候王子就很惆怅,也很伤感,你要记得在一个王子惆怅伤感的时候,往往是在回忆。
  公元2007年4月,也很现代,在黄土高原一个连绵着沟壑,崎岖着山路的小城里。那里的大海惟独我喜欢。我曾挽着一个中专小女生的小小右手,晃荡在层层梯田上,黄昏来临的时候,几万吨的沙子在天上飞,飞到鸟雀的眼睛里,让它们失去了回家的方向,飞进我的嘴里,我的心我的肺。也飞进了她,中专小女生。
  这是国之北的大海,我和小女生就在国之北的大海里畅游,俗称沙尘暴。
  我紧紧的抱着小女生的腰。
  大海啊,你是黄色的。

  5
  王子是站在国之南的大城市的大海边挽着张子一的小小右手想念国之北的小城里的黄色的大海,想小城镇里的那个小土匪小女子。
  天就开始黄昏了。
  天上飘过了一些云,李白曾在这些云下做过诗,有可能。就如王子有可能和一个叫张子一的女子在这些云飘过的时候亲吻着。

  6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偷走了你的回忆,王子在这一天就爱上了一个人,也就很容易忘记了国之北还有什么黄色的大海。因为他是王子,你若要飞的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
  王子已经飞不起来了。
  王子看着她,张子一。
  小小的嘴,小小的鼻子,小小的胸。
  王子在这个时候彻底忘记他还有个名字叫红子,而这已经不在重要。

  7
  天开始黑了。
  当王子对着张子一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在恋爱。”
  张子一说:“不是。”
  王子说:“为什么。”
  张子一说:“你是一个流浪汉。”
  王子说:“那你为什么和我亲吻。”
  张子一说:“我失恋了。”
  王子说:“我是你的王子。”
  张子一说:“不,你没有白马,你还戴着眼镜,你只是一个叫红子的人。”
  张子一起身了,张子一大概要走了。
  王子发现这是一个无法阻拦的事实的时候,王子哭了。

  8
  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猛然回头你在那里。

  9
  王子站在一个城市的火车站,王子戴着眼镜,很书生。车如水马如龙的喧哗在四周,一切都在迅速着和被迅速着,而王子就在那里静止着。
  王子兜里有一张初中毕业证,上面写着一个名字“红子”。中间夹着几十块钱,阳光不再绚烂,而是闷热,有几个黑人走过,身躯的高大忘乎所以,王子想哭,真的想哭,这世界我怎么如此渺小。

  10
  这是谁的王子。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6/18 1:23:37  
呵呵,今夜,谢谢你的支持。祝!
评论人张永琦 发布于 2009/6/18 11:23:04  
矫情
作者回复:是够矫情的,向你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