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她在远方

她在远方
  作者:红子 发表:2009/6/19 8:35:1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366
  编辑按:向左走,向右走,为什么不向远方走?她在远方。
  
  第一章
  一个异乡的人,带着行李,走在异乡的街道上,他就可以像个需要吃奶的婴儿,他是需要母亲一样的怀抱,而他不苛求母亲一样的温暖,只需要看见一个人,一个和他上过床的大学生,他是谁,他是个疯子,还是我,还是我的梦境。
  
  第二章
  我做着梦。
  我难道是个喜欢做梦的人,我不知道。反正梦都被我做了。是梦在找我做还是我去找的梦,这个问题就像李林林被我做了一样。我不知道她让我做,还是我要她让我做。总之她是睡在我小小的租住房的单人床上,就被我做了。也许是她做了我。我哥们说是我做了李林林,谁叫我是个坏孩子呢。
  
  我在梦中常常惊醒,然后一身虚汗。
  这也许是个噩梦。
  
  第三章
  那个年代的季节是个冬天。
  关于一个叫静宁的城。有很多人,因为它是一座城。城里有我,也有李林林。
  我哥们在城里开着家酒吧,酒吧生意像我如今的生活一样不尽人意。
  我在酒吧喝酒,酒吧里的酒被我喝着,我无所事事,我其实经常无所事事。我就是个无所事事的人。
  
  第四章
  雪将下而未下,风还有点微微的温柔。稀薄的阳光。在冬天洒不到人间。
  楼下大街上走过一个女孩,穿着件淡蓝的羽绒衣,齐耳长的短发,前面齐刷刷遮住了前额,就显出乌溜溜的小眼睛,掀开是春水,盖上是帘幕。
  我在酒吧楼上喝着酒,我醉着,酒能醉人,人也能醉人,比如楼下的女子。
  
  第五章
  我看上了她,这个女子。
  推开窗户,我就很狂,我一直很狂。
  我在冬天的酒吧窗户边邀请大街上这个女子和我喝酒。
  冬天是如此温暖,女子是如此温柔。
  当李林林坐在酒吧竹椅上时,我觉的她已经是我女人了,虽然离她和我上床还有一段时间,虽然我还不知道她叫李林林。
  
  第六章
  每天,每一天,我就在那个我哥们开的,生意不尽人意的酒吧,和那个我看上的女子喝酒。
  我忘记了那是什么年代,或许是古代,或许是现代,但那个年代的冬天怎么就这样温暖。
  我看着李林林把每一杯酒灌入她那粉色的嘴唇,然后不知觉中就没了。在然后就看着我,我看着她。
  她说:“你喜欢我吗?”
  我说:“我喜欢粉色的嘴唇。”
  她说:“要是我不在了,你能来找我吗?”
  我问:“你家在何方。”
  她说:“家在远方。”
  我说:“你真可爱。”
  她说:“我是个学生。大学生。”
  
  她还是个孩子,可爱的孩子。其实我也是个孩子,其实我是个坏孩子。
  
  第七章
  后来的日子。
  我说,我曾对李林林说,我能和你上床吗?
  我是如此一个人。
  李林林就和我上床了。
  李林林是如此一个人。
  
  第八章
  在后来的日子,遇到一个人,一个老人,老头。
  一个被李林林喊着爸爸的人,怒着嘴,爆秃着青色的神经,对着我,对着一个和他大学生女儿上床的孩子,一个坏孩子怒目对视。
  他无能为力,因为我很狂。
  他,老头,李林林的爸爸牵着大学生女儿淡蓝色的羽绒衣领走了。
  去了远方。
  远方是她的家。
  
  第九章
  李林林走了,消失了。酒吧没了,还在,成了火锅店。
  我想李林林,我不知道我具体怎样想念,我时常做梦,梦里就有个她。
  
  第十章
  我和我的行李去了远方。
  一个城市,在远方,我在想起李林林的时候,我是站在那个城市楼的转角,我就会想象,我是否和一个陌生地方的女子熟悉着,并喜爱着。我这时就会有很简单也很实际的泪水流下。我这才知道我也是个会伤心的人。
  然后是一辆脚踏车“玲玲,玲玲”的响在我的耳廓。
  我和我的行李就变得孤单。
  如此孤单。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6/21 21:54:52  
我觉得你的想法和一般的人挺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