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爱情最后的样子

爱情最后的样子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27 15:32:4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319
  编辑按:诺言的诺,依恋的依,安小米,洛小北,名字真不错!
  
  如果不是用心去爱,在任何一个时候,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会爱上任何一陌生人,爱情从来就是两个寂寞的男女在更寂寞的时候相互取暖,所以我从来就不相信爱情。
  洛小北也不相信,尽管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洛小北就四处张扬:我爱梁依依,这一辈子梁依依就是我的人,任何人都抢不走。
  痞子般的洛小北,内敛忧郁的梁依依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男女,或许正是因为性格的差异,才会让两个青涩的男女彼此吸引,但是他们都知道那不是爱情,它经不起任何风雨的洗礼。小米离开洛小北的时候,洛小北也真正不相信爱情了。
  爱上一个人很容易,忘掉一个人更容易。爱上一个人可以爱上他的身体,但是如果身体都无法爱的话,那就绝对不会爱上这个人,不爱就不可能会感觉他的身体会吸引你。很拗口的谬论。凌晨的时候我是从一个温尔文雅的陌生男子身边逃离后,疯也似的想念洛小北,急剧的奔跑让心感到剧烈的疼痛。
  广本在路上时速高达一百八十公里。
  小姐,这里包间最低消费二百元……
  也难怪,旧衣旧裙,蜡染的棉布裙子总是会在洗涤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它最初的颜色,凌乱的头发,麻编的凉鞋,实在让人看不出来,这样的我适不适合这里的消费。
  说什么呢……
  诺抓住保安的衣领,我瞪了诺一眼。他松开,这里没有人不认识诺,否则我不会这么晚让诺开着车送我来到百里之外的城市。离开一个不会爱的陌生人,疯狂地想见到洛小北。
  最好的包间,最好的酒。其实无论现实还是故事里,我都是一个会喝酒的女子,要么滴酒不沾,要么就忘了自己是谁,我喜欢这种感觉,很清醒或者彻底地醉了。
  我已经醉了。
  依依,小北不在,小北真的不在……
  诺一直奋力和我抢夺着酒瓶,对于酒,所有的,我都是兼容的。或许我还是舍不得死的,否则如我手里这种锋利的刀片,只要稍微用一点力,就完全可以很轻松地割破手腕上任何一条血管。对于谙熟心理的人,我的小伎俩瞒不过去,也糊弄不了任何人,包括洛小北,如果不爱,任何一种欺诈的手段都换不会一点点同情,如果相爱,他的心里会始终放不下,种种理由都是借口,除了骗骗孩子。所以诺给洛小北打电话说梁依依快死了,也依然换不会洛小北。
  尽管身体冰冷,可是依然冰冻不了血液。伤口割开了依然会流血。
  梁依依,你值得吗?
  看着我蜷缩在宽宽的窗台上,我听到诺快要哭的声音。
  洛小北,你还是不是人,你赶快回来……
  我在心里冷笑:我不会死,我只是想看看爱情最后的样子会剩下什么。十三岁就张扬着除了梁依依不会爱上任何人的洛小北,如果不爱会剩下什么样子。
  诺说:依依,小北在A城,他真的回不来,我求你今晚和我一起回去,明天我一定把小北给你揪来,你想怎么罚他都行。
  诺,你现在上五楼的办公室把洛小北叫下来,在他下来之前,我不会离开这个包间半步,不会让服务生看到任何破绽,你看我裙子上的血迹不适合这么张扬着出去,我不会让洛小北在他的员工面前有任何的难堪……
  去吧,诺,洛小北在我头顶上方的办公室。
  看到诺的惊讶,我淡然。我这个包间的顶上正好是洛小北的办公室,洛小北是个极冷漠的人,除了他,除了诺,没有人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进他的办公室,还有安小米,可是安小米现在不在了。头顶上隐隐的脚步声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这也是我能看到的爱情最后的样子。
  把我从窗台上抱下,拿过我手中的刀片甩在洛小北的脚前,我披上诺拿来的西装,在洛小北面前走过,身边还有一个精致的安小米之外的女孩。
  回去的路很平稳,我在广本宽大的后座上睡觉,很舒服。
  诺,如果你不在意,你爱我好吗?
  恩……
  于我而言,总是会先爱上一个人,再爱上他的身体.我是在诺愿意爱我的时候,开始愿意试着爱他。
  我不相信爱情,爱情就是寂寞的两个男女在最寂寞的时候彼此安慰,我始终会这么认为,就像我和诺。
  自从离开洛小北,我冰冷的身体就像放在欲望架上烧烤的鱼,欲望总是无止境的。
  洛小北说我是冰冷的,我就像一座未点燃的煤矿,我所有的激情只是需要一把火就可以引爆,可是洛小北说他不知道怎样可以找到那把火,所以他始终无法把我点燃,这让他有一种受挫的感觉,可是我知道我很爱他,从十三岁开始。
  所以在我门相爱很多年的时候,洛小北去了一座离我不远也不近的城市,希望时间和距离可以修复那道我们无法逾越的沟。
  眼神薄凉,冷漠的洛小北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相信我的洛小北不是滥情的,他会回来,我相信,我相信他只是去找那把点燃我的火。
  我相信那句话:爱,从来都是千回百转的事。直到诺把洛小北和安小米的照片放在我的面前,如果不是安小米头上那块指甲盖大小的若隐若现的紫红色胎记,我会以为洛小北拥着的灿如桃花的女人会是我。
  洛小北那痴痴的眼神,在很多年前也这样看过我,我相信那就是爱情。疼痛在心里恣意的蔓延,如果找不到打开我的方法,找一个和我相像的女孩也不为过啊!我知道安小米出现以后,洛小北就再也回不到我的身边了,我的激情,我的身体,我的欲望就是在安小米出现以后被全部点燃了。爱,可以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只要两相情愿,就可以爱上陌生男人。从身体到身体的流浪,背叛的只是欲望,而心在放出去的时候早已经收不回来了。
  爱如潮水,汹涌而至。那些男子,他们总有一个部位像极了洛小北,那一刻才恍然明白,我的爱有多深,我对洛小北有我看不见的深度。
  时隔两年后,安小米死于难产。洛小北孤身一人在诺的帮助下,在安小米的城市开了一间大型的娱乐厅,洛小北和我再无联系,安小米让他的心死了。洛小北不在的时候,我会在娱乐厅里闻着属于他的气息,感受着曾经和以后都无法触摸的爱情,所有的一切都是诺在帮我这么做。
  诺说安小米是火,我是冰,而洛小北也是一块冰,冰与冰只会冻结,而火可以让冰融化,洛小北需要一把可以让他融化的火,而不是一块让他冰冻的冰。
  我在爸爸最爱的红楼梦里翻到了一张照片,爸爸和妈妈抱着一对小女孩,她们俨然一对双胞胎,一个小女孩额头上很清晰的紫红色胎记提醒着我。很多年前爸爸和妈妈离异,妈妈带走的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双胞胎妹妹,她只比我晚出生五分钟,随着时间的变化,那块紫红色的胎记虽然不再明显,可是它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刻在了我的心里。原来洛小北爱上的就是我的妹妹。
  当我像一块冰那样倔强、傲然独立的时候,安小米却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热情如火,在一个又一个男人身上游走,流浪,直到遇到洛小北,而恰恰是在洛小北走的时候我的这块冰也融化得很快……
  洛小北不愿意见我,即使我以死威胁,洛小北走后,爱情对我就是寂寞中的一个伴。
  依依,对不起,看到你我就会想起小米,我不想再伤害你,对不起……
  伤害了这么多年,只是以后伤害不能再继续,十三岁那年在食指上套上的那枚细细的银戒,依然不分昼夜地戴在手上,费力取下,留下深深的戒痕。总有些东西即使消失得很快,它终究会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留下一些难以抹去的印记,诸如爱情的痕迹。
  好风如水,夹着清新的草香,眼前是无边无际漫漫得绿,春天,原来竟会如此地明媚。
  爸爸,妈妈和小米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孩子,你和诺为什么不会走到一起,你为什么会只爱小北?
  世间地姻缘不是都能解释得清楚。
  走在开满野花的乡间小路上,我混沌的心已经明朗。
  走的时候,死的死了,活着的人是不是还有很好的继续生活在这美好的人间?
  支起画架,我想把春天所有的美丽尽收眼底。
  诺说:依依,洛小北终会回到你身边……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6/29 13:59:48  
如果用“将就”两字,这世间所有的爱情就不叫爱情了。如果说你想喜欢一个人或是别人希望你喜欢哪一个人你就能喜欢,我想这也不算是爱情。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但至少是两个人的事,甚至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