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凋零的玫瑰依然是玫瑰

凋零的玫瑰依然是玫瑰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29 17:04:31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26
  编辑按:文笔流畅,故事情节引人。
  
  那种疼痛已如抽丝般剥离我的身体,我从来都不认为我可以遗忘,即使我把自己放置在一个多么自由、宽松的环境。我想我可以不需要任何借口地说出我的伤感,我的落寞,茁壮的成长驱散了无数个暗夜里萌芽的痛苦,我想我应该是健康的
  当每天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遍我的全身时,我沐浴着阳光简单的生活,我多希望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可以如此无暇,而我可以如此简单。

  1
  她的身体是瘦削的,凛冽的突起的锁骨让人疼痛。她有一双猫样的眼睛,又黑又大又亮,那双眼睛活泼生动,但是始终是游离的,她说话的时候,声音绵软却透着死亡的气息,总是让人不寒而栗。
  深夜无论多晚醒来,木制的仿古壁灯总是柔和地亮着,而依依那双黑亮的大眼睛,依然在毫无声息地悄悄注视着他,此刻那双眼睛是那样的安静,没有了迷离,没有了暧昧,如婴儿般的纯净清澈。
  小北醒来总会问:依依,你没睡吗?你为什么不睡?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
  依依会淡淡地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亲吻他的额头:小北,我不敢睡,我不能睡,我怕我睡着了,你就会不见了,空留一房子的寂寞。
  小北说:傻孩子,我怎么会不见呢?我就在你身边啊!
  小北抱着依依,躺在自己身边,依依的身体像蛇一样缠着小北,身体是那么冰冷,吻着他的舌尖几乎是被冰冻过一样,她的身体没有一点温度,在小北怀里的身体缩得更紧了,她真的是很怕冷。
  小北,你爱我吗?依依问。
  依依感觉小北的身体突然僵硬,便幽幽地叹了一声气,尾音长长的。
  小北想:这个如花的女孩是懂得的,因为懂得,所以不会纠缠。
  很偶然的一个相遇。小北的蓝鸟不下心在拐弯处蹭倒了依依,小北慌忙下车去扶。依依摇头,淡淡的微笑:没事……
  旧衣旧裙,脸上的表情永远是淡淡的,眼神永远漠然。依依很瘦,像个未发育成熟的孩子,让人怜爱,小北突然很想保护这个小女孩。
  小北把依依带回了家,那个女孩是顺从的,没有多余的问话,很安静地跟着小北,仿佛一个妹妹跟着一个哥哥,一脸的神往……
  那个瘦小的身体在小北面前就像是一座未点燃的煤矿,一触及燃;像是一尾搁浅在岸上的鱼游会到了水里;又像是一头凶猛的小兽……小北不知道那个身体里究竟蕴藏着多么大的能量,冰冷的眼泪融化在小北胸前,竟有一种疼痛抽丝般从身体里剥离,突然空空如也……
  点燃一支烟,看青色的烟气袅袅上升,像是一个妖怪,烟头忽明忽暗,充满诡异。
  你爱我吗?
  这是女孩到家后说的第一句话。
  小北本该随口敷衍,可是那些简单的汉字,小北竟然说不出来,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一种更深的压抑和难言。
  女孩光着身子走进浴室,听着水龙头里出的水哗哗地流着,小北的心里异常不安,这个女孩真的不同于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她总是能让小北疼痛。
  许久,水流声静止了,依依始终没有出来,小北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一件淡蓝色纯棉的格子衬衣走进浴室,门是虚掩着的,依依光着身子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身子靠着冰冷的墙壁,她睡着了,脸上看得见深深浅浅的泪痕,头上的水珠还在滴落,身体里散发出玫瑰的香味,小北用自己的衬衣抱着依依,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没有多余的纠结,但是小北感觉得到她流出的眼泪滴到自己的皮肤上,冷冷的。

  2
  小北把依依介绍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诺的公司做了一个文员。除了知道依依是一个孤儿,大学本科中文系毕业,曾在一家杂志社做过编辑以外,其余过往一概空白。
  小北是一个平面广告模特的摄影师,身边佳丽如云,女友无数……
  依依端着煲好的汤去影棚看小北,看到一个有着曼妙身姿的女孩坐在小北的腿上,拿着纸巾给小北擦汗,依依仓皇逃离。依依问自己:我爱他吗?不爱……我嫉妒吗?不嫉妒……
  点燃了一支烟,在黑暗中看烟头忽明忽暗,女人抽烟,大多是从喜欢一个男人开始的,用抽烟的寂寞的姿势来忘却一段感情。
  小北开灯看到依依坐在高高的窗台上,穿着小北宽大的棉质格子衬衣,越发显得单薄,地上是散落一地的烟头。
  小北,你有多少个女朋友?
  小北愣了一下,只是一秒的功夫:很多……
  你爱她们吗?
  我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那么你爱我吗?
  你能不能不问这个问题?
  我和她们一样吗?
  小北不再回答,只是沉默,沉默让室内的空气变得冰冷,小北从窗台上抱起依依把她放在宽大的床上,那双猫样的眼睛亮得刺眼。
  小北,人们都说猫有九命,可是我的小猫从高高的楼上摔下以后就再也没有活过来,其实猫和人一样都只有一条命,是吗?
  小北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依依,依依是冷血的,她的身体永远没有温度,但是她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让人融化。
  诺问小北:你爱那个女孩吗?那是一个多么寂寞的女孩。
  小北沉默,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她像极了我的妹妹,瘦瘦弱弱的,有着猫样的黑亮的眼睛,有着凛冽突起的锁骨……
  诺知道小北的妹妹十八岁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死了,那个总是喜欢跟在小北和诺的后面,一脸神往的看着他们的女孩,正值如花的生命却凋零了。
  依依,别再问我爱不爱你,我喜欢和漂亮的女孩在一起,没有他们我就没有灵感。小北说完这句话,轻轻地带上门离开。
  或者他的心里真的是有爱的吧?但是有些爱只能以伤害开始,以沉默结束。

  3
  诺看着依依在高高的领舞台上疯狂的舞动,释放着自己身体里所有的能量,这是一个多么寂寞的女孩。
  诺,小北爱不爱我?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他是不是有了自己的爱人?
  如果诺是自私的,他一定会撒谎骗这个女孩说小北不爱你,因为诺也爱这个女孩,但是她是朋友妻,作为情同手足的兄弟他怎么敢?他知道小北的心里有阴影,可是小北的确喜欢这个女孩,因为这是第一个入住小北家的女孩,第一个想让小北去保护的女孩。
  诺,我想辞职了?
  你要去哪里?小北知道吗?
  不知道……
  诺看着这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如果离开,她这么瘦如何养活得了自己呢?
  依依,你能不能给小北时间?或者他会给你想要的结果?诺急着替小北解释。
  依依从包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凛冽的寒光刺眼。
  我爸爸爱上别人了,妈妈就拿着这把刀刺死了爸爸,然后她就自杀了。依依把玩着军刀,仿佛在叙述着别人的故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那样的淡漠。诺惊呆了,这是一个心里藏着多少秘密的女孩?她的举止让人恐惧,诺突然替小北担心。
  依依似乎已经看出了诺的惊慌,只是淡淡的微笑:我不会用它杀死我最爱的人。我只是寂寞。
  诺没有告诉小北他和依依的对话,也没有告诉小北关于那把瑞士军刀,但是诺一直在提醒小北:如果你爱依依,就给她一个承诺。小北不置可否,身边依然围着众多的莺莺燕燕,如云的佳丽,她们是看中了他的钱,他的权利,他目前给她们的一切。依依是和她们不一样的,她甚至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拒绝小北给她买。
  他突然觉得对不起这个女孩,因为歉疚,他真的留给了她一屋子的寂寞和清冷。只有在和那些女孩不断的拥吻、不断的的纠缠中,他才可以忘记那个瘦弱的需要保护的像极了他的妹妹的女孩。但是惊醒中他总是会想起那双黑亮的大眼睛。
  偶尔回家,他们会沉默地纠缠,直到把彼此融化,身体都是饥渴的,他们在不断的索取中痛着快乐着。
  直到有一天,一个安静的午后,小北打开门,看到宽大的床上,两具充满欲望的躯体在不断的游动,像是两尾干渴的鱼。小北看到那双黑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没有羞怯,没有愧疚,只是漠然。仿佛一切理所应当。
  那个趴在她身上的男人竟然不知道这离奇的一幕。
  小北甩门,明晃晃的阳光刺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4
  那个男人是谁?小北抽着烟,淡淡地问。
  对你来说重要吗?同样抽着烟寂寞的姿势。
  愕然……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了吸烟?
  爱上你,就爱上了寂寞,爱上你就爱上了烟……
  看着简单的行囊,依依脚前大大的帆布袋子。你要走吗?
  我还能留下了吗?
  是啊,看过了经典的一幕,他还能容忍吗?
  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
  你能养活自己吗?
  我不知道。
  你能不能再呆一天?
  恩……
  那一夜,小北和诺在酒吧喝得烂醉。
  凌晨诺把小北送回家,浴室的灯亮着。
  诺,依依又在浴室里睡着了,我要把她抱到床上。小北踉跄着,他是真的爱这个女孩。
  推开浴室的门,他们惊呆了,鲜红的血把整个水染成了红色,依依睁着明亮的眼睛泡在池里看着小北笑,地板上是那把瑞士军刀。小北慌乱的把依依抱起来,胡乱用毯子裹着:诺,诺,快开车送依依去医院,快啊……小北发疯的喊着,泪流着。
  依依,我们去医院,依依,你别睡……
  那个身体是那么冰冷,用白色单子裹着的依依看上去那么憔悴,她的脸苍白而又透明,只有那双眼睛熠熠生辉。
  诺在过道里抽着烟,心里是难言的酸楚。这个需要保护的女孩,她的归宿在哪里?
  小北的妹妹就是因为一次走夜路,被歹徒强暴,当天夜里在自己家的浴室割腕自尽了,那对小北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然而这个女孩她继续上演着同样的故事。
  小北,对不起,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寂寞……
  是啊,是小北收留了这个女孩,却空留了寂寞给她。
  三天后,小北从公司赶回医院,一切都已经消失了,房子里除了依依的气息,她几乎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其实这个女孩是简单的,她来的时候除了几件简单的衣服,几乎就一无所有,所以走的时候也是那么干净。
  纯棉淡蓝色格子衬衣有玫瑰的香味,有泪痕,他不知道依依走的时候曾经抱着这件衬衣流了多少泪。恐怕以后他再也不敢穿了。

  5
  时间过的很快,他身边依然有众多的佳丽,他对那些曼妙的身体不感兴趣了,他突然好喜欢有着瘦瘦弱弱的身体,有着扁平的胸,有着黑亮眼睛的女孩,还有着凛冽的突起的锁骨。
  或许真的经历过后,他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才知道刻骨的情在自己的心里究竟留下什么样的印痕。他是爱她的,他早已经原谅她因为寂寞的出轨,可是她在哪里呢?那么瘦的她如何养活得了自己呢?
  诺总是会陪着小北去喝酒,可是现在每次喝多的总是诺。诺说:小北,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美利坚合众国,有绿卡。
  小北摇头:这么好的女孩你为什么不自己享用?呵呵……
  小北,你还是忘不掉依依是吗?
  心里恨疼,是那种撕裂了伤痕又洒上盐的那种疼。
  她会照顾自己吗?小北自言自语。
  小北,去见见吧,或许会给你惊喜呢?这世界上不只是一个依依。
  是啊,不要因为一棵树就失掉了整个森林,多经典的话啊!
  白衣白裙,细长的脖子上是一串骨头项链,手上是一个宽宽的藏式手链。
  她真的和依依有惊人的相似,同样的瘦弱,猫样的眼睛,凛冽的锁骨,除了那张脸和依依截然不同以外,但是她比依依开朗,她笑的时候是那样的妩媚。
  他终于明白诺为什么要把这个女孩介绍给自己,原来她是和依依有着惊人的相似,除了那张脸。
  他们三个是最好的搭档,他们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一起游玩,但是唯独不提感情,三个人中没有人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只是在喝醉酒的时候,小北总是想起依依,想起依依就记住了疼痛。
  夕阳余晖照在那个女孩的侧影上,安静、落寞、绝望……
  依依……
  小北会不自觉地喊出在心里藏了好久的名字。但是她不是依依,她甚至拒绝小北和她亲密的接触,只是浅尝即可,连拥吻都小心翼翼。
  诺,你在哪里认识这个女孩的?
  公司的联谊会上,我看到她像极了依依……
  诺,谢谢你,我想结婚了。小北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出乎诺的意料。变成诺沉默了。
  你想好了吗?和这个女孩?
  恩……
  白衣白裙,素面朝天,多干净的一个女孩!她应该是个宜家宜室的女子,适合婚姻,不向依依那么决绝,想起依依,心里会疼。
  入夜,拥住那个女孩,身体冰冷,像极了依依瘦弱的冰冷的身体,想更进一步的深入,女孩推开小北。
  如果我们结婚,就离开这里,去美国,我们都可以从新开始,新的生活。
  小北说,他只是想迎合这个女孩的心愿。想忘记依依。

  6
  医院,白的炫目。
  小北,给我买一束红玫瑰吧?
  你怎么了?
  诺已经泣不成声。
  诺,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啊?
  小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啊?
  回忆和这个女孩的点点滴滴,她看上去总是那么憔悴,那么羸弱,她和依依真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是什么,小北不知道。
  小北,别问了……给我买一束红玫瑰吧?
  依依曾经也要小北给自己买过玫瑰,小北看着花童经过,无动于衷,玫瑰代表爱情,小北始终不能让爱情束缚自己。但是这一次却是那么的不一样,是什么让心里这么痛?
  小北下楼,飞快地向花店跑。
  白衣白裙,在马路的对面,在花店的对面,小北看着那个女孩那么苍白,小北捧着大把的玫瑰,就在那一刻,那个女孩冲向马路对面的小北,一辆大卡车疾驰而过,带飞了白裙子,血四溅开来……
  诺哭着在后面喊:依依,依依……
  她是依依吗?诺,你叫他什么?她是依依吗?小北揪着诺的领带,疯也似的喊着。
  所谓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绿卡是假的,所有的身份都是伪造的,她就是依依,大学本科中文系毕业,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
  小北在公墓给依依买了一块最好的墓地,墓碑上刻着
  依依,我此生的最爱
  你的爱人:小北

  7
  诺,你早就知道她是依依是吗?
  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即使告诉你已经晚了,你难道不知道她已经得了艾滋病,那是不治之症?
  你们一直有联系是吗?
  是。
  她爱你,所以她觉得对不起你,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很多很多的场景其实就是一幕戏,你只看到了过程,却不知道谁在如何导演?
  她整容了,在输血过程中传染了艾滋,她苦苦求我要见你一面,要最后见你一面,她死也想和你在一起。
  其实你也爱他是吗?那个男人是你吗?
  诺哭了,两个男人在酒吧里拼命地厮打,为依依,一个死去的女孩。
  很多年后,小北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每当走在大街上看到穿着白衣白裙瘦瘦弱弱的女孩,他总会追上去,看看是不是依依。
  依依,你难道不知道被风雨吹打过的玫瑰依然是玫瑰,即使凋零也改变不了它是玫瑰的身份啊。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7/1 20:48:24  
一段感情结束,又一段感情成长。就如一个死了,又有一个人出生。玫瑰依然是玫瑰,不像饺子脱掉衣服就成了肉馅